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未來大人物:30位30歲以下最「有事」的台灣年輕人

【未來大人物】賺夠了錢再來改變社會?許芯瑋:等到我們賺夠錢,就沒有台灣可以讓我們回饋了

2015/03/22 , 評論
特別企劃
特別企劃
從穆斯林開齋節到總統大選,遇到重大、特殊場合,關鍵評論網《影音製作團隊》就會想出與眾不同的影音企劃。

車水馬龍的通化夜市小巷內,一處幽靜的轉角座落著明亮的空間。乍一進門你會以為這是個充滿設計感的展演空間。直到你在最角落裡發現一群嘰嘰喳喳的年輕人們,似乎正在討論些什麼東西,你才會發覺原來這裡是辦公室。

看似尋常的辦公室裡,有一群年輕、有衝勁又愛玩的人,正孵化著翻轉台灣教育的大夢。四年來,他們已經改變許許多多台灣的孩子們,讓孩子們勇於改變,嘗試改變並且實際改變了周遭的人們。

他們是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Design For Change TAIWAN),外界稱他們為「DFC」,而這個改變台灣教育的協會核心人物,就是眼前這位隨時咧嘴大笑,蹦蹦跳跳,不計形象且充滿熱情的女孩,許芯瑋。

「目前DFC共有15位成員,分為4組。每組基本上都會有一人全天在這裡處理事務。我們的定位就是一群沒有長大的小朋友,每天都很開心地在這裡上班,處理小朋友的事情,玩的開心最重要。」許芯瑋一邊笑著,一邊介紹協會內的成員。

說許芯瑋是孩子王一點也不為過。在介紹協會內部的同時,午休回來的同事一一歸位,有人帶了飲料,有人帶了好吃的蛋糕,吵吵鬧鬧地圍繞著許芯瑋擠成一團搶蛋糕吃。「來來來,趕快吃,太客氣會吃不到喔!」許芯瑋笑兮兮地從一團混亂中兜來一份蛋糕,沒有半分掩藏她對於人的信任與柔軟。辦公桌的角落擺著小熊維尼和超人特攻隊裡的小傑玩偶,「他是我們的吉祥物,鎮會之寶喔!」協會裡一位成員解釋著。

辦公桌上的小熊維尼和小傑,他們的存在是DFC充滿童心的映射

師大英語系畢業的許芯瑋,擁有令人稱羨的學歷,按照從小以來的願望,她理應進入學校,成為一位老師,然後擁有自己的家庭,一路順遂地走著自己的人生路。至少,她可以選擇這一條路。然而,2010年進入學校任教後所面臨的一連串問題,在看到印度Design For Change創辦人Kiran Bir Sethi的演講後,讓她決定在路口轉彎,朝向她未曾想像過的目的地一步步前進,翻轉自己的人生。那年,許芯瑋22歲。

成事不必在我

2010年那充滿熱情與令人振奮的創業故事,是外界對於DFC,乃至於對許芯瑋最大的印象。對於外界所加諸的讚譽和評價,許芯瑋其實有些抗拒。

這個在協會夥伴石玉華眼中那個「綠燈只剩3秒也會選擇往前衝」,有衝勁,不輕易放棄的一個人,卻也會是在募款餐會上覺得格格不入的人。

「沒錯,DFC團隊被看見很重要。我們所做的事情有被看見就好,至於我就不用了。成功絕對不是在我,應該說我這顆棋子已經用的差不多,可以慢慢退到幕後。」許芯瑋說。

「其實我很害怕過多的鎂光燈或是外界的注目,」一直笑嘻嘻的許芯瑋突然安靜下來,「所以走在路上都不敢挖鼻孔,哈哈哈!」許芯瑋開玩笑道,「但我覺得我的團隊好努力,他們更應該被看見,應該像母雞拉小雞一樣,把他們一個個拉上來。」許芯瑋正色道,這是她對DFC團隊的期待,同時也是她對台灣社會看待NPO的態度,最大的期待。

也因此,除非是必要的演講或是募款的場合,否則像是TEDx的演講邀約,許芯瑋會盡量請團隊的人過去。「現在只要提到2010年的『那件事』,我就覺得很不好意思。」許芯瑋笑著說,「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我們要往哪裡去,不要一直講過去的事情了。」

人性、彈性與開放的組織文化,是DFC團隊最大的特色
被看見是很重要的鼓勵

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是許芯瑋創辦DFC這四年來所感受來自周遭的眼光,以及與這些人情的拉扯中所產生而來。

「有沒有被看見是很重要的。大部分的人在做一件事情時,除了需要勇氣之外,常常也得給自己打氣。最重要的通常是身邊的家人或好友的認同與肯定。但是,被媒體肯定、被大咖肯定,可以讓你獲得更多的注目,可以讓更多人理解你正在做的事情,這很重要。」許芯瑋回憶,這當中有來自周遭親友的冷言冷語甚至嘲諷,雖然當下感到憤慨,卻也更強化她推展DFC的決心。

「有位父親的朋友就對我說,妳好棒喔好像證嚴法師喔,可是我們這一代的人或我兒子,就是要先賺夠錢才能來幫助別人啦。」許芯瑋以戲謔的口吻模仿那位長輩,「當下我就回他,你們那一代可以這樣想,但如果連我們這一代都這樣想,等到我們賺夠錢,就沒有台灣可以讓我們回饋了。」說到這裡,許芯瑋很嚴肅,也有一種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

在恆河邊哭泣:DFC的首次挫敗

敢衝,對人充滿信任,以及自認為樂觀,「神經大條」的許芯瑋,一路推展DFC以來,卻也在2013年碰見因為「人」所產生的挫折。

2013年年底,辦完第四屆的DFC活動後,許芯瑋發現協會夥伴的狀態似乎和過去不同,不大適合繼續走下去了。「大家是因為活動而聚在一起,然而四年過去了都沒有薪水,就算再有熱情,最後也難免失去動力。」許芯瑋回憶。

於是,許芯瑋回到DFC創辦人Kiran Bir Sethi的故鄉散心,思考台灣DFC的未來。許芯瑋和路上認識的幾位背包客走到恆河邊的民宿,她一個人坐在民宿看著恆河流淌著,突然間,一股難過的情緒湧上,許芯瑋不住地哭泣。「我知道我的團隊走不下去了,協會也沒有錢,當下就覺得很難過很難過。」然而,很戲劇化地,僅有過數面之緣的新竹物流社會企業執行長王俊凱傳了一封簡訊過來:「聽說DFC已經推展很久了,想要跟你見個面,希望可以用我們的方式幫助你。」

當你全心想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整個宇宙都會來幫你。「當時就蹦的一聲,哇!想說是誰在聽我講話,機會就這樣來了。」於是,許芯瑋擦乾眼淚重新出發。隔了一兩天,許芯瑋解散整個團隊,回到台灣後重新招募協會人員。到了2014年1月,不過是舊團隊解散一個月的時間,新團隊已然到位。

有行動力的人就是大人物

即知即行,沒有太多的包袱,是許芯瑋的處世哲學。也因此,任何有行動力的人,對她而言就是大人物。

至於她自己的創業歷程,習慣把功勞往夥伴身上堆,把自己退居後位的許芯瑋,便顯得不是那樣在意。「說我是大人物,實在有些心虛。」許芯瑋笑了笑。然而提到現在的年輕人該如何跨出去,許芯瑋則是興致勃勃地分享了她的心法:直觀地讓人覺得似乎太簡單,卻也很有個人風格。

「就是去做啊!」許芯瑋笑著說,「一定要跨出第一步。先做一次給自己看。」

「先從prototype開始,也就是最原始、mini的版本,這樣就可以知道自己哪裡有問題,不可能一開始就到位。」許芯瑋解釋。

「再來就是找到自己的『天賦』和『熱情』。天賦不是指全國第一,而是自己在班上、辦公室、社區裡,相對其他人而言,你比別人擅長的是什麼。而熱情代表的是找到別人不用催自己就會去做的事。找到後,請發揮自己的天賦跟熱情,做『利他』的事情,對我來說,如果能找到『天賦』、『熱情』、『利他』的交界點,那人生會有意義許多。」許芯瑋進一步解釋。

「倒立先生黃明正就是這樣的人啊!可惜他已經31歲,不然他有就機會去選大人物了,哈哈哈。」許芯瑋談到她的朋友,又再度咧嘴大笑。

「有次我去學校演講『給孩子改變世界的機會』,結果會後有個老師很兇地對著我提問,『你以為改變世界很容易嗎?妳是很有錢啊?』」許芯瑋看著這位老師,當下她楞住了。許芯瑋後來寫信給沈芯菱、黃明正等好友,其中黃明正給了讓許芯瑋震撼不已的答案。「蹦地!把我給叫醒。」許芯瑋形容。

「改變世界很簡單啊,每個人都是世界的一份子,改變自己就是改變世界。以身作則就對了,根本就沒那麼難。」黃明正這樣寫著。

讓大家一起做好事!

「現在的年輕人超棒的!薪資凍漲、社會上的種種鳥事都發生在我們身邊,可是我們都活的好好的,你不覺得這些年輕人很棒嗎?」

「我們可以一直討論負面的事情,但這件事情永遠不會改變。抱怨並不能改變這一切。做就對了!」說起現下年輕人的困境,許芯瑋侃侃而談,似乎忘了自己也只有27歲,一樣是在這個體制下努力上游的年輕人。

因此,許芯瑋心中有個夢,除了在台灣推展DFC之外,她也希望在台灣推展公益事業的同時,除了幫助他人之外,也能讓自己過的好。「相信大家都不是抱著想要年薪百萬的心態來作事,但如果可以年薪百萬,大家來做好事不是很好嗎?」許芯瑋說,「大家都來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還可以過的不錯,這就是我想打造的環境。」

不會比其他團隊成員年長多少,許芯瑋是DFC裡的孩子王

搭捷運的手扶梯時會一直往前走,綠燈剩三秒也要往前衝,神經大條卻又敏感而衝勁十足的許芯瑋,20歲以後將近一半的歲月都獻給了DFC。改變世界會很難嗎?對於許芯瑋來說,問題不在於難易與否,而是你願不願意跨出那第一步,願不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

「做就對了!」許芯瑋會這樣告訴你。

故事廣告4

等不及和未來大人物一起挑戰夢想的極限嗎?

全台30位30歲以下,橫跨教育、公益、科技、創業等領域最值得期待的年輕人,要和你一起發光發熱!

不能錯過的舞台就在這裡→3/29 未來大人物

責任編輯:吳承紘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未來大人物】賴雷娜:在「夢想騎士」的路上,金錢是違禁品,陌生人的幫助才是通行的貨幣

未來大人物:30位30歲以下最「有事」的台灣年輕人:

20年後,當現在檯面上的大咖都退居幕後,新一批時代的推進者會是誰?「這30位30歲以下的年輕人,將會影響台灣未來20年。」關鍵評論網邀請的評審詹宏志,一句話為橫跨各領域的30位「未來大人物」下了絕佳註解。看30位未來大人物專訪,帶你預見台灣的無限可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