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未來大人物:30位30歲以下最「有事」的台灣年輕人

【未來大人物】林大涵:你以為我在工作,其實我在玩;你以為我在玩,其實我在工作

2015/03/12 , 評論
羊正鈺
羊正鈺
現任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編輯;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

就算你沒聽過「林大涵」這個名字,但你一定聽過割闌尾、看見台灣、稻田裡的餐桌、進擊的太白粉、臺灣吧…這些群眾募資計劃吧。

「3年期間輔導並協助超過300件專案進行群眾募資,共募得新台幣1億7千萬元…」這或許就是屬於林大涵的數字。

在訪談一開始,林大涵就聊到他自己的大人物方程式「興趣 X 決定²」他認為,工作的最後型態應該就像是前輩李開復所說:「你以為我在工作,其實我在玩;你以為我在玩,其實我在工作。」所以興趣很重要,因為當我們覺得做得很開心、很期待,做得興致盎然,那才在是做自己。

「就像在募資案件上我們都會想營造一個精神就是『不明覺厲』,就是說你可能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但就是覺得好像很厲害,這是所有案件的一開始你需要讓觀眾感覺到的。」林大涵直接拿他最擅長的群眾募資來舉例。

他解釋說,台灣過去在支持新創的方式都是,把它當作是可憐、弱勢的來支持,但那是「從上往下」的,事實上不應該是那樣。

應該是要「由下往上」,我要先覺得那些事物好棒、好厲害,我好開心有機會可以參與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所以前提是要先覺得他很厲害,這是一切的先決條件。

但同時我們又不可能什麼都明白,既然注定不可能都明白,所以當然就要先讓觀眾覺得很厲害,然後他才有興趣去了解,接下來才是用大家聽得懂的方式去告訴他不懂的事情,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興趣」。

而決定²指的是什麼呢?

「興趣是我點進去看了,決定是我點進去看之後真的do something,真的付出行動。」有些人do something可能是他自己開了一個案件,開始爭取大家的支持;也有些人do something是掏錢支持別人,但最終就是要作一個決定,那決定了他最後有沒有do something。

而在林大涵的眼中,什麼又是大人物?

「其實在我知道被提名的當下,真的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被提名當然很高興,但是當自己被冠上一個『大人物』的詞彙時,就會開始有人覺得『你憑什麼?』」林大涵說道。

他覺得,就像自己來看身邊30歲以下的朋友,可能心中就覺得光是比自己厲害的大概就有5~60個人,「那些人」絕對比自己更有出息,但「他們」卻有可能不在名單內。他也相信每個人身邊都會有這樣「一群人」,而其實所謂的大人物,指的就是他們得要承受更多的評判跟討論。

「我覺得所謂的大人物就是,能夠在大眾的評判跟眼光之下,仍然以自己想要的型態生活著,而且可以進一步創造自己心中的價值的人。」林大涵強調,對於大人物,那些外在的挑戰都只是養分。

從FlyingV到貝殼放大,從平台募資到自己當顧問

聊到自己現在的工作,林大涵很自豪地說,過去在募資平台時可以給客戶的東西有限,因為那時候的出發點是「我很希望你可以成功,但是希望可以在我的平台上面。」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因為身為顧問,他的出發點轉變為「我還是一樣希望你可以成功,而且是跟著我們一起,但是方法將不再只會侷限於一種。」

或是客觀來說,林大涵覺得以前在募資平台的時候,其他平台都是敵人;但是當自己不是做平台的時候,一夜之間所有的平台都變成了朋友。

不過當然,林大涵也承認在平台也是有好處,因為品牌比較容易被記得,人家會記得你是在哪裡成功的;所以品牌的建立,其實才是經營顧問公司最困難的地方,因為顧問公司做努力,很多都不是表面上可以看到的,所以自有產品也因此顯得更重要。

而貝殼放大雖然2014年10月才創辦,但如今光是有諮詢過他們的案子多達160件,而正式承接的有27件,其中有產品類型案件的居多(6成),另外活動性質(2成)、公益類型(2成)也不少。不過令他們感到雀躍的是,才開始才四個月,團隊就逐漸轉型,投注在自有產品的時間就已經變多了,未來將進一步發展「群眾募資的工具」。

你是在求學過程中找到自己的興趣嗎?「當然不是!」

求學的路上,林大涵自認走的並不順遂,因為爸媽都是教職人員,小學時就被壓著上很多才藝班。到了國中才發現世界有很多好玩的事情,但是原本已經到日本就讀高中的他,卻在一次返國後因為兵役問題出不去了…

最後留在台灣念高中的他,參加了很多學校社團活動,也開始參選學生會,因為跟同儕的相處有了一些摩擦,他第一次學會「被討厭」,他提到那時候的日子很不好受,「明明掛著副會長,但是開會卻沒有人會找我去。」

上了大學一開始念民族系,之後又轉考圖資系,到網路行銷公司打工,也因緣際會加入了FlyingV,但是一路走來,甚至連創辦貝殼放大,都不是自己積極動員的。「一開始離開FlyingV本來是想說外面很多團隊,我可以選一個我喜歡的加入就好了,但當時的同事們集體辭職,大家覺得團隊不要散,才決定要不要一起做個什麼?老實說,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

不過林大涵認為,每個人都該不斷從自己的過去來感覺,做過什麼曾經感興趣的事?因為有時候,當下的我們可能自己也不知道,這件事背後代表的是一個職業、一個可以開創的事業,而從中去發明自己的工作。

他覺得當我們為一個很強的熱情去做某件事,目的自然就會出現,而不是因為目的去做某件事。「有點像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要做的不是找橋在哪裡,而是找到自己不斷地划船的熱情,所以我覺得不是先有目標或方向的問題,而是要先確保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動。」

更抽象一點來說就是,我們常常在講「最糟的就是你一直在動,但是卻沒有到達任何地方。」但林大涵反而認為,會不會是因為我們沒有到達任何地方,所以覺得自己之前動得都是白費的?也許就只是往前一點點就到了。

「所以人需要一直不斷不斷的去累積小的小的成就感,現在我的工作(群眾募資)最不缺的就是成就感,因為我永遠都可以看到很多新的東西,也清楚知道自己的參與絕對可以帶來更多貢獻,每天都不斷感受到自己每一動所達到的成就。」

年輕人要怎麼被別人看見?

從FlyingV到貝殼放大,林大涵看過太多優秀的年輕人,勇敢在想要站出來被世界看見,可是到底年輕人要怎麼被看見呢?

林大涵一針見血地回答:「你需要一個『量化的數字』!如果是一篇報導,就是有多少人看過,有幾個like或share;如果是一個產品,就是有多少人購買,賣了多少錢;如果是一間公司,那請問公司的估值是多少?」

他認為,每一個被稱之為是個「人物」的,背後都跟著量化的數字,去證明自己曾經做過什麼。只有數字才能帶出那背後的激情,「就像是要蓋南迴醫院的募資案,大家為什麼要關心?平常又不會去南迴公路,要怎麼讓人覺得他很重要?他背後的數字其實是『你知道嗎?在南迴公路上出車禍的死亡率是全台灣其他地方的X倍』,這樣大家就會知道南迴醫院的價值!」

年輕人又該怎麼累積自己的數字?

林大涵舉例來說,「譬如你想當一個策展顧問,很簡單,你就從現在開始,每個星期都去看展覽,每次展覽完之後就用固定的規則(例如幾顆星),去評論這個展覽有什麼優缺點,當你寫完100篇之後,你差不多就是一個策展專家了。」

就像是每一個插畫家,他也有最一開始的兩三百人或是三四百人,不斷的重複、重複、重複,「當他用自己的規則在做事,同時也發展屬於自己的專業。」最後就慢慢的會被看見。

「但前提是一定要有『自己的規則』,像是每天早上看一部電影,每天早上寫一篇文章。」林大涵笑道,最後他也送大家一句話:「努力找到自己的才力證明,才華的才,就是要找到自己的興趣啦。」

故事廣告4

等不及和未來大人物一起挑戰夢想的極限嗎?

全台30位30歲以下,橫跨教育、公益、科技、創業等領域最值得期待的年輕人,要和你一起發光發熱!

不能錯過的舞台就在這裡→3/29 未來大人物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未來大人物】楊荏傑:只有雙手才能打造理想,大腦跟嘴不行

未來大人物:30位30歲以下最「有事」的台灣年輕人:

20年後,當現在檯面上的大咖都退居幕後,新一批時代的推進者會是誰?「這30位30歲以下的年輕人,將會影響台灣未來20年。」關鍵評論網邀請的評審詹宏志,一句話為橫跨各領域的30位「未來大人物」下了絕佳註解。看30位未來大人物專訪,帶你預見台灣的無限可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