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中共二十大

「習近平二十大」從精神價值、意識秩序和經濟模式,走向與世界決裂的「新中國」

TNL+ 2022/10/25 ,

評論

湯名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湯名暉

湯名暉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非典型人文研究者。曾入圍末代數位金鼎獎,後浪跡於香港與中國上市企公司,從事跨境投資與國際戰略分析。現為台灣絲路文化協會副秘書長、中國財產規劃與管理研究會(香港)秘書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閉幕的中共二十大,實際卻是「習近平二十大」的倫理性決裂,面對國內政治與經濟、國際關係,以及兩岸互動,習近平並未提出正面當前境遇的挑戰,面對美國以法哲學的高度空前團結制中,習近平卻以未經體驗的非理性選擇回應,在歷史的道路上終將以悲劇式的決裂呈現「中國夢」。

中共二十大落幕之際,整體中共中央政治局貌似盡入習近平掌握,會議實質意義上成為「習近平二十大」的政治聚焦大典。前任領導人胡錦濤黯然離場,培養中共世代新血的共青團去權力化,鄧小平以來的規範性政治已然告終,集黨政軍最高權力的政治神話,儼然重現傳統的中國威權政治。

二十大未能回應自由主義價值

美國基於離岸平衡(Offshore Balance)的條件持續對中國祭出制衡之舉,雖然不能排除維持主導國際秩序的因素,但是在實際影響力的背後,美國與西方各界普遍認同的自由主義才是法權的來源,而非是一己或特定團體的意識價值維持意識之秩序(order of consciousness)。

美國意識的體現在近年陸續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以及今(2022)年提出的《台灣政策法》,三項基於精神價值的法案共譜「中國法案三部曲」,力度和強度超越美國兩黨的爭辯與歧見,背後的法哲學思維更有著倫理的正當性。

政治性的法案之外,晶片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和生物技術製造的行政命令(Order 14081),讓中國面對先進科技產業與全球脫鉤的考驗,難以跳脫。這些問題名為「外國勢力干涉」的現實,在「習近平二十大」之後仍需面對接踵而來的考驗,但是在中國卻未見積極的回應,而是採取保守與封閉的守勢應對。

倫理性的決裂有違「心靈契合」

從中國方面來看,自2005年《反分裂國家法》提出以來,並未提出新的指對台指向性法案。即使是2020年提出強硬的《港區國安法》作為「一國兩制」的治理示範,對台灣各界發生廣泛的回響。從黑格爾(Georg Hegel)的法哲學原理來看,「國家是自覺的倫理的實體」,但是中共卻以民族主義導向,持續與兩岸甚至世界走向倫理性的決裂。

美國前軍方將領戴維森(Philip Davidson)等專家提出2027年中共完成對台武統準備,更多的是指向中國選擇基於主體的陳述,而走向決裂式的悲劇,此種被表演的形式更在「習近平二十大」作為英雄的主體敘事(erzählung)登上舞台。面對美國「中國五大法案」造成中國不法的事實,反是以服從英雄敘事的「習家軍」進行忠誠演出。

至今中共對台政策的核心仍停留在「堅決反對和遏制台獨」的基本立場,其中「心靈契合」的目標更多的是展現不法與暴力,而非以客觀的善與主觀的善作為「倫理性的和解」,難以讓兩岸發展市民社會的統一性。

AP2229607367892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二十大」選擇非理性的敘事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中共二十大:全世界對於習近平的批評,帶著深深的誤解


最新發展:


中共二十大:

2022年10月16日,中國迎來近代最重要的一場政治活動: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舉行一次的黨代會,會決定未來五年的中共領導班底,然而今年之所以受到矚目,就是因為總書記習近平將尋求三連任,打破中共多年的任期慣例。二十大後,中共將呈現不同於以往的政治樣貌,在中國歷史將具備什麼樣的意義?又會如何影響中共黨史的走向?以及對整個世界文明而言,將產生何種衝擊?中共二十大,是今年影響全球局勢最關鍵的國際事件之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