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二二八台中二七部隊戰史

【二七部隊老兵專訪】烏牛欄戰役:40人對700人,以寡擊眾的藝術

2017/02/25 ,

評論

Patrick

Patrick

現任 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二七部隊到達埔里後,立即要面對國府整編21師的追擊壓力。看二七部隊如何利用心理戰與巧妙的內線作戰,成功的在烏牛欄翻弄整編21師一晝夜。

二七部隊轉進埔里後的防禦規劃

我跟你講,我們進去的時候,有些人說要去霧社,但我認為不恰當。因為有霧社事件他們會怕,原住民怕會被報復。

黃金島先生談到,在二七部隊轉進埔里後,曾有某些人提議進一步退守地形更險峻的霧社地區,效仿莫那・魯道(Mona Rudo)抗擊日本人的方法。但黃金島先生在《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一書中提到,埔里的交通線比霧社便利。除了連結台中、霧社,向南還可經日月潭連結彰化、嘉義等地。無論防守是成是敗,要進攻或是退往其他地方都相當便利。但退入霧社,對外交通就僅餘連接埔里一線,在戰略選擇上就會受到重大的壓縮。

第二篇-2-手機-壓縮

更重要的是經歷了日軍在霧社事件中的殺戮,霧社地區的原住民在心理上,都對抗擊統治者相當懼怕。因此黃金島先生認為二七部隊若是退到霧社,根本無法得到原住民部落的幫助。

另一方面,二七部隊面臨主要的兩項戰略課題:

  1. 是延緩整編21師進攻埔里的時間,爭取在整編21師進攻前佈置守備埔里的防線。
  2. 是加強二七部隊對整編21師在心理上的威脅。這不只能延緩整編21師進攻埔里的時間,也能讓整編21師在台中必須嚴密戒備二七部隊來自埔里的突擊,無法縱放軍紀或是分兵展開清鄉式的屠殺。

而二七部隊所採用的戰法,便是採取散布謠言的心理戰,心理戰的重點則是利用國府軍隊害怕日軍的心理。國民政府的軍隊在抗戰時遭遇日軍慘重的打擊,在日本因美軍的反攻而投降前,國府的戰線甚至被日軍壓縮至廣西、貴州一線。因此許多國府部隊即使在戰後,仍對日軍的戰力懷有陰影。

二七部隊即利用這一點,散播有大量殘餘日軍潛伏在二七部隊指導作戰的謠言。加上二七部隊的學生兵在二戰後期受的軍事訓練,二七部隊無論是口令、戰術、操練都與日軍無異,更加坐實謠言的真實性,加深國府官兵心中的恐懼。

黃金島先生談到,自己是少數真正曾有日本軍身份的人。因此就要好好利用這一點大肆宣傳:

我們沒有多少人啦,對外要說一些吹牛的話。在埔里的時候,因為我本身是日本軍,多少都要宣傳一下。我們就會去市場、剃頭店,去叫一些人和大家說學生軍裡面也是有日本軍的。而且要跟女人們說,並和他們說我只跟你講,你不要跟別人講。女人們嘴閒閒的八卦就傳開來了。二十一師的傳言就都從剃頭店、菜市場那邊聽來的。

鍾逸人先生也談到,直到兩年後,國民政府仍然對「二七部隊中的日軍」這件事心懷恐懼。而他便利用這一點故意嘲弄審問他的國府官員:

他們有接到情報,二七部隊裡面有日軍。他們這個消息是二二八以後,兩年後我在台中監獄的時候他們還來問我。(國府官員)笑笑的很客氣啊,(實際上日軍)啊根本連一個都沒有,但是我,就是不承認。我就說有多少我不知道,我聽說過,但是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讓他們嚇壞,哈哈哈。

在這些謠言的威懾之下,整編21師在到達台中三日後(註一),在嚮導的帶領下才敢往埔里推進。就在黃金島先生積極佈置迎敵的防線時,鍾逸人先生則專注於從原住民部落募集兵員。但由於原住民部落對共產黨的恐懼心理以及霧社事件的陰影,徵兵活動進行得非常不順利。鍾逸人先生回憶:

到埔里以後我就趕快,去現在的那個仁愛鄉啊、信義鄉這邊。這個去拜訪這個長老啦,我一去他歡迎的不得了。我預先就打扮成,這個日軍的軍官一樣的打扮嘛。這個戰友,歡迎啊!講他們以前在哪個戰場,大家請我吃飯。燒雞啦、什麼酒都端出來。最後要他們動員山青啦,山地青年,馬上變色。

除了當時主管埔里與周圍山區的,能高區長廖德聰,利用這點對原住民部落發動反二七部隊的宣傳。埔里一派居住於台中的仕紳,也事先將不利謝雪紅的傳聞傳到埔里。鍾逸人先生說,這讓他的徵兵計畫受到了非常大的打擊。

IMG_2744
Photo Credit:王國仲
鍾逸人先生談當時徵募兵員的困境

台中一些埔里幫的仕紳,這些人早就把謝雪紅的事情傳回到他們的故鄉去了。傳聞說謝雪紅這個人要不得,他是共產黨。你們要到埔里去的話要小心 可是因為他(編按:謝雪紅)跟著我們撤退進埔里。所以呢我們,找不到兵源。

而在鍾逸人先生離開埔里,於原住民各部落之間往返時,位於埔里武德殿的二七部隊本部,接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這個消息就是國府的整編21師派遣了一個連的兵力,從彰化進軍佔領了位於埔里南方的日月潭發電站。

這不只切斷了二七部隊往南發展的交通線,更讓二七部隊感受到戰略上的威脅。因為這個行動可能是整編21師向埔里發動「鉗形攻勢」的第一步。所以二七部隊這時在戰略上陷入了一個被包圍的「內線作戰」困境中。但這個困境同樣帶來了一個機會,二七部隊這時可以利用整編21師兵力分散,聯絡困難的劣勢,突然以主力對鉗形攻勢的其中一翼發動猛攻。在擊潰那一翼後,再集結主力與整編21師的主力決戰。

黃金島先生回憶整個烏牛欄戰役,其實就是一個典型的內線作戰攻勢:

那時候日月潭(整編21師)差不多有一連在那邊,如果兩邊受夾攻是會不行的。所以我們要先把其中一邊打掉,如果兩邊夾攻我們就死定了。

第三篇-1-手機-壓縮

因此這整場戰役,除了16日黃金島先生帶著30人的小隊在烏牛欄的戰鬥。15日半夜,古瑞雲率領了二七部隊的主力約100人去奇襲日月潭發電站的整編21師部隊。根據古瑞雲在回憶錄《台中的風雷》中記載,這次的奇襲非常順利。根據整編21師的官方報告,駐紮日月潭的部隊為一個連。古瑞雲於書中回憶,敵軍封鎖了門牌潭的橋樑。古瑞雲親率部隊從橋底涉水迂迴到哨兵左側,丟躑手榴彈壓制機槍陣地後,便發動進擊,一路追擊到整編21師的部隊乘車逃走。

這場奇襲所帶來的威勢與恐怖氣氛,讓整編21師在官方報告中將二七部隊約100人上下的軍力誇張為300餘人:「守備日月潭水閘之四三六團第四連,於是日一時,被暴徒三百餘圍攻水閘。」而在官方報告裡,整編21師被奇襲潰退的軍隊也被寫成「雖曾一度陷敵,終經增援規復。」

無論如何,這次奇襲二七部隊終究瓦解了整編21師對埔里發動鉗形攻勢的可能。也讓後來二七部隊解散時,相關人員都能從日月潭方向安然走脫。但就在這場奇襲成功之後的凌晨,黃金島先生所率領的30人小分隊,將遭遇整編21師主力一個營的攻擊。


  • 註一:根據《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二二八」事件資料》之〈陸軍整編二十一師對台灣事變戡亂概要〉一節。整編21師先頭部隊於3月13日到達台中,主力於14日到達,至16日才向埔里挺進至烏牛欄發生戰鬥。而當時埔里與台中之間的卡車交通,一日內便可往返。

【黃金島談烏牛欄戰役】

IMG_2931
Photo Credit:王國仲
黃金島先生回憶烏牛欄戰役

16日清晨開始,台中二七部隊與國民政府整編21師在烏牛欄的戰鬥,後來被稱為烏牛欄戰役。烏牛欄是那一區比較大範圍的地名,兩軍真正主要交鋒的今日愛蘭橋渡河口一帶,在當地則是被稱為「牛相觸」(註一)。而從這個地名,就可以看出當地形勢的險要。

第三篇-2-手機-壓縮

這個被稱作牛相觸的地區,南北各有兩塊高地,東西向的南港溪將兩塊高地切開。南北兩塊高地就像兩條牛,而兩條牛牛角相對處,正好就是今日愛蘭橋的位置。而愛蘭橋南是一個三岔路口,西接台中,北過愛蘭橋則是埔里,往南則會通往日月潭方向。這裏是台中到埔里最後的險要,更是控制埔里出入的交通要衝。整編21師大致便是沿著今日台14線的路徑,順著南側高地與河谷的邊緣推進到此地。

IMG_2978
Photo Credit:王國仲
站在當時二七部隊北側陣地(今醒靈寺)的位置俯瞰當年整編21師的進軍路線(今台14線)。整編21師當年從照片右側往烏牛欄吊橋(照片左側愛蘭橋)方向推進

今日的愛蘭橋,在當時為「烏牛欄吊橋」。由於二七部隊的主力於前夜已經被古瑞雲帶去奇襲日月潭,因此扼守牛相觸的軍力,只有以黃金島先生為首的30多人。而二七部隊的陣地,則分為南北兩處。北側陣地位於烏牛欄吊橋北高地上,今日「醒靈寺」的位置(註二),北側陣地的軍力約有10多人。南側陣地則位於今日「牛耳藝術度假村」與「木生昆蟲博物館」所處的高地上,由黃金島先生帶領著主力約20多人。

IMG_3015
從醒靈寺的供桌可以看到,寺廟落成於民國39年,烏牛欄戰役時此處仍是空地

黃金島先生回憶當時部隊的配置:

這一個就是烏牛欄橋,以前是吊橋。我們當時就躲樹叢那邊,「木生昆蟲博物館那邊」躲在那。這邊(醒靈寺)那時沒有廟,有一隊在這邊,在一起來打二十一師。

整編21師沿著今日台14線推進到接近牛相觸時,先由二七部隊北側陣地發現,北側陣地立即鳴槍發動射擊。

IMG_3077
Photo Credit:王國仲
整編21師當年的行軍路線,當時道路只有今日一半寬

他們從這邊來,到吊橋這條路。這條路有打通過,現在比較寬,以前差不多這樣而已(編按:約現在道路的一半),這都拓寬過 。這邊是當時進來埔里唯一的一條路。所以那人(編按:二七部隊),在那個顯靈寺那邊有十多個,我這邊(編按:南岸陣地)是二十幾個。二十一師從那邊來的時候,我躲在這,然後吊橋在這邊。來的時候我看不到,那邊(編按:北側陣地)看的到。所以那邊的人看到了就開槍,蹦,開槍。

第三篇-3-手機-壓縮

整編21師的部隊遭遇攻擊後,便一邊還擊一邊靠南側高地的邊緣尋找樹叢掩蔽。而黃金島先生本來在南側陣地南方數百公尺的民宅,為二七部隊士兵準備早餐。聽到槍聲後,立刻回到南側陣地,並且來到高地的邊緣觀察高地下方中的整編21師部隊。

IMG_3052
Photo Credit:王國仲
今日站在中伏遭遇手榴彈攻擊的整編21師部隊位置,望向當年黃金島先生發動攻擊的埋伏處

啊我們那邊就看到,二十一師來了,我就開始在那裏埋伏,在這個地方埋伏。這個二十一師判斷錯誤,他們躲在樹林底下。還沒拓寬的時候是樹林,都躲在那邊。二十一師來的時候,我躲在樹林那裡看的到,因為我在樹林上面。二十一師就躲在路的邊上,打對面。他以為台灣青年,台灣軍在對面,躲在靠近我的位置打對面。我在上面,我那個時候判斷,如果我這邊沒有對他攻擊,對面會危險,所以我就決定換我發動攻擊了。

黃金島先生當時判斷,在整編21師部隊超過10倍人數的絕對優勢壓制下,如果南側陣地不發動奇襲,北側陣地很快就會遭到優勢火力消滅。而整編21師部隊的先頭,當時群聚在南側高地下方的一處窪地(編按:據黃金島先生現場回憶,該處窪地位置接近今日台14線右轉牛耳藝術公園路口),正好是手榴彈攻擊的絕佳目標。於是黃金島先生就決定以手榴彈攻擊下方的整編21師部隊,其他隊員再趁整編21師部隊混亂時發動射擊。

IMG_3079
Photo Credit:王國仲
整編21師中伏的窪地,現為一路口,當年照片前向上的道路並未開通

所以我那時候準備手榴彈。我算了一下多少人,差不多多少人躲在這邊。我就用手榴彈打,打了他就躲進去。我再打,然後再開槍給他打,(雙方)激戰。

然而在經歷激烈的交火後,南側陣地很快便陷入了彈藥不足的困境。整編21師在南側陣地攻擊的火力稍弱後,也開始試圖利用優勢兵力,沿著今日台14線往台21線的方向,逐漸包圍南側陣地。為了突破這樣的困境,指揮南側陣地作戰的黃金島先生決定突圍,走烏牛欄吊橋到北陣地,回埔里武德殿二七部隊本部要求增援。

第三篇-4-手機-壓縮

打了之後打到沒有子彈了。我從這邊溜下來,從這個吊橋跑,跑到對面。在那邊(編按:北側陣地)會合。

但在突圍前,整編21師為了切斷二七部隊南北陣地間的呼應,也在烏牛欄吊橋面向北面的左側橋墩設置機槍陣地。因此黃金島先生與另一位一起擔負突圍任務的青年,必須冒險衝過被機槍火力封鎖的烏牛欄吊橋。黃金島先生所採用的策略,便是先與該名青年潛伏到南側高地下方接近吊橋處。接著高地上的其他隊員,對下方的整編21師部隊猛烈開火,吸引整編21師部隊與機槍陣地的火力。這時黃金島先生便與另一名青年奮力跑過吊橋。

IMG_2883
Photo Credit:王國仲
黃金島老先生回憶,整編21師控制烏牛欄吊橋的機槍陣地,就架設在莫約照片前方的位置

黃金島先生回憶當時驚險的生死一瞬:

在這邊。在(南側陣地)山頂那邊跟他打的時候,吊橋在這。那個機關槍架在吊橋的這邊,機關槍安在那邊。我衝過去,跑到那邊,有沒有看到?(機槍掉頭往)這邊打過來,答、答、答、答、答!然後我衝到那邊(編按:南港溪北側),沿著這條路爬到上面。我跟你說這路有拓寬,本來這路只有在邊邊而已。吊橋當時有橋墩,那時候,那機關槍就控制著這座吊橋。我衝過去的時候,答、答、答!我就趴在那邊(編按:北側樹叢中),再爬到上面去。

IMG_2942
Photo Credit:王國仲
從北側陣地(今醒靈寺)俯瞰過去烏牛欄吊橋(今愛蘭橋)的位置,對面高地即為當時二七部隊南側陣地,黃金島先生當年大致沿著照片中的路線,由對面向拍攝者的方向狂奔過橋

然而當黃金島先生與另一位青年,到達位於今日醒靈寺的北側陣地時。發現北側陣地的二七部隊人員已經走散一空。為了減輕南側陣地所受的壓力,黃金島先生與另一位青年故意在北側陣地放了數槍示威,便回到埔里武德殿。到了武德殿,發現人數所剩無幾。除了前晚帶隊奇襲日月潭的古瑞雲還在,卻不見部隊長鍾逸人與謝雪紅、楊克煌等人的蹤影。

IMG_3041
Photo Credit:王國仲
醒靈寺山壁上的烏牛欄吊橋殘跡,「烏牛欄橋」四字仍依稀可辨

黃金島先生日後才得知謝雪紅、楊克煌等人是接收到中共地下黨部傳來的指令,停止抵抗行為隱蔽以保存組織力量(註三)。當時他對這些上層幹部遁逃的行為非常憤怒,也無法諒解後方武德殿本營在前線吃緊時不派遣援軍的行為,為此黃金島先生向留守的古瑞雲表達不滿和質疑。

第三篇-5-手機-壓縮

而後古瑞雲組織了莫約10人上下的增援隊伍,讓黃金島先生帶回牛相觸前線增援死守南側陣地的隊員。黃金島先生帶著這支隊伍,決定不回到正面的北陣地,而是迂迴到戰場東邊側翼的珠仔山。隔著桃米溪,向整編21師為了包圍南側陣地,延伸到今日台21線位置上的部隊進行射擊施加壓力。以此掩護死守南側陣地的隊員,可以沿著今日暨南大學的方向撤退。但在撤退的過程中,仍是有四名二七部隊的青年戰死(註四)。

IMG_2932
Photo Credit:王國仲
黃金島先生回憶死難的戰友

這場戰役雖然最後因為缺乏後援與補給,仍是沒有守住埔里。但二七部隊在烏牛欄,仍是打了一場以少勝多的漂亮戰鬥。黃金島先生談到二七部隊在給予整編21師巧妙地打擊後,能夠靈活的執行敵前撤退。眉宇間仍然難掩歷戰勇士對自己戰術執行能力的信心:

因為子彈都沒了,當然要跑了啊。當時我們沒有補給,對方可是有補給的。他們打一打才發現我們怎麼都跑走了。因為我有在海南島打過戰,所以我們使用游擊戰。我們打一打發現不行了當然要跑啊。當時二十一師也嚇到了,打一打後才發現結果人都不見了。

第三篇-6-手機-壓縮

在黃金島先生與其他青年的奮勇作戰下,二七部隊給整編21師帶來了「以一當十」的震撼。二七部隊在烏牛欄戰場只有30多人的軍力,若是加上黃金島先生突圍後帶回的增援,也不過40多人。但凌厲的攻勢讓整編21師在官方報告中寫下「到達牛相觸附近與匪三百餘接觸」「埔里街亦有高山族百餘增援匪徒攻擊,情勢頗為嚴重」(註五)等回報。

從這些嚴重誇大二七部隊戰力的報告中,可以看出整編21師在二七部隊巧妙靈活的打擊下,受到了多麼嚴重的驚嚇。這也讓無論是人數、火力都十倍於二七部隊的整編21師,整整在烏牛欄被阻攔了一天一夜。整編21師遭遇奇襲後更是嚇得心膽俱裂,甚至到了隔日3月17日,才敢越過前日晚間已經無人的北側陣地進佔埔里。對照整編21師在官方報告中「十七日我被圍牛相觸之第二營,拂曉以前不斷戰鬥,終將匪徒及高山族擊退進佔埔里。」的記載,實在令人感到十足諷刺。

所以黃金島先生走訪今日豎立在愛蘭橋頭的「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時,才會相當自豪的宣示:

「我們不是打輸,我們是打贏!所以今天才會有這個紀念碑出來!」

IMG_2859
Photo Credit:王國仲
黃金島先生在烏牛欄戰役紀念碑前憑弔戰友

  • 註一:整編21師的官方報告,也就是《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二二八」事件資料》之〈陸軍整編二十一師對台灣事變戡亂概要〉一節,記載與二七部隊交戰的地點便是牛相觸。
  • 註二:醒靈寺建於烏牛欄戰役隔年,戰役發生時寺廟還未建立。
  • 註三:據鍾逸人回憶錄《心酸六十年》與接受採訪時口述,烏牛欄戰鬥爆發時他正在今日仁愛鄉、信義鄉等地的原住民部落遊說原住民青年參軍。並沒有與謝雪紅、楊克煌等共黨背景人士共同行動。但黃金島先生日後質疑鍾逸人先生是畏懼整編21師對埔里的攻擊而丟下部隊逃亡。雙方說法的爭議請參考《心酸六十年》與《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兩本回憶錄。
  • 註四:參考《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二二八」事件資料》之〈陸軍整編二十一師對台灣事變戡亂概要〉一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二七部隊老兵專訪】烏牛欄前夜(下):迎擊國軍21師的策略


二二八台中二七部隊戰史:

1947年2月27日,台北市天馬茶房前一場衝突,引爆了全台灣各地人民累積的民怨,爆發了對台灣歷史產生深遠影響的「二二八事件」。而在台中,青年為了追求「台灣自治」的理想,自發的組織了「二七部隊」。更在埔里外圍的要衝「烏牛欄」,以30多人迎戰整編21師一個營的兵力,堅持一晝夜後才在彈盡援絕下撤退解散。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70週年,關鍵評論網在「台中新文化協會」與廖建超先生的協助下,訪談了當年二七部隊的「鍾逸人」「黃金島」兩位當事人。並採訪了長期研究「謝雪紅」的北藝大林瓊華老師。希望透過鍾逸人、黃金島、謝雪紅三位不同背景的參與者,以三種不同的角度來呈現二七部隊奮戰的軌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