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二二八台中二七部隊戰史

【結語】二七部隊的意義:問問自己可以為台灣與後代做些什麼?

2017/02/27 ,

評論

Patrick

Photo Credit:王國仲

Patrick

現任 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應該做的就要做,對後代才有交代。你們有關心歷史很好,所以我現在說一些歷史給你們聽,你們再講給別人聽。以前是有一些人在打拼的。

在烏牛欄戰役進行到第二天3月17日時,二七部隊已經陷入糧彈皆盡的局面。謝雪紅女士與其他共產黨相關人士,15日就因為接獲謝富傳來中共地下黨的指令,離開二七部隊隱蔽潛伏。部隊長鍾逸人當時在今日南投仁愛鄉、信義鄉一帶遊說原住民部落,與二七部隊本部斷了聯繫。

古瑞雲於戰役第一天16日傍晚在埔里武德殿作戰本部,苦等不到前線傳回來的消息。料想可能前線不利,便在完成善後工作後往竹山方向撤離。因此當黃金島先生持續在珠仔山一帶游擊至第二日,掩護烏牛欄南側陣地的隊員撤退後,便帶著其他隊員往魚池的方向撤離(註一)。

雖然二七部隊的活躍只有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但這短暫的歷成卻也帶給我們許多重要的啟示。

一、縱使追求和平,還是需要依靠武器來保衛自己

雖然二七部隊最後沒有成功守住埔里,但烏牛欄之戰對整編21師帶來相當大的震撼。二七部隊以一當十的驍勇善戰,讓國民政府方面非常忌憚二七部隊可能還有隱藏的實力,更對二七部隊中有殘餘日軍潛伏的謠言深信不疑。因此二七部隊雖然解散,所帶來的心理影響仍是對整編21師造成牽制,使他們不敢像在台北、高雄一般。在台中、南投一帶肆虐。

IMG_2705
Photo Credit:王國仲
鍾逸人先生談二七部隊的貢獻

鍾逸人先生說到:

為什麼高雄、嘉義、台北、基隆,死得那麼慘?台中很平靜,很平安,為什麼?台北也好、高雄也好,他們這些人(編按:指組織「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和平派仕紳),想依附,懂嗎?載了一大堆雞啦、米糧啦、去跟他們(編按:國民政府的軍隊)談判。啊抓起來,踫!踫!被殺死了。台中不一樣啊,二七部隊不解散。退出這個埔里以後,還在那裡把他們小隊伍喔一個一個消滅掉。同時在久以前,他們有接到情報,二七部隊裡面有日軍。

黃金島先生也提到,他在烏牛欄的奮戰,掩護了中台灣和平派的異議份子,成功減少了台中在二二八時期的傷亡,這是他最自豪的事情:

沒錯,台中二二八死傷很少。一開始二十一師來的時候,林獻堂他們那些在對抗的都跑去埔里,所以我們這邊死傷比較少。基隆那邊殺很多人,但台中這邊就卻沒什麼死傷。不知道的人還在想說為什麼台中死傷這麼少,因為那些人都跑進埔里了。我這點有做到了,對你們有交代了。

黃金島先生與鍾逸人先生兩位前輩,以他們在二二八血腥鎮壓中的親身經歷告訴我們。面對不講道理的強梁,只有依靠手中的武器才能保衛自己與其他人的生命。這也如同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所說:

民主是兩隻狼和一隻羊投票決定午餐吃什麼,而自由就是一隻武裝的羊反對這次投票。

Democracy is two wolves and a lamb voting for what to have for lunch. Liberty is a well-armed lamb contesting the vote.)

二、台籍菁英的能力與國際格局

過往有些論者,認為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讓台籍菁英缺乏管理經驗,因此在政治能力上較為薄弱。但從二七部隊,乃至二二八前後所有台籍菁英面對台灣前途問題的出色表現,就足以完全粉碎這樣的說法。

二七部隊雖然從成立到解散,只有短短的十餘日。但他展現了當時台籍菁英強大的策劃、組織、戰略、戰術能力。無論是鍾逸人先生的「愛爾蘭式的最高自治」,或是謝雪紅女士心目中的「巴黎公社」。可以看到當時的台籍菁英,是以放眼古今歷史,參考世界各國政制的宏大格局在思考台灣前途。從左派社會主義的巴黎公社、蘇聯革命,或是從右派自由主義的美國聯邦、愛爾蘭自治歷史中去找出實踐「台灣自治」可行的道路。

而二七部隊所展現的,更是這些規劃並非只是架空的謀劃。在短短的數日間,擁有各種不同背景、左右派政治理念、專業技術的人都能暫時放下彼此的成見集結起來。在沒有外援,沒有事先準備的情況下,迅速打造出一支具備戰力的民兵部隊。用具體的武裝力量來支持台灣自治的政治理想。

但即使是這樣倉促成軍的民兵,都能以一比十的絕對少數,在烏牛欄將國民政府正規的整編21師翻弄足足一晝夜。這股巨大的創造能量,在國民政府血腥鎮壓前的數日間,就已經瀰漫整個台灣。可以想見,若不是國府的血腥鎮壓,這股創造性的力量發展下去,將可以在東亞締造出不遜於中國辛亥革命、日本明治維新的偉大政治資產。

而就算遭遇血腥鎮壓,讓多數追求和平自治的台籍菁英慘死。流亡國外的菁英們也立刻在短短數年內從「台灣自治」發展出另一條名為「台灣獨立」的活路。許多菁英著手研究《舊金山和約》與美國的《杜魯門宣言》,從中發展出「台灣地位未定論」,爭取美國社會對台灣的支持。廖文毅陳智雄等人也在海外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

而謝雪紅女士縱使仍堅持中國認同,在二二八後流亡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他在中共各種政治運動的強大壓力下,也堅決堅持:「個人選出各省的省長,人人政治地位平等,既不欺人,亦不被人欺」的民主中國。就算被中共扣上「地方主義者」的帽子嚴厲的打壓鬥爭,他也堅不屈服於中國傳統封建的「中央集權」,堅持社會主義的理想應該建立在由下而上的民主自治體制。

從這些表現都可以看出來,無論是在二二八當下,或是稍晚的冷戰格局中;台籍菁英都以自身強大的能力與國際觀,替台灣在夾縫中尋求生路。而從我們至今都還尚未實現的「台灣制憲」,也可以看出二二八中台灣菁英的自治理想有多麽先進。

因此對台灣沒有政治人才這種謬論,謝雪紅女士早在二二八發生前就如此駁斥:

什麼叫政治人才,了解老百姓的疾苦,能解除老百姓的疾苦,能為老百姓辦好事的就是人才!

三、二七部隊成員所展現出的獨立性與包容性

這裡談的獨立性,指的是每位成員各自負起責任獨當一面的能力。從訪談與史料中我們可以看到,二七部隊其實組織相當鬆散。能夠順利運作都是取決於參與的成員自發的活用自身的能力,自己尋找自己適合的崗位。包容性指的是這些在政治理念、實踐手段都全然不同的菁英們,在二二八發生後的關鍵時刻都能夠暫時放下彼此的歧見,為了「台灣自治」的共同目標努力奮鬥。

謝雪紅女士在二二八初期在「市民大會」上,鼓勵民眾站出來追求自治。而後又協調了水湳空軍三廠和平換防。之後作為台中少數堅持武裝抗爭的長者,以「歐巴桑」為名,在二七部隊中成為鼓舞年輕隊員的精神領袖。黃金島先生在回憶錄中曾經談到:

謝雪紅以一介女流,堅定表示要固守埔里,令二七部隊成員有「難道我連女人都不如」的自省。

而鍾逸人先生在事件剛發生時,與楊逵印行傳單,共同促成了市民大會的迅速召開。接下來則奔走各地,希望能以日軍遺留的武器,壯大各路中台灣的民兵,在聲勢上作為台北、嘉義與高雄各地民眾的後盾。進入埔里後又曾經冒險獨自潛回台中兌現軍餉,又遠赴今天仁愛、信義鄉各部落群求原住民的軍力支持。

黃金島先生在二二八初期,低調的負責訓練並組織學生軍。退入埔里後則一邊佈防,一邊散播謠言,向整編21師發動心理戰。最後於烏牛欄戰場以少數兵力奮戰一晝夜,在彈盡援絕後,仍是以十餘人的少數援軍,掩護南側陣地的戰友側退才退走。

在本篇報導所談的三人外,還有如四處在鄉間鼓勵青年參與二七部隊的楊逵、奇襲日月潭的古瑞雲等許許多多有名或無名的英雄在支持二七部隊。從這些地方都能看出來,二七部隊並不是一個人,或是一個組織的產物。他是整個中台灣許許多多人在二二八期間努力奮鬥的總和。

四、台灣的命運應該靠台灣人自己去掌握

謝雪紅女士就算具有共黨背景。二二八後流亡香港,發行《新台灣叢刊》時,並沒有因為看到中共在國共戰爭中佔上風,就盲目地認為中共統治台灣會比國民政府統治更尊重台灣人的自治。在《新台灣叢刊》第四輯刊登的〈自治與正統〉文末,提到了:

當前國民黨政權正在沒落中。可是,台灣真自治還是要靠台灣民眾自己去繼續二二八的實踐而取得的。因為中國的正統觀念不會因為國民黨政權的崩潰而立刻消滅的。即使國民黨政權倒了,假使所謂聯合政府成立了,那個時候「中國治台灣」的正統觀念還是仍舊要驅使新中央政府派遣新的省主席去主持台灣——那個時候,在台灣僅僅仍將是迎新送舊而已罷了。

就連身為共產黨人的謝雪紅女士,也基於對台灣的熱愛,呼籲台灣人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IMG_3124
Photo Credit:王國仲
黃金島先生在回憶錄上簽下甘迺迪的名言

也就是這樣的自立精神,黃金島先生在受訪時,特地在記者攜帶的《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書上簽下了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的名言:

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在探討二二八時,社會的關注往往都聚焦在國民政府對二二八鎮壓的殘酷與反人權。然而在這一面外,二二八事件這段短暫時間中,許多台籍菁英也燦爛的燃燒了他們的智慧與勇氣,這也是我們後人應該要關注並引以為傲的。

就如同在訪談的最後,黃金島老先生的一席感言:

所以世界上有因果的,我今年九十歲了,知道的人都對我很尊敬,像林佳龍那些人都會送東西來。應該做的就要做,對後代才有交代。你們有關心歷史很好,所以我現在說一些歷史給你們聽,你們再講給別人聽。以前是有一些人在打拼的。


  • 註一:由於當時時局混亂,每個當事人對其他人的動向,在說法上各有出入。因此以上撤退經過,分別整理自當事人訪談及回憶錄內容。謝雪紅女士的動向取材自與他共同行動的楊克煌回憶錄《我的回憶》。鍾逸人先生則取材自其回憶錄《辛酸六十年》與訪談內容。古瑞雲的動向取材自其回憶錄《台中的風雷》。黃金島先生則取材自其回憶錄《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與訪談內容。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專題下則文章:

二七部隊的「歐巴桑」:謝雪紅在時代中逆行的一生(下)



二二八台中二七部隊戰史:

1947年2月27日,台北市天馬茶房前一場衝突,引爆了全台灣各地人民累積的民怨,爆發了對台灣歷史產生深遠影響的「二二八事件」。而在台中,青年為了追求「台灣自治」的理想,自發的組織了「二七部隊」。更在埔里外圍的要衝「烏牛欄」,以30多人迎戰整編21師一個營的兵力,堅持一晝夜後才在彈盡援絕下撤退解散。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70週年,關鍵評論網在「台中新文化協會」與廖建超先生的協助下,訪談了當年二七部隊的「鍾逸人」「黃金島」兩位當事人。並採訪了長期研究「謝雪紅」的北藝大林瓊華老師。希望透過鍾逸人、黃金島、謝雪紅三位不同背景的參與者,以三種不同的角度來呈現二七部隊奮戰的軌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