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搖擺州風向指南:這次要投誰?先看黃豆和鋼鐵怎麼說

美中貿易戰影響農產品出口,川普鐵票倉流失?其實農業州人民損失沒你想像得多

2020/10/12 ,

新聞

林宜萱

林宜萱

TNL國際新聞編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一度傳出美國農產品難以大量外銷中國,將影響鐵票倉農業州對川普(港譯「特朗普」)的支持率。川普政府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及早採取措施預防;受貿易戰影響最多的,實際上也不是這些中西部傳統農業州。這個地區最讓川普頭痛的,大概只有愛荷華州。

美國中西部的農業州向來是共和黨鐵票倉,在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中國對美國農產品實施報復性關稅,導致美國出口到中國的農產品減少;當時外界曾認為,這可能影響農業州對川普的支持。而今美國大選在即,可驗證農業州在貿易戰之下的受害程度和忠誠心。

從政治民調新聞網站《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綜合各家民調後的統計數據來看,鐵票倉依舊對川普相當死忠,中部從北達科他州開始,一路往南經過南達科他州、內布拉斯加州、堪薩斯州、奧克拉荷馬州,幾乎都已可以確定會是川普勝出;向西邊一點的懷俄明州、愛達荷州也是同樣狀況。

不過,這幾個農業州的共同特色就是人口較少,擁有的選舉人票數比例也少。即使川普肯定能拿到上述這7州的選舉人票,也只比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拜登多30張選舉人票。拜登的東岸鐵票倉紐約州和家鄉德拉瓦州加起來就有32張選舉人票,差不多可以打平。

美國第2大黃豆產地愛荷華州,最讓共和黨頭痛的農業州

農業州裡最搖擺的是愛荷華州。愛荷華州在過去5屆大選中,3度由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抱走該州的6張選舉人票,而2004年和最近一次大選2016年則由共和黨拿下。上屆大選中,川普在此的得票率比希拉蕊(Hilary Clinton)多出近10%

愛荷華州民主黨黨團今年2月進行總統初選時,沒有選擇拜登。當時獲得最多支持的是前印第安那州南灣市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得票率約26.2%,左派的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0.1%差距緊追在後;拜登不過排名第4,得票率僅15.8%。拜登最終在3月取得其他多數州的支持,成功出線角逐總統,但川普截至今年7月的各家民調結果都是領先,很難斷定誰佔有優勢。

AP_2003521475693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前任南灣市長布塔朱吉2020年2月3日在愛荷華州民主黨團進行總統初選時對支持者演講。

目前川普與拜登在愛荷華州戰得難分難解。據《真清晰政治》計算4個來源不同的民調,拜登9月時獲得的支持率為46.5%,僅領先川普0.5%,考慮到誤差值,兩人等於平手。

據美國國家農業統計局(NASS)2019年數據,愛荷華州是美國黃豆產量第2大的州份,年產量約5億蒲式耳(約1350萬噸),僅次於伊利諾州。美國是全球最大黃豆生產國,產量佔全球三分之一,而伊利諾州和愛荷華州產量加起來也約是美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全球黃豆約有1成來自這兩州。

美國黃豆的最大客戶是中國。美國財政年度以每年10月起算,過去黃豆外銷中國的旺季主要集中在第1和第2季,其中又以10月份最為重要;《富比世》雜誌指出,在2011年、2013至2017年,美國10月份黃豆外銷訂單有7成來自中國下單。

2018年7月,川普政府對中國340億美元產品加徵進口關稅,貿易戰正式開打,中國首先對美國農產品施以報復性關稅。那年10月,銷往中國的黃豆僅佔總出口量的5%左右,出口額由前一年同期的27億美元大降至9706萬美元,跌幅相當驚人。

不外銷中國,總有其他國家會買

身為黃豆產地的愛荷華州,理應受到重創。但看看美國普查局數據,2018和2019年該州黃豆出口總額各是4460萬美元和2180萬美元,都比2017年還多;在這兩年,以豆餅和豆粕等形式外銷的黃豆豆渣產品出口額各是3340萬和4320萬美元,也多於2017年。近4年來,愛荷華州所有出口品總額一直維持佔全美0.8%與0.9%左右,沒有太大改變。

AP_57617536925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愛荷華州居民觀看黃豆注入他的卡車車斗內。

這似乎說明了中國對美國農產品的報復性關稅,雖然一度令訂單大跌,對愛荷華州卻沒有產生長期影響,原因在於黃豆即使不銷往中國,也可以賣去其他地方。愛荷華州農業局指出,自2018年9月至12月,美國黃豆大量銷往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平均每周銷量為3600萬蒲式耳(約97萬噸),較前一年同期增加87%。

能成功外銷其他市場的原因在於價格優勢。貿易戰造成愛荷華州黃豆過剩,使價格下降,吸引其他市場需求;在2018年9月至12月,美國黃豆出口價平均每噸327美元,比巴西黃豆便宜61美元,也比阿根廷黃豆便宜許多。

2018年12月,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辦G20峰會,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共識,雙方約定3個月談判期,期間暫時休戰,不再互抬進口稅,中國於2019年1月和2月購買美國黃豆逾1億蒲式耳,美國黃豆價格才開始回升;加上南美洲2019年初收穫不佳、美國因洪患導致道路中斷,運輸成本上漲,黃豆外銷價格於該年2、3月之際超過巴西和阿根廷。

FIG_3_FOB_PRICES
2017年5月至2019年3月的國際黃豆貿易價格,紅線為美國、黑線為巴西、灰線為阿根廷。Photo Credit: 愛荷華州農業局

除了愛荷華州,另一個產豆大州北達科他州情況也相仿。2019年北達科他州黃豆產量排在全美第9、黃豆以外的各種乾豆類產量則居全美之冠;該州2018年和2019年的出口總額都優於沒有貿易戰的2017年,佔美國出口額比例也維持在0.4%左右。

唯恐鐵票倉生鏽,現金補貼挽回農民的心

美國農業州難道沒有受到中國報復影響嗎?當然還是有,否則共和黨也不會在2018年11月的期中選舉時,一口氣輸掉堪薩斯州、伊利諾州、威斯康辛州和密西根州這幾個中部州的州長選舉,愛荷華州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對民主黨籍比例也從3:1被逆轉成1:3。

川普政府為了安撫票倉,為農民推出「市場便利計劃」(Market Facilitation Program),幫助被貿易戰波及的農民能快速取得補貼。美國農業網站《成功務農》(Successful Farming)報導,受「市場便利計劃」嘉惠的大多是以穀物和畜牧為主的傳統農業州;自貿易戰開打後至今,美國農業部根據「市場便利計劃」,已向農民發出230億美元現金補助,是政府2008年至2014年對汽車製造商補助總額的2倍。

2019年,農場淨收入每1美元之中,就有24分錢來自政府補貼。愛荷華州立大學經濟學者巴里斯特利(Edward Balistreri)、張文東(Wendong Zhang,音譯)、貝金(John Beghin)評估,2019年愛荷華州農民共約獲得聯邦政府補助8.8億元、北達科他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各得5.3億元、堪薩斯約4.8億元、南達科他州約3.5億元、阿肯色州2.2億元、明尼蘇達州1.4億元、蒙大拿州約4600萬元:

「中西部許多州獲得了淨利增長,因為『市場便利計劃』補助完全抵銷了報復性關稅影響這些州份的可能性。」

因此,對照目前選舉民調可以大致驗證,鐵票倉之所以仍是鐵票倉,在於川普政府打貿易戰的同時,也牢記著補助金對國人的政治影響力。

RTX77O3G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愛荷華州奧吞瓦(Ottumwa)的黃豆田。

不過,錢也不是萬能。在過去5屆總統大選有3次支持共和黨、2016年也選擇川普的明尼蘇達州,是今年美國爆發種族抗爭的起源;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該州警察壓頸逾5分鐘而死亡,人民憤而走上街頭,引發後續全美多地發生大規模示威,川普揚言派軍隊鎮壓。明尼蘇達州現在的總統大選各家民調皆由拜登領先,平均比川普多9.4%。

或許是發現大力補助也無法穩固習慣搖擺的愛荷華州,曾以共和黨員身份擔任愛荷華州州長共22年(1983-1999年、2011-2017年)的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於9月中旬表示,將卸下駐中大使身份,返國為川普助選。這使美國駐中大使職位懸缺,預計在大選之前都不會補人,帶來美國對中國外交降級的意味,加強展現川普對中強硬的形象塑造。

貿易戰加疫情,最大苦主不是農業州

在美中貿易戰受創最深的農戶,不在中西部農業州。《成功務農》指出,水果、蔬菜、葡萄酒也都是農產品,其產值龍頭是加州;截至2019年年底,加州因美中貿易戰損失達82億美元。德州農產以棉花和飼牛為主,損失42億美元;美國最大黃豆產地伊利諾州,損失約10億美元。

加州、德州、伊利諾州產業多元,農業雖然重要,但不是主導經濟的產業;這些州人口稠密、以工商為主,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面臨更嚴重的失業問題;傳統農業州地廣人稀,就算有疫情,依舊不妨礙戶外耕作,且不少人是自耕農,沒有就業問題,失業率始終低於全國平均

農業州
數據來源:美國勞動統計局。關鍵評論網製圖
失業率
數據來源:美國勞動統計局。關鍵評論網製圖

加州和伊利諾州是民主黨鐵票倉,川普政府對它們向來是批評多於關愛。貿易戰和疫情對選舉的衝擊,反映在德州。

德州向來被認為是支持共和黨的「紅州」,但在這次大選戰況激烈,《真清晰政治》網站整理最近一個多月來的5個民調,川普在德州平均支持率為48.4%,只領先拜登3.2%;在差距最大的昆尼皮亞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民調中,領先幅度也只有5%。兩人在7月中旬民調還曾一度平手。

美國另一塊農業區是五大湖周邊的俄亥俄州、密西根州和威斯康辛州。這幾個州的農業和工業並重,在美中貿易戰也損失慘重。《成功務農》引述的愛荷華州立大學經濟學者提到,俄亥俄州在貿易戰淨損失14億美元、密西根州19億美元、威斯康辛州5.5億美元。這三州在2016年大選都由川普奪下,而現在民調全都膠著,在俄亥俄州幾乎平手、後兩者由拜登稍微領先。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鴻海威州廠:川普口中的「世界第8大奇蹟」,不保證能在本次大選再創奇蹟


搖擺州風向指南:這次要投誰?先看黃豆和鋼鐵怎麼說:

2016年美國大選時,對於當時的參選人川普和希拉蕊,不少人是帶著「絕望」的心情投票;川普打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特別著重於經濟,是選民最終選擇相信他一次的原因。經歷貿易戰、種族衝突、疫情大流行,農民和勞工在不穩定的局勢中飽嘗擔憂,從數字來看,似乎沒有更接近他們心中那個「偉大」的國家,更可能是再次陷入絕望,使2020大選同樣難以預測。因為,只能孤注一擲的人,再沒有深謀遠慮的餘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