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後同婚時代的台灣

【後同婚時代】專訪2020臺灣同志遊行總召:婚姻平權不是只有同性婚姻,而同志議題也不是只有婚姻平權

2020/10/27 ,

評論

潘柏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潘柏翰

潘柏翰

重度閱讀和寫字的人,喜歡的運動是重訓,想培養的興趣是攝影。關注多元性別與高齡領域,目前任職於媒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臺灣同志遊行總召的小鯨想強調的是,同志權益不是只有婚姻。他認為遊行是各個議題的發聲平臺,也是凝聚社群動力的方式。最後就是舉辦遊行是為了那些不能出來走遊行的人而走。

編按:今(2020)年臺灣同志遊行將於10月31日在臺北登場,並由籌備遊行多年的社團法人臺灣彩虹公民行動協會(以下簡稱臺彩)主辦。恰巧的是今年的同志遊行是第18屆,臺彩也因此將主題定為「成人之美」。在主題論述中他們提及了「18歲意味著蛻變與成長」,點出性多樣族群(LGBTIQA+)需要的不再只是被看見,更需要真正地被理解與尊重。

《關鍵評論網》在同志遊行如火如荼的籌備前夕,專訪了今年的其中一位總召小鯨,邀請他與我們分享他與籌備團隊的故事。以及,今年的遊行是否有因為疫情受到影響?而對他來說,身處在「後同婚時代」的臺灣,繼續上街遊行與參與同志運動的意義又是什麼。

以「如火如荼」形容遊行的籌備不算失當,因為採訪當晚正好是總召小鯨近期少數不用開會的時間。小鯨首次參與臺灣同志遊行是在2011年,和學校的性別社團一起走在隊伍之中。參與遊行的籌備則是等到他畢業後在臺北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認為下班時間可以找些事情投入,於是於2016年加入團隊,並負責文宣相關工作。後續,他在2018年擔任文宣組組長兼媒體發言人,今年則首次接任了總召。

臺彩於去(2019)年進行了組織重整,今年遊行籌備的小組也有些許變動,像是從原先7個小組再度細分為11個。總召小鯨分享協會裡包含他在內的所有志工,大家其實都還在適應,也都在籌備的過程邊做邊調整。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也為他和團隊帶來諸多的挑戰。

IMG_271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潘柏翰
2020臺灣同志遊行總召小鯨,與我們分享組織重整後的臺灣彩虹公民行動協會如何因應疫情為籌備遊行帶來的諸多挑戰。

肺炎疫情如何影響了遊行(籌備)?

小鯨分享疫情對同志遊行的影響可分為籌備過程、募款狀況,最後是遊行當天三大部分。

遊行內部籌備過程,有一段期間正好遇上臺灣疫情的高峰,小鯨說彼時他們在開會時都非常謹慎,落實各項的防疫措施(從戴口罩到實名制),也嘗試了線上會議。例如他分享籌備大會就限制只能組長實體出席,其他志工則線上參與。各小組內部的會議也會宣導盡量採取線上會議。

其次是募款狀況。因為疫情影響,臺灣各非營利組織,或是其他縣市較早舉辦的同志遊行,募款的狀況並不理想。因此他們一開始也擔心作為主要財源的商業募款不理想,於是重啟了群眾募資。小鯨表示群眾募資也是在募款結束前幾天才達標,算是非常驚險。後續商業募款也有達到原先他們預估的金額。

最後則是遊行當天的防疫措施。小鯨表示遊行畢竟是大型活動,還是要遵守防疫的相關規範,因此會要求參與的志工和廠商、報名團體、來擺攤的單位以及駕駛花車,填寫實聯制表單(參與民眾則是鼓勵填寫)。另一個挑戰就是向民眾宣導遊行過程戴口罩。小鯨分享他參與今年桃園和花蓮同志遊行的經驗,兩地主辦單位都有請參與民眾戴口罩,但他發現天氣熱的時候口罩往往是戴不住的。

在同婚專法之後,同志運動的目光將繼續望向何方?

細看今年的遊行主題論述,裡頭提及了至今仍在同志社群裡有著許多討論的議題,包含性教育、障礙者、身體意象,甚至是18歲公民權也包含在裡頭。我進一步詢問小鯨哪些議題是他認為接下來同志運動值得留意,他表示可以分為三個面向。

首先是同婚專法通過之後的未竟事項,包含跨國婚姻以及收養,這方面已有其他團體繼續努力著。其次小鯨認為是還是要有婚姻以外的制度(例如:伴侶制度與多人家屬【註1】),以符合社群內各式各樣的情感關係與需求。為何婚姻以外的其他制度重要?言談及此小鯨向我們分享了他的性傾向是無性戀(asexual)【註2】,但現行民法其實有規範伴侶間必須履行同居義務,而法律百科曾邀請蘇國欽律師撰文指出,發生性行為從一般人的社會觀念看來,也屬於伴侶雙方互服義務的內容。這樣的規定對無性戀者來說,是有可能造成困擾的。

因此,婚姻以外的其他制度可以讓各式各樣的情感關係和需求,找到適合彼此(甚至是多人)的一套互動方式,並獲得相對應的法律保障。

「我的立場是婚姻平權不是只有同性婚姻,而同志議題也不是只有婚姻平權」小鯨認為社會經常將愛、性、生育三者綁在一起,同性婚姻的立法打破了兩人親密關係的結合不必然與生育有所連結,但婚姻以愛情為前提這件事,仍有需要被打破。最後一部分就是性平教育,他表示反對同志方其實並沒有放棄在教育領域的攻防。

121677618_10158609540375586_368010610075
Photo Credit: 臺灣同志遊行 Taiwan LGBT Pride
圖為臺灣同志遊行與臺北市政府觀傳局今年的合作,在民族東路、民權西路、民權東路四至六段等處可見到本屆遊行的路燈旗。

同志運動就是性解放運動【註3】,終極目標是讓每個人都自在

小鯨表示很多人會說「同婚過了,幹嘛還要遊行」,但他要強調的是同志權益不是只有婚姻。「同性婚姻通過之後,我們終於可以不再講到同志權益就是等於婚姻。」他認為遊行是各個議題的發聲平臺,並表示除了臺北之外,臺灣的其他地方還沒有像臺北如此開放,甚至有些縣市的同志遊行才剛起步。「不是只有臺北才有同志的存在,其實各地都有。每年的遊行也是凝聚社群動力的方式。最後就是舉辦遊行是為了那些不能出來走遊行的人而走。」

至於繼續參與同志運動的意義,小鯨表示性別或是同志運動最大的意義就是能否看見他人之苦。「當你自己從運動中爭取到權益後,有沒有辦法看到其他人的需求。我們需要去看見比自己更弱勢的族群,以及他們的需求。」他認為性多樣社群訴求的不只是被看見,而是真正的理解和尊重。要達成這目的,一年只有一天的遊行一定是不夠的。去年和今年都有一整個月的驕傲月,空間上就是彩虹地景、路燈旗,讓整個城市空間可以看起來更友善。

我一直強調的就是,同志運動就是性解放運動。至於個人要怎麼實踐性解放運動,我認為你當然可以做倡議,但你也可以從日常生活中做起,例如在群組裡面闢謠,這也是一種。你不一定要出櫃,你也可以盡自己的力量。性解放運動的終極目標,就是讓每個人以最自在的方式活著。

註釋

[1] 此兩項也是臺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最一開始推動多元成家的其中兩項法案,有關這兩項制度的內涵與說明,可參見伴侶盟網頁

[2] 參考無性戀小組網頁的說明,即不從任何人身上感受到性吸引的人。對於無性戀者的詳細說明,可參閱〈【影片】什麼是無性戀?冏星人解釋給你聽〉的文字與影片解釋。

[3] 小鯨專訪後向我們補充,他個人對此一詞彙的解釋為「破除所有對性的壓迫與汙名,進而達到身體與情慾自主,因此不論想要或不要性,都可以是性解放的一部分」。

至於性解放一詞在學術上的定義,參考甯應斌在〈性解放思想史的初步札記〉一文的說明,其核心意義可被歸為知識與政治兩方面。知識放面意味著「性從宗教和傳統的蒙昧忌諱解放出來,進入公共論壇的理性討論」;政治方面,「性解放爭取性正義與性平等」,也就是人們不應該因為性遭受壓迫或歧視,甚至造成在政治、經濟等資源分配的不平等。

核稿編輯:翁世航



後同婚時代的台灣:

2020台灣同志遊行將於10月31登場。在同婚專法於去年施行後,同志團體仍繼續努力著,而他們的倡議方向和目標是否有所轉變?同婚專法留下了哪些未竟之業給他們?以及,面對同志社群因政治立場相異而區分敵我的現象,他們又有什麼看法?《關鍵評論網》於台灣同志遊行前夕採訪了數個為同志平權發聲的運動團體,一起了解進入到「後同婚時代」的台灣,還有哪些值得我們關注的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