特別報導

【2019女性影展】精選影評

《美麗噤聲》:二十幾位女星侃侃而談,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

2019/10/07 ,

評論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成立的宗旨在於以女性電影,提供獨到人文藝術視野、引介多元性別思潮、促進社團網絡互動及建立女性影像資源等。­對於性別研究卅影像製作的從業人員而言,學會不僅是國際對內關注聚焦的窗口和舞台,更能作為國內對外嶄露光芒的搖籃與跳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但是從各大獎項來看,似乎仍然不夠。

文:吳思恩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綜觀近幾年各大影展的得獎者,除了最佳女主角、女配角等以性別為分野的獎項之外,其他獎項少有女性得獎者。是女性不夠優秀嗎?還是在這個場域女性已缺席了太久?

電影界長期受男性宰制的狀況仍未改善,而這個問題在1970年代黛芬賽赫意(Delphine Seyrig)執導的《美麗噤聲》就已被血淋淋的掀開。 黛芬賽赫意在1975、1976年訪問了美國、法國二十多位一線女明星,她們有些抽著菸,有的坐在沙發,有的倚在床上,彷彿好朋友之間的私密談話,如此自在,卻訴說著這個讓他們如此光鮮而緊縛的電影界。

美麗噤聲_Be_Pretty_and_Shut_Up_(1)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如果是男性,她們會成為演員嗎?她們在鏡頭下是個人還是商品?她們能扮演的角色被侷限在男性電影從業者希望的模樣。如果是生為男性她們會嘗試任何社會認為只有男性才能做的事情,它看起來危險、過於艱難,甚至冒犯了「常規」。 片中許多人提到了她們在劇本中可以呈現的樣子,她們是妻子、母親、女兒,一切必要存在於一個故事架構的角色。除此之外,她們被塑造的形象孤立而冰冷,她們會為了獲得男人的寵愛而戰,多數人在職業生涯中幾乎沒有與其他女演員對戲的橋段,女人間的友情對於以男性為主的劇情沒有起到支撐的作用而被捨棄,甚至當女人們的友情親暱至一個程度將引起男性的懼怕而被修改。

美麗噤聲_Be_Pretty_and_Shut_Up_(4)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常有人稱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是影壇長青樹,她所主演的電影中常有情慾戲碼,她的身體彷彿與慾望緊緊貼合,不因年齡的增加而褪色,但多數女性卻會因為年齡而被限縮了可以飾演的角色,因為她們被當作性產物,而非她們能夠擁有性所帶來的一切美麗,有時候40歲的女人甚至被排除在劇本之外,年華老去的女人就像老車一般被丟棄,但年齡對男性代表的卻是成熟與權力正當性的增加。

導演的功能應是引導演員更深入地呈現劇本中的情感,但他們之間卻沒有互信關係,多數女演員並沒有在電影中呈現自己,因為那並不重要,她們被要求的只是呈現導演想要的狀態,多數是歇斯底里、瘋狂的,電影是為了打開人們看世界的眼睛,但在一個與世界現況如此違背的場域,如何能呈現多元的今日。當導演、投資者、劇作家都是男性的時候,他們眼裡的社會變得單一,他們打造出了他們以為的世界。

美麗噤聲_Be_Pretty_and_Shut_Up_(3)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美麗噤聲》的英文片名是《Be Pretty and Shut Up!》,即是傳統上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這部紀錄片卻是二十幾位女星對著鏡頭侃侃而談,甚至可以說是控訴,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的樣子,無須噤聲因為世界急須改變。

更多資訊請洽粉絲專頁:第26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一段停止成長的青春,與一個恣意妄為的夏天



【2019台灣國際女性影展】Women Make Waves Taiwan: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迎向第26周年,見證近年Time’s Up與#MeToo 運動興起,女性翻轉父權掌控、爭取權益的勇健身影,今年影展即呼應著這股氣勢,以「控制」Beyond Control為影展主題,藉由不同單元表現女性尋找/理解控制權的姿態,用柔軟的藝術媒介訴說這股強大的精神性。 相邀各路好友10月4日至10月13日一起觀影,欣賞各位女導演詮釋「控制」的作品,更多詳情請洽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官方網站及臉書專頁。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