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26 27 專題文章

【未來大人物】嚴天浩:沒法看完我們的影片就上台大,但可以讓小朋友真正想學習

Photo Credit: 嚴天浩提供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第一屆的未來大人物中,有不少是投入在教育這塊,嚴天浩創辦的LIS線上教學平台看起來跟均一教育平台的影片式教學有點類似,那為什麼不投入均一就好,而要自己打造一個新的平台呢?

「因為我不聰明,所以我懂這些不聰明小朋友問題在哪裡。」嚴天浩很堅定的說。

採訪的時間是一個週一下雨的晚上,因為嚴天浩還在服替代役,十月才退伍,所以我們約在下班後,台北車站附近一間咖啡館。他還帶了兩位正在一起打拼的夥伴前來。趕到的時候,三個年輕人還坐在戶外區等我們,「因為裡面不能吃外食」嚴天浩笑著說。一進去,其中一位夥伴在旁邊就先架起了攝影機,「做記錄用,之後可能可以用到」現在就讀政大資管所的黃泓銘看著嚴天浩笑笑的說。

相較於其他已經有點成果的教學平台或計畫,LIS線上教育平台現在的Youtube頻道上僅公開了55支影片,裡面點閱最高的是要募資用的概念影片大約將近4000人點閱,甚至後來在FlyingV上的募資計畫,也僅達成了44.3%,怎麼看起來,都不是很令人興奮的成果,但是對於此,嚴天浩卻看得很開。

「FlyingV之後我們去找孩子的書屋的陳爸,他建議我們重寫教材,做更多的修正,那讓我們知道,還不是那麼多人可以接受我們影片是可以引發學生學習動機。」嚴天浩淡淡的說。

嚴天浩雖然才大學畢業沒多久,但是他從小到大就已經經歷了三次台灣教育資源有很大落差的感受。第一次是國二轉學到台北時,本來國一隨便念都前五名,但轉學後第一次段考卻考了二十名。後來努力念書,自嘲因為運氣不錯才考上了公立的百齡高中,在高中時期,想要花很多時間參加課外活動,卻發現自己想參加的活動都是在建中、成功這些學校才有辦,於是第二次發現了教育資源的落差。

第三次是大學考上成大,在學校裏面再次體會教育落差,只是這次是站在擁有的一方,所以當大學發現有天使金計畫時,就決定要以教育改變的方式去申請,也順利了加入102年度天使金創業計畫,拿到了2萬元的補助。

教學不能只是把知識放到網路上

為什麼網路上已經有均一、有可汗學院,但還是選擇用拍攝教學影片的方式進行?嚴天浩說他曾經教過一個台南後甲國中的小女生,教她國三的自然課程時,最後一直學不會的原因竟然是卡在國一的數學概念交叉相乘。那時候他一週只有一堂課,所以他讓學生先去看均一翻譯的影片,但是每一週她都說老師我沒看,我不會我不想看,「你會發現一件事,如果教學只是單純把知識放在上面,是沒有小朋友會看的。」

嚴天浩說他回想起自己學自然的情況,希望動手做,所以會帶著家教學生去廁所驗證大氣壓力,或是帶學生出去騎腳踏車看位移、看輪軸踩踏,所以開始覺得「是不是可以讓台灣的教育或教學影片是引發學生學習動機為主?」

於是他們希望LIS線上教學平台跟均一或是可汗學院有一點會很不一樣,他們強調不要出現黑板或電子白板,重點是要引發學習動機,而不是教會考試,所以在他們現在的影片上,會看到有趣的動畫;在他們去服務教育的影片中,會有一群大男生好像在演戲一樣教小朋友什麼是慣性。從小朋友在底下看著哈哈大笑的情況看來,他們的確是做到了吸引小朋友的第一步。

但這點也讓他們在尋找企業贊助的時候很辛苦,因為會被質疑教學影片太簡單,質疑學生沒辦法在考試成績上成長。不過教學就是要讓小朋友先有興趣之後再說,而不是把所有重點統整都一次給你,可是這點社會卻很難接受。

還要出外景拍攝 Photo Credit: 嚴天浩提供
這是一個漫長的改變

強調「引發學生學習動機」這件事情在訪談過程中不斷被提到。嚴天浩自己承認他們拍的影片都不是讓學生一下子成績就能進步。「我們的影片不可能看完就考上台大,」他說,「但我們相信這才是教育該有的樣子。」LIS想要引發學生好奇心,讓學生對於一件事情感到好奇,就像小時候我們會對所有的事情追問大人為什麼。

所以他們希望的是一個長期的計畫,把所有的課程重新寫過,把LIS打造一個完整的教學平台,有影片,有題目測驗,有系統監看學生學習進度。希望花三到五年讓大家發現另外一種學習方式,原來其實自然、國文、閱讀是可以這樣學。

目前整個LIS線上教育平台已經成立協會運作,有三個全職員工,有三個還在學校念書,另外還有一個兼職員工。而靠這樣的人力運作,單單要錄完所有的自然課程他們估計就要花上三到四年,預計大概要拍上每部大約片長7分鐘的影片,總共要拍上150-200部。這些影片不像是傳統教學影片,比較像是節目,透過攝影、動畫、口語教學綜合在一起,每一支影片都需要有一組人在製作。

拍攝一個影片要花多功夫 Photo Credit: 嚴天浩提供
夥伴是很重要的。 Photo Credit: 嚴天浩提供

除了內部的夥伴之外,他們還希望可以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來「徵人」,只是這不是募資金,而是募老師、募教法,希望老師有很棒、很有趣的教法,能夠放到他們的平台上,讓他們製作出影片。

談到入選未來大人物能夠給其他迷惘或猶豫的年輕人有什麼啟發時,嚴天浩說:「我沒有錢、沒有權,我什麼都沒有,但當我想要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來救我。過程很痛苦,受到很多批評,很難受,但關鍵在於堅持下去。」

他的國中同學黃泓銘則說嚴天浩是個很瘋狂的人,國中考完基測之後就把書本帶去學校,然後拿來烤雞腿。環島過兩次,爬過雪霸,就是一個很衝的人。

而另外一個國中同學,畢業自政大中文系、剛剛當完實習老師的陳儷文也是這樣覺得:「他是標準教育體制外的人,我們都沒有想過他會考上成功大學,他的成長歷程和想法很天馬行空,有些是我們體制內的人不會去做的。我們常常會對於他提的點子想說,這真的可以行嗎?但他很神奇的地方是,他就是會吸引我們周圍這些不敢做的人一起跳下去。」

「這個活動是未來大人物,我想我們就是期待跟著他,能夠看到怎麼樣的未來吧。」陳儷文笑著說。

故事廣告4

核稿編輯:鄭少凡

27 27 專題文章

【未來大人物】胡庭碩的共好創新實驗:選擇在哪裡習慣是件浪漫的事,而你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

Photo Credit:左腦創意行銷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車子開進了坪林山區,窗邊的山巒一路綿延,那天的台北早晨仍下著雨,抵達時卻陽光普照,茶園、潺潺水聲、冬末的微風,這裡是金瓜三號。

創辦人胡庭碩、蔡威德和吳姝嫻去年5月正式租下這棟位於坪林的兩層樓房子,展開了一場創新實驗。

太陽露臉了,早安坪林。

在台大法律就讀期間,胡庭碩參與「不同凡響社」學習用商業技巧解決社會問題,又因著學術股的角色,到各處擔任創新創業的講師,而一趟柬埔寨創新教育之行,學生們(有計程車司機、高中生、和尚)的熱烈迴響,提醒了他知識裝備的重要,還因此買下博客來所有關於社會企業的著作,爾後,庭碩接下勞動部最年輕的雲嘉分部咨詢委員的工作,替台灣社會企業擔任咨詢。

2013年,他因思索「創新究竟有沒有個案研究?」創辦了「社會創新巴士」,是透過旅行,直接走進田中央,邀請設計、企業等專業人士來學習社會創新,如今,他更從咨詢、引導角色轉換為執行者,金瓜三號從此誕生。

參與金瓜三號志工旅人的品耀和佩文,白板上列著參與者的工作分配。

來農村幫忙,用農村的作息

「人生很多事都不是計劃好的。」胡庭碩談起租下金瓜三號的緣起,這樣說道。

這個決定源於胡庭碩一次的南庄老寮民宿之行,創辦人邱星崴與其分享許多土地的故事,讓庭碩開始思索如何講出自己的故事,又因著自小喜愛農村氛圍,決定要租下金瓜三號,而這個地點,原是創業夥伴威德租下用作木工創作的工作室,

如今,金瓜三號是邀請大眾到坪林,參與農家生活,但這可不是「打工換宿」,而是「紮實做地」。

「許多年輕人到農村說要做志工,晚上喝酒大聊國事,但早上十一點起床,農人會怎麼想?」強調自己相當浪漫的庭碩,談起志工的責任卻非常實在,特別是「不遲到早退」,「對年輕人來說就是體驗,是種價值的轉換,我們做的就是去安排這些事情,讓別人去信任他們;我們提供勞動力、消費,透過吃提供他們反思的機會,來這邊會改變,但你去迪士尼就不會改變。」

天空與鴿子。

「我在晚上分享的三個關鍵字是:『扣打』,剛到一個新的地方新的環境會有新的火花,雷達會打開,什麼都很新鮮;『多元』,用一個不同的思維去看一個環境;『開墾』,當我們在幫陳大哥除草時,我們會認為雜草就是要除掉,卻忘了以使用土地者的角度去思考。另外,庭碩昨天的一句話很好:選擇在哪裡習慣是一個很浪漫的事,而你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

目前就讀東吳心理系的佩文,興奮地分享志工假期的體驗心得,對這些大學生而言,不只搬肥料、除草、替老店宣傳都是過去未有,就連動手做餐、學習擺盤(去過金瓜三號就知道這件事的重要),都成了躍躍欲試的體驗。

而就讀台藝大古蹟修復系的卓卓,原本是想藉志工旅行「隱藏畫者身份」,卻因「身份曝光」後,經庭碩邀請,用奇異筆在金瓜三號的房間留下一張精彩畫作:

「我到這裡最大的體驗是『回饋』,到農家不是接受別人請客,而是思考要如何一起生活,就像庭碩用自己的專業去協助坪林的農家,在未來我也希望用畫畫去改變些什麼。」

原本想藉志工旅行「隱藏畫者身份」的卓卓,「身份曝光」後,用奇異筆在金瓜三號的房間留下這張精彩的畫作,畫中有:交不到女朋友的黑狗Money、胖貓肥肥、坪林兩百萬廁所、茶園

不領政府輔助、用商業模式經營的金瓜三號

「金瓜三號和別人所做的最大的不同,在於這是一個體驗性和旅遊性的活動,是透過動手做來體會改變,而農家也會因為你的到來而不同,是一個雙向改變的旅程,也在創造新的商業模式。」

胡庭碩強調,金瓜三號帶來了旅客,而這些旅客都會和地方建立起直接關係,但台灣許多地方遭遇的問題是: 旅客在7-11消費,還把垃圾留下。「應要建立起CV值的觀念,就是要讓消費(Cost)產生價值(Value)。」因此,他們不務農,為避免和地方衝突,他們不做餐飲只做旅遊,因為旅遊會把人帶入地方,雨露均沾。

金瓜三號中午菜單。

然而,即便出發點是為地方帶來消費,在起初與商家和農家的溝通並不順利,例如在坪林老街賣饅頭的阿姨,一開始對這些年輕人的出現「覺得麻煩」:

「一開始阿姨說你不要在這邊啦,後來我們發現她每天四點起來發老麵,又是非基因改造麵粉,不加水,我們就幫她畫了有文青質感的海報放在店裡,結果被阿姨抱怨饅頭太早就賣完了,所以我們就改畫茶葉蛋,哪個滯銷就畫哪個,阿姨才漸漸讓我們幫忙。」

而金瓜三號的鄰居、冠軍製茶師蔡大哥,在起初堅持不做茶包,直到七月人潮來了,終於點頭讓金瓜三號為其設計產品包裝,「一起工作就會有一些價值觀的碰撞。有句話說:你要跟別人一起創造,還是要拉別人一起冒險?我們不是拉人跟我們冒險,不是要折扣,而是要共好。」

「通常旅客買東西,就是說再見買伴手禮的時候,而如果把每家的東西做出差異性,就能創造最大效益。」

除了興旺地方商家,金瓜三號要解決的另個問題是把勞動力找回。坪林人口外移嚴重,家中時常沒有年輕人分擔家務,但上了年紀的農夫卻因骨刺毛病,在下田或搬運肥料上顯得困難,坪林鄉公所因此找上胡庭碩,希望前來的志工伸出援手。

除此之外,金瓜三號還做友善採購、手作旅行,而就是這樣的「共好」堅持,金瓜三號的志工旅人已累積700+人、創造土地友善採購經濟 630000+元、累積山村幫手總時數 7200+小時、協助在地戶數 25+家,胡庭碩再次重申:「我們要做的就是和地方是一個雙向的交流」,2015年,則預計要為坪林帶來2000人次過夜旅客,一萬人次單日旅客,為坪林當地帶來一千兩百萬的文創產值。

除了聽胡庭碩說故事,你一定要聽他「說菜」

選擇在哪裡習慣是一個很浪漫的事,那你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

「我是胡庭碩,而我的課題,老早寫進了我的身體:『脊髓性肌肉萎縮症』。隨著時間,我的肌肉會一根根消逝,終至癱瘓無力。」(摘自《漸凍人生又怎樣》,頁10)

聽完胡庭碩的故事,卻有另段故事在進行著,他自幼罹病,高中時曾一度絕望,卻在透過輔導社企與教學傳授過程,重獲對生命的熱情,並帶領更多年輕人體驗另一種生活方式:

品耀、實習管家捲捲、佩文、庭碩、Jimmy、威德、姝嫻、卓卓

「今天和碩碩(庭碩)一起去坪林老街擺攤,第一次親眼見到有人願意為了傳達一樣理念,付出這麼多心血,看似傻傻的行為背後,其實是無私和遠見。」(志工炫)

「突然想到阿嫲,明明都也是種菜自己吃,我卻鮮少願意去找她。回家後,記得去找家人們吧,找會自己最初的原點。」(志工霈霈)

「唸政治學常常念到很絕望,因為這個世界並不完全適用書本上的解法,但我的一個教授曾經說過:『改變社會從在地做起』,很高興台灣有金瓜三號這樣一個地方。」(志工郭家佑)

「放下包袱,放過自己。」(志工毅毅)

「我做這件事並不是強調每個人都要接觸土地,我做是這件事因為我喜歡,而我希望每個人都找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這是庭碩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你的呢?

文字不能表達的,就用照片(食物)來說吧!
故事廣告4

※胡庭碩目前已經離開「金瓜三號」,另外在坪林創辦了「坪林街左邊」,有興趣的朋友可造訪他們的粉絲專頁

等不及和未來大人物一起挑戰夢想的極限嗎?

全台30位30歲以下,橫跨教育、公益、科技、創業等領域最值得期待的年輕人,要和你一起發光發熱!

不能錯過的舞台就在這裡→3/29 未來大人物

核稿編輯:楊士範

本專題結束

您可以分享、或點此看其他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