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21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

【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抬轎的比坐轎的還忙,年輕世代能否拔除寄生上流的「安倍-麻生」體制?

2021/09/28 ,

評論

王克殷

麻生太郎(左)、安倍晉三(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王克殷

讀日,知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總裁選舉另個不能說的秘密,就是終結「安倍-麻生」體制,同步搶下自民黨「幹事長」,這個主導眾議院選舉的黨職,唯有如此,才能把首相位子坐大坐穩。

日本自民黨總裁選戰熱鬧非凡,菅義偉9月3日在自民黨幹部會議,宣布不參與總裁選舉後,就算全國19個都道府縣還處在緊急事態、累積五波新冠感染、確診突破150萬,自民黨四路人馬在短短三週全部浮上檯面,不但首次出現兩位女性候選人,就連派閥首領、黨內大老都說不準,選戰會怎麼發展。

然而總裁選舉畢竟是黨內投票,誰是派系比較不討厭的選擇、誰是黨內最大公約數,誰就有一搏的本錢。

四路人馬不畏疫情廝殺?刀刀見骨寫歷史

總裁選舉第一輪由黨員382票和參眾兩院國會議員382票,總計764票決定,黨員票382票由全國110多萬具有投票資格的基層黨員換算而來,四位候選人不是歷任自民黨要職,就是有大臣經驗的政治老手,所以深知黨員票勢必將影響國會議員的投票意向,9月17日登記日後無不卯足全勁,透過空戰向地方黨員喊話。

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民調領先,現年58歲是所有參選者「最年輕」的一位,在30歲以下的選民中具有相對優勢,不過河野過去曾主張廢核,也是黨內少數公開贊成女性天皇制的政治人物,被說是黨內「異端」,這些「記號」逼得河野在宣布參選後就趕快比上嘴巴,被日本媒體揶揄是「封印」,河野的高人氣能否說動自民黨忠貞黨員力挺,將是出線的最大關鍵。

前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打得中規中矩,早早就宣布要選,由於身兼岸田派代表,同時又獲得部分「細田派」、「麻生派」等大派閥的支持,黨內實力不弱,岸田大膽提出令和版本的「所得倍增計畫」,也端出數十兆日圓的經濟方案,主張在日本憲法中明白記載自衛隊,舉手投足都不忘展現自民黨「中道保守」的主流價值。

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得到前首相安倍的公開背書,強調要制定「日本人自己寫的新憲法」,「早苗三支箭」看上去就像是「安倍三支箭」,所以「早苗經濟學」走的是繼續金融寬鬆,擴大財政支援的路子。

搶在9月17日完成黨內20位議員連署推薦的是61歲的野田聖子,現任眾議員,也是自民黨代理幹事長。野田聖子過去四度參選,都在連署階段就出局,這次能搶在最後一刻出線,外傳或得黨內大老、前任幹事長二階俊博的力挺。與前三位候選人最不同的地方是,野田聖子主打男女平權、少子化、弱勢族群的政策議題,痛批其他三人「重中央、輕地方」。

RTXHBQB8
自民黨總裁候選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野田聖子(從左至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抬轎的比坐轎的還忙?安倍、麻生抵死不退?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自民黨總裁選舉,黨內各派閥都有一位以上的支持者,除了岸田派「上下一心」,誓言將選票全部灌給岸田文雄,黨內大派閥如細田派、麻生派、竹下派都已出現了選票分裂,不得不採行自主投票,試圖緩解派閥成員的壓力。

因為自民黨總裁篤定是日本第100屆首相,眾議院改選是下一個政治議程,目前選情穩定的資深眾議員傾向支持岸田、而年輕議員或當選邊緣的候選人,則希望能利用河野來拉抬聲勢,但各派閥也懂得「廣結善緣」,在候選人連署階段是「來者不拒」,否則如果不幸是對手當選,派閥將無法推薦人選入閣當大臣,勢必影響派閥的生存發展。

這次總裁選舉另個不能說的秘密,就是終結「安倍-麻生」體制,同步搶下自民黨「幹事長」,這個主導眾議院選舉的黨職,唯有如此,才能把首相位子坐大坐穩。

前首相安倍晉三當了八年首相,麻生太郎足足當了八年的副首相,安倍胞弟岸信夫也從參議員改當眾議員,極力維護這個體制,而二階俊博硬是連任四次幹事長,這些久居其位的「長老」,在這次總裁選舉仍想繼續扮演造王者,不過汲汲營營替自己營造位高、權重、無責的算盤,希望仿效日本首相森喜朗永久「寄生上流」,都已被媒體看穿,也都遭到黨內和輿論的批判。

派閥間的刀光劍影,更展現在血淋淋的「換票」上,安倍的死對頭、多次參選自民黨總裁且人氣不弱的石破茂,早早便宣布退出爭取總裁,改挺支持河野,而本想延後選舉,徐圖續任的菅義偉,在聽取小泉進次郎「保全名節」建言後退出,也轉向支持河野;但安倍所屬的細田派力挺無派閥的高市早苗,麻生率領的麻生派,並沒有全力支持河野,至少半數議員改挺岸田。

岸田看似在黨內各派閥「都有人」,但因為太早運作拿下二階俊博幹事長的位子,還推動取消連選連任的規定,選戰中盤、後盤,能不能化解二階的反撲,更是一大問題,高市和野田都希望撐到第二輪投票,讓政治身價飆漲,成為被拉攏的對象,不過如何整合大老的「命令」,跟自己的意思主張,將是一大難題。

此外,媒體對兩位女性候選人如「魁儡」般的無情批判,會不會發酵成國民最厭惡的記號,反倒讓兩人提前出局,再再都是未知數中的未知數。

暗盤交易?世代鬥爭?派閥政治是民主還是獨裁?

自民黨總裁選舉充分展現了一個政黨的分權、彈性、以及高度反應力,正面看待,自民黨的確是個能順應變局、時局的選舉機器,不過自民黨在永田町的382名議員,把派閥利益放在1.2億日本國民的心聲前面,這也是貨真價實的寡頭政治;此外,在野黨呆坐在旁,無力、無聲、無法監督,幾近被日本國民訕笑拋棄,這兩者共同刻劃出日本政治中一幅奇特且難解的「浮世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野田聖子:40歲以前,我只是「身著女裝的男政治家」



2021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9月3日,突然宣布不再競選自民黨總裁連任,等於在任期結束的9月底交出首相大位,黨內各方人馬紛紛總動員。包括前外務大臣岸田文雄、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自民黨幹事長代行野田聖子,四位候選人角逐自民黨總裁,背後各有不同勢力支持。這場在眾議院總選舉前「插隊」的總裁選舉,究竟會由誰勝出帶領自民黨迎戰國會大選,成為日本第100代首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