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天平上的轉型正義:二二八70周年回顧

韓國的戒嚴與轉型正義(上):518光州事件,一座被「清理」的城市

2017/02/28 ,

評論

陳慶德

Photo Credit: Rhythm CC By SA 3.0

陳慶德

韓國文化研究者、旅韓作家,善用「現象學」方法,分析文化現象與語言。著有《再寫韓國—臺灣青年的第一手觀察》(月熊)、《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逗點文創)、《首爾大學博士生的韓語文法筆記》(聯經)等書。目前除了活躍「關鍵評論網」外,也於「換日線」【現象・韓國】,與「udn 鳴人堂」【再寫韓國】等專欄駐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是韓國民主化運動的里程碑,同時也是最悲痛的陰影。但是韓國人並沒有忘記光州事件的教訓,「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5·18 광주 민주화 운동)或稱光州民衆抗爭(광주민중항쟁)。在華語圈大多稱為光州事件或五一八光州事件。這是韓國民主運動史上,一個非常重要里程碑,同時也是一個最為悲痛的過程。

事發時間為1980年5月18日至27日,發生在韓國南部光州(광주)及全羅南道(전라남도)。當時,韓國市民們自發性地要求民主運動,但人民怎麼知道他們所遇到是掌握軍事大權的陸軍中將,且後來成為韓國史上數一數二的鐵腕統治者全斗煥(전두환, 1931)。


全斗煥為軍人出身,1955年就開始他的軍旅生活,1967年升到首都警備指揮部第30隊隊長,更於1970年以陸軍第九步兵師第29團團長(제9사단 29연대장)身分,參與越戰一年,期間與與美國建立良好關係。越戰結束之後,全斗煥歸國後,也平步青雲的擔任特戰司令部第一空降旅旅長、青瓦台警衛室次長,與國軍保安司令部司令等等。

但在全斗煥輝煌的軍隊生活,臺灣民眾最熟悉莫過於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박정희, 1917-1979)總統遭親信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開槍射擊身亡後,由當時總理崔圭夏(최규하, 1919-2006)匆忙繼任總統,同時於10月27日凌晨4時,宣布全國戒嚴。同年12月12日,國軍保安司令部司令(국군 보안사령관)全斗煥就發動政變,逮捕崔圭夏的左右手參謀總長鄭昇和(정승화, 1929-2002),史稱「雙十二軍事叛亂」(12·12군사 반란 )或「雙十二軍事政變」(12·12군사 정병 )。

取得最高軍權職位的全斗煥,下一步是否定崔圭夏繼任總統正當性與合法性,在八個月之後取而代之。其中,歷經了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

民眾示威的主張非常明確,要求當局撤銷國家戒嚴令與恢復國家正常化民主制度。當時抗議的民眾相當多,且也在諸如漢城(今首爾)各地興起,當時擔任中將的全斗煥不管民意高漲,反而宣布全國擴大戒嚴令,同時強力鎮壓這些仍要「被教育」的赤色份子、親共份子。

他先是禁止了所有政治活動、停止國會運作,同時作為自由言論、思考場域的大學,也紛紛被勒令停課。只要人民發表任何批判國家元首的言論,馬上就會遭到逮捕。

其中最有名的人物,就是反對黨領袖金大中(김대중, 1924-2009)與金泳三(김영삼, 1927-2015),都在當時遭到逮捕,遭遇牢獄之災,甚至還有生命危險。說來有趣,誰也沒想到當年讓當局頭痛的人物,被判「內亂陰謀罪」將處以死刑的的民主運動領袖金大中,在1997年當選為大韓民國第十五任總統,且在2000年成功與北韓進行首次南北雙邊會談,同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讓韓國人大大增光。

全斗煥當時應該不會想到這些吧?因為他看到在逮捕金大中等反對領袖後,參與民主化運動的聚集抗議民眾越來越多,他必須要有所抉擇,而他的選擇就是以軍事強力鎮壓。5月18日,宣布全國戒嚴的第二天,全斗煥指派陸軍第七空降旅第33營與35營,進駐到抗議學生大本營——全羅南道光州的全南大學與朝鮮大學,與1,500多名學生爆發激烈衝突。當天軍警學生衝突造成400多位「不法」學生被捕,80多人輕重傷。全斗煥替光州事件開了第一槍。

此外,全斗煥數度下令增兵來到光州鎮壓,19日當天封鎖了光州,陸軍第11空降旅,也被緊急調往此處增援。抗議現場越演越烈,衝突越來越大,現場的市民手持鐵棍和自製燒酒瓶炸彈,頑抗空降隊的「暴力」。同時,前來光州增援部隊絡繹不絕,20日凌晨又有第三空降旅所屬的三個營隊部隊,再度從漢城出發,火速南下前來光州,要來教訓這些「暴民」。

軍民雙方展開更為激烈的衝突行動,民眾用大型公車、計程車衝撞軍隊的防守線,軍方也報以棍棒毒打。但不知是輿論界小看了光州事件還是試圖掩蓋之,許多電台竟然都沒有報導南部光州民眾的抗議事件,甚至還有氣憤的民眾來到光州MBC縱火,試圖引起媒體關注。

到了21日,光州市民掠奪軍工廠及後備軍的軍械庫,繳獲了裝甲車的武器等,並佔領了全羅南道廳(類似「市政府」),人民全副武裝,再度強力地對抗軍警。民眾的怒火愈大,軍方的武力鎮壓也就愈強,導致光州市對外鐵路、道路與和通信線路全被切斷,全斗煥也在當日決定,軍方可以用實彈傷人武力鎮壓。

光州正式成為必須要被「清理」「再教育」的城市。

全城封鎖,許許多多「暴徒」「異論者」被逮捕入獄,光州抗議事件被貼上標籤是「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而這也剛好也是金大中被判處的罪名。

最後,軍民對抗在28日落下句點,全斗煥下令軍隊進城搜索,拳打腳踢棍棒亂打,幾千名「暴徒」當天被逮捕。根據2017年的最新統計數據,這短短十天不到的時間,造成了218位抗議民眾死亡,363位失蹤,5,088位輕重傷,共計大大小小約有7,200位受害者。

AP_800527031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強力鎮壓光州,讓人們看到全斗煥的血腥手段,人民敢怒不敢言,敢言的就被貼標籤、被毒打、被拷問、被再教育,甚至「被消失」。光州事件讓全斗煥正式開啟他近八年的專制獨裁第五共和國統治時期,同時也種下七年後大規模示威抗爭的「六月民主運動」。

五一八光州事件過後,全斗煥為了善後,禁止了一切對「光州事件」的輿論及出版品,不能寫不能說不能談,光州事件成為人們的禁忌議題。甚至,每當總統或官僚從漢城到光州訪問時,死難者家屬都被監視或軟禁在家裡不能出門,怕的就是再度喚醒韓國人民要求民主化的心願。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是韓國民主化運動的里程碑,同時也是最悲痛的陰影。

但是韓國人並沒有忘記光州事件的教訓,「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역사를 잊은 민족에게 미래는 없다),光州事件在21世紀以眾多電影和戲劇,再度揭露這段黑歷史。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正義辯護人》(변호인, 2013)、《26年》(26년, 2012)、《十字弓防戰》(부러진 화살, 2012)、《華麗的假期》(화련한 휴가, 2007)與《那時候那些人》(그때 그 사람들, 2005),而這些電影,也喚醒我們那一段恐怖的戒嚴時期記憶……。

(待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談東歐轉型正義與除垢法:民主價值不接受以報復為目的制定的法律



天平上的轉型正義:二二八70周年回顧:

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由一偶發事件的小小星火而引致燎原野火,帶來民族的長期內傷。七十年後具體的歷史真相,在當年各個政治勢力至今仍然未能和解的情況下,也是一時難明。然而不管如何,不記取歷史教訓,歷史就會回來再次教訓我們。讓我們將事件放回歷史的大脈絡,從各個角度來回顧二二八: 二二七緝菸血案只是導火線,深掘事件最底層的起因,悲劇的發生是可以避免的嗎?他國的轉型正義經驗是否可資借鏡,來看看中國文革、韓國光州事件與東歐各國「除垢法」的例子。二二八受難者家屬最真實的悲痛與呼籲,政府聽見了嗎?最後,讓我們藉由電影與小說來重構當年的時空,《悲情城市》與《天馬茶房》、《痛史》與《綠島》各自提供了不同路徑可供解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