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4/20國際大麻日:不美化、不恐嚇,透過科學來重新認識大麻

無論支持或反對,我們都不應該對大麻只停留在「毒品」的膚淺了解

2016/01/14 , 評論
東邪黃藥師
Photo Credit: Circuito Fora do Eixo @ Flickr CC BY SA 2.0
東邪黃藥師
「利器越強大,如果使用不當,損壞可能性也越大。啟靈藥被濫用,對醫學或人類來說都是巨大損失。」—LSD發明者霍夫曼博士(1996)

從精神藥物學的角度出發,沒有什麼東西叫做毒品,對我來說都是「藥物」(drug) ,好比許多人口中萬惡的古柯鹼、安非他命都曾經是作為醫療用途的藥物,只是後來人們發現這種藥物的壞處大於好處,所以才逐漸於醫療上棄用,轉為人人喊打卻又人人著迷的 「毒品」。

大麻在人類歷史上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人類幾乎自存在以來就開始使用大麻了,它做為 一種非常古老的經濟和藥用作物,已存在於人類社會上千年,其韌皮纖維可以用於紡織麻布,製造繩索、麻線等,或用於造紙;其籽可以搾油,做飼料,或者當作藥物等醫療用途 ,幾乎從頭到腳都有用處。

我並不意外台灣有許多人錯把大麻當作十惡不赦的毒品,早在1930年代時、美國首位禁毒官員Harry Anslinger最大的敵人就是「大麻」,他透過新聞媒體與電影、電視等傳播管道不斷散布「大麻有害」的訊息,甚至將大麻與中下階層勞工、黑人、移民等「政治不正確」的群體連結在一起,藉此增加社會大眾對大麻的反感與恐懼。

於是,1937年大麻成為一種非法藥品,經過三四十年來政府、媒體與學校、家庭教育的不 斷洗腦灌輸,到了1970年代,大麻已成為美國法律上最嚴重「一級管制藥物」,只因當時 政府不斷強調「大麻沒有任何醫療效用,且具有高度濫用風險」。

現在的台灣,政府從學校教育就告訴我們,大麻與安非他命、搖頭丸同屬危險的二級毒品 ,甚至比鄉民熟知會讓人包尿布的K他命還嚴重;媒體與接受政府補助的各種XX反毒基金會告訴我們「大麻是入門毒品、大麻危險性不亞於菸酒」,甚至一定要在大麻相關新聞最 後加上一句「保護自己、遠離毒品」的警語,這一切的一切,就彷彿70年代的美國,你要大眾如何相信大麻?

常見的大麻迷思

大麻真的有這麼可怕嗎?服用大麻在臨床上的效果包含會讓你非常想笑、定格發呆、暫時忘記兩秒鐘前發生的事,它會讓你食慾大增,讓你的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五感異常敏銳。大麻會讓你產生一種陶醉感,那是一種快感、遐想與沉思的混和,每個人抽大麻可能都會有不太一樣的反應。且隨著使用頻率與劑量的不同,那些長期使用者在他人眼中可能與一般人並無二致,他不會有奇怪的舉動甚至能夠正常進行工作、交談。

《Forces of Habit》一書中也提到,美國著名的麻醉毒癮專家寇伯(Lawrence Kolb)在1957年的私人信函當中表示,「大麻引起的陶醉感不若酒精的致醉那麼危險,他帶來的是快感與幻想的混合症狀,可能導致遐想與沉思,不會有喝醉酒常見的暴怒、不負責任、胡作非為等情形。」

Photo Credit: Martijn @ Flickr CC BY SA 2.0
大麻對人體有害嗎?

那大麻到底是否對人體有害?我必須說,在許多情況下,它確實可能是有害的。2015年一篇刊載於權威性期刊《新英格蘭醫學》上的回顧性文獻指出,在近年來美國街頭流竄不少強 效大麻品種時,就必須重新對那些過往指出大麻「沒那麼危險」的研究存疑(或許這反而加強了應該合法化徹底管制劑量的理由?)。

因此當你將大麻與其它精神藥物混合使用,或是長期大量服用某些特別強效的品種,它絕對會是有害的,而吸食高劑量的強效大麻品種也可能會在吸食後的急性期增加中風、心肌梗塞的風險。此外,也有許多研究顯示,對未成年人來說,長期服用強效大麻品種會改變發育中大腦的成長並造成某種程度上的智力損害。

因此,目前全美合法開放娛樂用大麻的地區皆致力於對大麻品質及其強度進行積極管制。有研究顯示大麻可能會增加呼吸道疾病的風險,或是在部分人身上引發焦慮感,且有機會誘發先天較容易罹患思覺失調症(舊稱為精神分裂症)的人發病。

但亦有研究指出,家族疾病因素才是思覺失調症的主因,也有學者推測可能有某些基因導致某些人容易思覺失調、並同時傾向於吸食大麻,而不是大麻導致思覺失調。

除了上述可能的害處之外,雖然正反雙方都各有研究支持,但目前學界對於一般娛樂用大麻在「非長期規律使用、品質效力相同且適中」的情況下,對「已發育成熟」的人體是否 「直接有害」目前未有完美無缺的研究或實驗可以說明,學界、醫界也未有共識或定論。此外,史上更從未有大麻直接致死或過量致死的案例發生,且大麻無論是在成癮性或傷害性部分都遠低於菸酒與大多數精神藥物。

Photo Credit: Circuito Fora do Eixo @ Flickr CC BY SA 2.0
大麻合法國家是少數?

目前全世可以合法接觸到大麻的國家包含美國(部分州)、荷蘭、烏拉圭、孟加拉等,而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瑞士、盧森堡、比利時、捷克、秘魯、厄瓜多、智利、墨西哥、哥倫比亞、牙買加等許多國家都是大麻除罪化,甚至有越來越多如德國、澳洲、南非、阿根廷等等國家都陸續開放病患合法使用醫療大麻。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甚至在今年確立了境內大麻全面解禁(包含娛樂用)的法案,將使加拿大在2018年7月開始成為首個全境大麻合法化的G7(7大工業國組織)國家。

而在大洋洲、非洲、歐洲及亞洲部分國家中,大麻雖是非法的但社會對於大麻的容忍度非常高,不太會因為抽大麻就引來執法人員關切或惹上麻煩。如英國每年都有大麻日的相關慶祝活動,許多人都會上街或聚集在公園裡公開吸食大麻,但巡邏的員警根本不會理你,有興趣的人每年4月20日前後可以前往朝聖一下就知道所言不虛。

綜上所述,扣掉合法、可醫療用、除罪化或容忍度高的國家,像台灣這樣把大麻列為毒品還分類在第二危險,且亦無任何醫療用大麻相關法規的國家其實並不算多,完全不是一般人口中「多數國家都禁止大麻」的情況。

大麻的展望

目前全世界包括美國、中國、西班牙、以色列在內的多個國家都非常熱衷於對於大麻的科學與醫學研究,也不斷有許多突破性的進展,不少生產大麻的公司也都已經開始研發具有 高度醫療價值的品種。

所以如果在一二十年前,你說「大麻縱使無害,但它也絕不可能是有益的」或許還有點道理,但時至今日,連中國這種禁止大麻的國家也積極投入大麻研究 ,甚至還申請大量與大麻有關的專利時,「大麻無益」這種說法就顯得落伍。

美國合法大麻產業在2015年時產值已高達48億美元(新台幣1148億元),隨著其他州政府的陸續解禁與公投,到了2020年,美國大麻產值可望躍升至250億美元(新台幣7500億元)。無論為了經濟利益或醫療價值,全世界有點見識的國家或企業早就積極投入大麻的相關研究,只有台灣這種根本沒人理也不想理別人的國家還在原地踏步,一點也不想對大麻有除了「毒品」之外更多的了解 ,實在很可笑。

若想了解醫療用或娛樂用大麻相關資訊與知識,可追蹤420Taiwan臉書粉絲專頁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


4/20國際大麻日:不美化、不恐嚇,透過科學來重新認識大麻: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4月20日,今天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呢?其實,對許多人來說,每年的4月20日是「國際大麻日」,在這一天,世界各地的大麻支持者會相聚在一起抽大麻,以示慶祝與支持大麻合法化之意。今年(2017)的國際大麻日相信是有史以來最多人響應的一次,因為除了大家耳熟能詳,早就解禁大麻的美國許多州及荷蘭之外,近一年來又多了德國、澳洲、加拿大、烏拉圭、南非、阿根廷等國將陸續開放民眾合法或以醫療目的使用大麻,儼然成為一股席捲全球的「綠色風潮」。不過,在台灣,大麻仍被視為「二級毒品」,對於全球各國都開始關注大麻的這個趨勢,我國衛福部僅在去年底回應表示:「參酌目前亞洲其他國家均未開放醫療使用之情形,爰不考慮大麻開放醫藥使用。」如此與國際趨勢背道而馳的立場,不禁讓人質疑,究竟大麻的爭議何在?它到底有哪些好處或壞處?台灣政府以什麼理由來反對開放大麻?這些理由有說服力嗎?在這一系列的特別報導中,我們將盡可能回答以上這些問題,並透過最新的科學研究帶你來重新認識大麻,讓我們繼續往下看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