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一邊一國行動黨 陳昭姿:我們是民進黨的防腐劑,泛綠的「正綠軍」

2019/12/27 ,

新聞

TJ Ting

TJ Ting

Keyboard (Logitech or Microsoft) player, evaluates my age by judging how Liberal I still am. I believe media literacy should be included in compulsory educati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還有17個「第三勢力」小黨,數量之多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採訪了17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也就是如果該黨「政黨票」超過5%門檻,保證會代表進入立法院的立委,透過他們的關鍵問答,幫助選民投出神聖的一票。

一邊一國行動黨不分區名單首位的陳昭姿,在社運的時間非常長久,事實上,廢除「刑法100條」這項台灣人權進步的推手李鎮源教授,就是她的老師,她也是1992年醫界聯盟的創社社員,隨著這個台灣民主長久以來的代表性團體,走上了街頭社會運動的路。

2000年政黨輪替後,陳昭姿先擔任以追求台灣獨立為目標的「北社」社員2年,之後連續4年擔任副社長,2年秘書長,2年社長,而在2009年時扁案發生,陳昭姿的主要工作轉為就是搶救陳水扁總統——即使在當時有限的資訊中,團隊對於是否要支持阿扁的態度其實支持和反對各半,綠營內部也是兩方對立。

2012年,陳水扁台灣民間醫療小組創立時,其實是陳昭姿去召集的,據她表示,當時柯文哲也是透過她的邀請而加入,但因為「柯P」的媒體關注度大,所以請她來坐召集人的位子,陳昭姿則當類似總幹事或發言人的角色,做各種的行程安排和紀錄,到現在小組也沒有解散。

而2015年「一邊一國行動聯盟」成立,這就是「一邊一國行動黨」前身,至今,陳昭姿也還是行動聯盟理事長。

Q1:為什麼成立一邊一國行動黨,並參選立委?

我個人雖然從事社會運動也關心本土運動,但本身沒有野心想從政,當時行動聯盟登記的時候,內政部問我們「為什麼不登記成政黨」,我們有詢問在黑牢中的陳總統,但他不允許,4年後,還是有很多人覺得我們應該培養同一個信念的子弟兵來參選,因為參選取得權力才能發言,之後才創立了一邊一國行動黨。

這個黨,其實也不是為了陳水扁個人而存在,搶救他是因為他是台灣總統,而且整個司法審判過程中有太多爭議,其中最大的就是違反了法官的「法定原則」,加上成員也對長期支持的民進黨有意見和不同的看法。

正因為我們這些人是在民進黨出發的原點,當然民進黨可能因為執政或權力修正方向,但還是會有一群堅守在原來的位置的人。雖然我們長期支持民進黨,但我們對它也不滿意,覺得在乘風的位子有個大局的領導者,但國會一定要進入發聲的。

我們要扮演的,是民進黨的防腐劑和監督員,我們要站在民進黨的原點,民進黨初生的時候,初衷在哪裡,我們就在那裡守住,因為讓泛綠過半的前提,就是一定要有正綠在裡面,我們就是正綠軍。

但如果談到不分區,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專業領域,我自認為支持我的人不只是陳總統的傳統支持者。在列入名單前我思考很久,因為我在醫界聯盟的時代陳水扁選上市長,當時很多人鼓勵我當議員,然而那時沒有那樣的企圖,但這次一方面看到十幾個政黨出來,二方面非執政黨的作為也讓我們感到非常害怕,尤其現在中國對香港的作為,台灣仍然處在國家跟國家立場認同的問題。

我思考很久,也很捨不得我的專業,但我為的是過往30到40年來始終如一續航,不輕易變動的議題:代孕解禁。

我是先天性子宮發育不全的患者,1992年我第一次在民生報提出代理孕母法的倡議,和那時候的衛生署開公聽會,到現在20幾年,公開承認的名人大家只比較記得小嫻,但需要透過代孕當媽媽的女生卻很多,先天的問題只是一個,另外也有後天的肌瘤、癌症,或身體狀況不適合懷孕,都有這樣的需求。

我在醫院工作,我先生也是醫師,我們要私下請人來幫我們其實毫無困難,給代理孕母的錢要存也存得到,但我先生還是要我推這個法案——當時最後的關鍵,就是我先生和兒子跟我說:「你不是說要到立法院去,實現你的法案嗎?」我被說服了,這也是我最後選擇踏入的「最後一根稻草」。

Q2:您個人最關注的3個議題領域分別為何?為什麼?

代孕解禁:1996年呼籲代孕解禁的時候,我就要求不孕的「傳統夫妻」先趕快通過解禁,再來好好討論同志跟單身,因為正常的精子和卵子,只是借一個溫暖的子宮孕育10個月,沒有理由不過,但24年前講這些話的我,當時卻被罵到臭頭——我一輩子從北一女到台大當好學生,第一次被用倫理道德批判就是那時候。

但當時立法院的支持度是五比五,到了2013年國健署的所做的民調,「開放代理孕母」的支持度已高達85.59%,當陳總統還在台中監獄的時候,我也和他說過這個長久的心願,我說很多病友的父母家人或本人哭著來找我,也跟他說「總統,你之前讓黃淑英當不分區立委,他阻擋過我的法案,擋了20幾年,很不應該」,陳總統說:「好啦好啦,那我之後提名你。」沒想到,當時的戲言成真。

藥品管理:我是藥學畢業,藥品、新藥要不要納入健保裡面怎麼核價怎麼用,有個專家委員會,我從健保一開始就加入,沒有離開過,到現在還是召集人跟主席,健保在1995年成立至今我始終在那裡,我非常的熟悉藥品政策醫療政策。

例如在藥品的部分,每當有名的廠藥退出市場後,好像食藥署、健保署都得處理,但其實理論上有很多替代的,站在本土藥廠的角度,他們自己可不可能站出來,拿客觀數據說服民眾說,台灣的藥廠其實很努力在把關品質,然後願意接受任何的檢驗。

司法公正:台灣的司法你信任嗎?當然這部分有一個很大的扁案在裡面,但我只想談程序正義。過去很多人看我在挺陳水扁,他們如果願意聽我講都知道,今天沒有發生這三件事情,我致死都不會挺他:第一就是「無罪推定」,因為當時一排檢察官說我們辦你到有為止,這樣公然;第二個是「程序正義」,審判當中換法官,改用「實質影響力」定罪,但實質影響力是不是任何國民做錯事總統都算犯罪,因為總統對任何人都有影響力;第三個是「藍綠不一樣標準」,為什麼馬英九拿政治獻金就OK,為什麼陳總統拿政治獻金就不行?

有人以為我真是扁迷,但我真的有迷嗎?我覺得我一點都不迷,我就是看到這些,我也不會說陳總統沒缺點,他確實沒有申報政治獻金,但政治獻金是2004年才成立的,他之前完全無罪,連行政法罰都沒有,何況沒有誠實申報政治獻金是罰款,不是手銬、不是關黑牢阿。

IMG_906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Q3:進入國會後,你最想要推動的前3名法案會是哪些?

想推的法案第一個是《代孕法》,然後我要啟動同志的代孕討論,之前國健署的法案已經寫好了,我很感謝邱淑媞署長,但就是一般夫妻的部分一直被阻擋,我覺得應該讓它通過,然後趕快啟動對於同志或單親的討論,因為台灣國家已經少子化——我們國家政策從來只會叫健康的人生小孩,從來都不照顧不孕症的。

余政憲當內政部長的時候因為大部分生小孩的人都生兩個,就提倡「生三個也不算多」,我說「部長,從零到一比較快,二到三不可能」。零到一就是只要一個法案幫助他,你去協助他,他就OK了,那時候內政部曾經徵求過用一句話讓大家多生的口號,但少子化危機我不是用口號,我是用代理孕母解禁,我一定可以讓生育率提高,但當時很多人都說我是壞人。

當時民進黨通過同婚的時候,我支持,後來我就說同婚過,我的代理孕母也會過,我有去跟熟悉的綠營高層講,但他們跟我說可不可以忍耐一下,因為這個是個戰線。我說八比二怎麼會是戰線?五五波才是戰線!因為邱淑媞做出來的民調民國99年、101年都是8成的支持,對比我20幾年前的數字是倒過來,從二成到八成。

所以我很不甘心,這不是戰線,你是在延宕人民的幸福追求權。

除了代孕法之外還有《健保法》的部分,因為健保從去年開始就進入赤字了,外人大多都還看不到,因為我在新藥那邊把關很久,很多新的藥進不來,民眾會在那邊等,他沒辦法用藥,很貴還溢價處理,我們希望讓民眾接受小病自己處理,讓健保補助重要的藥,因為我們人最需要國家幫忙是重大疾病。

我知道,如果我要說服民眾說,你們要大病保、小病自己承擔並不容易——例如親民黨的滕西華就是反對Copay(共同負擔)制度,而我們的支持者更基層、更弱勢,必須講道理給他們聽。這是個說服的過程,但誰敢說自己或家人不會遇到重大疾病,甚至有國外藥超過百萬,健保硬要將它壓到20幾萬,期間就有病友問說,我可以自己先付兩三成,你讓我先用好嗎?這些都需要對民眾說服跟提供資料,這個部分是我的專長。

再來,就是司法司改的部分,他們法官都沒有退場機制,也沒承接制度,你現在陳總統的國務機要費,他曾經是兩個無期、兩個20年,現在可以更一審無罪,我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事情,司改是我們人民對政府信心的最後一個防線,

醫藥跟代理孕母很巧,都是衛服部的國健署裡頭的業務,如果能進入立院,我希望有機會進入衛環委員會,因為我要推動代理孕母,第一個就是代理孕母——我不是寫代孕合法化,因為政府沒有寫禁止代孕,它行政命令來管理,所以我要「解禁」,代孕解禁。

一邊一國陳昭姿_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Q4:這個黨有什麼你特別認同的價值?假設你想做的事情和黨的意思有落差,你要怎麼做?

一邊一國是代表台灣這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就是我們要叫台灣嘛,所以例如東奧等等,我們要求走上國際舞台的時候,所有的團都要讓台灣這個名字非常清楚,不是「中華民國台灣」,因為中華民國台灣就是中國台灣,這個是非常清楚的。

我當藥害救濟基金會董事長的時候,那3年我的同事們要出國,去參加研討會,要求他們一件事情,我都鼓勵他們你名字要寫台灣,那時候政府的底線叫中華台北,我說報名的時候如果不給你這樣的話,就不要去。

所以所謂的正名制憲,就是要重新寫一套國家跟人民之間的契約,這個是基本的。

當然,如果議題的跟我想法不一樣——譬如代理孕母——在我20幾年來,支持我的都是藍營立委,包括謝啟大都支持我,反而有些很綠的立委一直擋我,只要我知道這是對的,我只要沒有違反黨章一邊一國、國家的立場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我們要制憲,我一定堅持下去。

Q5:會考慮和國民兩黨合作嗎?

我可以馬上跟你說,YES!

因為代理孕母法案,綠營如果不肯,哼,我就去找藍營。因為我相信時間到了。像前面所說的最後一個稻草,我先生認為有權力才有辦法發揮影響力,他說,你自己進去處理你20多年來推動的法案,他就這樣告訴我。我也跟陳總統說過一樣的話。

而在一邊一國行動黨的十大政見裡面,你也會發現很多都是基層人的一些政策。

例如我們的政策中有三大部分是針對老人的,老農津貼要到一萬,老年年金要六千,另外還有老人友善病房,像是那這些看護一天可能要兩千塊,我主張由政府來付。因為照顧老人就是照顧全民,所有人,你想想看,爸爸媽媽有人照顧你是不是會比較輕鬆?照顧老人就是照顧全家,孩子們的壓力就可以減輕。

另外,我們也主張學貸零利率,攤還的時間都可以討論,政府有個基金讓大家都能讀書,孩子越來越少,讓他們能讀書,然後我們有個特色是讓外勞與本勞脫鉤——新加坡也是這樣香港也是——脫鉤以後可以補助本勞到三萬以上,然後陳總統說建議回到週休二日,然後加強勞資協商。

任何的政黨,只要在政策上有相同的想法,都可以合作。

一邊一國行動黨政見:

  1. 老農津貼提高到10000元
  2. 老人年金提高到6000元
  3. 老人住院看護費用由政府補助
  4. 檢討一例一休,「週休二日,勞資協商」
  5. 堅持推動「台灣國民」身分證
  6. 18歲國民,可以行使公民權
  7. 司法改革,重大刑案陪審團制,法官有進退場機制
  8. 正名制憲,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9. 延續廢核四政策,追求實現非核家園
  10. 落實轉型正義,去除威權圖騰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台灣維新 賀德芬:那些「挺英」的小黨根本不叫第三勢力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想好怎麼投票了嗎?除了總統、區域立委,還有一張票,叫做「政黨票」。而這次除了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外,還有其他17個「第三勢力」小黨也投入選戰,如果該黨的「政黨票」超過5%門檻,至少就有一名候選人會進入國會,扮演關鍵少數。這些政黨主張什麼?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他們的立場態度為何?如果能進入國會,想要推動哪些法案?是否會跟國民兩黨合作?讓你一次看清楚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