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泰國大選專題

【泰國大選】塔克辛的「影分身之術」:為泰黨分成這麼多黨,難道不會分散選票嗎?

2019/03/22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滯泰台女

2014年,泰國陸軍總司令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發動政變接管政府,並身兼總理與國家和平暨秩序維護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NCPO)主席執政至今。在國內反對聲浪和國際壓力下,帕拉育政府經過再三拖延,終於將在下周日(24日)舉行暌違五年的大選。

軍政府執政下的最大反對黨為泰黨(Pheua Thai Party),是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創立的泰愛泰黨(Thai Rak Thai Party)的延續。在塔克辛因2006年政變流亡海外後,其胞妹妹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率領改組的為泰黨贏得大選執政,卻在2014年遭軍方政變並以瀆職起訴,在2017年也流亡出國。

塔克辛雖然流亡海外,但其影響力依然壟罩著泰國政局,讓軍方相當感冒。始終與為泰黨高層保持密切聯繫的塔克辛,在2019年2月8日走了一步險棋,讓泰衛國黨(Thai Raksaa Chart Party)向選舉委員會登記烏汶叻公主(Ubonrat Ratchakanya)為候選人,為大選投下一記震撼彈

但不到13個小時,國王即發布聲明表示王室成員不應參政,選舉委員會隨後也以違憲為由,將泰衛國黨提名公主一事提交至憲法法庭。3月7日,憲法法庭判決泰衛國黨解散,13名黨理事會成員也被裁定在未來10年內不得從事政治活動。

泰衛國黨是去年11月才從為泰黨分出的新政黨,而在該黨遭到解散前,塔克辛陣營在這次大選中主要有四個政黨:為泰黨、泰衛國黨、為國黨(Pheua Chart Party),以及為公黨(Pheua Thamm Party)。

pheuthaiparties
圖片製作:滯泰台女
2019年泰國大選中,塔克辛陣營的政黨

好好一個為泰黨分成這麼多黨去打選戰,難道不會分散選票嗎?這麼做其實是塔克辛和為泰黨高層考慮到為泰黨過去曾兩度被解散,而做的風險迴避,以及為了能在泰國這次大選獨步全球的選制下拿下一定的眾議院席次,所擬定的策略。

到底是什麼樣的選制,讓一個每次國會選舉都能橫掃一堆選區席次的政黨,必須分成這麼多黨呢?在2017年版的憲法中,已明定參議院將由軍方指派,眾議院有500席,對已經掌握了參議院250席的軍方來說,只要能贏下眾議院的126席就能優雅地繼續執政了。

election_regulation
圖片製作:滯泰台女

但泰國這次的選制不公,並不只是這樣而已,真正特別的是眾議院500席的選舉制度,它叫做「分配式混合制」(จัดสรรปันส่วนผสม),由憲法起草委員會的主席米猜(Meechai Ruchupan)從德國的聯立制「改良」而來。

一般情況下,混和制的前提是每個公民會有兩張選票,一張選區域候選人,一張選支持政黨,但泰國當局發明的這套「分配式混和制」,只給你一張選票。只有一張選票的混和制,那到底是要選黨還是選人?別說我們外國人不懂,泰國人也是滿頭問號。

制度設計上,選民的票是投給選區候選人,以相對多數決選出350個選區席次,再依各黨在全國的總得票率分配150席政黨名單席次。選票上只會有候選人的名字,不會有政黨標示,美其名是為了「鼓勵人民選人不選黨」,但在政黨政治是前提的內閣制國家,不論是政黨還是選民,都會意識到在這個制度下,「選民對政黨的偏好無法被選票反映」的問題。

光是普通地從並立制改為聯立制,對大黨就已經相對不利,現在還取消了政黨票,使以往都坐擁較多選區代表席次,又靠政黨票加成的為泰黨,比其他政黨更會面臨到政黨代表名額被排擠的問題,甚至可能一個政黨代表都進不了眾議院,這麼畸形的制度完全是為了封殺為泰黨而設計(詳細計算可參考Asian Correspondent這篇文章。)

不只制度針對為泰黨,軍方還球員兼裁判,扶持了公民力量黨(Phalang Pracharat Party)下去打選戰。要在這樣不利的條件下,讓區域候選人跟政黨代表都能進入國會,塔克辛陣營所想出的應對方法,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影分身之術。在2018年的9月到10月間,為泰黨透過調配黨內不同派系的大老和黨員,分出和重啟多個附隨小黨,這個策略被稱為「แยกกันเดิน ร่วมกันตี」,意思是「分開走、一起殺」。

既然一個政黨不能同時兼顧選區名額和政黨代表名額,那就把黨打散,分成主攻選區席次的黨,跟累積總票數拚政黨名單席次的黨。

在這個策略中,要負責拚政黨席次的,是老大哥為泰黨和提名公主的泰衛國黨,靠的是分散在全國各地的支持者。為了延續選民的政黨忠誠度,為泰黨找回了泰愛泰黨時期的競選口號「หัวใจคือประชาชน 」(為泰之心即是人民)。

RTX6MX4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為泰黨總理候選人蘇達拉再造勢晚會上和支持者互動。

在過去17年間的每次大選中,塔克辛勢力都會在全國範圍內把選區候選人派好派滿。但這次在350個選區裡,只有238個選區有為泰黨的候選人,不僅選區候選人人數排不進所有政黨中的前十名,還比分出的為國黨還少,為的就是分一些選區給泰衛國黨。

為泰黨和泰衛國黨派出候選人的選區集中在中部、東部和南部,多數選區對塔克辛勢力來說勝算不大,被派在這些選區的候選人叫做「บุกไปแพ้」,也就是砲灰,去選就是去負責輸,但最好高票落選,目的是要湊足全國總得票數,把政黨名單上的代表送進眾議院。

而主攻選區席次的政黨,就是在北部、東北部這些為泰黨票倉派出候選人的「為公黨」,以及由紅衫軍領袖乍都蓬(Jatuporn Prompan)領導的「為國黨」了。在這些選區,靠的是當初動員紅衫軍運動的地方社會網絡,以及塔克辛的個人魅力,為國黨甚至有幾個候選人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塔克辛或盈拉,藉此吸引選民。

泰衛國黨的被解散,雖然稍微影響了塔克辛派的士氣,但在多黨並進的策略下,有其他政黨能吸收原來要支持泰衛國黨的選票,甚至還可能有同情票,預先為這步險棋的可能失敗留了後路。泰衛國黨首席戰略顧問賈都龍(Chaturon Chaisaeng)在政黨被解散後也說,從當初決定自為泰黨分出來組泰衛國黨至今,完全沒有一絲後悔,這樣的結果或許早在塔克辛和黨高層的預料之內。

RTX6Q11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泰國法庭3月7日裁決解散泰衛國黨,支持者得知消息後在庭外哭泣。

而塔克辛派的各個政黨各自有其任務和目標,除了同樣受塔克辛的海外遙控之外,儘量各自為政,互不干涉也不互相拖累。3月9日,在泰衛國黨遭解散後的記者會上,該黨高層表示並不會要求選民轉而將票投給特定政黨,而是呼籲選民支持「民主陣營」。而泰衛國黨的違憲案,為泰黨也閃得遠遠的,避免受到牽連。選前倒數一星期,3月17日下午,為泰黨在政黨總部舉行記者會,總理候選人兼選戰策略領導人蘇達拉(Sudarat Keyuraphan)在會上再次強調,「這次選舉是兩派人馬的角力,那就是反軍方的民主陣營,和支持軍方的反民主陣營。」

「民主陣營」指已經明確表態,反對軍方繼續執政的政黨,除了塔克辛派的政黨外,還包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和草根黨(The Commoners’ Party)等新興小黨。透過將這次選戰定調為「民主派與反民主派之間的對立」,同樣持反軍方立場的塔克辛派和這些小黨形成了抗衡軍方勢力的策略同盟。

同時,也有許多因反對塔克辛而選擇支持軍方和公民力量黨的人士,黃衫軍前領袖素帖(Suthep Thaugsuban)所在的泰公民力量集結黨(Ruam Phalang Prachachart Thai Party),將這次選舉操作為「塔克辛派與反塔克辛派的對立」。而作為第二大主要政黨的民主黨(Democrat Party),黨主席阿披實(Abhisit Vejjajiva)雖表態不支持帕拉育連任,但也曾聲明絕對不會和塔克辛陣營合作,因而引發外界揣測,若公民力量黨最後無法贏得126席,作為關鍵少數的民主黨可能會與軍方合作,由阿披實出線總理。

不論實際上是「民主派-反民主派」,還是「塔克辛派-反塔克辛派」,分別以為泰黨和公民力量黨為中心的兩大聯盟,已然在這次大選中形成。究竟3月24日之後會是由哪一派打贏這一仗,被推舉為總理的又是誰,就讓我們靜觀其變吧。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專題下則文章:

【泰國大選】當軍人總理帕拉育開始「喝咖啡、彈吉他」?泰選情激烈延燒至流行文化

2019泰國大選專題:

歷經延宕、改期,和高潮迭起的長公主參選總理風波後,本週日(24日)便是2014年泰國軍事政變後的首次選舉。透過【2019泰國大選專題】,我們將為讀者解析泰國選舉新制、政局的明爭暗鬥和泰國選民對國家未來的期待。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