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6 未來大人物

【未來大人物】台中好伴 邱嘉緣——網路時代來臨,沒有比現在更需要一個「秘密基地」了

2016/08/09 , 評論
Jesse
Jesse
熱愛老派的事,深覺長大是場叫人厭惡的陷阱,既幼稚且天真。喜歡雷蒙·錢德勒,希望有一天「能發明告別警察的方法」。

浦澤直樹的漫畫《20世紀少年》裡頭,小學生的主角群們有個秘密基地,賢知和朋友們把自己的寶物、玩具帶進基地裡。

放學(或是不想上學)後一群人就躲進草叢搭起的小世界裡,聊天、聽音樂、玩耍,秘密基地既是逃離現實(煩人學校)也是創造力的孕生處,在基地裡一群小朋友天馬行空地畫出一本「預言之書」,這本書有小朋友最愛的巨大機器人、怪獸;世界毀滅和重生以及英雄的出現。

現實世界也需要秘密基地,需要能夠自由暢談、無需顧慮陌生人、或小或大的空間,能夠隱藏私欲也能夠交流、彼此分享。

網路時代來臨之後打開了秘密基地曾有過的圍牆,我們不只一次聽說過在車庫裡創業的天才故事,內容大抵是一群(或幾個人)在車庫裡、小房間裡,為了一個特殊的點子,最後創造出一個風謎全球的商品、公司,致富或是成為「英雄」。

這些故事透過電視、電影、小說不斷地放送,伍茲尼克(Steve Wozniak)與賈柏斯(Steve Jobs)和他們的車庫、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裡頭一群電腦工程師和他們的共同住家。

網際網路普及化,使得傳統企業、辦公室的空間被打破,看來我們不再需要辦公室的隔間劃分,圍牆倒塌,受僱者得到更多的自由去選擇合適的工作環境,業務員們可以選擇咖啡店與客戶見面、文字工作者在家或是在安靜的場所寫作、設計、繪畫、創作工作者離開公司和辦公室(本來也不需要)。

即便如此,交談仍然是重要的、仍然是工作中的一部分,別忘了秘密基地是聚集的場域,「預言之書」及眾人的想像才能創作出英雄。位於台中中區的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就是這樣一個秘密基地。

共同工作4
Photo Credit: 好伴提供
好伴共同工作室內部空間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座落於台中車站附近,緊鄰著繼光街、電子街,這個區域曾經是台中市發展最蓬勃的地方,隨著90年代開始的發展重劃、市鎮轉移,新世紀後城市重心移轉,舊市鎮迅速地沉寂。

共同工作空間的計畫來自於兩位創辦人求學時期的實務經驗,創辦人之一的邱嘉緣,同時也是本屆未來大人的入選者解釋道:「這個計畫原本是大學四年級時一堂名為『社會經濟組織創新與設計』的實作課程」,課中,他們組成跨系所的團體中建立了一個屋頂都市農園的方案,這項經歷,最終結晶成為好伴空間的初步構想。

另一位創辦人張珮綺補充道:「剛回到台中時並沒有想過創業,而是在西區的審計新村參與聚落規劃,後來得到慕哲創投基金的投資,才有了實現的機會。」

2013年,邱嘉緣與張珮綺兩人,通過眾籌平台募資加上積蓄和創投基金的經費,以300萬的初始基金成立好伴共同工作空間。

他們選擇了電子街口的一間老房子,這房子來歷不小已有80多年的歷史,日治時代末期白福順律師返台後,在1932年前後在此(當時稱作綠川町一丁目)建造自宅,同時作為律師事務所,兩人聯繫第三代的屋主,將老舊的房舍承租下來,將資金的三分之一用作整修,清洗房舍立面,並將室內改造成開放式空間,重新安裝木製的雙開門和窗框。

「我們將室內分為兩個區域,一樓有共用的大桌子、廚房和吧台;二樓則是專心工作區,獨立的書桌讓工作者可以專心投入工作。」邱嘉緣介紹了室內的設計理念。

在《王牌酒保》裡曾經有過一種說法,在酒吧裡面坐在吧台的人表示想要跟人交流,而坐在獨立桌的人則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這正是契合好伴空間的想像。「在這裡的工作者,會在廚房裡沖煮咖啡,有時我們也會一起開伙、共食,交流大多發生在吧台這個區域。」張珮綺指著廚房說。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
Photo Credit: 好伴提供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一樓的吧台區

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起源於SOHO族眾多的美國舊金山,隨著自僱者和自由職業者人數增長,漸漸地在全世界各地興盛起來。

雖然同樣是提供網路、工作桌和簡單的飲食、電力,共同工作空間與咖啡店仍然不同,主要訴求是提供自由職業者在空間裡自由交流,彼此交換資源和創意。邱嘉緣和張珮綺走訪了香港、東京等地,將其他城市的共同工作空間經驗帶回台灣。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採取日租、月租的方式提供服務,並且定期舉辦聚會、講座和創業座談,同時也將彼此的人脈互相分享,提供資源整合與交流,前來的工作者有作家、插畫家、設計師、軟體工程師、出差的商務人士等等,成立以來已有超過80人曾在此打拚。

邱嘉緣說明:「有一個實體空間,才能夠聚集一批人,共同空間這種展業的核心價值,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分享。有了空間之後,人們才會在這邊聚集,這些個人與團隊形成一個社群,這個社群可以去做一些『創新』的行動。」

對他們而言,共同工作空間並非目的,而是向「社會創新」前進的工具,通過自由工作者建立的群體,與台中市中區舊城鎮中的社群交流,以年輕世代新的視野活化舊城區,並且也有助於保留傳統的文化景觀。

我對活化的想像是保留多元價值的地方,除了歷史文化之外,舊城區有其他的議題在。我們希望串連在地團體,不論是店家也好、創業者也好,來推動舊城活化。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跳脫傳統空間營運的邏輯,主動媒合工作者和在地社區,舉辦各種與在地群體交流的活動,例如中區小旅行,帶著參與者走訪舊城區的巷弄和老店家;舉辦綠川市集,邀請老店家在綠川邊擺攤,並讓設計工作者協助設計攤位,呈現傳統產業的新鮮樣貌。

「像是我們這種離家求學,將城市的人脈、經驗帶回到故鄉,這種外部資源對於地方再造是很重要的。」邱嘉緣提到她憂慮台中傳統產業的凋零時說道。

廚房共食2
Photo Credit: 好伴提供
空間使用者在廚房共煮、共食

自僱者時代的來臨,不僅只是因為科技帶來的改變,同時也反應了台灣社會結構以及受僱者的惡劣環境;另一方面,在地產業的凋零流失,地方文化、景觀的螁色,年輕世代正面對「既無身後身,也無眼前路」的困難處境。

我們沒有比現在更需要一個秘密基地了,不只是作為逃避的去處,同時也是反抗的基礎;不只是玩耍、窩居的溫暖場所,也是想像力萌生的沙龍會。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以龐大的想像出發,從小地方著手,從學校的作業到創業,她們打開了自己的祕密基地,邀請陌生人們進入,結交朋友、提供服務、彼此串連。

「我希望不只是世代的轉換,而是既有的價值觀會改變,企業的價值觀、政府的價值觀,希望10年之後,好伴可以從個人推廣到整個社會。」邱嘉緣這樣想像未來;好伴空間一樓的工作台是鋸齒狀的長桌,人們彼此分坐在桌前時,不和對面的人正對,也不會和旁邊的人並肩,既遠也進、獨立也相連。

邱嘉緣與張珮綺一對夥伴坐在我面前,我心裡想著,這種恰到好處的距離,就是夥伴的距離、伴侶的距離,也是好伴與台中市的距離。正如同《20世紀少年》裡的祕密基地那樣,英雄不是揹著吉他最後用歌聲拯救世界的賢知,而是在秘密基地裡彼此交流,又獨立成長的夥伴們;怪物不是個人、英雄也永遠不是一個人。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大事記
  • 2012年12月 共同工作空間概念萌芽
  • 2013年05月 好伴粉絲頁成立,舉辦「老問題,新方法」社會創新講座
  • 2013年05月 取得慕哲社會企業投資
  • 2013年09月 FlyingV「老屋再生,夢想發生」募資提案募資
  • 2013年11月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開幕,近百人參與
  • 2014年02月 台中舊城小旅行首發場
  • 2015年03月 第三場「綠川市集」,達4,000人次參與
  • 2015年10月 舊城創新工作坊
  • 2016年03月 第一屆「青創世代」成果發表&第六場「綠川市集」

核稿編輯:羊正鈺

2016未來大人物_banner_430x210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未來大人物】花東菜市集 彭昱融:放下紙和筆,返鄉花蓮從提升農產價值開始

2016 未來大人物:

「2016年,我們感受到台灣迫切需要用行動帶來改變,將主題訂為「在地.紮根」,尋找台灣各個角落,努力行動著的年輕伙伴,並且進一步聚焦在【農業】、【教育】、【地方再造】、【社會】四個領域,找出共20位、35歲以下,用具體行動做出改變、並且影響著人們跟隨,創造改變的年輕人。」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