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新黨 邱毅:只談和平統一是不夠的,我的路線是「和中保台」

2019/12/29 , 新聞
羊正鈺
羊正鈺
現任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編輯;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還有17個「第三勢力」小黨,數量之多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採訪了17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也就是如果該黨「政黨票」超過5%門檻,保證會代表進入立法院的立委,透過他們的關鍵問答,幫助選民投出神聖的一票。

邱毅,可能是不少人耳熟能詳的名字,2002年他曾代表親民黨當選立委。2004年的總統大選,陳水扁以不到3萬票(僅0.228%)的差距險勝國親聯合的連宋配,再加上選舉前日發生319槍擊案,泛藍支持者懷疑民進黨操縱選舉而抗議,高雄市的支持者在邱毅的帶領下,到地方法院門前要求驗票,站在宣傳車上的邱毅高喊「同志們,革命的時候到了!」指揮司機開車衝撞法院,後來因此被以「首謀聚眾滋擾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兩個月定讞。

2008年他以國民黨不分區第五順位的身份,當選第7屆立法委員,不過之後兩屆他都落選了。直到今(2019)年11月13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不分區立委的建議名單,邱毅再次列入第8名(安全名單),不過,兩天後他發表聲明退出。11月21日,新黨不分區名單第一順位又再度看到邱毅的大名,究竟這位當年的爆料、揭弊名人,如今有什麼訴求呢?

Q1:為何決定加入國民黨、新黨,參選立委?

我原本是國民黨不分區的第八名(安全名單), 原因主要是三個,第一個就是吳敦義說的,我對國民黨來說有戰功、也有很強的戰力;第二個就是因為蔡英文執政3年多,台灣人民的經濟陷入困境,我本身是財金教授,也擁有博士學位,我加入可以增強國民黨團在財經上的戰力;第三個則是希望我可以提振整個藍營支持者的士氣、熱情,我可以揭發許多的弊案,尤其是在沒有選舉壓力的情況下,全力的去打弊案。

不過後來,藍綠對國民黨一開始的不分區名單都有些想法,綠的當然很緊張,很怕我對蔡英文的連任產生變數,排山倒海地攻擊我。國民黨裡也有內鬥的壓力在,雖然主要的目標是吳敦義,但我也成了一個目標,我個人很討厭捲入這種政治的角力,所以我就退出了。

後來新黨的郁慕明主席跟我接觸,希望我能夠掛新黨不分區立委的第一名,帶領新黨的青年軍。其實我在4年前就已經在新黨的不分區立委裡面排第二名了,4年前距離政黨票5%門檻只差0.8%,4年之後,我對民進黨和蔡英文弊案掌握也更周延,也準備更完備了。

對我來說,加入國民黨和新黨差別很大,國民黨內有三種人,第一種就是李登輝留下來的人,基本上這群人被視為是藍皮綠骨,當然跟我不合;第二種人是親美派,是以馬英九為首的不統不獨派,他們的標籤識別不清楚,用食品識別來說就是沒有明確標籤;第三種大概就像是洪秀柱這樣的人,這群人很清楚,就是統派。

所以國民黨比較複雜,內部有這三種不同的人,在裡面我除了要對付外面的對手,還得分出一半以上的精力去應付內部的鬥爭,這對我來說是很困擾的,因為我希望把時間很有效率地用在對外。

但新黨就不同,新黨很單純,就是標標準準、識別標籤很清楚的統派,就是支持兩岸統一。到了新黨,我的困難、障礙和爭議,就沒有了。所以在新黨比較符合我個性,不需要去處理內在麻煩。

Q2:你最關注的3個議題領域是什麼?為什麼?

嚴格來說我最關心的是四個議題,基本上都有關聯,第一就是希望兩岸間能夠和平,蔡英文提「抗中保台」,我觀念跟她不一樣,應該是要「和中保台」,蔡英文認為要保台一定要與大陸對抗,但我認為要保台,要跟大陸和平共處,尤其是台灣的經濟高度依賴大陸,你跟大陸對抗對我們不利啊。

第二個,我本身是經濟學家,我認為台灣目前經濟非常困難。對外的部分,台灣在區域經濟上已經高度的被邊緣化,必須要找到出路,要跟各友邦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而台灣內需的經濟動能,也面臨嚴重問題,必須想辦法突破。

第三個,就是要恢復台灣的經濟動能,包含內需、出口的動能,恢復後台灣經濟的餅才會擴大,從死水變成活水,年輕人的薪資才有提高的可能,解決低薪問題之後,少子化的危機跟世代矛盾就可以解決。

第四個,就是要整頓台灣網路的秩序,網路有它的功能性,但台灣缺乏有效管理,連實名制都沒有,有人在網路的暗黑世界裡,可以攻擊別人、毀謗別人、污辱別人、抹黑別人,他又覺得自己可以隨意所為,就形成網軍系統,我認為網路的秩序必須有效管理。

Q3:進入國會後,想要推動的前3法案是什麼?

也是對應上面的四個議題。第一,就是《反網路霸凌法》,它是專法,針對建立有效的網路秩序,裡面限定網軍、致人於死,而且是慣犯、再加上是主謀,這樣的人要課重罪,尤其致人於死的情況,可以課以無期徒性,甚至也推動鞭刑。我認為對於網軍頭、網路霸凌的首謀者、連續犯、致人於死者,目前的法律太輕了,比如楊蕙如被檢察官認定是汙辱公署跟公務員,即使最後定讞,也只有20-30天拘役易科罰金而已,根本沒用。

第二個,我要修改《法院組織法》過去被刪除了第63條之一,把它恢復。那條就是「特偵組」,在邱太三擔任法務部長的時候被廢除了,我認為要恢復特偵組,當然恢復後要提升其公正性,絕對不能變成政治打手,也不能帶頭違法。

第三個,我要提出的法案是針對《貪污治罪條例》裡,因為目前對於「財產來源」上不夠陽光透明,在台灣,財產來源除非你是貪污罪的被告,而且是偵字案的被告,你才必須交代財產來源。但香港、新加坡就不一樣,只要你是公務員,就要交代財產來源的內容,不像台灣是鳥籠式的,有限制性。我認為台灣的公務員不只要申報,還要交代來源,而且要罰責,不願交代、隱匿的、交代不清的,都要有相應罰則,把原本的保護傘拿掉。

第四個,就是要修《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三,因為那一條被蔡英文政府修訂了後,兩岸要進行「政治協商」就非常困難,變成有三道門檻,一開始要經過立法院同意,有初步的討論結果也要通過立法院同意,另外還有個公投的程序,我認為這如果是兩岸要談統一的那種政治協商,是可以的,可是如果用在兩岸一些像服貿、貨貿,比較經濟性的政治協商,這麼高的門檻就等於不要協商了,這會阻礙台灣的經濟發展,因為台灣在經濟上不大可能脫離大陸,至少現階段是如此。

Q4:這個黨有什麼你特別認同的價值?如果您的看法與黨意有落差時,您會如何抉擇?

新黨內部也比國民黨單純,跟著我來的都是青年軍,也沒有太多在醬油缸裡的經歷,我認為我在新黨的內部溝通不會有問題,大家有意見不同,當然要討論。但我認為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例如我認為,新黨只談和平統一是不夠的,你要回到「保台」的核心,所以在跟新黨討論後,他們也接受我的觀點。在整個「和中」裡面加入「保台」,也就是我們「保台」是核心是立場,「和中」是手段,至於手段裡,用的是什麼?新黨提「和平統一」,我認為不如提「和平對話」,因為很多事情很難一步到位,我們至少要先對話,目的是讓兩岸和平對話,先從比較沒有政治的,例如第一個談恢復自由行,不是什麼馬上要統一或一國兩制,沒有。

新黨以前都談和平統一,我認為應該從和平對話開始,也不是簽和平協議,對話代表雙方在協商,可以協議就是法律文件了,在法律文件之前當然要先對話,所以我提出的不是國民黨在談的和平協議,而是和平對話。

Q5:會考慮和國民兩黨合作嗎?

我基本上不會加入國民黨黨團,我會自己想辦法。如果說新黨有兩個立委,那我再邀請一個理念相同的就可以組成黨團。即便成立一個黨團,仍然是個小黨,所幸立法院現在還有「朝野協商」制度存在,在裡面大黨、小黨地位都一樣,除非你小黨繳械、自我矮化。

我過去在親民黨、國民黨,在立法院十多年,小黨要自己堅持,大黨才會尊重它,小黨在協商裡可以發揮很大功用,但小黨也不可能要求別人都聽你的,所以為了協商,小黨要堅持立場跟自己的理念,但還是必須跟大黨進行協商,最後做若干程度的讓步妥協,我們很多政策改良,都不可能一步到位。

如果能採取民進黨早期「衝突、妥協、進步」的做法,小黨堅持立場,往前衝兩三步,但我是小黨,有可能無法如願,需要退一步,最後的結果,可能還是前進了一到兩步。這就是民進黨從1986年開始建黨後,一步步壯大的主要原因,把握這原則,因為一步到位在台灣的政治現實裡有它的困難。

總之我們不會做大黨附庸,我如果願意做,我就不必退出國民黨啊 ,我就跟吳斯懷一樣,堅持留在國民黨裡,我又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我的同意票一定比他還多,何必要退出國民黨的安全名單呢?我何必要跑到新黨(可能無法超過政黨票門檻5%)冒著這麼大風險呢?

至於未來會不會和「泛藍」合作,那要看不同的政策,例如兩岸要往和平路線發展的政策,如果國民黨跟我路線一樣,我可以跟它合作。但如果在《貪污治罪條例》上,國民黨堅持不讓陽光照進來,那我為什麼要跟它合作?所以我是選擇性合作,政治強調的是協商、妥協,你也不能完全堅持,但我也有我的紅線。

新黨2020選舉政見:
1. 依據憲法,面對現實,立法院必須要有和平統一的聲音,才能確保兩岸和平,共享中華民族復興的崛起與榮耀。
2. 追求兩岸簽署和平協議,逐年降低對美軍購,省下龐大預算轉作青年住宅、老人照護、扶持弱勢等社會福利,照顧股廣大庶民。
3. 由新黨立委組成戰鬥團隊,打擊貪腐,反制台獨,掃蕩亂臣賊子,捍衛保障人民發展的法案,絕不妥協。
4. 現行法令對大陸新移民充滿歧視與不公,堅決爭取大陸配偶ˊ台四年即可取得身分證,保障大陸配偶享有平等權益。
5. 立即修正「去中國化」課綱,恢復中小學教授中國史,強化倫理道德教育,重建台灣學子對中華文化的認同。
6. 全面廢除、修正蔡英文執政期間通過的違憲、違法的法案。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李秉芳

專題下則文章: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親民黨 滕西華:國民黨立委為了自己(的老後),應該支持我的提案才是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想好怎麼投票了嗎?除了總統、區域立委,還有一張票,叫做「政黨票」。而這次除了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外,還有其他17個「第三勢力」小黨也投入選戰,如果該黨的「政黨票」超過5%門檻,至少就有一名候選人會進入國會,扮演關鍵少數。這些政黨主張什麼?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他們的立場態度為何?如果能進入國會,想要推動哪些法案?是否會跟國民兩黨合作?讓你一次看清楚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