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迎接後川普時代,日本將如何面對拜登上任後的美國?

2020/11/17 ,

評論

鄭仲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鄭仲嵐

鄭仲嵐

現居日本東京,歷經Nippon.com編輯兼記者、BBC中文網特約記者、台灣三立電視與壹電視日英文編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日本研究畢業,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曾在福岡大學交換一年。對於體育運動,尤其是棒球與足球狂熱,業餘研究日本運動社會學與運動史,並有一個樂團The Seven Jo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日本在RCEP跟TPP上可能會呈現兩難,既不想防止中國持續擴大勢力,但又不能失去跟東南亞各國聯繫,一邊還要跟美國重新斡旋。更最重要的一點是,日本在過去4年中的外交角色可能會被大幅削弱。

美日安保實質強化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11月12日時正式致電,恭賀美國總統大選中確保勝利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與賀錦麗。早先在8日時,菅義偉也在推特上對拜登的勝選優勢表示祝賀,雖然網路上表態是七大工業國(G7)中最慢的,不過電話祝賀的時間就快了許多。

美日兩國除了強調既有的《安保條約》將會確實履行外,未來面對新型冠狀病毒世界大流行與氣候變遷等問題將回攜手同心,日方關切的北韓綁架日本人等長年的問題,日本會持續希望新政權幫忙斡旋。

其中,拜登也罕見先表明日台爭議領土釣魚台(日本稱尖閣諸島)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一但周邊發生衝突時,美軍也有其防衛義務。雖然歷任從歐巴馬總統後,美國政府都會再三重申依照美日安保條約防衛釣魚台的決心,但是在未正式就任總統前就對此發言,確實相當特殊。

中國當局自然對此不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稱「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固有領土,《美日安保條約》是冷戰的產物」也是可以想見。

日本外交部相關人士也對日媒透露:「民主黨人士的對中觀念幅員也是很廣,從中國寬容派到嚴謹派都有」,對這樣的說法表示歡迎,也認為民主黨對中國是採相對現實,不抱著樂觀的態度。日方外交部人士也分析,先刻意提到釣魚台適用《安保條約》,除了先創造民主黨不同以往那樣對中國寬容外,拭去日本的不安也是重要的。

駐日美軍費用交涉

美日兩國目前仍有其癥結點,其中之一就是駐日美軍的費用負擔上該如何討論。原先兩國既有的五年協議將在2021年3月底前結束,兩國需要交涉下個五年的駐留條款。不過因為卡到美國總統大選,日方認為在政權交接之際不宜決定下個五年預算,因此主張先依照2019年既有預算編成,希望在12月時達成兩國按此金額先延長一年的共識。

過去的費用在2016年1月簽署時,美國還是歐巴馬政權,日方由外務大臣岸田文雄駐日大使甘迺迪簽約。不過等到川普政權上任後,川普就對各國編給的美軍駐留經費表示不滿,強力要求增加,日本原先就是各國駐留美軍中負擔較大的國家(超過七成),單是2019年駐日美軍預算就有1990億日幣,相關雜費超過5800億日幣。

而這次的駐留經費討論,先前在11月9日與10日在華盛頓召開。日方外交部也率先表示善意,聲明日美60年以上的安保合作上,確保了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繁榮與穩定,期盼未來的五年能再出現更有利兩國雙方的協議。

無論美方政權如何更迭,日美目前著眼於印太地區戰略的方向仍是不會改變,這也是下個五年駐日美軍經費的最大目標。不過一旦拜登上任,是否會修改前朝的方針,就怕跟當年川普那樣讓日本措手不及,也是需要考量的。日本《朝日新聞》也引用外務省高官發言表示:「下個五年的預算在這個(政權交接)時期決定,是真的蠻奇怪」。

RTX80CW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ECP與TPP拉鋸

除了軍事與政治外,日本在經濟上可能也要重新佈局,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在11月15日簽署後,包括東協十個國家、日中韓澳紐(印度退出)等所組成的龐大經濟體將佔有世界GDP與貿易額度約三成,日本將階段性減低協議中工業品與農產品等關稅限制,這也是東南亞地區首個與該五國正式聯手經濟合作。

中國一直在RCEP上展現積極態度,特別是在拜登宣佈勝選、川普依舊緊咬選票不合理,雙方各持己見之餘,已經鴨子划水達成要簽署共識。RCEP本身沒有美國參加,GDP排名第二的中國與第三的日本自然暗自較勁。

不過RCEP在中國明顯佔有優勢之餘,最後仍是主導東協各國簽署,外務省的高級幹部就對《日本經濟新聞》表示:「這象徵中國要慢慢得勢了」。中國總理李克強也在隨後用網路聯繫「恭賀」東協各國,並稱「東協才是我們最大貿易夥伴」,並稱會優先給予東協新型冠狀病毒疫苗跟經費支援,基本上已經對日韓澳紐相對不在意。

川普當年在上任後,立即簽署行政命令宣佈推出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原組織在日本主導下改為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只是在東南亞與南海的經濟佈局上,RCEP還是捷足先登。加上過去兩年川普直接缺席東協高峰會,目前美國只跟越南相對友好下,要贏得其他東協國家信任還需要時間。

TPP原先也是拜登當副總統時期力推的組織,不過在上任後,首先要抑制國內的疫情優先,就算回TPP協商也需要各國同意,難度甚高。未來日本在RCEP跟TPP上可能會呈現兩難,既不想防止中國持續擴大勢力,但又不能失去跟東南亞各國聯繫,一邊還要跟美國重新斡旋。

日本優位性恐失去

更最重要的一點是,日本在過去4年中的外交角色可能會被大幅削弱。過去川普時期,在美國優先的前提下,製造業與各項產業紛紛往美國本土回流。加上川普跟歐洲國家的關係也相對緊張,讓當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外交角色相對突出,加上安倍任期也長、知名度高,因此在各大工業國與先進國中時常扮演斡旋角色。

但未來美國在新政權上任後,拜登可以預見會捨棄過去的保護主義與美國優先政策,重新融入多國間斡旋與調和的世界警察老位子。雖然日本也是樂見美國能回到巴黎氣候協定與TPP協商等,不過當時高喊「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安倍已經不在,換成領袖氣質比較薄弱的菅義偉,因此這幾年日本相對吃重的優位性外交將會重新被美國拿回。

川普過去對中國相對強硬,調高關稅施壓,有可能將來拜登會聯合同盟國後,一手拿通商優惠、一手拿香港、西藏、新疆等人權問題重新跟中國交涉,對中方來說也是新的試驗。但確實過去川普對中國的關稅施壓外,一度也想在美日汽車關稅上也想動大刀,但未來拜登應該不會沿用,某種程度上日本也算是鬆了口氣。

只是對於日本外交整體戰略來說,勢必也要做出一番調整,但無可諱言拜登畢竟還是外交老手,不只美日兩國、美國跟各國都會營造相對不這麼尖銳地外交環境,營造新融合國際秩序。當今相對棘手的日韓國家關係,也可能要靠拜登出手調停。拜登要癒合美國國內的國家分裂之餘,跟世界各國關係的癒合想必也要煞費苦心。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北極海、東地中海與中國威脅論,三點分析美俄關係未來走向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

2020美國大選,由拜登擊敗尋求連任的川普,成為美國新總統,全球將迎接嶄新的「拜登時代」。拜登是美國政壇的外交老將,漫長的國會議員任期中,對外交議題著力甚深,他會如何影響川普過去四年打造的國際局勢?受惠川普政府利多政策的台灣,又該怎麼看待美國未來四年的外交布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