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搖擺州風向指南:這次要投誰?先看黃豆和鋼鐵怎麼說

鴻海威州廠:川普口中的「世界第8大奇蹟」,不保證能在本次大選再創奇蹟

2020/10/27 ,

新聞

林宜萱

林宜萱

TNL國際新聞編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鴻海2017年宣布投資100億美元於威斯康辛州設10.5代面板廠,川普列為光輝政績之一,威州州議會也同意補助30億美元。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鴻海威州廠至今生產的不是面板而是呼吸器。這個尚未實現的諾言,已在2018年衝擊了威州政治。

說到美國50州,近年來最常出現在台灣媒體上的州,除了經濟與文化重鎮加州和紐約,當屬「威斯康辛州」。川普2017年就任總統後,同年7月在白宮與台灣科技企業鴻海(Foxconn)董事長郭台銘同台宣布,鴻海將於4年內投資威州100億美元設廠,將帶來1萬3000個工作機會。

而今大選將至,川普和鴻海威州廠是否讓威州州民有感,正是回顧的好時機。

威州位於五大湖區的西南側,產業曾以農牧為主,別稱「美國乳製品之地」(America's Dairyland);另一個暱稱是「獾州」(Badger State),不是因為威州的獾特別多。「獾州」封號源自1820年代左右,美國中西部採礦業興盛,威州礦工會在礦山岩壁挖掘洞穴充作臨時居所,就像刨出地道以便躲藏的獾。

1280px-Flag_of_Wisconsin_svg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威斯康辛州州旗。旗上的「1848」是威州加入美國聯邦的年份。

「獾」逐漸成為威州礦工的代稱,威州人自己也很喜歡,1860年代更將獾的圖案加進州徽。威州州徽上的兩個人物形象是水手和礦工,象徵運輸和採礦;其他元素如鐵鍬、鏟子、鐵鎚、船錨也都呼應著這兩個產業,顯示工業在當時已經是該州的經濟主軸。100多年後,鋼鐵業沒落,威州和其他中西部工業州一樣,成為「鐵鏽帶」的一部份。

美國普查局,威州人口約582萬人,人口81%為白人,拉美裔和非裔各約7%,亞裔約3%。美國勞動統計局2019年公布數據指出,威州最多人從事行政方面的工作,其次是產線勞工、業務、物流人員。

圖片1
數據來源: 美國勞動統計局。關鍵評論網製圖

台灣科技企業鴻海2017年7月宣布投資100億美元於威州設面板製造廠,轟動一時。現代人重視影像畫面,面板廠無疑能給威州帶來許多甜頭,擺脫鐵鏽帶的苦楚。當時川普在白宮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一同發布這個好消息,記者會上列席者還包含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時任國會眾院議長瑞恩(Paul Ryan)、威州州長華克等高官,場面盛大。

「世界第8大奇蹟」:從10.5代面板廠到呼吸器

《路透》當時報導,鴻海表示計劃於4年內投資100億美元,打造一個佔地2000萬平方呎的廠區,最終可為當地帶來1萬3000份職缺。川普在白宮稱讚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之餘,也不忘將此列入個人政績,「如果我沒當選,他肯定不會砸下這100億……對美國來說,這真是美好的一天。」

2000萬平方呎約等於186公頃,比台灣新竹科學園區中的竹南園區和新竹生醫園區加起來再大一點。時任威州州長華克表示,這將是威州史上最大的經濟開發項目,經過州議會批准後,威州將陸續提供30億美元的補助,半數用於補貼成本,另一半用於刺激勞動市場,再將上一些免稅優惠。

《路透》在該篇報導提醒,鴻海2013年曾表示將在賓州投資3000萬美元設廠,預計雇用500人,但這間工廠直到鴻海宣布於威州設廠時仍未完工:

「對於兌現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的承諾,鴻海表現參差不齊。」

此後,產業經濟和科技類型的媒體持續關注鴻海威州廠的發展。2018年5月,《日經亞洲評論》報導,鴻海計劃有變,原本要在威州設置10.5代線的LCD液晶面板廠,將改為6代或8.5代。生產代線與面板尺寸有關,10.5代可生產尺寸較大的面板,用於電視螢幕;6代線面板用於手機、平板電腦等行動裝置;8.5代生產尺寸介於前兩者之間,適合平板電腦、筆記型電腦、導航螢幕等。

威州商業新聞媒體《BizTimes》不久後證實,鴻海在威州的第一座廠房將會是6代線工廠,主因是6代線面板需要的玻璃比較小,從外地運來較不易破碎;如果設置10.5代廠,就需要在威州另設玻璃工廠。

美國玻璃大廠康寧(Corning)表示,要在威州設玻璃廠,必定需要其他資金來源;但威州州議會已同意未來15年內補貼鴻海威州廠30億美元,且基礎建設就需要其中15億元,威州拒絕再投資於玻璃廠。

2018年6月28日,川普、郭台銘、威州州長華克一起在威州拉辛郡蒙特普萊森(Mount Pleasant, Racine County)參加鴻海威州廠動土典禮。川普在典禮上再次強調了那1萬3000份工作機會的保證,並稱鴻海未來平均每年能為該州增加34億美元收益,打造「世界第8大奇蹟」;川普說,鴻海已和當地27家營建業者簽約,會使用美國混凝土和美國鋼材打造工廠,「這一點超重要」。

AP_1900500584905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郭台銘(右)與川普(右二)2018年6月參加鴻海威州廠施工導覽。

請記住「拉辛郡」這個地名,它位於威斯康辛最大城市密爾瓦基以南40分鐘車程處,或許是「世界第8大奇蹟」的最大苦主。

美國科技網媒《The Verge》是鴻海威州廠進度的最認真監督者。自鴻海宣布威州設廠後至今,固定追蹤並報導進度,至少每半年固定出一篇長篇整合報導,多次指出威州廠施工設計一變再變、施工落後、已完工的廠房空蕩蕩;鴻海大多回應稱「報導不實」。威州媒體《密爾瓦基哨兵日報》報導,鴻海美國策略計劃負責人楊兆倫(Alan Yeung)還建議「《The Verge》記者不要爬樹偷窺」建物施工狀況。

另一威州媒體《密爾瓦基都會報》指出,截至2018年底,鴻海聲稱威州廠已帶來260個工作崗位,但威州經濟發展局(WEDC)審查發現其中4成勞雇關係不合規定,鴻海最終無法就該年投資獲得稅務抵免。《華爾街日報》本月12日報導,鴻海威州廠聲稱2019年雇用550人,但WEDC發現只有281名雇員符合規定,拒絕給予補貼。

今年疫情爆發,鴻海威州廠與美國醫材公司美敦力(Medtronic)合作,投入協助生產呼吸器等設備,目標是明年生產一萬台;至於面板、科技生態園區等概念,已經一去不復返。

對於鴻海威州廠的變化與延宕,《The Verge》本月19日出了一篇名為〈世界第8大奇蹟,不保證有奇蹟〉的完整報導,本文在此不再討論。接下來將重點放在鴻海威州廠對威州的經濟衝擊和政治效應。

為了1萬3000個職缺,威州付出不只30億美元

媒體會對鴻海威州廠窮追猛打的原因,或許是出於這份合約在經濟實務上的不切實際。威州在與鴻海的協議中承諾,如果鴻海投資100億美元來創造1萬3000個工作機會,威州州政府將提供30億美元補貼。

《The Verge》2018年10月報導,如果加上稅務優惠、連接工廠的道路開發、新電纜裝配等種種援助,威州給鴻海的補貼最多可達41億美元,等於威州納稅人每戶補貼鴻海1774美元(約台幣5萬元)。

威州當時評估30億美元補貼可於2043年全面回收效益,若是41億元,最快可能要到2050年才能回收。

AP_18179693337393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鴻海威州廠其中一處正在施工的廠區,攝於2020年8月19日。

《富比世》雜誌刊出喬治亞大學經濟學教授多夫曼(Jeffrey Dorfman)的計算:假設政府創造一份工作機會的成本是補貼10萬美元,這份工作往後必須每年帶來5000美元稅收,才能在20年內回收效益;但在金融學之中,有個概念是「金錢的時間價值(time value of money)」,「現在就有錢」比「以後才有錢」更好,手上的錢立刻就可以用來創造更多價值。因此,若以每年4%的折現率來反映這個問題,20年的回收期就會變成42年。

42年內回收10萬美元補貼,這只是學術上的討論。多夫曼指出,大企業設廠帶來的職缺,通常有一半會被外地人拿走,而非當地社區;這些外地人可能來自威州其他地區,也可能來自其他州份。威州在疫情爆發前的失業率介於3%至3.5%之間,鴻海威州廠的職缺不可能全由這些失業人口補上。如果再加上政府必須付出的社會服務成本:

「實際上,需要投資10萬美元而創造的工作機會,回收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數百年或永遠不會。」

威州補貼30億美元來求1萬3000份工作機會,等於為每份工作補貼23萬美元,未來根本不可能填補這筆支出。多夫曼指出:

「當政客提議用6位數的美元補貼來吸引企業進駐時,不要把它當成對當地經濟的投資,最好看成是政客為了選票而做的買票行為,只不過賄金不是來自選舉陣營,而是納稅人的錢。」

鴻海在威州設廠對當地就業幫助不大的另一個原因,是生產產品的一再轉變。原本要製造LCD面板,後來一度改成專注於研發「AI 8K + 5G」生態系。威州原本希望透過技術含量較低的產線操作員職缺,來解決密爾瓦基和拉辛郡等地的少數族裔失業問題,「AI 8K + 5G」需要的則是高端科技人才。

威斯康辛州2
數據來源: 美國勞動統計局
2017年7月川普與鴻海宣布投資100億美元在威州設廠後,對威州的失業率沒有太大幫助。

拉辛郡自鴻海威州廠計劃開始後,2017年和2018年為了收購土地給鴻海建造廠房,共發行1.1億美元債券;《路透》報導,該郡由於債務過大,2017年被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降低一級信用評等至Aa2級。

威州政客當年為了與鴻海簽約,也協助排除了環保法規限制,大片農業用地改作工業用地。若鴻海威州廠如期發展,鴻海還可以每天從密西根湖抽用700萬加侖湖水,其中39%會蒸發;鴻海最初欲將廠區設在五大湖區的原因,就是因為生產LCD面板需要大量的水來洗潔玻璃。該廠區每年最終可能排放229噸氮氧化物,240噸一氧化碳,52噸懸浮顆粒,4噸二氧化硫和276噸揮發性有機化合物。

所幸這一切暫時不會發生,鴻海威州廠現在忙著生產呼吸器。

《The Verge》指出,五大湖周邊州份沒有誰願意補貼41億美元來爭取這份設廠案。同在五大湖旁的密西根州和俄亥俄州當時也都是共和黨籍州長,密西根州提案稅務優惠23億美元,不會現金補助;時任俄亥俄州州長凱西克(John Kasich)當時直接表示,投資這麼大筆金額,不可能花40年就收支平衡,「我們才不買帳」。

鴻海威州廠失信於民,州長換人

促成鴻海威州廠的時任威州州長華克,而今何在?他在2018年11月的期中選舉輸掉州長大位,以得票率1.1%之差輸給民主黨籍的埃佛斯(Tony Evers)。

2018年期中選舉對共和黨執政的美國政府而言,是最響亮的一聲警訊,不僅失去對國會眾議院的掌控,鐵鏽帶上的威州、密西根州、伊利諾州州長也全被民主黨人取代;共和黨在賓州聯邦眾議員席位也由12:6的優勢,被追平成9:9。

AP_1911958880521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前威州州長華克2018年11月落選,連任失敗。圖為2019年4月川普蒞臨威州綠灣(Green Bay)演講時,華克在觀眾群中。

威州、賓州、密西根州是川普在2016年能擊敗希拉蕊(Hilary Clinton)的關鍵地區。而今距離大選剩下9天,據《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網站統計,川普在密西根州民調平均落後拜登(Joe Biden)7.8%、在賓州落後5.1%,在威州落後4.6%。

今(2020)年美國大選先逢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爆發,又遇5月底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方壓頸致死而引爆全美種族抗爭;威州基諾沙(Kenosha)在8月也發生非裔男子遭警方從背後連開7槍重傷的事件,導致威州出現第2波抗爭高峰。

在威州,經濟、疫情、種族這3個議題之中,疫情成為對川普最有利的一項,不過這並非因為威州疫情平穩。網媒《VOX》報導,威州自9月下旬以來確診率增加,10月首周平均單日新增確診數比前一周增加近40%,是美國州份第2波疫情最慘重的前五名。

但威州民眾仍然爭取解除禁足和公共場所人流限制,威州州議會和上訴法院也都駁回州長埃佛斯的禁令。《VOX》指出,威州的防疫問題已經被扭曲成政治鬥爭,民主黨籍州長、共和黨掌控的州議會,導致威州防疫措施窒礙難行;威斯康辛州大學麥迪遜分校的流行病學家賽斯(Ajay Sethi)表示,政治鬥爭中的語言讓人們下意識選擇自己想相信的事物。

因此,民眾如果想相信疫情嚴重,就會支持民主黨籍州長的想法;想相信病毒不可怕、口罩無關緊要、重新開放社會與經濟比較重要,就會傾向共和黨。

威州選情膠著,拜登民調領先川普不到5%,還很難說誰能拿走威州的10張選舉人票。

如果威州人真的重視經濟重於疫情,投票前應該一讀《The Verge》本月彙整刊出的鴻海威州廠追蹤報導,或許能想起川普曾許諾他們「世界第8大奇蹟」、威州州議會同意補貼鴻海威州面板廠30億美元,而今那座廠區的目標是明(2021)年生產一萬台呼吸器;然後選民或許會再思考,如果病毒不可怕,美國為何需要那麼多呼吸器?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搖擺州風向指南:這次要投誰?先看黃豆和鋼鐵怎麼說:

2016年美國大選時,對於當時的參選人川普和希拉蕊,不少人是帶著「絕望」的心情投票;川普打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特別著重於經濟,是選民最終選擇相信他一次的原因。經歷貿易戰、種族衝突、疫情大流行,農民和勞工在不穩定的局勢中飽嘗擔憂,從數字來看,似乎沒有更接近他們心中那個「偉大」的國家,更可能是再次陷入絕望,使2020大選同樣難以預測。因為,只能孤注一擲的人,再沒有深謀遠慮的餘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