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從泰國電影電視劇,看泰國歷史上的「七大帝」

【泰國七大帝】抵禦緬甸入侵,拓展與歐洲列強關係的泰國外交先行者納萊王

2020/07/16 ,

評論

洪銘謙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洪銘謙

台灣泰國交流協會創會秘書長,以在大學推動成立泰國系為目標,長期推動台灣與泰國之間的民間互動,身為台籍泰語教師,希望透過台灣人的視角,讓更多台灣人深度認識泰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面對外國勢力時,常使用兩面手法,合作與反對皆以當時狀況判斷,但最終都強調自己所作所為皆為泰國,而另一方是被外來者欺騙,,這也成為泰國政變的常見理由與藉口。

相信曾看過2018年最火紅泰劇《天生一對 บุพเพสันนิวาส》的台灣觀眾對這位納萊王(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นารายณ์)應該都有初步的認識,要說這部泰劇讓泰國興起阿瑜陀耶復興運動也不誇張,當時有許多劇迷都特地跑到曼谷北部的大城去穿泰服體驗古代人的生活,甚至有仿古夜市出現,讓人以為自己已經回到四百多年的阿瑜陀耶去逛夜市了,隨著這部戲劇在華文戲劇市場的傳播,更帶動了華語網路圈對戲劇人物的描述,以及故事真實性的探討。

這部戲劇對泰國人而言,可說是一部以現代人視角去認識這位歷史課本中「泰國外交之祖」的最佳機會,許多觀眾其實都像戲劇中的女主角那樣,過去只有在書本上讀過納萊王的事蹟,但透過女主角的穿越經歷,讓這些事蹟以戲劇出現眼前,的確讓許多泰國人看見阿瑜陀耶的輝煌以及納萊王的英明。

英勇對抗強敵的事蹟是成為大帝的基本條件,納萊王也不例外,1663年因阿瑜陀耶保護泰緬邊界的孟族人,引起緬甸不滿因而進犯泰國,萊納王也率兵反擊,並在隔年長驅直入攻入緬甸,一路打到緬甸中部的蒲甘,直到糧草用盡後才撤離,而緬甸東吁王朝在歷經多年內亂之下,後來已無力再入侵暹羅,納萊王統治時期的阿瑜陀耶,也因此度過一段相對安逸的太平盛世。

或許是失去強敵的威脅,讓萊納王更加願意對西方來的來訪表達善意,直到166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因為與泰國華人的衝突,於1665年以戰船封鎖曼谷灣,逼迫萊納王答應荷蘭人想獨佔皮革製品貿易的要求。這事之後,荷蘭人失去了萊納王的信任,也讓萊納王身邊的人開始對來到暹羅的西方人有了戒心。

在《天生一對》戲劇中,康斯坦丁·華爾康(Constantine Phaulkon)這位希臘人作為男配角的戲份相當多,他也是阿瑜陀耶歷史中少數能擔任到宰相職位(สมุหนายก)的西洋人,還獲得相當高貴的頭銜:昭披耶威差延(พระยาวิชาเยนทร์),而他也是牽起暹羅與法國建立友好關係的關鍵人。

戲劇中的的康斯坦丁·華爾康與歷史相同,是位精通英語、法語、葡萄牙語、馬來語及泰語的商人,從擔任萊納王的翻譯到成為宰相,可說是阿瑜陀耶時代泰國國王平等對待外族人的最佳典範,而他在暹羅與英國及荷蘭發生衝突後,便向納萊王建議互派大使與法國建立友好關係。

Constantin_Phaulkon
Photo Credit:Wikipedia
曾擔任暹羅阿瑜陀耶王朝納萊王宰相的康斯坦丁·華爾康

得知暹羅有意與法國建立友好關係的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為此派人送來親筆國書,開啟雙方互相認識的第一步,而關鍵的互動是1685年法國外交官亞歷山大·舍瓦利耶·德·肖蒙(Alexandre, Chevalier de Chaumont)來到暹羅的時候,由於暹羅人拜見皇室需要進行跪拜禮,因此正式互動前也有許多爭論,一部分人認為阿瑜陀耶需要透過與法國的關係來牽制英國與荷蘭,因此不需要求法國使節下跪,另一部分的人認為,若不遵照禮節會使得法國人太過得意忘形。

這種要不要對國王跪下的問題,在清朝乾隆皇帝時期也曾發生,1793年英國使節馬戛爾尼出使中國,雙方便因下跪與否及怎麽下跪而爭論,而乾隆皇帝對英國使節的不友善及稟持天朝對番邦的互動模式,都讓中英雙方關係從開始就衝突不斷。

Narai
Photo Credit:Clestur CC BY 3.0
納萊王雕像

不同於乾隆皇帝的態度,身為泰國外交之祖的納萊王,當時對法國使節相當友好,最終選擇了一種折衷方案,讓納萊王站在二樓往下看,讓法國使節站在一樓將贈品放置托盤,並往上獻給納萊王,這使得法國使節不需要下跪,同時納萊王也不降低自己崇高的地位,這種方法體現出納萊王的巧妙智慧,一方面不強迫外國人接受暹羅文化,但另一方面也保有暹羅自己的身份與格調。

另一方面,阿瑜陀耶也派出使節前往法國,而這正是《天生一對》戲劇當中所描述的精彩部分,其男主角便是大使團的副團長,這個大使團在拜見路易十四時,法國方也不強求暹羅大使改變自己的習慣,因此暹羅大使是採用阿瑜陀耶時代拜見國王的方式去拜見路易十四,可見當時法國與暹羅雙方對彼此文化的尊重。

回到阿瑜陀耶的大使團也將自己在法國的所見所聞描述給納萊王,這也是東亞國家出使歐洲的創舉,在那個東亞國家仍將歐洲視為番邦的年代,泰國與法國的互動很具特殊性,然而,隨著納萊王同意法國軍隊進入曼谷且讓康斯坦丁·華爾康在曼谷興建西式碉堡後,暹羅與法國之間的衝突也慢慢浮現。

由於建設西式碉堡需要大量勞動力,礙於阿瑜陀耶時代的勞力吃緊,當時甚至有傳聞康斯坦丁·華爾康要求和尚去擔任勞工,此舉讓原本對西方人有敵意的朝臣更加不滿,認為華爾康是透過興建碉堡之舉來打壓佛教僧侶的地位,而法國大使來到暹羅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希望納萊王改信天主教,雖然納萊王婉拒,但仍開放傳教士在阿瑜陀耶的傳教工作,甚至連被視為納萊王繼承人的Phra Pui王子也成為天主教徒,另外也有傳聞說納萊王要將曼谷割讓給法國,這讓阿瑜陀耶保守派擔憂西方勢力將透過魁儡國王佔領暹羅。

這一切的擔憂促使1688年暹羅革命的爆發,納萊王的象隊統領(類似現在的陸軍司令)頌德·帕·碧·羅闍(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เพทราชา Phetracha)發動政變,將康斯坦丁·華爾康與Phra Pui王子處死,並與法國軍隊爆發曼谷圍城戰(การปฏิวัติสยาม พ.ศ. 2231),最終成功將法國勢力從暹羅驅逐,但也讓泰國走上鎖國的道路,直到拉瑪三世時期才逐漸重新開始與西方的接觸。

Siege_of_Bangkok_1688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
1688年暹羅革命圍城戰

泰國人對這段歷史與衝突的觀點,正如《天生一對》的戲劇中,康斯坦丁·華爾康的妻子瑪麗亞·居約馬爾·德·皮尼亞(Maria Guyomar de Pinha)對他所說的話,她認為暹羅慷慨接受了他,並給予他一切的富貴,他不該為了法國出賣暹羅,不然如何對得起納萊王對他的信任;這段對話傳達出暹羅對外國人的平等與寬容,以及譴責康斯坦丁·華爾康為個人私慾背叛暹羅與納萊王。這個故事也隱約讚揚著後來發動政變的頌德·帕·碧·羅闍,他為了不讓暹羅被西洋人所控制,為了保護暹羅的佛教不受天主教打壓,才出兵趕走法國人,而這舉動正是傳統政治觀念中轉輪聖王(Cakravatin)的應有之舉,保護佛教與弱者,避免他們被邪惡力量控制,此外,也是因英明且包容多元文化的納萊王被自私的西方人所欺騙,導致暹羅可能失去獨立性,因此政變是一個不得已之舉,一切都是為了暹羅(泰國)。

泰國在面對外國勢力的同時,彷彿經常使用兩面手法,合作與反對皆以當時狀況判斷,但無論是哪一方,都強調自己所作所為皆為泰國(暹羅),而另一方是被外來者欺騙,因此自己需要透過政變來保護暹羅,這也成為泰國政變的常見理由與藉口。這樣的論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仍繼續被實踐著;當時泰國名義上加入日本為主的軸心國,但在美國也有名為「自由泰」一派的存在,當日本勢力逐漸消散時,自由泰便宣稱泰國是被日本欺騙,泰國與日本的同盟並非自願,因此當時泰國政府便宣布的一切都不算數,時任泰國駐美大使也沒有把泰國對美國的宣戰書交給美國,而自由泰在獲得美國支持之下,成功取得泰國政權,並藉此躲過成為軸心國的戰後賠償問題。

以結果而論,暹羅的這種外交手法的確達到保護自己的效果,而其內涵就是泰國人是如此善良,因此容易接受外來者的意見,所以當部分泰國人被欺騙時,另一群的泰國人就會出來協助被欺騙的人,同時昭告他國自己同伴被欺騙,暹羅人是無辜的,真正的壞人是騙人的人,藉此取得他國的原諒,同時又加深他國對泰國人善良的刻板印象,而這種印象也隨暹羅歷史故事的論述,成為泰國人心中深信不已的「事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泰國七大帝】建立吞武里王朝,成功抗緬入侵與統一暹羅的鄭信王


從泰國電影電視劇,看泰國歷史上的「七大帝」:

「泰國是一個憑藉自身能力維持獨立性及推動現代化的國家,這都要感謝過去歷代國王對泰國的付出與貢獻。」這是泰國人從歷史教育中所獲得的訊息,而這些訊息透過電視劇與電影的傳播深植人心,因此如果想深入了解泰國人,就不能不從泰國人崇敬的「七大帝」開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