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7 封面故事
Photo Credit: 420Taiwan提供

4/20國際大麻日:不美化、不恐嚇,透過科學來重新認識大麻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4月20日,今天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呢?其實,對許多人來說,每年的4月20日是「國際大麻日」,在這一天,世界各地的大麻支持者會相聚在一起抽大麻,以示慶祝與支持大麻合法化之意。今年(2017)的國際大麻日相信是有史以來最多人響應的一次,因為除了大家耳熟能詳,早就解禁大麻的美國許多州及荷蘭之外,近一年來又多了德國、澳洲、加拿大、烏拉圭、南非、阿根廷等國預計陸續開放民眾合法或以醫療目的使用大麻,儼然成為一股席捲全球的「綠色風潮」。

 

不過,在台灣,大麻仍被視為「二級毒品」,對於全球各國都開始關注大麻的這個趨勢,我國衛福部僅在去年底回應表示:「參酌目前亞洲其他國家均未開放醫療使用之情形,爰不考慮大麻開放醫藥使用。」如此與國際趨勢背道而馳的立場,不禁讓人質疑,究竟大麻的爭議何在?它到底有哪些好處或壞處?台灣政府以什麼理由來反對開放大麻?這些理由有說服力嗎?在這一系列的特別報導中,我們將盡可能回答以上這些問題,並透過最新的科學研究帶你來重新認識大麻,讓我們繼續往下看吧!

1 7 導讀文章

4月20日是一個全球狂歡日,但你知道大家在慶祝什麼嗎?關於「大麻日」起源真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闕士淵

談到4月20日會令你想起什麼?對台灣大部份人來說,4月20日大概就只是月曆上的一個格子,除了過生日以外,好像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理由。人們依然在工作、上課或行程中渡過這平凡的一天。

但在美國及世界各地,這可是個非同小可的日子─因為它是「全國大麻日(National Weed Day)」。再往下看之前,建議可以先點開下面的音樂,放輕鬆,一起來認識這個奇特的節日。

大麻日?

是的,你沒看錯,就是大麻,或者更有趣地說─「哈草」。

在美國,僅管大麻仍屬聯邦第一類列管藥物(Schedule I Drug),但隨著社會不再把大麻當成毒品、各州逐漸鬆綁禁令下,查緝與懲罰已不若以往嚴格,抽大麻也不再是見不得光的敗德醜事。全美目前有28個州開放娛樂用或醫療用大麻,在美國之外包括荷蘭、德國、澳洲、加拿大、烏拉圭、南非、阿根廷等國家都陸續解禁大麻使用;另外在許多中南美洲與歐洲國家,大麻雖屬違法但已開始除罪化。

墮胎、同婚、基本工資…全美遍地公投 大麻合法化再添華府與兩州

而「大麻日」也逐漸從大學生的反文化聚會,慢慢發展成全國性的節日,甚至流傳到加拿大、及大西洋彼岸的英國。大麻日被定義成一個歡樂的節日,當天,人們無心工作,會先買好零食、酒精飲料等和好友聚會,然後像吸完大麻後那般癡傻地咯咯發笑。但對大麻客來說,最重要的,當然是抽上一管大麻─而且要在下午4點20分時和煙友們一起點燃。

在這一天,全美各大企業甚至也應景地PO出歡慶大麻日的貼文,有些更推出節日優惠:

百事可樂

HBO

Spotify

「420」源起:從5個高中男孩的放浪午後開始

至於這個節日為何被訂在4月20號,理由眾說紛紜。有人宣稱,這是警方對緝捕大麻客的行動代號;也有人指出這是某種大麻中的化學成份;還有說法提到那是鮑伯‧迪倫(Bob Dylan)歌曲中數字相乘得來;更有人認為那必定和希特勒有某種關聯,因為4月20日正是希特勒的生日。

但這些理由都已被推翻,而真相只有一個,這就要說回1971年的美國加州。

當年在聖拉斐爾高中(San Rafael High School)裡,5個要好的同學組成了一個小團體「The Waldos」。那年秋天的某日,他們約定好要找出一個海岸巡防隊員遺留在附近地區的一小片大麻田,而由於約定的時間在放學後的下午4點20分,「420」成了他們的行動代號。

但幾次嘗試後,他們失敗了,大麻田沒被找到,「420」變成抽大麻的秘密代號。往後他們想聚在一起抽大麻的時候,便以「420」相互問候。

隨著60年代末期舊金山的嬉皮烏托邦瓦解,一些搖滾樂手轉移陣地來到舊金山鄰近地區,「The Waldos」的成員Dave Reddix因此和「死之華(The Grateful Dead)」團員混熟,並參與他們公演時的準備工作。 「420」這個代碼也漸漸隨著樂團的巡迴表演而傳開。

不過,「420」真正成為全球大麻客通用的代碼,卻是在被一本名為「High Times(嗨時光)」的雜誌發揚光大之後。 「High Times」旨在倡議大麻合法化,並於每年11月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行「大麻盃(Cannabis Cup)」博覽會。

雜誌編輯Steve Hager開始把「420」這個數字帶入一切跟大麻有關的事物及活動。不過數年,「420」就從一個地方次文化團體的暗語,發展成全球大麻圈共享的符號。

在大麻合法的美國科羅拉多州,甚至有狂熱大麻客屢次將標記「420」的公路里程牌偷走,迫使當局將之改成「419.99」哩以避免小偷再次光臨。

今日的「420」:大麻合法化浪潮已襲捲全美

「420」做為一個標記,在年輕人之間快速留傳。每年的4月20日,人們聚集在約定好的地點,並準時於下午4點20分共同點燃手中的大麻煙。除了求吸食快感,更是為表達支持大麻除罪化的訴求。

儘管很多人早已嘗試過─包括美國總統柯林頓與歐巴馬,但長久以來,人們對是否應開放大麻一直爭執不休;2015年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結果發現,有將近5成的美國人曾吸食過大麻。結果還顯示支持大麻合法化的比率已升高至5成3,超過反對的4成4。

美國人對大麻的態度,大概可以從2014年歐巴馬總統受訪時的回答看出端倪,他提到大麻不是個健康的東西,「但我不認為它比酒精危險。」

贊成者的理由是,大麻已證實具有高度醫療價值,對人體的傷害也遠低於酒精及菸草,且人們酒後犯罪及吸煙致癌的案例更是層出不窮。若後兩者能被政府認可,何以大麻不行?再說,合法化將使政府稅收倍增,也能阻止黑幫及藥頭從中賺取暴利,對財政及社會治安都有正面影響。

近期更有研究證實,大麻可有效舒緩成人慢性疼痛,將大麻合法化可減少人們對於鴉片類藥物(如海洛因、處方止痛藥)的依賴,讓許多因病痛、成癮而受苦的生命從大麻得到拯救。

紐約時報呼籲取消大麻禁令:不比菸酒危險
科羅拉多州大麻合法化第一天成果:營收破百萬美金

但反對者卻認為,大麻可能成為吸毒者的「入門毒品」(雖然科學家早已否認),若開放合法,日後人們搞不好就會要求開放如海洛英或古柯鹼等更高級的毒品。2014年,當時還沒宣佈角逐2016總統大選的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雖未在合法化議題上明確表態,卻仍對大麻的角色做出如上評論。

且亦有反對人士認為,大麻若過於容易取得,將對青少年身心造成傷害。目前也沒有如吹氣酒測的快篩方法能辨識駕駛人有無吸食大麻。

今年,為響應「420」,位在西雅圖(華盛頓州是4個大麻完全合法的州之一)的網路媒體Cut Video則專訪3位曾吸過大麻的退休警察,並請他們在鏡頭前「公開地」吸食大麻煙。當被問到大麻可能成為「入門毒品」時,一位前員警則反駁:「你去看那些海洛英成癮的人,他們也都是從喝牛奶開始的啊。」並指出花在拘留大麻煙犯人上的經費,「比送他們去唸哈佛的學費還要多咧。」

大麻在台灣

逛一圈網路上的大麻相關議題,可以發現大部份台灣人的態度都相當保守。相比當前蔚為潮流的乳頭解放、同志婚姻等運動,大麻合法化的支持者仍是相當弱勢。尤其在各大媒體於房祖名、柯震東吸毒事件後,引述毒物醫師林杰樑及顏宗海對大麻的負面評論報導,更使反對者聲勢大振。

大麻對人體的害處究竟到什麼程度,由於全球皆有正反方文獻及研究支持,目前仍未有定論。不過根據《上癮五百年(Forces of Habit)》一書,唯一能確定的是,大麻作為經濟和藥用作物,已存在於人類社會上千年。

在此,如同其它新聞性及科普媒體談及大麻時所言,介紹全美「哈草日」歷史的目的,絕非煽動各位讀者以身試法。然而,在成癮性物質的管制上,若我們將大麻視為會對個人身體乃至國家社會產生危害的「惡魔作物」,為何人們卻對一樣常被濫用,且已造成社會問題的煙和酒抱持截然不同的寬容態度?

唯有釐清此邏輯衝突後,我們對成癮物的管制才能更有說服力;如果只以含糊的「道德」、「國情不同」理由帶過,恐怕難以服人,也無法在全球資訊及貨品快速流通的今日根絕大麻濫用。

若想了解醫療用或娛樂用大麻相關資訊與知識,可追蹤420Taiwan臉書粉絲專頁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2 7 專題文章

無論支持或反對,我們都不應該對大麻只停留在「毒品」的膚淺了解

Photo Credit: Circuito Fora do Eixo @ Flickr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從精神藥物學的角度出發,沒有什麼東西叫做毒品,對我來說都是「藥物」(drug) ,好比許多人口中萬惡的古柯鹼、安非他命都曾經是作為醫療用途的藥物,只是後來人們發現這種藥物的壞處大於好處,所以才逐漸於醫療上棄用,轉為人人喊打卻又人人著迷的 「毒品」。

大麻在人類歷史上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人類幾乎自存在以來就開始使用大麻了,它做為 一種非常古老的經濟和藥用作物,已存在於人類社會上千年,其韌皮纖維可以用於紡織麻布,製造繩索、麻線等,或用於造紙;其籽可以搾油,做飼料,或者當作藥物等醫療用途 ,幾乎從頭到腳都有用處。

我並不意外台灣有許多人錯把大麻當作十惡不赦的毒品,早在1930年代時、美國首位禁毒官員Harry Anslinger最大的敵人就是「大麻」,他透過新聞媒體與電影、電視等傳播管道不斷散布「大麻有害」的訊息,甚至將大麻與中下階層勞工、黑人、移民等「政治不正確」的群體連結在一起,藉此增加社會大眾對大麻的反感與恐懼。

於是,1937年大麻成為一種非法藥品,經過三四十年來政府、媒體與學校、家庭教育的不 斷洗腦灌輸,到了1970年代,大麻已成為美國法律上最嚴重「一級管制藥物」,只因當時 政府不斷強調「大麻沒有任何醫療效用,且具有高度濫用風險」。

現在的台灣,政府從學校教育就告訴我們,大麻與安非他命、搖頭丸同屬危險的二級毒品 ,甚至比鄉民熟知會讓人包尿布的K他命還嚴重;媒體與接受政府補助的各種XX反毒基金會告訴我們「大麻是入門毒品、大麻危險性不亞於菸酒」,甚至一定要在大麻相關新聞最 後加上一句「保護自己、遠離毒品」的警語,這一切的一切,就彷彿70年代的美國,你要大眾如何相信大麻?

常見的大麻迷思

大麻會產生幻視、空間時間認知錯亂?真的有這麼可怕嗎?服用大麻在臨床上的效果包含會讓你非常想笑、定格發呆、暫時忘記兩秒鐘前發生的事,它會讓你食慾大增,讓你的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五感異常敏銳。大麻會讓你產生一種陶醉感,那是一種快感、遐想與沉思的混和,每個人抽大麻可能都會有不太一樣的反應。

且隨著使用頻率與劑量的不同,那些長期使用者在他人眼中可能與一般人並無二致,他不會有奇怪的舉動甚至能夠正常進行工作、交談。如果你說大麻會產生幻視、空間時間錯亂,我很肯定的告訴你,你一定抽到別的東西了,那絕對不是大麻(至少不是純大麻)。

《Forces of Habit》一書中也提到,美國著名的麻醉毒癮專家寇伯(Lawrence Kolb)在1957年的私人信函當中表示,「大麻引起的陶醉感不若酒精的致醉那麼危險,他帶來的是快感與幻想的混合症狀,可能導致遐想與沉思,不會有喝醉酒常見的暴怒、不負責任、胡作非為等情形。」

Photo Credit: Martijn @ Flickr CC BY SA 2.0
大麻對人體有害嗎?

那大麻到底是否對人體有害?我必須說,在許多情況下,它確實可能是有害的。2015年一篇刊載於權威性期刊《新英格蘭醫學》上的回顧性文獻指出,在近年來美國街頭流竄不少強 效大麻品種時,就必須重新對那些過往指出大麻「沒那麼危險」的研究存疑(或許這反而加強了應該合法化徹底管制劑量的理由?)。

因此當你將大麻與其它精神藥物混合使用,或是長期大量服用某些特別強效的品種,它絕對會是有害的,而吸食高劑量的強效大麻品種也可能會在吸食後的急性期增加中風、心肌梗塞的風險。此外,也有許多研究顯示,對未成年人來說,長期服用強效大麻品種會改變發育中大腦的成長並造成某種程度上的智力損害。

因此,目前全美合法開放娛樂用大麻的地區皆致力於對大麻品質及其強度進行積極管制。有研究顯示大麻可能會增加呼吸道疾病的風險,或是在部分人身上引發焦慮感,且有機會誘發先天較容易罹患思覺失調症(舊稱為精神分裂症)的人發病。

但亦有研究指出,家族疾病因素才是思覺失調症的主因,也有學者推測可能有某些基因導致某些人容易思覺失調、並同時傾向於吸食大麻,而不是大麻導致思覺失調。

除了上述可能的害處之外,雖然正反雙方都各有研究支持,但目前學界對於一般娛樂用大麻在「非長期規律使用、品質效力相同且適中」的情況下,對「已發育成熟」的人體是否 「直接有害」目前未有完美無缺的研究或實驗可以說明,學界、醫界也未有共識或定論。此外,史上更從未有大麻直接致死或過量致死的案例發生,且大麻無論是在成癮性或傷害性部分都遠低於菸酒與大多數精神藥物。

Photo Credit: Circuito Fora do Eixo @ Flickr CC BY SA 2.0
大麻合法國家是少數?

目前全世可以合法接觸到大麻的國家包含美國(部分州)、荷蘭、烏拉圭、孟加拉等,而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瑞士、盧森堡、比利時、捷克、秘魯、厄瓜多、智利、墨西哥、哥倫比亞、牙買加等許多國家都是大麻除罪化,甚至有越來越多如德國、澳洲、南非、阿根廷等等國家都陸續開放病患合法使用醫療大麻。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甚至在今年確立了境內大麻全面解禁(包含娛樂用)的法案,將使加拿大在2018年7月開始成為首個全境大麻合法化的G7(7大工業國組織)國家。

而在大洋洲、非洲、歐洲及亞洲部分國家中,大麻雖是非法的但社會對於大麻的容忍度非常高,不太會因為抽大麻就引來執法人員關切或惹上麻煩。如英國每年都有大麻日的相關慶祝活動,許多人都會上街或聚集在公園裡公開吸食大麻,但巡邏的員警根本不會理你,有興趣的人每年4月20日前後可以前往朝聖一下就知道所言不虛。

綜上所述,扣掉合法、可醫療用、除罪化或容忍度高的國家,像台灣這樣把大麻列為毒品還分類在第二危險,且亦無任何醫療用大麻相關法規的國家其實並不算多,完全不是一般人口中「多數國家都禁止大麻」的情況。

大麻的展望

目前全世界包括美國、中國、西班牙、以色列在內的多個國家都非常熱衷於對於大麻的科學與醫學研究,也不斷有許多突破性的進展,不少生產大麻的公司也都已經開始研發具有 高度醫療價值的品種。

所以如果在一二十年前,你說「大麻縱使無害,但它也絕不可能是有益的」或許還有點道理,但時至今日,連中國這種禁止大麻的國家也積極投入大麻研究 ,甚至還申請大量與大麻有關的專利時,「大麻無益」這種說法就顯得落伍。

美國合法大麻產業在2015年時產值已高達48億美元(新台幣1148億元),隨著其他州政府的陸續解禁與公投,到了2020年,美國大麻產值可望躍升至250億美元(新台幣7500億元)。無論為了經濟利益或醫療價值,全世界有點見識的國家或企業早就積極投入大麻的相關研究,只有台灣這種根本沒人理也不想理別人的國家還在原地踏步,一點也不想對大麻有除了「毒品」之外更多的了解 ,實在很可笑。

若想了解醫療用或娛樂用大麻相關資訊與知識,可追蹤420Taiwan臉書粉絲專頁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7 專題文章

法務部否決「大麻降級」提案的背後,你可以去質疑的幾件事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去年(2016)夏天,有網友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二級毒品大麻調降至三級毒品與開放管制醫療研究」,提案內容指出,大麻目前在歐美國家正逐步開放醫療使用及娛樂使用,且多份醫學文獻都認為其成癮性及危害相對低,遠不比菸酒嚴重,甚至有多項醫療潛力,但在台灣卻與安非他命同列為二級,放諸國際社會相比,是相對嚴苛的。

提案中也提到,近幾年相關醫療應用也證實具臨床效果(如癲癇、青光眼等),而礙於社會風氣,國內卻無法進行大規模的醫療研究,讓民眾只能接受副作用更嚴重的處方藥物。提案認為,《毒品防制條例》立法目的應為保護人民健康與穩定社會安全,而非以限制人民為目的,甚至透過恐嚇而使人民對藥物使用產生錯誤偏見。

在超過5,000人連署之後,權責機關法務部及衛福部必須回應。對此,法務部於2016年10月26召開毒品審議委員會會議,會中由成癮防治、藥政、檢察、警政、調查、司法、獄政等各機關代表,以及精神醫學、藥理暨毒理學等學者專家,就大麻之成癮性、濫用性及社會危害性是否適合調降至第三級毒品之要件,進行廣泛討論。

然而,會中委員認為,施用大麻確實會具有成癮性,而從台灣地區醫療院所通報藥物濫用者使用統計,以及檢驗涉嫌毒品及管制藥品案件之非尿液檢體統計,顯示大麻仍有濫用趨勢,並對人體有危害性,以一般國民的認知而言,尚無法接受大麻調降至第三級毒品。

因此,並無委員認同將大麻改列為第三級毒品。值得注意的是,法務部說明,大麻明列於《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條第二項第二款所示之第二級毒品,非經立法修正,亦不得審議變更毒品之分級。

首先,我認為,在沒有任何主動、積極研究的情況下就來質疑大麻的成癮性、濫用性、人體及社會危害性,本身就是一件極為愚蠢的事情。

如提案中所述,大麻的毒性、成癮性及危害性遠低於菸酒,根據美國疾管局(CDC)2013年的資料顯示,在所有合法或非法藥物中,死亡率第一高的就是香菸,每年有48萬人因菸害而死;第二名則是酒精,每年造成26,000多人死亡;第三名則是所謂的「合法藥物」,每年造成22,000多人死亡,光是處方止痛藥過量就造成每年16,000人死亡,剩下則有近7,000人是因苯二氮䓬類藥物(如安眠藥、抗焦慮藥等)死亡。至於號稱「毒品之王」的海洛因和古柯鹼則敬陪末座,每年分別造成8,000與5,000多人死亡。

那大麻排第幾名呢?大麻根本就沒有名次,因為它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數是「零」。是的,你沒看錯,大麻從未直接造成任何人死亡。科學家推論,大麻要達到致死劑量,體重75公斤的人需要同時吸食21克超高效大麻,口服的話則需要一次吞服量約一磅(454克),且吸收所有的THC才「有可能致死」。不只如此,大麻的成癮性遠低於菸酒,其戒斷反應、耐受性及依賴性甚至還低於咖啡因

綜上所述,若要認真檢討各種物質與精神藥物的濫用性及危害性,並據此進行列管,那「合法」的菸酒肯定得列入《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毒品項目之中,香菸甚至更必須被列為最毒的一級毒品。因此,對我來說,在菸酒、咖啡都合法,政府也根本沒有想徹底、認真研究大麻的情況下,就來討論大麻的毒性、成癮性及危害性,是一件既愚蠢又可笑的事情。

AP_1630368629347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不過,既然權責政府幾關第一次(被迫?)認真開始針對大麻進行討論,那我們還是來檢視他們的回應。

根據法務部的回應,此次毒品審議委員會成員包含「成癮防治、藥政、檢察、警政、調查、司法、獄政等各機關代表,以及精神醫學、藥理暨毒理學等學者專家」。我想請問幾個問題:成員中司法矯正機關代表佔的比例多少?學者專家比例又佔多少?警政或矯正機構代表會不會對大麻有先入為主的偏見或既定立場?他們真的了解大麻?可否向一般社會大眾完整公開毒品審議委員會成員名單及會議記錄,以受社會公評?

法務部在回應中指出:

從台灣地區醫療院所通報藥物濫用者使用統計及檢驗涉嫌毒品及管制藥品案件之非尿液檢體統計,顯示大麻仍有濫用趨勢。

這裡要澄清的是,在容許「娛樂用藥」(喝酒、抽煙都算)的情況下,醫學上對「濫用」的定義是:當一個人使用某種物質或藥物已經造成顯著的負面影響後卻仍持續使用,才能稱為濫用。一個人如果只是偶爾在週末使用娛樂用藥,並不會在用藥時進行可能產生危險之行為,如駕駛、操作機械,也不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工作能力和人際互動,則不能稱為濫用。

然而,根據衛福部的藥物濫用案件統計資料顯示,2015年各機關通報藥物濫用個案共計24,545人次,二級毒品大麻只有224人,僅佔所有濫用藥物人口中的0.9%(三級毒品K他命則有2,508人,佔10.2%)。先不論各機關通報的所謂「濫用」肯定跟前述的濫用定義差很多,但法務部連「涉及毒品及管制藥品案件」的人都算在「濫用」的行列,這代表什麼?這表示法務部認為,只要抓到有吸大麻的都叫濫用,白話一點來說,這就好像你只要曾經喝過酒就算酗酒一樣,根本神邏輯。

螢幕快照_2016-11-03_下午3_12_09

法務部接著又說:

大麻對人體有危害性,以一般國民的認知而言,尚無法接受大麻調降至第三級毒品,因此,並無委員認同將大麻改列為第三級毒品。

到底大麻是否對人體有害?我必須說,在某些情況下,它確實可能是有害的。比如當你將大麻與其它精神藥物混合使用,或是長期大量服用某些特別強效的品種,它可能會是有害的。此外,也有研究顯示,對未成年人來說,長期服用強效大麻品種會改變發育中大腦的成長,並造成某種程度上的智力損害。

除了上述可能的害處之外,雖然正反雙方都各有研究支持,但目前學界對於一般娛樂用大麻在「非長期規律使用、品質效力相同且適中」的情況下,對「已發育成熟」的人體是否 「直接有害」?目前未有完美無缺的研究或實驗可以說明,學界、醫界也未有共識或定論。

評論完法務部的回應,來看看衛福部的。

衛福部指出:

美國聯邦目前仍未開放大麻醫藥使用。大麻於美國聯邦列屬第一級管制物質,意即無公認醫學用途且具成癮性及高度濫用性。

這句話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錯誤,目前大麻於美國聯邦層級仍列屬第一級管制物質(Schedule 1 substance);不過,對美國政治或法律稍有了解的人就會知道,美國各州政府並非聯邦政府的下屬,各州享有自主權,並無服從聯邦政府的責任。

在2016年美國大選後,醫療用大麻在全美28個州都已經合法化,娛樂用大麻則有加利福尼亞州、麻薩諸塞州、內華達州、緬因州、阿拉斯加州、科羅拉多州、俄勒岡州、華盛頓州及華盛頓特區等多個地區合法。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國權威民調蓋洛普(Gallup)近期公布的民調顯示,有高達六成的美國成人支持大麻合法化,創下歷年來的新高。相信未來會有更多州政府跟進大麻合法化的腳步,讓聯邦政府顢頇的禁令顯得更為可笑。

至於衛福部提到:

雖部分州開放醫療使用,但使用規定嚴格,其適應症為愛滋病、癌症之促進食慾及預防嘔吐,另用於多發性硬化症之止痛等,需經醫師處方並登錄病人姓名。

事實上,在美國醫療用大麻合法的州,想要取得醫生開的大麻處方箋,並沒有衛福部說得這麼困難,絕對不僅止於愛滋病及癌症上的應用。在許多情況下,比如神經性厭食症、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克隆氏症、肌營養不良症及其他許多病症,都有資格獲得醫療用大麻處方箋;有些地方的醫生也會依患者的「症狀」而非「疾病」來開具大麻處方箋,例如失眠或慢性疼痛等症狀,都有可能獲得大麻處方箋。

只要在網路上搜尋「How to get medical marijuana card ?(如何取得醫療大麻卡)」,就有一堆文章告訴你要拿到大麻處方箋是多麼簡單,有些人甚至描述了在短短幾分鐘之內就拿到大麻處方箋的經歷。也因為美國某些州的大麻處方箋實在太容易拿到,連知名搞笑藝人「黑人二人組」(Key & Peele)也曾經對此現象拍過影片來大開玩笑

衛福部又說:

考量大麻之醫療用途並無不可取代性,且其仍具成癮性、濫用性等因素⋯⋯

大麻的醫療用途並非不可取代?英國一間GW製藥公司以大麻中的大麻二醇(CBD)成分開發出新藥Epidiolex。於今年3月時,GW公司宣布,根據Epidiolex通過的三期試驗結果顯示,該藥物對一種罕見、災難性的嬰兒嚴重肌陣攣性癲癇(Dravet Syndrome)和另一種極其難治的小兒癲癇(Lennox-Gastaut Syndrome)有令人驚豔的療效,能將發作頻率降低50%之多。

接著,GW公司繼續以該藥對罕見遺傳性結節性硬化症(TSC)進行試驗。TSC可在許多不同的器官中導致非惡性腫瘤,其最常見的症狀是癲癇,也是TSC患者發病和死亡的重要原因。而根據人體試驗結果,在10例確診為TSC的患者中,以Epidiolex治療兩個月、三個月、六個月、九個月、12個月時,TSC相關癲癇發作分別減少50%、50%、40%、60%、66%。

最重要的是,沒有任何一種其他藥物能夠取代Epidiolex的療效,也因此,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還授予Epidiolex治療上述三種罕見疾病的「孤兒藥」資格。要知道,取得「孤兒藥」資格並不容易,孤兒藥指的是一些專門用於治療罕見疾病的特效藥物,名稱取自孤兒孤苦無依且缺乏重視的概念。

由於藥物開發需要成本,若藥物市場需求太小,除非開出天文數字的售價,正常情況下藥物開發將難以收回成本,常導致罕見疾病患者無力負擔購買所需藥物的費用。為了鼓勵開發商投入資源開發此類藥物,世界各國多有設立孤兒藥開發商可享有優惠政策的相關規定。

有興趣深入了解的話,可以看看CNN這個大麻特別節目,裡面就有講到一位罹患這種Dravet's Syndrome罕見癲癇疾病的小女孩用大麻治療的真實故事:

最後,衛福部說:

我國參酌與目前亞洲其他國家,均未開放醫療使用之情形,爰不考慮大麻開放醫藥使用。

事實上,在美國許多州及荷蘭、比利時、捷克、烏拉圭、以色列等地,大麻都是合法或有條件合法,而西班牙、葡萄牙、瑞士與中南美洲大部分國家則是大麻除罪化;加拿大也早就開放患者合法使用醫療大麻,其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更一向力倡大麻全面合法化。

若放諸亞洲國家,孟加拉是大麻合法國,日本也曾經有過多次醫用大麻合法化的辯論;泰國在今年8月時更召集相關部門開會討論將大麻從毒品名單中剔除的可行性,泰國農業聯合會會長巴帕亦指出,若將大麻從毒品名單中剔除,估計可為泰國每名癌症病患者平均每年節省100萬泰銖(約90萬台幣)。

縱使衛福部這句話說得沒錯,亞洲國家的確還未有太多國家思考醫用大麻合法化的可能,但若我們只會一味參酌其他國家的作法,無異於畫地自限,台灣醫用大麻的相關研究絕不會有進步的一天。

不過,就如同法務部在提案回應中所說的,大麻明列於《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第二級毒品,一定要經過立法修正才能變更其毒品分級。因此,若醫用大麻倡議者要進一步推廣,還必須讓立委們了解到大麻的醫療潛力、以及從毒品名單中降級甚至除名的必要性所在,戰場仍在立法院裡。

美國在2005年時,僅有36%民眾認同大麻合法化,相關倡議者努力了10年,直到2016年支持合法化的聲浪才到60%,因此,台灣的大麻倡議者現階段最重要的工作是,持續透過各種形式倡導、宣揚大麻的相關知識,小可從身邊親朋好友做起,大能建立相關粉絲專頁、興趣者社群來增強傳播力道,透過這樣持續不斷的努力,或許台灣終將迎來一個綠色的明天。

若想了解醫療用或娛樂用大麻相關資訊與知識,可追蹤420Taiwan臉書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