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從泰國電影電視劇,看泰國歷史上的「七大帝」

【泰國七大帝】從小被送到緬甸當人質,臥薪嘗膽後重新讓暹羅獨立的民族之父納瑞萱

2020/07/15 ,

評論

洪銘謙

納瑞萱國王的電影人物蠟像在泰國杜莎夫人蠟像館展出。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洪銘謙

台灣泰國交流協會創會秘書長,以在大學推動成立泰國系為目標,長期推動台灣與泰國之間的民間互動,身為台籍泰語教師,希望透過台灣人的視角,讓更多台灣人深度認識泰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泰國在歷史上因內部不團結而分裂,因此統治者常以古喻今,如軍方以暹羅人必須團結,要求停止內部的政治紛爭,藉此發動政變,而納瑞萱六部曲的出現,也成為當時軍人政變時期的最佳警示故事。

一、從歷史劇到電影六部曲

泰國民族文學作家鑾威集瓦他干(หลวงวิจิตรวาทการ)的首部歷史劇《納瑞萱國王宣布獨立》在1934年推出,不僅是泰國人耳熟能響的戲劇,也是一部能振奮人心,激起愛國心的戲劇。

時隔七十多年,這部家喻戶曉的戲劇被改編成電影,並於2007年推出首部曲與二部曲,當時獲得泰國觀眾的熱烈迴響,因此緊接著在2011年推出第三部與第四部曲,2014年推出第五部曲,於2015年推出第六部曲,這六部曲將納瑞萱大帝(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นเรศวรมหาราช,Somdet Phra Naresuan Maharat)的精彩人生完整呈現。

導演查崔查勒姆·堯克爾王子(หม่อมเจ้าชาตรีเฉลิม ยุคล,Chatri Chalerm Yukol)是拉瑪九世皇的姪子,在拍攝納瑞萱六部曲這一系列大作之前,也拍攝了一部被稱為前傳的《暹羅女王(The Legend of Suriyothai)》,描述素麗瑤泰皇后(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ศรีสุริโยทัย,Suriyothai)為國為民的英勇事蹟,這位皇后在對抗緬甸軍隊入侵的戰役中,英勇奔赴戰場,陪伴著國王浴血殺敵,最終在戰場上犧牲,此舉也展現出暹羅女子巾幗不讓鬚眉的英勇。

泰國政府為了拍攝這一部重要的經典戲劇,在北碧府(กาญจนบุรี,kanchanaburi)蓋了一座超大型影城Prommitr Film Studio,其規模比日本東映公司位於京都的影城更大。這座影城中完整呈現納瑞萱時期的大城皇宮、緬甸皇宮、以及柬埔寨皇宮等,另外也有港口、碼頭、唐人街、西洋教堂、市集等建築(想看更多照片及介紹,可參考我的著作:《初級泰文三 玩泰國學泰文》)。這也讓原本以桂河大橋、死亡鐵路聞名的北碧府多了一個景點,而後來泰國許多著名的穿越劇及歷史劇(例如:天生一對、同一片天空、月之印記等等)都在此影城拍攝,如果想要體驗穿泰服走在五百年前的大城,前往這座影城肯定不會失望。

shutterstock_60990038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位於泰國北碧,拍攝《納瑞萱大帝》的電影片廠。

二、「白象之戰」—泰緬衝突與暹羅陷落

為了使故事更具完整性,最初是從納瑞萱的外祖父摩诃·查克腊帕(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มหาจักรพรรดิ)講起。摩诃·查克腊帕是泰國歷史上著名的白象王,當時他征戰四方是大城王朝疆域最大的時代,而他的皇后正是英勇抗緬而壯烈犧牲的素里育泰王后。

同一時期緬甸東吁王朝也出現一位能征善戰的國王勃印曩(Bayinnaung),他在1555年完成緬甸歷史上第二次統一,並使得緬甸疆域達到前所未有的廣闊,因此被後人尊稱為大帝,他在1565年進攻暹羅,最終在1568年打敗暹羅並統治近二十年。

最初白象王與勃印曩的對決不分勝負,但由於大城王朝內的不團結,使得部分臣屬大城的邦國因為無法獲得大城出兵協防緬甸的入侵,選擇投降於緬甸,而當時納瑞萱的父親摩訶·達摩羅闍(Maha Thammarachathirat,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มหาธรรมราชาธิราช)便在這種情況下投降緬軍。

由於東南亞地區的戰爭並不是起於糧食不足,往往是為了王權而戰,因此多半在戰爭結束之後,投降方只要獻上人質,並保證固定提供人力資源與供品,就可以繼續維持原有封地的統治,戰勝方通常不會趕盡殺絕,而作為王子的納瑞萱便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成為人質。

正如上述提到的,戰爭不因糧食而起,而是為王權而戰,因此這場因為緬甸王勃印曩要求白象王進貢兩頭白象的戰爭,最終因為暹羅內部的不團結,迎來戰敗的結局,白象王不得不進貢兩頭白象。受印度文化的影響,東南亞地區自古以來便將白象視為王權的象徵,戰敗國或臣屬國需向宗主國或戰勝國進貢白象,而在開戰前,征戰四方的緬甸王據說已有三頭白象,他聽聞大城國王擁有五頭白象,並被稱為白象王時便心生不滿,而這也是這場戰爭的導火線,因此後世也將此戰爭稱為「白象之戰」。

雖然白象王進貢白象投降,但此時的暹羅仍有自主權,直到後來白象王因病去世,其繼任者因為識人不明,任命緬甸派來的暹羅人為守城大將,才使得當時易守難攻的大城首都被間諜打開城門,並輕易的被緬甸攻佔,而這種在國難當頭,發生暹羅人為了個人利益出賣國家民族的情況,也讓年幼的納瑞萱了解到團結的重要性。

由於大城已被緬甸打敗,緬甸王需要一位能信任的人來管理,因此當時選擇了納瑞萱的父親摩訶·達摩羅闍作為代理人,而此舉也使得納瑞萱在緬甸首都擔任人質的初期,並不被泰族同胞所認同,一部分的人認為,就是因為他父親投降,導致大城戰敗,使得許多泰族人被抓到緬甸奴隸。

而在緬甸皇室眼中,這位來自暹羅的王子,雖擁有遠赴盛名的外祖父白象王,但已經是一個戰敗的喪家犬,因此也對他冷嘲熱諷,納瑞萱便在這種裡外不是人的情況之下,展開了他的復興暹羅之路,在這個沒有夥伴、無法依靠身份地位獲得任何資源的情況之下,他該如何逆轉局勢,也成為此故事最為精彩之處。

泰國歷史上,大城是一座以易守難攻的城,通常緬甸軍隊的入侵都必須在雨季前進行,因為雨季的到來將使河水暴漲,讓進攻變得困難,因此傳統上大城都採防守姿態,他們知道只要堅持到雨季的到來,緬甸就不得不放棄進攻。

從歷史結果來看,暹羅在戰術上並不會敗給緬甸,是輸在不團結的人心,因為部分的暹羅人追求自身利益,使得暹羅人失去自己的國家與領土,成為二等公民。而正因為這種論述自古以來便已存在,因此即便是現代的泰國,軍方也能以暹羅人必須團結,避免被有心的外敵入侵為理由,要求停止內部的政治紛爭,因而藉此發動政變,《納瑞萱六部曲》的出現,也成為當時軍人政變時期的最佳警示故事,由此可知這種因為不團結造成「暹羅陷落」的憂患,透過歷史戲劇與電影的傳播,讓「暹羅團結」對泰國人的影響深遠。

三、「鬥雞之戰」—臥薪嘗膽的暹羅王子

「鬥雞」,是一種以在古代東南亞流行的競技方式,在鬥雞場上「不論身分、只論輸贏」,是階級社會中的解決各種紛爭的方法之一,至今仍相當受到泰國人的喜愛,甚至會將鬥雞雕像用在祭拜的儀式當中,成為泰國文化的一種特色。而鬥雞其實也跟「納瑞萱」有關,更有一段透過壁畫流傳下來的「鬥雞事件」。

作為人質的納瑞萱來到當時全東南亞最強盛的東吁帝國,在勃印曩的安排之下也在寺廟進行學習,在現代化學校出現之前,古代東南亞多數地區都是在寺廟進行學習,僧侶就是老師,寺廟就是學校,而當時那瑞萱便以小僧身份進入寺廟學習。

在《納瑞萱六部曲》電影中是如此描繪:有一天納瑞萱在寺廟意外發現一隻「特別的鬥雞」,在詢問隔壁大叔之下得知,這種被稱為「俘虜雞」的暹羅鬥雞,是當時跟著暹羅戰俘來到緬甸,當地緬甸人都認為這是一種很弱的鬥雞。當時納瑞萱聽到「俘虜雞」這種貶低暹羅的稱呼時,感到非常不平,他認為沒有比過怎麼斷定暹羅鬥雞就是弱。

當時緬甸東吁王國都城中也設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鬥雞場,因此他便拿這隻「暹羅鬥雞」到菜市場旁的鬥雞場當中競技,沒想到被緬甸人笑稱為俘虜雞的「暹羅鬥雞」竟打敗當地的「緬甸鬥雞」,這一戰也讓隔壁大叔另眼相看。當時這名大叔因無法還清欠債常被債主暴力討債,便想藉由暹羅鬥雞來跟債主消除債務,便來說服納瑞萱再戰一場,沒想到第二場鬥雞對決被當時的緬甸王子看見,他因而向作為人質的納瑞萱提出挑戰,邀請納瑞萱到皇家鬥雞場,在緬甸國王的面前進行對決。

身為人質的納瑞萱當時便為此感到煩惱,他不知道是否應該接受挑戰,因為當時納瑞萱作為小僧,他跑去鬥雞的行為也被寺廟的大師訓斥,大師認為人類不應該為了一己之私而去迫使弱小生物進行對決,就在他猶豫不決的過程中,隔壁的大叔便嘲笑他的說:「暹羅人就是這樣,明知道有機會獲勝卻不敢去打,難怪會變成奴隸。」而作為王子的納瑞萱被這句話所點醒,因此勇敢接受了緬甸王子的挑戰,這場「人質王子」與「宗主國王子」的對決由緬甸國王勃印曩主持,吸引了當時全緬甸王城內的人所注目,當中也包含被抓到緬甸的暹羅戰俘們。

這場對決最後的結果:「暹羅鬥雞」成功擊敗了「緬甸鬥雞」,這場勝利除了讓當時身處緬甸被當作奴隸的暹羅人感到喜悅之外,也了解到自己的族群仍然充滿著希望。當然這場對決也使得「納瑞萱」與緬甸王子結下了樑子,為日後兩人的最重對決埋下了伏筆。而後世為紀念納瑞萱國王,也透過鬥雞的雕像來做為禮拜儀式中的崇敬之意。

在泰皇傳奇納瑞萱首部曲的電影當中,納瑞萱在面對緬甸王子鬥雞邀請的猶豫時,寺廟大師提出「人類強迫鬥雞對決」的教誨,是隱喻君王為一己之私強迫人民對決,因此納瑞萱當時內心的猶豫不決,在於對弱者「仁慈」或「為了族群」,自己是否應為了爭取族群榮譽,而強迫弱者為此而戰。

在電影當中,導演加入一個具有意義的橋段,納瑞萱與緬甸王子的鬥雞對決開場時,暹羅方佔下風,中場休息時,納瑞萱抱起鬥雞,鼓勵鬥雞打贏這場爭取暹羅自由的戰鬥,並在鬥雞結束後放生了這隻鬥雞,讓它獲得自由。其意涵在於暹羅人為了對抗更加強大的敵人,因此需在面對敵人時,聽命於國王的領導,雖然需要短暫的犧牲自我,但這是為了整個族群的自由而戰,而戰勝後的暹羅人便可以獲得真正的自由,在這樣的故事描述當中,強調作為敵人的緬甸領袖是為了一己之私而讓弱者為他而戰鬥,但暹羅領袖則是為了讓暹羅人民獲得自由,因此不得已讓弱者為他們而戰鬥,代表暹羅領袖是具有仁慈的勝利者,而這份勝利是上天注定的結果。

這種故事的論述也讓泰國人認同,在皇室的帶領之下,就算犧牲個人的部分權益,只要能打敗敵人,最終都可以在英勇且仁慈的國王保護之下,繼續過著自由的生活。正如泰國學者通猜(Thongchai Winichakul)在其經典著作《圖繪暹羅》所述,在傳統小乘佛教的政治體系中,代表正義且被視為宇宙君王的王者稱為轉輪聖王(Cakravatin),而這位聖王必須保護弱者不讓他們被邪惡力量控制。而在這種觀念之下,納瑞萱正好就是暹羅人的轉輪聖王,而邪惡力量便是緬甸的東吁王國,這種以神話人物來塑造暹羅英雄的作法,也讓納瑞萱的故事更深植人心。

shutterstock_705552505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阿瑜陀耶古城公園內有座金鬥雞雕像,紀念納瑞萱國王的「鬥雞之戰」。

四、「獨立之戰」—愛名如子的暹羅英雄

作為人質的納瑞萱經過鬥雞之戰後,的確讓暹羅人重燃希望,但這也引起東吁王國內的其他王子的妒忌,引來殺機。那在暹羅同伴的一次次保護之下,納瑞萱躲過危機,最終在同胞的幫助之下返回暹羅,而納瑞萱並沒有忘記這些仍在緬甸的暹羅夥伴,他持續等待著機會準備救回他們。當時阿瑜陀耶的統治者摩訶·達摩羅闍是納瑞萱的父親,而他統治暹羅的權利是來自緬甸國王勃印曩所冊封,在當時作為臣屬國若反叛宗主國,便會遭受來自宗主國的懲罰戰爭,因此即便納瑞萱已成功逃回暹羅,但也仍無法宣布獨立,直到1584年一個機會的來臨。

當時緬甸國王要求納瑞萱出兵協助處理阿瓦叛軍,但沒想到這個出兵竟然是緬甸國王要暗殺納瑞萱的舉動,而兩位暗殺者見到納瑞萱後卻選擇反叛緬甸。在電影的描述中,兩位暗殺者是受到納瑞萱仁慈之舉而投靠正義的一方。納瑞萱在知道緬甸人失信且想要暗殺之後,便以緬甸人背棄保護暹羅為由,透過婆羅門教儀式宣告暹羅獨立,因為暹羅從未想要反叛宗主國緬甸,但緬甸王的不仁之舉,背棄了保護暹羅的誓言,讓暹羅不得不選擇保護自己,所以暹羅必須獨立。

宣布獨立後的納瑞萱隨即率兵攻入緬甸王都,並將當時被抓到緬甸的泰族同胞救出,緬甸方得知此消息後馬上派兵追擊納瑞萱,而納瑞萱為保護自己的族人通過泰緬邊界界河,親自率領軍隊在後方阻止緬軍的追擊,最終所有暹羅人成功渡河,但追擊的緬甸大軍也早已做好渡河的準備,就在此時,納瑞萱以一把西洋長槍,在河的對面成功狙擊殺掉了帶領緬軍的將軍,阻止緬甸大軍的追擊。

納瑞萱在這場泰族人從緬甸撤回暹羅的戰役中,不離不棄的保護著暹羅人民,正因為納瑞萱有這樣為人民犧牲的舉動,暹羅人感受到納瑞萱這位王子的不同於過去的國王,畢竟大城王朝時期,國王被視為天神化身,與人民有明顯的身分差距,但納瑞萱為了讓同胞安全回到暹羅,不惜在後方對抗緬甸追兵,這種行為展現出他愛民如子的心,有如三國時期劉備之舉,因而獲得暹羅人誓死追隨,也讓曾經一團散沙的暹羅重新團結。

泰文有這麼一句話「อยุธยาไม่สิ้นคนดี (å-yũ-thå-yaā-maì-sìn-khōn-diī)」直譯是「阿瑜陀耶不乏好人」其意涵為:當阿瑜陀耶發生了重大的事情或危險時,總是會有有能力的人或勇敢的人站出來保護著大家,並且終究能夠化險為夷。對泰國人而言,納瑞萱便是這麼一位重要的人,他將暹羅人從殘暴的緬甸人手中救出,改變暹羅受制緬甸的命運。

在電影當中並沒有解釋,為何納瑞萱會使用西洋長槍,也沒有提過納瑞萱的槍法如何,一切彷彿有天神的幫助,讓他能在遙遠的河邊成功擊殺敵軍將領,但泰國人都相信,暹羅是一個受到眾神菩薩保佑的地方,因此不管碰到怎樣的危機,最終都能逆轉,就算是納瑞萱自己碰到的危機也毅然如此。

五、「逆轉之戰」—打破恐懼的皇家對決

納瑞萱宣布阿瑜陀耶獨立的消息傳到緬甸王耳裡,由於當初派人暗殺納瑞萱的行動是緬甸王子在緬甸國王出征阿瓦時,擔任攝政王期間所做的個人行為,讓暹羅認為是緬甸王背信,因此緬甸王非常震怒,要求這位緬甸王子出兵解決自己惹出來的問題。對緬甸而言,他們是為了討伐搞獨立與叛亂的阿瑜陀耶,但對於暹羅而言這又是一場保衛領土與自由的戰鬥。

當時納瑞萱鎮守於阿瑜陀耶王國北方的彭世洛城(Phitsanulok),這座城的北方是位於山林之地的蘭納王國(當時臣屬緬甸),而這座城以南便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因此這座城的位置好比中國的山海關,只要打下此城,就能順利攻下阿瑜陀耶,在納瑞萱年幼時期,緬甸王勃印曩也是順著這樣的路線進軍阿瑜陀耶,因此納瑞萱深知此城在防禦上的重要性。

話雖如此,但彭世洛城當時的守軍並不多,要以寡敵眾的對抗十幾萬緬甸大軍更是難上加難,因此納瑞萱的弟弟(白王子)也特地前來支援。此戰是阿瑜陀耶獨立後的第一戰,若勝利將激勵暹羅的團結,若失敗暹羅將難以再度復興,因此對阿瑜陀耶、暹羅人民與吶瑞萱而言此戰「非贏不可」。

開戰當天彭世洛城外由納瑞萱與他的弟弟白王子鎮守,城外起了濃濃的大霧,完全看不清楚敵人身在何處,到底有多少軍力,這種面對未知敵軍來襲的壓力使得白王子的戰象的突然失控的往前衝刺,而擔心弟弟白王子安危的納瑞萱王子只好率領戰象往前,試圖將白王子帶回,就這樣兩人的戰象就這樣不知道往前衝刺了多遠,突然間,兩頭戰象停下腳步。

shutterstock_139260240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一副描繪納瑞萱與緬甸王子象戰的木雕畫像。

當濃霧散去之時,赫然發現他們已身處十萬大軍的包圍當中,若是其他的將領發生這種狀況,可能就直接被活抓成為戰俘,但納瑞萱臨危不亂的以緬甸語高喊一聲「主帥對決」,此舉反而讓緬甸大軍震驚不已,而此時帶領十萬大軍的主將正是當年鬥雞輸給納瑞萱的那位「緬甸王子」,也是派人暗殺納瑞萱的主謀,率領優勢大軍的他有著絕對不會失敗的把握,他仍然有著就像當年在主場鬥雞的自信,相信這次他將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報仇。

這場「皇家對決」就在十萬緬軍的注目之下展開,象戰的對決講究完美的搭配性,不同於騎馬之間的對決,戰象需要至少三人的操作,坐在象頭位置者通常是攻擊者,坐在象背座位上的則是控制者,通常會高舉兩根羽毛決定左轉或右轉,而坐在象尾位置者則為控制方向者,以尖利物品控制戰象的移動方位,而在開戰之前納瑞萱便與自己的戰象團隊充分練習,因此納瑞萱的戰象團隊在戰鬥上比緬甸王子的戰象團隊更佳成熟。

雙方的激烈戰鬥了數回,就在最後一回的對決當中,納瑞萱王子以他手中的一把大刀,砍下緬甸王子的首級,結束了這場對決。而失去主將的十萬大軍不得不撤退回緬甸,這場對決不僅象徵著納瑞萱的英勇,更象徵著「暹羅人捍衛自由的決心」,這場決定性的勝利是在1593年1月18日,而這天也成為「泰國建軍日」。

戰勝想像中的強大敵人不容易,維持民族自由與獨立也很困難,因此需要一位英勇智能的領袖帶領,而這樣的領袖通常來自泰國皇室。就像開戰前阿瑜陀耶士兵的恐懼,他們認為暹羅人天生就是打不過惡魔化身的緬甸人,由於多數暹羅人都只在戰場上看到緬甸人,而緬甸人的戰鬥是那樣的慘忍,讓暹羅人還沒打就已經懼怕。雖然從小在緬甸王都長大的納瑞萱,向暹羅同胞表示緬甸人也有弱點,但暹羅人仍缺乏勇氣去戰鬥,因此這場「逆轉之戰」的皇家對決是一場重要的開始,讓暹羅人戰勝面對緬甸人的恐懼,而帶領暹羅人戰勝恐懼的人,正是被泰國人稱為「泰國民族之父」的納瑞萱。這個故事凸顯出泰國皇室為爭取泰國人民的自由所付出的心力及泰國皇室的優秀領導,因此納瑞萱的故事也讓泰國人始終相信皇室是最能保護泰國的人。

納瑞萱的故事能被拍成電影是許多泰國人的期待,因為泰國人從小聽聞納瑞萱的故事,而納瑞萱除了在戰爭上的智慧與勇氣以外,也是開啟暹羅接納外來文化的第一人,在他的領導之下,當時有來自日本的浪人組成武士護衛隊,其帶領者名為山田長政,後來也有一部叫做《大城武士》的電影在介紹他,納瑞萱也重用來自葡萄牙、中國等不同國家的人,讓這些願意一起保護暹羅不受緬甸侵害的人們一起生活在暹羅這塊土地,展現出「泰」的真正精神,也就是「自由」的意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泰國七大帝】抵禦緬甸入侵,拓展與歐洲列強關係的泰國外交先行者納萊王


從泰國電影電視劇,看泰國歷史上的「七大帝」:

「泰國是一個憑藉自身能力維持獨立性及推動現代化的國家,這都要感謝過去歷代國王對泰國的付出與貢獻。」這是泰國人從歷史教育中所獲得的訊息,而這些訊息透過電視劇與電影的傳播深植人心,因此如果想深入了解泰國人,就不能不從泰國人崇敬的「七大帝」開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