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911事件20週年

【911事件20週年】重大創傷讓美國人內心集體投向黑暗面,最終以2021年國會山莊暴動作結

2021/09/11 ,

新聞

TNL國際編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NL國際編譯

TNL國際編譯

TNL編輯部國際編譯專用帳號,發表國際新聞的分析與整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這種直接危及到美國本土的威脅在2001年9月11日出現時,攻擊事件不僅是意料之外,更是震撼了國家體系,因為911事件打破了美國人對於冷戰已經結束、所有危險都結束的理解。

文:Yi-ching Kuai

美國因911世貿中心恐怖攻擊而受創,至今已20年。位於紐約市曼哈頓下城的110層世貿中心大樓,曾經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於2001年9月11日遭恐怖攻擊摧毀。這次攻擊震驚了世界,導致股市暴跌、美國入侵阿富汗;許多人開始質疑摩天大樓可行性和安全性。

由已故美國建築師山崎實(Minoru Yamazaki)設計的獨特摩天大樓被稱為雙子星大樓,自1973年竣工以來就成為了曼哈頓天際線的一部分。兩棟樓標高1368英尺(417公尺)和1362英尺(415公尺),當年啟用時高過帝國大廈,成為世界上最高的建築。

2001年9月11日,蓋達組織劫機者令兩架波音767客機擊撞擊大樓。撞擊引發的火災導,致兩座大樓在兩小時內倒塌。

對世貿中心的攻擊造成2753人死亡。雙子星大樓坍塌連帶摧毀了附近的世貿中心七號大樓,並嚴重損壞了周圍許多建築。

緊接著對世貿中心大樓的攻擊,蓋達組織恐怖分子劫持的第三架飛機攻擊五角大廈,導致大樓部分倒塌。第四架被劫持的客機飛往華盛頓特區,因為乘客試圖重獲飛機控制權而在途中墜毀在田野間。總計有2996人在911事件中喪生。

「贏了」冷戰,讓美國對於本土遭受攻擊的可能始料未及

對於生活在中東或經歷過中東生活的人來說,攻擊事件頻繁,像是日常的一部分;反觀美國,一起恐攻讓舉國震驚,撼動了整個體系,美國之所以一直以來對攻擊事件感到如此事不關己,波士頓大學帕迪全球研究學院國際關係和歷史名譽教授安德魯・巴塞維奇(Andrew Bacevich)表示,關鍵在於是冷戰結束對美國人集體心理的影響。自1940年代末,冷戰定義了整整40年的國際政治。

而在1989年冷戰結束時,美國人以「我們贏了」的結論來迎接冷戰的結束。因為覺得贏了,所以最大的威脅就消失了。所以在1990年代,美國宣稱自己是世界第一的超級大國,按美國前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的說法,是「不可或缺的國家」,開始無法想像世界上能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威脅到美國。

因此,當這種直接危及到美國本土的威脅在2001年9月11日出現時,攻擊事件不僅是意料之外,更是震撼了國家體系,因為911事件打破了美國人對於冷戰已經結束、所有危險都結束的理解。

震驚的直接後果是反應過度,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展開了被誤導的全球反恐戰爭,最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漫長而徒勞的戰爭中得到了體現。

911後投向「黑暗面」,最終以美國國會山莊暴動作結

前美國司法部長岡薩雷斯(Alberto Gonzales),在911時擔任當時的總統小布希的白宮法律顧問,現在是納什維爾貝爾蒙特大學(Belmont University)法學院院長。

他告訴ABC新聞:「我在向學生談論911事件時,會先對他們解釋,這確實是一個改變生活的事件。它改變了我們政府的工作方式,它改變了保護美國人民的重點。它改變了美國人今天的生活方式。我們顯然希望美國人盡可能正常地過他們的生活,但要明白我們在一個非常危險的世界中生活和運作,這個世界上有人、組織、團體不怎麼認同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

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紀錄片《911後的美國》(America After 9/11)導演麥可・柯克(Michael Kirk),從經濟角度提出了恐怖攻擊引發了一系列行動和變化——軍事泥沼、國內的互相猜忌和種族主義、喪失對機構的信任——煽動者用以破壞民主,實現了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分裂和削弱美國的目標。

紀錄片認為,從一開始,美國的反應就自相矛盾:前總統小布希道貌岸然,副總統迪克.錢尼(Richard B. Cheney)處心積慮,後者說美國需要投向「黑暗面」才得以存活。

於是,似是而非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主張,合理化伊拉克戰爭;巴格達中央監獄流出美軍虐待伊拉克戰俘的照片;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被畫成賓拉登模樣的插畫圖片四處流傳;美國媒體對恐怖威脅反應歇斯底里。

2016年,美國人選出了一位在大選獲勝時說出了「我覺得伊斯蘭教徒討厭我們」這樣的話的人當總統,並且對其餘他視為是美國敵人的對象,都說了類似的話。

有鑑於此,前總統歐巴馬的助手本・羅茲(Ben Rhodes)表示,2021年1月6日示威者使用種族主義語言,懷抱從某種晦暗不明的威脅手中奪回美國的幻想,入侵了美國國會山莊的暴動襲擊事件,是911時代的「合乎邏輯的終點」。

AP_210066941511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911後創傷心理學迅速發展

此外,由於大規模悲劇事件的發生,創傷學領域迅速發展。

對於911恐攻的心理研究,大多聚焦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和憂鬱症上。然而研究亦表明,人們所具備的「復原力」(Resilience,心理學上判定從逆境中彈回的能力),可能比以前認為的更普遍。

在一項調查911事件後六個月內2752名紐約地區居民的復原力研究中,雖然許多受訪者,尤其是高暴露度的受訪者,都符合PTSD的標準,但依然有超過六成(65.1%)的研究對象顯示出了復原力。復原力在暴露度較高的個體中沒有那麼普遍,但即使在PTSD上升最明顯的暴露組中,復原力的頻率也從未低於三分之一。

911國家紀念博物館設計者邁克・阿拉德(Michael Arad)說,他永遠不會忘記眾人是如何湧入聯合廣場、時代廣場、華盛頓廣場,大家感覺需要待在一起,需要與陌生人肩並肩,承受著個人的痛苦,卻分擔著集體的悲痛。

他說,紐約是那種讓人感覺自己可以馳行於一切之上、所有東西都伸手可及的城市。但在雙子星大樓倒塌後,那種孤傲的感覺就消失了。他從未見過如此團結的紐約。

20年戰爭到底為了什麼?

巴塞維奇教授說,自911以來的20年裡,美國人「不太容易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實際上,有些威脅比起恐怖主義更危險,不只影響美國、更影響全世界,例如氣候變遷。

巴塞維奇進一步指出,美國人應該認真反思阿富汗戰爭的結果。阿富汗戰爭是美國歷史上最長的戰爭,以失敗告終,但不是軍事失敗。美國部隊並沒有被擊敗,但離完成指定的任務還差得很遠。

美國未能在喀布爾建立一個可行、有效、合法的政府,未能建立能夠維護阿富汗領土完整和內部安全的有效安全部隊。這些事情美國花了過去20年的時間在做,卻沒有達成。巴塞維奇認為,有鑑於美國投入的金錢與人力,美國真的需要反思,為什麼阿富汗戰爭會像伊拉克戰爭一樣糟糕。但,「可悲的是,美國人民和政治領導人並沒有什麼反思的傾向,」巴塞維奇說。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年度出生數據,現今美國有超過7000萬人沒有經歷過911,還有數百萬人在911時還太年輕,無法理解隨之而來的破壞和蛻變。

但一些對911記憶猶新的人,仍然深受恐怖攻擊之前的重大情報失誤所影響。那些當初響應美國愛國情操呼喚、追捕所謂蓋達組織躲藏在阿富汗的人,現在紛紛質疑2400多名美國士兵的犧牲究竟值不值得。

歷經四位美國總統執政的阿富汗戰爭,加上八年的伊拉克戰爭;上個月以美國軍隊兵荒馬亂的撤退和另外13名軍人死亡而告終,其中有四名軍人與911事件同年出生。

2001年控制阿富汗並為蓋達組織提供避風港的塔利班,現在重新掌權,引發人們擔心阿富汗將再次成為恐怖主義基地。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圖輯】2001年9月11日的每一分鐘,都令美國人心碎不已



911事件20週年:

2001年9月11日,各位還記得那天在做什麼嗎?當天上午,蓋達組織脅持兩架飛機撞向紐約雙子星大樓、一架衝往五角大廈,另一架則墜毀賓州,就是造成2996人死亡的「911事件」。當時的白宮幕僚長卡德,在鏡頭前通知參加小學生活動的美國總統小布希,意外成為歷史性的一幕。卡德事後的回憶,就是20年後的今天,許多美國人的心聲:「那天的每一分鐘,我都還記得。」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