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未來大人物】《故事》創辦人 涂豐恩:這世界很大,保持好奇心比懂很多更重要

2016 未來大人物

2016/08/08 , 評論 吳象元
吳象元
從彌爾頓到中國研究,從台北到西雅圖,著迷學術的理性批判,卻更長停留在書寫行走於書本、咖啡和城市的小故事。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2014年《故事》上線​,在這彙集眾多歷史系寫手的網站,甫成立便有一群忠實讀者在眾聲喧嘩的台灣新媒體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其背後關鍵推手便是涂豐恩。

涂豐恩大學時念台大工管,卻覺得不適合走商學院路線,直到大三轉到歷史系才如魚得水,對身體、醫療、思想史特別感興趣,研究所專攻醫療史,目前則在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班就讀。

這世界正在改變,對歷史學者的需求非常多?

「當時做《故事》,是因為自己想看。」2013年,涂豐恩在自己的部落格histopolitan上翻譯John C. Burnham的文章歷史學者把「就業市場」全搞錯了獲得許多歷史系學生轉發迴響。

文中寫道:「歷史學者抱怨就業市場的問題。但他們搞錯了。他們沒看到這世界正在改變,而且變得對歷史更有利。事實上,對歷史學者的需求非常多。」當時他以個人部落格為發文管道,後來覺得不能再單打獨鬥,加上身邊很多人寫文章卻無平台,遂起了「揪團書寫」的念頭。

社會系、政治系發表公眾評論實屬尋常,但將文章置於網路平台,在台灣史學界並不常見,涂豐恩更舉例,學術界有義務要看同儕的文章,但同為研究20世紀的學者,卻可能因為關注的國家或區域不同,而面臨無法對話的狀況。因此,當這批出身學院的《故事》作者面對大眾時,出現不小漣漪:

當寫手意識到他們的東西要給更多人看,就會寫得讓大家了解。我知道一些在學術界的作者,常會思考我們的界限在哪,但這疆界其實因網路的誕生正在不斷變化,所以沒有一個確切的標準;知識永遠會和媒體型態綁在一起,雖然學術界相對來說比較保守和穩定,不會立即受到外在環境變化的衝擊,但媒體生態的變化,遲早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而這時代也的確是需要歷史學者,《故事》除了開啟學術和大眾的對話,也吸引一群對歷史主題熟悉的讀者,其中有年輕熱情的學生,還有已退休、成長過程中沒接觸台灣歷史的中年人,他們不僅能挑出編輯的技術性錯誤(如錯漏字),有時引發精采的回應和補充,而與讀者互動成了作者們的新課題。對此涂豐恩表示「新媒體很難預測」,和寫論文只有同行閱讀的情況大不相同,文章一旦透過媒體傳播就會帶來各型各色的讀者。

13838057_10154588421302439_797930457_o
《故事》活動照,講者為蘇峰楠

歷史學者把「就業市場」全搞錯了文中有這麼一句話「歷史學的訓練除了訓練歷史之外,一無是處。」而對涂豐恩而言,歷史有技術性的一面,譬如考證、語言訓練、文獻解讀,但普遍來講,歷史就像美術、音樂,只要喜歡就去多接觸:

歷史就是,如果你知道每件事都在變化當中,不是生下來就是這樣,而將來的走向不一樣,有這樣動態的想法,有這樣的意識就夠了。如果可以,我會希望升學考試不要考歷史,寧願它不要變成一個有標準答案、會扣分的學科。

涂豐恩表示,很多人說台灣人都要知道台灣的歷史,但他並不這麼認為,強調歷史就是一種看事情的方式,如果變成一門學科,會減低學生學習的興趣,他邊說邊拿起手邊茶杯說到:「茶杯也有歷史,玻璃出現也有其歷史意義,背後都反映出人類社會的變化。」

不過他也表示,自己沒在第一線教過書,所以不知這種方法學生會不會覺得有趣,「就好像做媒體,可能我們覺得有興趣,讀者卻覺得沒什麼興趣。」

《故事》對體制有沒有造成改變?

「具體的改變我不敢說,但我們的目標是與學界密切合作,許多學界的師長和朋友也都有看《故事》,當然也會有批評的聲音,都總比忽視來的好。許多作者都和我年紀差不多大,未來當他們也成為老師,就會出現更多改變。」

涂豐恩說到,很多人最近都開始反省,學術界逐漸變得僵化,只剩下發表文章、算點數升等,有時發表文章只有寥寥無幾的同行看過,「但我們不是要改變所有人,畢竟光譜上有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有些做非常專門的事,有些做綜合的研究,但如果光譜只剩下一篇,終究不是正常的現象。」

他也提到,台灣對東亞的歷史有很大渴求,想更了解日本、韓國還有東南亞,但台灣卻沒有辦法回應,沒有營造對話的生態,「當社會有這些渴求,在源頭製造知識的人,要如何回應?」

除了改變學術體制,《故事》也想搭一座學術和大眾間的橋樑,「我不喜歡說教育讀者,而是把有興趣的讀者聚在一起,一起來學習,雖然作者有主動權,卻不是由上而下地灌輸知識。很多人說我們在做普及的內容,我認為這樣的說法不夠精準,我們是在嘗試知識傳播與歷史寫作的不同形式。但是連結學術界和大眾的確是我想做的。」

《故事》的成功也吸引出版社前來詢問,但對集結文章出版,涂豐恩卻有不同想法,「一開始不少出版界朋友來問,讓我們有點受寵若驚。知道他們希望能尋找台灣本土的作者,而不是找翻譯作品,也讓我們很感動,因為而這也是我希望提倡的,就是用我們的角度來寫,不管是臺灣的歷史還是世界的歷史。不過把網路上文章集結就出版,並不是最好的作法,我們希望作者先在網路上寫,作為起步;至於一本書,應該要去想,做一本書和一堆網路文章,到底有什麼不同?」

13820745_10154588421297439_600341951_n
《說書》主編陳建守
想知道大家怎麼想像世界?

「我自己一個人做大家不會看到。」入選未來大人物,涂豐恩強調這是團隊的成果,還有作者的功力,「做這件事,意外地讓我知道很多人很會寫,是他們讓歷史讀起來有趣,很多人還會持續的寫。至於為了什麼而寫,可能每個人都不一樣,可能是種發表的衝動,也可能是找到同好的感覺。」

如今《故事》已有三位正職處理網站事宜,目前又成立《說書》,讓讀者透過書評更加認識出版品;談起《說書》,涂豐恩表示念歷史的人都喜歡讀書,身邊很多人都是愛書狂,而台灣現在很缺少這個東西,「許多出版社出書時舉辦新書發表會,但有些書在出版前,讀者就會期待了,例如吳叡人老師剛出版的新書。我們覺得可以在書出版前,就把讀者找出來,書出版之後,也能有延續的討論。」

「這世界很大,還有很多很好玩的東西,保持好奇心比知道很多事還重要,念歷史就看到很多有趣的東西。」就因一個簡單的念頭,《故事》的成立拉近了學術和大眾間的距離,而此刻涂豐恩仍有好多問題在腦中盤旋,也想問問大家:

想知道大家對整個世界的想像?對台灣未來的想像是什麼?台灣在國際上,在文化上的角色是什麼?台灣周遭的歷史(如東南亞),可以怎麼寫?台灣複雜的歷史,可以怎樣變成我們的優勢?有什麼面向是我們還沒去挖掘的?

《故事》正在進行募資的活動,歡迎大家共襄盛舉。
13652658_10154588422397439_96679614_n
《說書》編輯部成員

涂豐恩大事紀:

  • 生長於台北,2008年畢業台大歷史所
  • 2011年入哈佛大學東亞系博士班就讀
  • 2014年成立「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2016年成立「說書」

核稿編輯:楊之瑜

2016未來大人物_banner_430x210

專題下則文章:

【未來大人物】蘭嶼媳婦 許書瑜:從才藝換宿到母語繪本,我只是做好一個母親該做的!

2016 未來大人物:

「2016年,我們感受到台灣迫切需要用行動帶來改變,將主題訂為「在地.紮根」,尋找台灣各個角落,努力行動著的年輕伙伴,並且進一步聚焦在【農業】、【教育】、【地方再造】、【社會】四個領域,找出共20位、35歲以下,用具體行動做出改變、並且影響著人們跟隨,創造改變的年輕人。」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