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誰說政黨票投給小黨,就是「浪費票」?

2020/01/08 , 新聞
李秉芳
李秉芳
當過小編、文案、企劃,寫字的人。現為關鍵評論網記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選舉除了除了總統、立委以外,還有第三張「政黨票」,厭倦藍綠的選民,不要因為這票投下去無法送小黨進立院就回歸「主流」,這一票很有可能讓與你價值觀相近的小黨四年後進場。該投給哪個政黨?請繼續看下去。

2020總統及立委大選倒數,選票除了總統票、區域立委、還有一張「政黨票」投給黨而不是人,會依照各黨得票比例分配34位「不分區立委」席次。這次投入不分區立委選戰的,除了國民兩黨外,第三勢力「小黨」也是歷年來最多的一次,共有19個政黨參戰,而台灣將有機會創下史上第一次「藍綠不過半」的國會。

十多年來,每次選舉都有超過10個政黨提出不分區名單,但鮮少有小黨跨過5%門檻而分配到席次。歷屆政黨票得票率中,國民黨與民進黨獲得大多數選票與上億元的政黨補助款。在2012年與2016年,僅有台灣團結聯盟、親民黨、時代力量和無黨團結聯盟各獲得1至3席。

小黨來勢洶洶,大黨要選民「團結歸隊」

台灣選民近來越來越願意支持第三勢力政黨,專家分析,尤其年輕選民、首投族較沒「政黨包袱」,有分裂投票傾向,總統支持大黨,立委或政黨票則願考慮投給有更明確、進步主張,或關心特定議題的小黨,非藍綠兩黨的總得票率從2008年的11.9%、2012年的20.8%,到2016年已達到29%。

這次包括上次拿下2席不分區的時代力量喊出要「超過百萬票」目標;台灣基進和綠黨聲量急起直追;以反同婚愛家公投為主訴求的團體成立「安定力量」參戰;結合多個不同宗教信仰的「宗教聯盟」成立。特別關注兩岸關係議題的包括支持統一的新黨和統促黨;光譜另一端則是主張台灣獨立、正名制憲的台派政黨多達6、7個,紛紛提出了比執政黨「維持現狀、中華民國台灣」更清楚且基進的國家想像。

而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失利後選擇退黨,台北市長柯文哲確定不投入2020總統大選後,「郭家軍」和台灣民眾黨的主要目標也都轉向爭取國會席次;親民黨黨主席宋楚瑜為了發揮「母雞帶小雞」效應,四度參選總統,並和郭台銘推薦的人選合作衝刺政黨票。第三勢力政黨紛紛喊出「藍綠一樣爛、終結藍綠惡鬥、藍綠不過半」訴求,訴諸選民對藍綠的不信任,替自己爭取更多政治空間。

面對第三勢力「來勢洶洶」,國民兩黨也不得不緊張,民進黨雖然積極為部分合作的區域立委助選,但秘書長羅文嘉在受訪時透露「投給小黨浪費票」,並積極宣傳「讓民進黨在國會繼續過半」,國民黨則在宋楚瑜宣布參選時重批「以小私而害大公」,強力呼籲泛藍陣營「團結下架民進黨」。兩邊都在呼籲支持者「歸隊」,也讓許多選民面臨兩難:是否該「棄保」小黨,投給勝出機率高的大黨呢?

曾成立「第三社會黨」的周奕成分析,這種「團結不要浪費票」的說法,是因為第三勢力政黨過去可能和大黨共享了相同的社會基礎,當選民遇到這種召喚,即使更偏好第三勢力的人選或政見,還是可能回頭找大黨:

「問題不在於少數進步議題的支持群眾太少,因為你想要進步,也可以選民進黨,假設第三勢力提出90分的進步政見,但他們實現的機率是零,民進黨提出進步70分的政見,但有90%的機率實現,怎樣比較可能實現進步?對民眾來說就會有策略選擇。」

有更多小黨,大黨才不會「腐敗」

事實上,將政黨票投給小黨,即便有可能這次無法送他們進國會(超過5%),但仍然會給予小黨們生存空間,因為只要得票率超過3%,就能拿到一票50元的政黨補助款,超過2%就能直接取得下次選舉提名不分區立委的資格。這些都是讓小黨維持存續的方式。更有不少小黨受訪時直言,他們努力找錢參選,為的就是能在選舉中和大黨「平起平坐」,至少有同樣機會能表達的政見,被選民看到主張。

長期關注公民運動的交大人文社會學系教授林秀幸認為,不同於兩大黨,台灣的小黨應從現在新的台灣和世界局勢中學習並實踐政治,這不僅是爲台灣的未來準備,新的小黨也會刺激執政的民進黨關注新議題而進步,對選民來說,更多不同小黨,將能創造出不同於過去30年藍綠之爭的政治結構,才能改變民眾過去受限於藍綠結構的政治選擇慣性與期待。

然而這次選舉,在北京政府透過外交、經濟等手段打壓台灣國際空間,以及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半年,民進黨主打「保台抗中」選戰主軸,「亡國感」持續發酵,許多人以「是否和大黨合作」來檢視小黨,各小黨支持者更經常為此論戰,互批為「側翼」或「中共同路人」等,對第三勢力的路線發展造成不少影響。

最明顯的恐怕是時代力量之前的「退黨潮」,核心成員包括立委林昶佐、洪慈庸都因「路線問題」退出,兩人後來更和台灣基進的陳柏惟、民進黨的吳怡農、同樣退出時力加入民進黨的賴品妤等人組成「前線」,表面上看起來是不分黨派加入泛綠陣營「保台抗中」為主軸的行列,背後核心問題是「第三勢力和民進黨的距離」。要如何在不失去自己政黨主體性下同時和大黨「合作」?成為了第三勢力的難題和挑戰。

對此林秀幸提供了一種思考觀點:守護台灣主權的義務不該被任何政黨「壟斷」,重點不是尋找台灣的「正主」,而是民主精神如何永續,透過全民共享、政治多元動力,黨派間的競爭合作,才能讓民主更具創造性,更能回應每個當下的挑戰。

如果我們的視野是國家,我們看到的會是撞球台的全景,球(政黨)和球(政黨)是互相撞擊的。全場的佈局(政治結構)是每個移動中的球共做的結果,不是單一個球自己的行動,也處於不斷變化的動態過程。沒有任何一個球可以穩居中央,像恆星太陽,其他政黨成了行星繞太陽,還要被批評繞得不夠虔誠恭敬。

換言之,站在人民的立場,政黨間如何相互競爭有利於人民,才是我們需要在意的,而不是把民進黨放在太陽的位置。人民要做的是「高竿」的撞球手。滾石不生苔,撞擊中的政黨才得以不腐敗。

林秀幸認為,國民黨過去這幾年來無法扮演好反對者的角色,面對這樣的反對黨,全面執政的民進黨也無法進步。假如現在不開始儲備另外一些以台灣主體為出發點的政黨和民進黨進爭,國民黨永遠都可以站在反對者的位置,兩大黨都將面臨停滯。

周奕成則表示,關鍵還是第三勢力要找到自己的獨特分眾,像國外成熟的多黨政治,政黨各有很清楚的議題和群眾,目前台灣的第三勢力大都還停在衝撞既有體制,未能提出自己的獨特主張。以時代力量為例,上次大選在多個選區和民進黨合作,「你借來的,現在要你還了」,以前時力支持者較像綠營的一部分,後來時力進入國會發現,有自己想做的事,開始和民進黨拉開距離,「這可能對,也可能錯」,時力已經開始在找自己的路,但過程中也讓有些支持者覺得過去的支持被背叛就選擇離開。

林秀幸則強調,第三勢力不該成為大黨的附庸,要有自己的立場訴求和戰略;就像台灣,要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成長茁壯,不可能依附在另一個國家之下,政黨也是如此。

從小黨的困境到今年大選的特殊氛圍,《關鍵評論網》以此出發,訪問了藍綠兩黨外17個第三勢力政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透過他們參選的動機、想提的法案、未來和大黨的競合策略等,讓讀者了解自己手中的政黨票,可能會將什麼樣的理念和主張送進國會,而這些小黨又能在公共議題上扮演哪些重要角色,推動台灣的民主持續往前。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想好怎麼投票了嗎?除了總統、區域立委,還有一張票,叫做「政黨票」。而這次除了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外,還有其他17個「第三勢力」小黨也投入選戰,如果該黨的「政黨票」超過5%門檻,至少就有一名候選人會進入國會,扮演關鍵少數。這些政黨主張什麼?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他們的立場態度為何?如果能進入國會,想要推動哪些法案?是否會跟國民兩黨合作?讓你一次看清楚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