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北極海、東地中海與中國威脅論,三點分析美俄關係未來走向

2020/11/23 ,

評論

陳家韡(Mila)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陳家韡(Mila)

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國家管理系政治學博士、台灣淡江歐洲研究所社會學博士。多年來把俄羅斯當成第二個家,長期台灣、俄羅斯兩邊居住,關注於俄羅斯社會之變化。平日也喜愛日本傳統樂器三味線演奏,考有日本三味線堀派小唄師範執照,並定期在大阪演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普亭還未正式恭賀拜登當選,但對俄羅斯言,拜登執政無疑是替俄羅斯帶來另一種新挑戰。尤其在支持烏克蘭、美國與歐盟再度走向大西洋團結共同對抗俄羅斯的情況下,俄羅斯未來需要在不同平台上尋求與美國共同合作的機會。

美國大選大致塵埃落地,川普(Donald Trump)的「單邊主義」、「美國優先」等孤立派外交主軸,將被拜登(Joe Biden)的「多邊主義」、「氣候變遷」等國際派外交主軸所取代。雖然在「中國威脅論」議題上,兩黨長期立場一致,但在執行力度,與優先順序上,將有極大的不同。因此,俄羅斯與美國的地緣政治的競合方向將出現極大的方向調整。

儘管普亭(Vladimir Putin)還未正式恭賀拜登當選,但對俄羅斯而言,拜登執政無疑是替俄羅斯帶來另一種新挑戰。尤其在支持烏克蘭、美國與歐盟再度走向大西洋團結共同對抗俄羅斯的情況下,俄羅斯未來需要在不同平台上尋求與美國共同合作的機會。

拜登對氣候變遷的議題的重視程度,遠高於川普對環保議題的不屑一顧。這將使得美國與俄羅斯在北極議題上,增加雙方的競合。俄羅斯對北極海的「內海論」與美國的「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也將成為軍事衝突熱點區。

基於在環境變遷的議題上,美國也需要中國的合作,這將使拜登操作中國威脅論的熱度下降,相對使得俄羅斯在東地中海及中東的威脅再度回到地緣政治焦點,同時北約與俄羅斯對彼此的威脅感再度增加浮出檯面。本文就以下三點來分析俄美未來走向。

氣候變遷與北極海議題

氣候變遷是拜登競選政策宣言中,外交相關政策最重要的議題,而且拜登明確表明當選後,美國將於第一時間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這是拜登在國際議題上,迥異於川普政府的地方。

事實上,俄羅斯政府也在《巴黎氣候協議》成立四年後,於2019年9月加入,且同意進行相關減碳政策。美國重返《巴黎氣候協議》象徵新政府將重新進入多邊國際組織,於其他國家平等進行協商,而不是認同川普政權以霸權形式進行單邊談判。

預言著,未來俄羅斯與美國的歧見將以國際多邊的立場解決,而不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對俄羅斯來說,這是項正面的變化。因克宮總是強調多極世界的發展,平衡與多樣化的外交政策可為俄羅斯帶來更多的利益,而多邊機制與雙邊會晤的方式正符合普亭的需求。

與氣候變遷相關的另一個地緣政治問題便是北極海開發及航運問題,因氣候暖化使得北極海結冰期大為縮短,同時結冰面積也大為減少,歐亞大陸的北極海航運如果開啟,將使得運輸成本大為降低,同時周邊海岸的資源開發也將成為重要的經濟成長動能,但地緣政治也因此而產生重大調整。

俄羅斯一向視北極海的北方航線(northern sea route)為其內海航線,北極海的結冰面積及結冰期的減少,皆使得北極海的經濟及戰略價值提升,俄羅斯近年來大幅加強相關商業航運及軍事部署,相關報導更指出,俄羅斯在北極地區的軍事潛艇及海軍艦艇出現頻率增加極高,這使得美國也採取相對應的戰略措施。

2019年5月,美國在北極海執行「自由航行」的海軍軍事演習,以及相關軍事設施在阿拉斯加及加拿大北極海沿岸的佈置。目前北極理事會著重於生態環境、氣候變遷與動物保育等事項,對於軍事項目尚無條文規範。兩大軍事強國在北極海的環保合作與軍事對抗,將是氣候變遷議題在地緣政治的延伸。

川普時期,俄美在北極的關係呈現逆風狀態,俄羅斯將在2021年至2023年擔任北極理事會主席,將為兩國合作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契機,克宮必然期望藉此增加雙方溝通和建立新的對話管道,進而降低衝突風險。

AP_1720662344998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地中海及中東議題

俄羅斯歷史上長久以來,將東地中海視為黑海的延伸。巴爾幹半島、北非、中東地區的東地中海區,一向是俄羅斯黑海艦隊出入地中海、印度洋、大西洋的門戶,此區也被視為俄羅斯南部的軟肋骨。同時也是為何俄國無法失去烏克蘭控制權,以及支持敘利亞政府的原因。

此外,俄羅斯與土耳其的合作造成北約組織的最大疑慮,但同時,土耳其在敘利亞、亞塞拜然納卡地區與俄立場的不同,也為來雙方合作帶來變數。綜合各項原因,目前東地中海被視為俄美兩國最有可能爆發戰爭的地點,如何有效傳達地區利益並轉向區域外交,是俄國必須處理的課題。

冷戰時期,蘇聯為了捍衛在蘇伊士運河和亞丁灣的戰略利益,蘇聯海軍選擇在非洲索馬利亞建立海軍基地。今日,位於非洲東北部與亞丁灣西岸的吉布地(Djibouti),則是美、中的海外基地。俄羅斯曾也想在此建立自己的軍事基地,但多年談判未果,只能靠著在敘利亞在地中海的塔爾圖斯港建立永久性基地來控制東地中海。

2019年被視為俄羅斯宣告重返非洲的開始,今(2020)年11月16日俄羅斯宣布將在蘇丹建立海軍後勤基地,能讓四艘軍艦停靠,包括核動力海軍艦船,可運送任何軍事裝備和彈藥;兩國協議效期為25年,到期可再延長10年。

俄羅斯再度插旗非洲,此舉顯示再度重返非洲決心外,還包括下列地緣政治的考量:第一是不願美、中兩國在東地中海的影響力持續擴大;第二是保持俄國在敘利亞、利比亞利益的同時,欲改善和埃及、賽普勒斯的經濟和軍事關係;最後是期望影響歐盟對地中海政策的抉擇。

東地中海是北約的南翼,也是日趨重要的區域能源樞紐與商業中轉站,北約近年持續保持在東地中海與黑海的防禦能力,造成俄羅斯不小的壓力,加上美國插手敘利亞、利比亞的政治談判,與俄親近的伊朗遭受美國經濟與政治壓力的情況下,讓普亭不得不加速在東地中海的布局。

RTS2SIC6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威脅論與未來限武談判

在川普時期,美國及歐盟對北約軍費及戰略方向的歧異,再加上美國軍事重心由中東轉移至南海中國議題,這些情況皆使得俄羅斯與美國軍事對抗的焦點轉移至中國威脅論。最近在南海中美衝突事件時期,俄羅斯高層領導也感嘆俄羅斯不是主角。

拜登重返國際派的全球地緣政治,這將使歐洲利益再度成為主角。在全球事務的多邊談判上,歐盟盟友的地位對美國還是非常重要,在美國與歐盟利益一致的前提下,與俄羅斯的軍事對抗將會提升重要性,中國威脅論及中美的戰略衝突長期不會消失,但短期的暴衝將會減少。

川普任內最重要的政治、經濟及軍事議題就是「中國威脅」。由中美貿易戰到南海主權衝突,再延伸到全球疫情問題及兩岸問題,中國成為川普政權的首要敵人。另一方面,過去川普當政四年,雖然美國在俄羅斯影響美國選舉議題上,採取了相關制裁,川普對普亭卻一直沒有惡言相向,相對於歐盟視俄羅斯為首要敵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卻聲稱,不排除與俄羅斯交好,以免中俄合作。

民主黨對中國威脅的立場,顯然不如川普強烈,2020年4月根據美國PEW公司民調,美國人民對中國的整體觀感不佳比率約66%,達歷史新高,對中國有好感的比例只有26%,(相對於俄羅斯對中國的好感率高達71%),高出一倍以上。其中,共和黨的反感比率達72%,遠高於民主黨反感比率62%。

拜登於選舉前接受CBS電視台專訪時表示,就國家安全及盟國的角度而言,俄羅斯是最重要的敵人,中國目前是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中國未來是否會成為軍事上的敵手,取決於美國對中國發展的處理方式。

儘管俄國聲稱俄美兩國正處於政治低水平的狀態,但川普個人對俄國的惡意並未比拜登來的嚴重,這也是為何普亭寧願川普繼續連任,而不願意拜登上台減緩對中壓力,並將主力移往歐洲,屆時俄羅斯擺脫歐盟經濟制裁的那一日將會遙遙無期。

從中美貿易談判到兩國的南海及兩岸軍事衝突的過程來看,中國在貿易及市場開放議題上,堅持的是時程及程度問題,對主軸有妥協的空間。但最後衝突底線是中國國家體制(共產黨領導制度)。川普主導的新冷戰戰略,在於區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使得習近平提出「五個不答應」的底線。

拜登的想法一方面反映傳統的地緣政治思維,針對俄羅斯的全球第二的軍事實力(相對於中國目前的第三名)表述事實情況,另一方面,也沒有低估未來中國的潛在威脅。但拜登對中國是敵是友還是存有期望,未來與中國的交手可能會採「鬥而不破」的較溫和路線,初期較不會像川普一樣挑戰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制度。

此外,最近中國成功的與日、韓、澳洲、紐西蘭、東協國家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在外交上顯示中國以龐大的內需市場為後盾,能突破美國的圍剿。未來拜登將會回到多邊主義的談判桌,與中國進行較溫和的談判。

事實上,普亭最近也表示,未來能影響全球議題的大國,除了美國、俄羅斯外應該包括中國和德國。以俄羅斯及美國的立場,下一階段的限武談判,將不只是美俄兩國的談判,兩國皆希望將全球第三大軍事國及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納入限武體系。

中國目前的態度頗為曖昧,但中國要成為一個全球負責任的大國,加入限武談判是遲早的事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迎接後川普時代,日本將如何面對拜登上任後的美國?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

2020美國大選,由拜登擊敗尋求連任的川普,成為美國新總統,全球將迎接嶄新的「拜登時代」。拜登是美國政壇的外交老將,漫長的國會議員任期中,對外交議題著力甚深,他會如何影響川普過去四年打造的國際局勢?受惠川普政府利多政策的台灣,又該怎麼看待美國未來四年的外交布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