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自由派天主教總統拜登,如何面對梵蒂岡保守勢力的猜疑?

2020/12/02 ,

評論

張孟仁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張孟仁

西班牙文專業畢業後,以西班牙為出發點,愛上了歐洲研究,卻寫了本義大利政黨政治的碩士論文,確信熱愛歐洲後,跑去義大利專攻比較歐洲政治博士,娶了個日本姑娘,總之就是泡在不同文化之中。期盼向讀者推廣義大利與歐盟知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廷對於拜登的勝選感到滿意,但教廷內部的保守派立場接近川普,他們擔心像歐加修-寇蒂茲這樣的美國民主黨激進派,會傷害美國天主教保守派的利益,進一步破壞已經在保守派和進步派之間兩極化的天主教主教團。

面對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的落敗,儘管教宗相當謹慎不急於恭賀,但終究還是等不及與拜登(Joe Biden)在11月12日進行了電話交談。為不過份突顯教廷的立場,此次談話是在美國主教團主席、洛杉磯總主教戈麥斯(José H. Gomez)發表恭賀訊息後才舉行的。

美國主教們祝賀拜登,是美國兩百多年來繼甘迺迪(John Kennedy)之後的第二位天主教徒。拜登一直為自己的天主教徒身份自豪,這位美國候任總統除了感謝天主教教宗的祝福,也表示希望在全人類尊嚴和平等的共同信念基礎上,一同努力解決被邊緣化的貧窮弱勢族群、解決氣候變遷危機,並且讓移民與難民融入社區。

拜登團隊之後發聲明,表示教宗在通話中祝賀拜登當選,拜登則表示感謝,並感激教宗致力促進世界和平,希望基於全人類平等的信念,美梵共同在包括照顧邊緣及貧窮的弱勢族群、解決氣候變化危機等議題合作,歡迎移民和難民,讓他們融入我們的社區。

教宗四年來與美國總統川普因歧見而關係緊張,整體而言,川普任期間的美梵關係在若干議題上意見分歧,包括中國、氣候變遷、古巴和移民等諸多議題。如今教廷樂見且試圖與華府重建融洽關係。

教宗2015年曾與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在華府會面,教宗當時受邀在美國國會聯席會議中發表演說。教宗方濟各與美國民主黨的關係,從歐巴馬(Barack Obama)開始即有不錯的基礎,現在輪到天主教徒拜登上場,難掩教宗的欣喜。

AP_88093626857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教宗、川普不對盤關係的濫觴與終結

梵蒂岡與川普政府不甚對盤,甚至時序拉到2016年2月,共和黨籍的川普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時,支持接納難民的教宗方濟各,即已批評川普許諾在美墨邊境築牆一事,不假辭色批評此人「不是基督徒」。火大的川普隨即回應,方濟各質疑其信仰,相當地「不光彩」(disgraceful)。

當川普勝選後,教宗致函祝賀川普,在信中更難掩兩人的分歧,教宗期許川普的美國:「希望美國能繼續關懷窮困者、被遺棄者以及需要幫助的人,繼續讓世人肯定其國際地位。」然而,川普當選後,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旋即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又招致教宗批評,期盼川普能夠重新思考退出的決定。

對於反恐怖主義的看法,雙方倒是較為一致,都認為穆斯林國家的領袖應為防止該區域內的極端主義多盡一份力,不過,川普先前反對、仇視穆斯林的言論,不為傾向與穆斯林對話的教宗所樂見。主張「搭橋對話」的教宗與許諾建「高牆」的川普,打從一開始就非同類人。

美國總統川普首次海外出訪的第三站來到梵蒂岡,2017年5月24日與教宗方濟各首度會晤。由於川普和方濟各在行事風格與政策觀點上迥然不同,大家都在觀察是否會爆出某些插曲。兩人站立合照時,川普大笑露出一口白牙,而教宗看似較為拘謹,並未露出絲毫笑意。

雖然不知會談詳情為何,當川普離去時,向教宗說道:「謝謝你,我不會忘記你說的話。」看似教宗不忘提點川普,因為教廷隨後發出聲明表示,期盼美、梵未來能在醫療保健、幫助移民、保護中東地區的基督教社群等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教宗在2015年成功與歐巴馬合作,促成美古化冰。結果川普上任後開始回到與古巴為敵。川普2017年對古巴實施新的旅遊和貿易禁令,教宗在2018年路透社的訪問中談到,梵蒂岡得益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執政時期協助所促成美國與古巴貿易及旅行的協議,但川普上任後不久就決定退出,讓他感到難過,方濟各稱:「那是往前邁進的一步。」2018年6月17日教宗又透過路透社的專訪,開口批川普:強拆家庭與民粹主義解決不了移民問題。

中國問題也在川普與教宗之間搬上了檯面。美國大選期間,川普政府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政策,呼籲教宗採共同的立場,梵蒂岡視為川普在美國大選前想吸引選民的伎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9月30日訪問梵蒂岡卻無法會晤教宗,教廷官方理由是避免影響美國總統大選,不過該理由並非可接受。教宗曾於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見了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此外,教宗堅稱蓬佩奧只能見同級別的教廷外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卻在2019年10月蓬佩奧訪問教廷時,以國務卿的身份獲得教宗接見,雙方一同發表支持世界宗教自由人權的宣示。

說到底,教廷當時真正顧忌的仍是中國,不願在談判梵中續約之際激怒中國。美國國務卿在出訪教廷前,利用美國天主教期刊《首要之事》(The First Things)發表文章企圖阻止雙方續約,影響教宗對中國的對話路線。蓬佩奧指出,儘管中、梵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簽約業已兩年,卻無助於推動中國的宗教自由。更搬出以反對共產主義而聞名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與雷根(Ronald Reagan)合作,形成反共陣營。

儘管蓬佩奧阻止續簽協議未成,不過卻可觀察出保守派美國樞機主教伯克(Raymond Burke)的立場。他當時出席美國大使館在梵蒂岡舉辦的歡迎蓬佩奧來訪的活動前,接受簡短採訪時說:「我反對臨時協議的主要原因是我們不知道它包括什麼。」

值得強調的是,伯克在教會內部的教宗批評者中的地位相當於領袖。這同時說明了美國內部的天主教保守勢力立場與教宗出現分歧,雙方的不相容立場終會延長到左派民主黨拜登的上任。

教宗不喜川普,又可從10月25日教宗宣布任命13位教士為新任樞機主教看出,其中華盛頓特區大主教格雷格利(Wilton D. Gregory)得到教宗任命成為首位非洲裔樞機主教,在全美因種族抗爭運動而動盪數月後,此項任命極具歷史意義。

先前因警察暴力事件引起全美抗爭期間,格雷格利曾發表聲明抨擊川普造訪教堂的作為,認為他只是濫用操弄天主教場所。

AP_12465603733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教會內部保守派對拜登的猜疑

教廷對於拜登的勝選感到滿意,但教廷內部的保守派立場接近川普,他們擔心像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這樣的美國民主黨激進派,會傷害美國天主教保守派的利益,進一步破壞已經在保守派和進步派之間兩極化的天主教主教團。

正因如此,教廷不願輕易出頭恭賀拜登的當選,反而先將唯一的官方道賀交給了美國主教團主席、洛杉磯總主教戈麥斯(José H. Gomez)。

拜登上任後必須小心翼翼面對保守的天主教勢力。美國保守派天主教徒有許多人因反對民主黨的進步開放立場將票投給川普,他們曾表示,神父不該讓拜登領受聖餐,因為他支持墮胎權。今(2020)年10月,一名神父莫雷(Robert Morey)在南卡羅來納州佛羅倫薩的一座教堂裡,因拜登支持墮胎立場而拒絕聖餐,而這同樣也是保守派樞機主教伯克反拜登的立場。

向來極力批評教宗方濟各的前教廷駐美大使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則不停地以嚴重的選舉欺詐為由,寫信聲援川普,並嚴厲斥責美國與教會之間的卑鄙聯盟。它喚起了全球主義者和反基督教的陰謀,而教宗方濟各的當選就是2013年的產物。

儘管前教廷駐美大使維加諾在義大利聲名狼藉,但他仍然對美國右派天主教佔有一定份量。立場較溫和的紐約大主教、樞機主教蒂多蘭(Timothy Dolan)願意將聖餐交給拜登,但他理解為何有些神父不情願如此做的立場。

教廷小心翼翼,不願加深跟支持川普反對墮胎和同性戀立場,以及不信任民主黨的主教團的鴻溝,而這幾年來,美國民主黨向來是支持方濟各開放立場的中堅力量。美國《美國耶穌會周刊》說,拜登視天主教教育為「禮物」; 他還試圖解釋他信仰的立基是什麼。

除了主教間的鴻溝之外,修女們則是支持拜登,可見內部對支持與否是相當分歧。美國主教團讚揚拜登,強調在四年的川普主義之後要給予的民族團結。主教團主席戈麥斯的祝賀與教廷駐美大使皮埃爾(Christophe Pierre)的支持立場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美國教會的機密文件,告訴天主教徒不要以所謂的「不可妥協的價值」為由非要將選票投給川普。總歸一句話,就是保守派立場對拜登有所猜疑,然而梵蒂岡整體是樂見「多邊主義」的回歸,這將方便梵蒂岡繼續扮演「調解仲裁」的角色。

美國的拜登與教宗方濟各的梵蒂岡將在走向多邊主義、開放態度上達成一致。

不過,拜登也將迫使教廷重新審視他的一些態度。拜登所代表的建制派是民粹主義的對立面,正是川普和教宗處於相反的立場。此外,拜登對中國的立場,將繼續與教宗的梵蒂岡維持緊張關係。

鮮少分析家認為,民主黨手中的白宮會改變對北京的態度,仍會視北京為對手。教廷與中國剛剛續簽了兩年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該秘密協議被視為向共產主義政權的投降。儘管拜登與川普的對中政策手段有異,但實質內容不見得會更動。

如果拜登考慮西方和亞洲民主聯盟遏制中國的擴張主義,那梵蒂岡將如何對自由和威權主義之間的選擇做出回應,將是我們繼續觀察的重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中歐四國雖然對未來忐忑,但都樂見拜登對俄羅斯「硬起來」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

2020美國大選,由拜登擊敗尋求連任的川普,成為美國新總統,全球將迎接嶄新的「拜登時代」。拜登是美國政壇的外交老將,漫長的國會議員任期中,對外交議題著力甚深,他會如何影響川普過去四年打造的國際局勢?受惠川普政府利多政策的台灣,又該怎麼看待美國未來四年的外交布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