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0 28 封面故事

2016 未來大人物

「2016年,我們感受到台灣迫切需要用行動帶來改變,將主題訂為「在地.紮根」,尋找台灣各個角落,努力行動著的年輕伙伴,並且進一步聚焦在【農業】、【教育】、【地方再造】、【社會】四個領域,找出共20位、35歲以下,用具體行動做出改變、並且影響著人們跟隨,創造改變的年輕人。」

1 28 導讀文章

2016 未來大人物——台灣不需要一個人做很多,只需要每個人都做一點點

未來大人物
唸給你聽

去年,我們的總編輯在〈總編的邀請:與30位未來大人物,一起創造那個moment〉當中,說明了我們當初舉辦未來大人物的初衷:

未來大人物是去年(2014年)第一屆關鍵論壇Becoming Change結束之後,我們在某次開會中聊天想到的一個企劃。我們常常從媒體上看到許多成功者的故事,或是過去創業家的故事,但我們很好奇,應該還有很多優秀的年輕人,或許他們還不符合傳統上「成功者」的定義,但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努力耕耘,默默的影響了一些人。我們能否辦一個活動把這些人找出來呢

[…] 我們最重要的工作並不是辦個頒獎典禮頒獎給他們,那對我們來說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希望這30位未來大人物跟不同世代的評審們能在現場互動;我們希望所有那些想要做點事情、想要挑戰慣例、挑戰體制、挑戰自己的年輕人,都能夠跟這些未來大人物在現場互動。

很快的,一年過去了。

這一年,台灣看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如果更仔細地看,我們就會發現,這些翻天覆地的變化,反映的其實是那些問題已經到了無法再繼續保持沈默的地步了。

比方說,我們越來越不懂教育該長什麼樣子、課綱又該如何定;或是農地怎麼越種越多房子,而我們越來越不認識自己都在吃些什麼了;需要被照顧的老人不再是電視上才有,而是自己身邊的親人;那些被遺忘的老屋、文化又更殘破了(被拆了),我們還能做什麼?

台灣,這塊屬於我們的土地上,有很多問題,每個問題都引出更大、更深的問題,以及更大的結構性困境。但這些問題其實也可以很小,很個人。因為每一個巨大的問題,都可以從一個最簡單的問題開始:

我是誰,我的想像是什麼,我可以做些什麼?

2016未來大人物:在地‧紮根

於是,延續2015年我們選出30位30歲以下,台灣最有事的年輕人之後。今年我們決定挖得更深、討論得更聚焦一點。

「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的」,這句話有很多種詮釋。但我們將這句話視為一種召喚——我們的大關懷,應該要從我們所有人的身邊出發。而我們的改變,或是想發掘的改變,也都應該從最渺小最舉手之勞的地方開始。

我們必定是在生活中感受到某些事情不對勁,然後才開始摸索背後的解決方案,而這些在你我身邊默默冒出頭的人事物,都像是尋找答案與改變的北極星,讓我們不至於失去努力的方向。

2016年,我們決定以「在地・紮根」作為「未來大人物」的主軸

也邀請你和妳,跟我們一起尋找在台灣最有事,最不甘於現狀,不斷在尋求改變的年輕人。

未來大人物_fb_cover_6

改變,從行動開始

「在地・紮根」是一個主軸,但改變要從行動開始。今年在關鍵評論網所關心的議題中,我們認為「教育」「農業」「地方再造」「社會」四個議題,是我們最在乎的,因為:

台灣的「教育」已經談了好多年,從十二年國教、課綱微調、翻轉教育,從偏鄉資源匱乏到技職教育的失靈,但是教育偏偏又決定了國家下一代的競爭力,我們希望找出在前線最辛苦、也一直在努力改變的老師,以及體制外嘗試用創新的方式號召變革的領頭羊。

再看看台灣的「農業」,面臨了更嚴峻的考驗,不但國際貿易上不斷被要求開放(美牛、稻米進出口...),還有土地利用的失衡(到底要種植稻作還是種工廠、別墅),以及這幾年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我們亟需要讓新一代的年輕人告訴我們,他們對台灣農業未來的想像是什麼?

緊接著,關於「地方再造」我們想到了台灣逐漸凋零的歷史古蹟,往往不是被拆掉、就是被燒掉;當不斷複製的彩繪村、咖啡館還是高跟鞋教堂變成一個又一個時髦卻讓地方居民無感、甚至排斥的空間。你可能不知道有多少年輕夥伴正致力於文化的傳承,讓我們因過去的歷史與文化而驕傲著!

最後,當台灣「社會」愈來愈多元,我們可以發現越來越多的議題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原住民為什麼就比較草莽、婚姻平權、新住民、女權、動物權、環境永續、老人與身障者照護等等都值得同等的對待與尊重,但這條路絕非一蹴而幾。在從單一走向多元的路上,還有哪些一直在為社會各角落奔走的年輕夥伴呢?

是的,每個問題都如此巨大,但我們一直相信,台灣不需要一個人做很多,只需要我們每一個人都做一點點。

而你和妳的身邊,一定都有那些已經做了好多點的人,都是我們想要敲鑼打鼓,讓更多人看到的的「未來大人物」!

ps. 凡參與提名且被提名人通過第一階段書審的網友,可免費參與8/27未來大人物實體論壇

最後,今年的8月27日記得空出時間,跟我們一同親臨現場與未來大人物們面對面,一起加入改變的行列,讓我們都能大聲說出

我是誰,我做了什麼,這是我想努力的地方。

2016未來大人物_banner_430x210
2 28 專題文章

【未來大人物】蘭嶼媳婦 許書瑜:從才藝換宿到母語繪本,我只是做好一個母親該做的!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承紘
唸給你聽

採訪整理:羊正鈺

她原本只是到蘭嶼去打工換宿,18歲開始當「小幫手」,到變成女朋友,如今成了蘭嶼的「外籍新娘」。從一個觀光客、不太了解達悟文化,現在成了媳婦、老婆,她卻瘋狂愛上了蘭嶼的一切,只是當年來到蘭嶼的許書瑜,沒想到會從待一個月變成一年兩年,甚至是一輩子。而成為民宿老闆娘的許書瑜,不但一手創立了才藝交流的平台,還自費為蘭嶼設計精美的母語繪本。

採訪一開始,許書瑜就打趣道,「現在電視上在演那些『不要叫我越南新娘』甚麼的我都超有感觸,因為我在這邊就是少數民族,我也更可以體會原住民到去本島工作的處境,早期台灣警察會叫你身分證拿出來,我先生高中去高雄念書,就會被嘲笑你的腔調好奇怪...」

面對不同的文化差異,採訪過程中總是伴隨著爽朗笑聲的許書瑜可以說是經驗豐富,婚前沒有多想的她,只是單純想跟男朋友成為家人,反而是結婚後才開始面對「震撼彈」。

「一開始會覺得這些文化對我來說都是束縛,覺得禁忌怎麼這麼多,當女朋友時候怎麼都不用管,但後來了解禁忌的原因後,就會發現其實他們不是針對個人...當你清楚知道背後的原因是甚麼,心裏就會坦然許多。」

開始發現達悟文化的美好——以物易物、才藝交換

漸漸地,她也開始在蘭嶼觀察到,當地一直保有很傳統互相贈與的習慣,而簡單的物慾其實就可以克服物資的不足。

「但是缺少和外界交流,學習新知的管道,卻會讓住在小島的人,甚至我自己連思想都逐漸『小島化』,我們開始只管街頭巷尾的八卦,就算發現一些問題,也不會有動力去改變。」

許書瑜會聽到部落的媽媽在說:「台灣的小朋友都在學才藝,我們就算有錢,也很難請到老師。」

或者是在學校,當全班只有七八個的小朋友,孩子們就會跟她說:「我好希望我們班只有我一個,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唸書,不用努力就什麼都是第一名!」她又更常聽到學生到了台灣,經不起課業或競爭的壓力而休學的例子。

許書瑜想起她19歲就在澳洲農場當WWOOFer的經驗,WWOOF就是在有機農場工作4-6小時,換取三餐和住宿;然後她又想到,每個來到蘭嶼玩的人,其實也都有不同的專長和才藝,如果民宿可以少賺一點錢,提供換宿的旅人一周免費住宿和早餐,也讓當地的朋友能免費來上課,那應該能夠讓蘭嶼的孩子或成人,獲得更多學習的機會。

於是從2014年起,她開始在網路上發起「才藝換宿計畫」,以一周免費住宿,最多四人同行,換取一兩堂符合當地人需求的課程。至今連續舉辦了三年,已經辦了將近40場。

而才藝換宿的活動每年也都有些改變,第一年她只是挑選有教學經驗、當地人會有興趣的活動,從街舞、小農講座、到小朋友的手作課程都有,然後她發現當地人對講座的接受度比較低,大家比較喜歡手作或實用一點的課程。

所以第二年她決定以民宿觀光為出發點,課程的重點偏向美感的提升,像是陶土做風鈴、融入蘭嶼圖騰的印度Henna彩繪。

而今年,許書瑜發現蘭嶼島上的垃圾量已經無法消化,當地也沒有汙水處理廠,廢水都是直接流向大海,所以她開始引進像環保洗碗精、植物染、和回收酒瓶作成燈具,對環境比較友善的課程。

「三年來,你開始會看到島上一些微小的改變,比如說早餐店裡的麻繩燈具是來上課學到的、大家會開始在賣給客人的手工藝品上融入學到的纏繞畫、店家的書櫃上多了幾本讀書會的書,我們也會將課程帶入校園給小朋友...」

14045070_1136491469749438_1303431729_o
Photo Credit: 許書瑜
14017630_1136201303111788_1399984244_n
Photo Credit: 許書瑜
引進新東西的同時,她開始反問「蘭嶼自己的文化呢?」

嫁到蘭嶼的這幾年,許書瑜發現蘭嶼島上的長輩很快速的在凋零,年輕一輩的朋友或在台灣打拚、或在蘭嶼生活,「但母語傳承在我先生這一代,就幾乎只會簡單的招呼問候。甚至前兩年參加當地的頭髮舞比賽,和部落的阿姨一起跳舞時,我竟然是唯一一個年輕人...」

「而且他們還對我說:『你要好好學,因為以後還要靠你教蘭嶼的孩子...』這開始讓我覺得非常的感慨!」

也有在蘭嶼擔任幼兒園老師的她,想到自己一直很希望能夠有當地的母語故事說給小朋友聽,曾經在文藻修過英國母語繪本研究、也曾當過說故事老師的許書瑜,下定決定要自己來。

她開始自己設計一系列比較適合小小孩的母語繪本,更透過才藝換宿的計畫,邀請有繪本製作經驗的插畫家來蘭嶼住一個月,在更認識達悟文化後一起完成兩本故事《ikongo mapimata sya?這是誰的眼睛》和《todangan todangan一直吃一直吃》,這也是她今年「免費」送給蘭嶼和台灣本島200位小朋友的兒童節禮物。

「我覺得我會一直辦才藝換宿,自己會拼命要做這兩本,就是因為我在蘭嶼最迷惘的時候,曾經聽過一場演講裡提到『當人生只剩下這一年的時候,你會做甚麼?』我覺得我想留下一些可以放比較久的東西,所以有什麼挫折或不順我都會告訴自己,如果我只剩這一年...」

許書瑜認真地說道,其實在後面支持她的力量,是她想到自己以後也會生一個蘭嶼寶寶...

「我希望他有機會認識自己的母語、或是我能夠跟他一起學習。我在幼兒園班上的小朋友,總是會無意間叫我『媽媽』,你會覺得他們是真心把我當作母親的角色,雖然我自己還沒有小孩,但我卻一直是用一個母親的心情在做這件事情。」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16未來大人物_banner_430x210
3 28 專題文章

【未來大人物】朱冠蓁的百味人生:我就是看不慣,這社會太多人選擇「視而不見」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吳承紘
唸給你聽

一則歐洲童話故事是這樣的:

有三位士兵剛打完仗要從戰場返鄉,一路上又餓又累,當他們來到一座村莊時,想要跟村民要點東西吃順便找地方休息,卻被大家以物資缺乏為由拒絕了。

這時士兵們心生一計,於是告訴村民們說,既然大家都沒東西,那就用石頭來煮湯吃好了。村民們聽到士兵們要用石頭煮湯,覺得很不可思議,於是紛紛靠攏過來,想看看他們在玩什麼把戲。

士兵跟村民要了個大鍋子,加水進去後生起火來,接著士兵再跟村民要了幾顆大石頭,然後真的丟到鍋子裡煮。村民們看傻了眼,只見士兵不斷地攪動湯鍋,然後說,「這樣的湯加上鹽巴和胡椒,就會更美味了!」於是有村民跑回家拿鹽跟胡椒加進去,接著士兵又說:「這時候有胡蘿蔔跟甘籃菜就更好了。」於是鍋子裡又多了胡蘿蔔跟甘籃菜。煮著煮著,最後竟然真的成了一鍋有肉有菜,豐盛而美味的湯。於是三位士兵邀請所有村民同樂,一起享用著這從無到有的盛宴。

雖然這是一則未必發生過的童話故事,但這鍋石頭湯卻成了原本是設計師的朱冠蓁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道料理,接著揉合我們習以為常,卻經常不會停留下來多看一眼的遊民,或者叫賣玉蘭花的街賣者,成就了朱冠蓁心底那股想要做點什麼事情的小小湧動。

一鍋石頭湯、街賣者、遊民和一位設計師,因此各自交織出千百味的人生,並啟發同樣有著「想做點事情」衝動的人們,成為台灣街頭的新風景:人生百味

我所認為的未來大人物是「組織者」

「前陣子我讀到阿林斯基《叛道》這本書的時候,我覺得裡面有一句話講得很好玩,我覺得跟我們做的事情很像:『…並不是為了要成就一個人做一件事情,而是希望某件事情被完成…。』」

外號「剛勇」「阿勇」,今年27歲,「人生百味」創辦人之一的朱冠蓁,分享她對於未來大人物的定義。

眼前綁著俐落馬尾,略施薄妝的臉龐和一身輕便合宜的服裝,一般人的刻板印象總會認為,這樣的朱冠蓁如何能從事街頭工作,更不用說和遊民打交道,甚至一起坐在街頭上跟遊民吃飯,搞社會工作。但2014年的318運動,讓她毅然走出舒適圈,決心創辦社會企業,協助街頭上的人們能夠更快樂地生活著,讓街頭更平等,更舒適。

「也許如果我把大人物解讀為所謂的『組織者』的話,其實就是可以集結大家的意志,然後不管這件事情有多小,有多深,第一件事就是成為第一個跳到海裡的企鵝。」朱冠蓁補充她對於大人物的看法。

「你知道為什麼企鵝會等第一隻跳下去才跟著跳嗎?」

「因為第一隻很容易被吃掉。哈哈!」朱冠蓁笑著自問自答。

朱冠蓁認為,在各個領域裡面,不會有某種服務或是某種行動都存在著固定的行為,也許會有突出的一個小小的角,或小小的芽,也就是那些出去做不一樣的事情的人。

因此,在跳脫原有固定框架之外,朱冠蓁認為大人物應該更像是「聚合物」,是一個把所有人意志集結起來,去做一些不同嘗試的人。而這點也充分說明並體現在人生百味的創立與領導風格上:言必稱團隊(另兩位創辦人分別是巫彥德、張書懷),而不是個人。所以,朱冠蓁對於個人自外於團隊而成為單一的大人物,其實是感到有些困窘,甚至不那麼充滿自信。

然而,談到團隊的創立以及正在進行的計畫,朱冠蓁又拋去那些困窘與青澀,展現出與她的外號「剛勇」一樣的灑脫與豪邁,沒有絲毫遲疑。

DSCF0505
photo credit:吳承紘
在人生百味的迪化街辦公室裡,朱冠蓁一邊接受採訪,一邊和同事確認著當天的工作項目。
318運動,成就人生百味

正式於2015年登記為的「人生百味」,主要是以各種專案,集合群眾的力量關注街頭弱勢者為服務項目。從成立之前到現在,陸續推出「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石頭湯」、「人生柑仔店」,以及最新的「南機拌飯」等計畫,都是以街頭弱勢者的經濟與食物安全為主,近幾年逐漸吸引一群有著同樣理念的人們加入,讓一開始只是3個人的團隊,擴大到目前4位正職、4個實習夥伴、1位田野研究員和一位攝影師,以及不支薪的共同創辦人張書懷共11人的規模。

實際上成立於2014年的人生百味,第一個結構性計畫是誕生於318運動現場的「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也就此開始將朱冠蓁在公平貿易協會工作時,與夥伴觀察到的街頭弱勢者議題,一步步夯實起來。

2014年3月底的一個深夜,朱冠蓁與夥伴見到立法院外一位回收物資的老婆婆獨自吃力地推著回收車,在前往協助之後,幾天內和夥伴蘊釀出解決方案。「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主要是以地圖標出長輩固定回收物資的時間與地點,除了有效改善資源回收長者的生活之外,也可以讓附近的居民更方便地處理家裡的回收物,是個相當成功而有效的計畫。

而第二個計畫就是來自歐洲童話故事的石頭湯。

從分享開始,煮一鍋屬於街頭的石頭湯

「石頭湯是真的非常因緣際會,它是一個非常偶發在我們生活裡的偶發狀況。」朱冠蓁回憶。

「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挑起了原本存在朱冠蓁心裡的一個小小的湧動,有如漣漪般慢慢四面擴散。因為318運動時每天都不斷有物資湧入,朱冠蓁眼見物資不停地流失、腐壞,卻總是有需要的人無法獲得,再加上有朋友看到一位街友想跟物資站的人要東西吃卻被工作人員拒絕,「我覺得很不合理」。於是朱冠蓁開始思考如何不讓物資浪費掉,向物資站交涉後對方提供了一箱物資讓她們運用。但等到真的去拿的時候,朱冠蓁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天啊,拿到之後瞬間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我們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完成,就是避免一箱食物被浪費。」朱冠蓁笑著說。

拿到一箱物資之後,該從何開始,如何開始?既然是要協助街頭的弱勢者,就從提供街友食物開始。但來自高雄的朱冠蓁不知道要怎樣去找到街友,其他夥伴如巫彥德、張書懷也不知道,於是他們利用自己對於網路工具的熟悉度,搜尋「台北街友」這個關鍵字,試圖找出台北街友最常出沒的地點,結果最後是出現的是「龍山寺」三個字。

「其實原本就有朋友跟我說龍山寺有很多街友,我內心超恐懼,心裡就浮現起很多像是『山寨』呀、『荒煙蔓草』、『丐幫』啊之類的景象…」學設計的朱冠蓁笑著比手畫腳,一五一十地道出當時腦海裡所出現的畫面,「結果到了龍山寺才發現,就是一個很明亮的公園,阿伯下棋、睡覺,妳也不知道到底誰是街友,很超脫你對街友的印象。」

朱冠蓁回憶起過往曾經在街上、生活中遇到街友的情景,試圖把那些似曾相識的熟悉拉回現實的場景重疊起來,消解對這個族群的陌生與恐懼。

「明明這不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觸街友,以前上下學的路徑、經過補習班的路徑,在車站一定都看過這樣的身影,可是我卻會聯想到新聞上面講的,電影上面演的…」朱冠蓁又發出她的招牌笑聲,但隨即認真起來,「當我談到這個人(街友)的時候,我就從其他地方去攫取這樣子的畫面跟資訊,這樣很詭異,有沒有辦法我們真正去了解街頭上的人到底是怎樣?」

朱冠蓁直覺地想要以對談打破自己的手足無措,但事情並沒有她所想像的那樣簡單。

「可是我們一坐下來,那位阿伯就站起來走掉了。他覺得很恐怖,想說你們要幹嘛,想騙我身分證嗎?」朱冠蓁這才了解,街頭上的人們防備心與恐懼感比一般人更重,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護他們。「很有可能他們去找警察時,警察也不理他。」朱冠蓁觀察。

即使心裡充滿恐懼,「我一個女生,我要去街頭睡一晚,我要跟街上的人聊天,這樣可以嗎?但是當你真正做了之後,你才知道說這件事情能不能做,另外事前的做功課,準備一定要周全,」朱冠蓁堅定地說,「但不能不向前。」

「所以我才驚覺,原來他們比我們還要害怕,這點滿震驚的。第二點,就是有沒有辦法讓我們彼此不要在這樣恐懼戒備的情況下交流。」

「因為我們這樣子的小人物能夠做到的事情,在那個當下就是食物吧。」

「一定要有人去闖開這條路,讓有人可以走進來。」朱冠蓁以行動證明。

「後來我們想到當時去分享物資的時候,那個感覺是簡單溫馨的,吃飯又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我們都可以做,所以就來做做看。」

於是,從一箱包子開始,朱冠蓁踏出第一步,從開始在台北車站到龍山寺「分享食物」,推廣「剩食」再利用的觀念,到募集家庭、餐廳與婚宴場所剩下的食材,一起下鍋煮起石頭湯,佐以社會人生的千百調味,讓這鍋湯越來越濃郁馥盛,越來越多人享用。

而後,為了讓這股小小的湧動得以維持,進而成為推動社會向前的巨浪,使街頭弱勢與無家者的議題更加深化,朱冠蓁與巫彥德、張書懷等三位夥伴決定創業,於2015年正式登記「人生百味」創業。

AG9Y5647
photo credit:吳承紘
人生百味於今年5月開始在南機場運作的「南機拌食」基地。
以食物為切入點讓社會企業的門檻降低

對朱冠蓁來說,選擇以「食物」作為創立社會企業的起點,除了門檻較低之外,更多了一種人際上的體貼與從街頭所累積而來的世故。

「對很多人來講,提供住宅和工作可能門檻都太高了,但是很多人都可以提供食物,」朱冠蓁解釋,人生百味關懷街頭弱勢從食物作為切入點的原因,「這一般人就可以做,不一定要專業的社會工作者才行。」

朱冠蓁謙虛地說,人生百味只是剛好選擇了這一條舒服的方式,「再加上這些東西是募集而來,又是社會上過多資源的時候,就不會讓人有那種我是來做善事,我來付出奉獻的感覺。而是,我就只是來調配這件事情,或是我就是想要找一個人來分享這些多出來的東西,」朱冠蓁進一步解釋,「這樣的概念會讓大家不會抱著那種上對下的感覺。」

感受自己的弱勢和脆弱,因而感同身受地投入街頭

然而,一個起心動念如何能夠成就後續的一連串行動?幫助與被幫助之間,常常是兩者互為投射。小時候常常跟男生玩在一塊兒的朱冠蓁,小五時被取了個綽號「剛勇」,就這樣一直跟她到現在。

「那是一個我喜歡的男生,用他小學生程度所能想到,最勇猛最厲害的字眼了。」朱冠蓁笑著描繪當時的畫面。

而在「剛勇」這個綽號底下,朱冠蓁看見的其實是自己的脆弱與孤立,特別是在協助街頭弱勢者時,更可以聽到隱藏在自己心裡的聲音。

「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我覺得是因為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脆弱跟弱勢感吧?就是在很小的很小的事件裡面,可以看到原來被孤立是怎樣的感覺,或是在街上是怎樣的感覺。就算自己不是親身接受者,可能在看到的時候也可以感同身受,那一瞬間可以連結到自己的弱勢跟無助。」朱冠蓁說。

朱冠蓁進一步提起《我是許涼涼》裡的一個有關精神病街友的橋段,很多時候當她自己必須壓抑心中的崩潰而痛苦不堪時,那樣的感覺使她更能夠感受那段精神病街友的情節,「或許因為這樣進一步更想要扶弱,並進一步去協助他們吧?」她說。

「或許只是單純地看不慣,為什麼這件事情看起來是需要有人做的時候卻沒有人去做,而且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從感同身受出發,從街頭開始驗證自己的想法,朱冠蓁無法容忍自己與周遭許多人面對不盡理想的現狀時,被迫選擇視而不見,因此選擇站出來。但她也從這段歷程當中理解到,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她一樣毫不猶豫地站出來,「被生存壓力追趕,為了家庭、為了獨立,只得忍耐現況。」但朱冠蓁仍然堅定地認為「無論多微小的行動,都有機會引發社會的既定印象翻轉。或至少,如同復健般規律地提醒自己,永遠都存有一絲反抗的力量。」

因此,人生百味能不能繼續走下去,成事是否在我,雖然她也會擔心這樣的問題,但「就算今天我們活不下去了,這件事情就做不起來了嗎?如果我們活不下去就代表這件事不該做嗎?」朱冠蓁反問道。

「我們這些失敗的經驗或是走過的路徑被記下來的話,下一個想要依循的人,或想要更往前走的人,就有更多的資訊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被完成。」

「只要這件事情會被完成我就安心了。」朱冠蓁說。

石頭湯之後的計畫

在石頭湯成功的經驗之後,原本在非營利組織時所見到,卻無法有所行動的街賣議題,現在也水到渠成,可以開始進行了。

「我們發現一件簡單的事情可以滾動很多人。所以後續滾動了這些想要做事情的人的時候,那時就在想,當時想做的事情(街賣議題),現在是不是可以做了?所以,街賣就被拉進來做了這樣的一個企劃。」朱冠蓁說。

「街賣」是目前人生百味在石頭湯之外,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除了進行相關的調查與街賣者,甚至街賣集團接觸、合作,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更以「人生柑仔店」的專案募款的方式,在flyingV成功募資上線,藉以深化街賣議題。緊接著在今年5月22日,「南機拌飯」開始進駐南機場二期公寓忠恕市場舊址,進行一連串社區共煮共食、食物讀書會、剩食再生廚藝班等相關活動,以及原本的石頭湯計畫等等。

AG9Y5655
photo credit:吳承紘
除了自己運作之外,人生百味也積極和其他的非營利組織合作,讓議題更加深化、擴大。
獲選大人物的意義

從318運動萌生的「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石頭湯」、到現在的街賣和南機拌飯,兩年多的時間很短,但也長的足夠蹦生出經驗與智慧,酸甜苦辣交雜的人生百味。人生百味恰如其名,讓包含朱冠蓁在內的夥伴急速成長,更加穩健而成熟地深化他們所想要傳達的議題。

因此,回到未來大人物身上,朱冠蓁認為獲選這次的2016未來大人物,是一個「讓我們想被看到的事情更容易被看到的時候」的好機會。

「當然我們接受過一些媒體的報導,我們也有去分享,但感覺就很像是這個人做了什麼事情,還有就是他們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像是資源再分配、餵飽餓肚子的人啊…我們希望被看到的是更深層的東西。」希望藉由這次的未來大人物相關活動,能夠讓更多人不只是看到表面的人生百味,更能夠注意到未來他們所想要傳達的各種議題,包括最近漸漸成為焦點的「剩食」。

但這一切都需要每個人「停止視而不見」。

朱冠蓁握緊雙拳,努力地強調,「我覺得,看到了但是假裝沒看到,這件事情每天都在大家面前發生,因為好像往前走的時候,眼睛看到的是更重要的,比方與生存、工作相關的事情啊之類的。是這些東西影響到你,讓你沒辦法注意到這些事情,還是其實是你無法行動所造就的無力感,讓你去迴避這些事情?」

「但是你有這個權力跟能力,停止視而不見。」朱冠蓁誠懇地說,而這正是她每日身體力行的座右銘,沒有折扣。而這,正是她想要對其他年輕人所說的話。

「你有停止視而不見的權力!」朱冠蓁再強調了一次。

帶著有點傻氣的樂觀,卻又無比堅韌到有些固執的個性,讓朱冠蓁嚐盡這兩年來的人生百味。

即使面對鏡頭仍會感到困窘,想找個地洞鑽,一旦走到街上,或者說到她正在做的那些事情,朱冠蓁便彷彿換了個軀殼,從以往那個自己走出來,堅定而踏實地繼續煮著那鍋石頭湯。這鍋湯會不會一直煮下去,她不是很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湯一定是無比豐盛、嘉美。

AG9Y5679
photo credit:吳承紘
朱冠蓁大事記
  • 78年次,27歲
  • 2013年洪仲丘遊行,第一次走上街頭
  • 2013年進入公平貿易協會,街頭弱勢議題在心中萌芽
  • 2014年與夥伴創立人生百味,開啟「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與「石頭湯」計畫
  • 2015年開啟人生柑仔店:翻轉街賣形象計畫
  • 2016年與小白屋、社規師團隊合作,進駐南機場基地「南機拌飯」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羊正鈺

2016未來大人物_banner_430x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