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吳哥王朝殞落後的高棉,是如何走向今日的柬埔寨?

【吳哥殞落後】當吳哥的南進遇到越南的南向,讓柬埔寨就此失去了「下高棉」

2020/09/11 ,

評論

Double A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Double A

吾少也賤,畢業於公館大學雜食系,原本想當個象牙塔塔民,一輩子當隻蠹蟲,但卻意外墮入人間被煙火轟炸。以前當研究是吃飯工具,現在則是人生樂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遍步世界,讓數字超越數字,讓文字超越文字。作為數位漫遊者,曾在關鍵評論、故事、Readmoo、獨立評論、背包客棧發表過一些作品,現在於medium經營自己的部落格wander with idioc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去下高棉地區的「國恥論」被柬國歷代政權不斷宣傳,因而埋下仇越的種子。也因為這層背景,當1978年底越南入侵柬埔寨擊敗了「紅色高棉」,雖然是解救了許多差點因種族屠殺而命喪黃泉的人,但越南的這輪入侵,也使「國恥論」再度復甦。

雖然遠親不如近鄰,但面對泰國與越南這兩個鄰居,柬埔寨可說是有苦難言。要知道柬埔寨與越南的恩怨情仇,就得先知道古代越南的南向政策與消失的占婆古國。

從地圖上來看,柬埔寨整個鑲嵌在越南內,綿延的長山山脈停在湄公河三角洲。越南最早起家於北方,包括華閭的丁朝、前黎朝,定都河內的李朝、陳朝等,基本上都是北方立國,中越以南則是與北越政權敵對的占婆文明(Champa)。我們現在所認識的越南其實是19世紀阮朝所奠定的,而歷史上的越南,也並非都是個國土狹長呈S形狀的國度,他有很長一段時間,勢力範圍都僅限紅河三角洲(河內)一帶。

image001
製圖:Double A
本文提及越南和柬埔寨城市的相對位置。
圖1_河內環劍湖一帶有許多歷史古蹟,是最早開發的地區
Photo Credit: Double-A
河內環劍湖一帶有許多歷史古蹟,是最早開發
圖2_華閭古都
Photo Credit: Double-A
華閭古都

高棉王國與越南古國在歷史上的交手結盟

由占族人建立,前身是林邑古國與占海岸聯盟,6世紀後合併為占婆國,而後定都占婆。占婆國瀕臨季風亞洲,深受印度教與婆羅門教的影響,在文化上與高棉文明相近。占族在今日越南算少數民族,但實際上在公元8、9 世紀國力並不輸越人,今日峴港附近的美山聖地,就是占族文明的留下的遺跡。

Map-of-southeast-asia_1000_-_1100_CE
Photo Credit:Javierfv1212 CC0 1.0
11世紀東南亞各國勢力範圍,黃色為占婆國
圖3_峴港是中越最重要的城市
Photo Credit: Double-A
峴港是中越最重要的城市

不過一些學者認為占婆算是個曼陀羅式的文明,城邦與城邦之間僅有鬆散的連結,並不是像北方越人的國度一樣具有明顯中央集權的特徵。另一方面,也因為有占婆與長山山脈作為緩衝帶,到15世紀以前,北越的歷朝歷代都還未正式跟高棉文明有過大規模交手。

相反的,占婆與高棉則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往來。高棉在扶南古國的時代,兩者就曾短暫地兵刀相見,而後扶南被真臘繼承,然而,真臘卻不諳季風亞洲的航海技術與貿易規則,研究東南亞史的權威D.R. SarDesai就歸結,「高棉族起於內陸地區的身份,使他們『不適合扮演中國、印度、西方之間大規模海上貿易中間人的角色』」,這也是真臘王國在公元8世紀分裂為水陸真臘的主因之一,而水真臘控制了今日柬埔寨大半地區與湄公河三角洲。

圖4_崩密列
Photo Credit: Double-A

崩密列(Beng Mealea),一座位於柬埔寨暹粒省的印度教寺廟。

(柬埔寨從扶南古國至黑暗時期的更替)

118286132_10157757126432371_615432175978
圖片來源:Wikipedia

而後在闍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II, 802–850)的帶領下,水陸真臘終於在九世紀初期統一為高棉王朝,發展重心才由湄公河三角洲移至洞里薩湖上游。湄公河三角洲附近一直居住著許多的高棉人,並建立了重要的港口貿易城市波雷諾哥(Prey Nokor)。

圖5_洞里薩湖
Photo Credit: Double-A
洞里薩湖

高棉王朝在鼎盛時期,也的確想要往北發展吃下以紅河三角洲為據點的李朝。在1128年到1137年短短十年間,高棉就聯合了占婆一起攻打李朝。此時的李朝雖然與南宋和談,少了北方的軍事壓力,但面對高棉的來勢洶洶,也僅是勉強守住,畢竟他們尚無法跟國力鼎盛的吳哥較量。爾後元朝入侵,雖然讓越南在白江口之役中險勝,但也斷了越南往北發展的夢想。

圖6_北越文明深受中原文化影響(攝於昇龍皇城年畫展)
Photo Credit: Double-A
北越文明深受中原文化影響(攝於昇龍皇城年畫展)

李朝之後的陳朝,雖然不敢往北發展,卻開始發現南方占婆是隻待宰肥羊。例如陳朝曾在1306年將女兒玄珍公主(1289–1340)嫁給「占城王」制旻(-1307),而後者則將今日順化附近的土地當作聘禮送給陳朝。儘管結婚不過一年制旻就去世,但這收下的聘禮陳朝卻是怎樣都不肯交回去,當占婆向他們索取時,甚至還出兵攻打。別人和親是送一堆聘禮,而越南人卻是獲得土地,可稱是歷史上最會和親的國家。

圖7_順化皇城
Photo Credit: Double-A
順化皇城

越南的版圖到了後黎朝後期開始有了重大轉變。從後黎朝末期,因皇帝早逝,朝政被權臣莫登庸把持,後者更在1527年登基,史稱莫朝。但莫登庸就像王莽一樣,面對前朝排山倒海來的反對勢力。後黎朝的重臣阮淦也扶持黎莊宗上位,並由女婿鄭檢規劃軍事行動,打了數場反莫戰爭,最後在1592年將莫朝推翻,但由於鄭阮兩家都握有軍事勢力,雙方互不相讓,於是也開啟了長達近兩百年的鄭阮分割局面,越南史家稱其為鄭主與阮主分裂時期。鄭主以河內(Tonkin)為都,以昇龍皇城為基地,統治了北方地區;阮主則以順化(Hue)為都,以順化皇城為基地,統治中部地區,清朝則稱為「廣南國」。

(越南從丁朝至阮朝的朝代更替順序)

118293546_10157757126442371_680377014805
圖片來源:Wikipedia
圖8_昇龍皇城
Photo Credit: Double-A
昇龍皇城

當南進的廣南國碰上南遷的高棉王朝

從地理上來說,越南中部多山,土地不比北方紅河三角洲肥沃,農業發展先天不利,在鄭阮相爭的時候,廣南國的阮主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向南方移動。

Nam_Tien
Photo Credit:Own work by uploader CC BY SA 3.0
越南「南進」示意圖。最下方藍色區域即下高棉地區,包括現今越南和柬埔寨部分領土。
圖9_中越多山,峴港到順化的鐵路沿線交錯在山海之間
Photo Credit: Double-A
中越多山,峴港到順化的鐵路沿線交錯在山海之間

南進的理由也很簡單,征服北方的成本太高,而西邊的長山山脈又是天然屏障,這裡也居住著很多高地民族,統治也不利。南方相對而言是最好的選擇,一是可以趁機發展季風貿易,大賺貿易財,二是湄公河下游的氾濫平原擁有不可多得的肥沃土壤,而此時的占婆政權已經名存實亡,征服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圖10_會安最重要的秋盆河
會安是廣南國打造的重要商港。圖為會安最重要的秋盆河

而此時被阿瑜陀耶王朝逼到不得不出走暹粒的高棉王朝(請見上文:【吳哥殞落後】高棉王朝大撤退:暹羅興起向東反擊,吳哥殞落首都南遷),發展重心也順著洞里薩河一路向西、往南,也很自然地遇到了往同一方向發展、對湄公河三角洲展現濃厚興趣的廣南國。這個三角洲在當時幾乎都是高棉人,因此也稱為下高棉地區。

圖12高布斯濱與荔枝山傳說是吳哥的發源地
Photo Credit: Double-A
高布斯濱與荔枝山傳說是吳哥的發源地

也因此,當吳哥王朝的吉・哲塔二世(Chey Chettha II)因暹羅入侵烏通而請求阮主保護,並一起出兵回擊時,廣南國的當家阮福源(1563–1635)二話不說就幫了這個忙。為了鞏固兩者的結盟關係,1618年阮福源還將自己的二女兒阮氏玉萬(Nguyễn Thị Ngọc Vạn)嫁給了吉・哲塔二世,並與之交換湄公河三角洲的墾殖權,在1623年的時候,吉・哲塔二世更同意越南人在此地有收稅權,自此之後,湄公河三角洲湧入越來越多越南人,而他們也在以前的波雷諾哥建立了新的城市:柴棍,也就是胡志明市的前身。

圖13_今日胡志明市是世界級的大都市
Photo Credit: Double-A
今日胡志明市是世界級的大都市

內憂外患的柬埔寨,面臨「下高棉」的失去

另一方面暹羅則在柬國扶植了攝政王烏迭(Outey),他也是吉・哲塔二世的弟弟。烏迭是靠暹羅的力量上位,因而引起吉・哲塔二世的兒子博涅贊(Ponhea Chan, 又名Ramathipadi I, 1614–1659)的不滿。博涅贊認為烏迭搶了屬於他的王位,且還私自傳給自己的兒子安農一世(Ang Non, 又名Batom Reachea, 1616–1642),因此博涅贊結合了穆斯林與馬來人的勢力,在1642年的時候攻入烏通,推翻安農一世的統治。

shutterstock_165098585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位於烏通古城的寺廟遺址

但博涅贊的野心不僅於此,他改名為易卜拉欣,想要把柬埔寨變成伊斯蘭國家。為了獲得馬來人的支持,他還驅逐了在暹羅灣一帶活動的荷蘭東印度公司,雙方因而爆發了不小的衝突。博涅贊的改革也讓柬國境內動盪不安,強迫人民改信伊斯蘭教更是有違柬國篤信佛教的傳統,而泰越兩國也不可能放任馬來人控制柬國政權,因此改革不久後,博涅贊又被獲越南人支持、攝政王烏迭的第二個兒子安索(Ang Sor,又名Barom Reachea V)帶著越南的軍隊推翻,並在中越附近的山區遭處決。

然而,因借助了越南的勢力,安索也不得不定時向順化朝貢,除了輸出大量勞力物資給廣南阮氏,且允許大量的越人進入下高棉地區墾殖。

在安索之後,柬國政局也經歷多次動亂與政變,但不論是獲勝還是戰敗的一方,背後總是免不了有泰越兩國的勢力。這種情況在17到18世紀週而復始,也造成17–18世紀的烏通王朝形同虛設,大多數的君主在位都不超過十年,因此很多書籍都稱這一段歷史是段混亂(chaos)。動亂的政局,自然也無法法保住下高棉地區,這地方在日後即被劃入越南控制區,到了法國殖民時期,柬王仍持續與法國當局試圖索回,但也了無音訊。

圖16_胡志明市的尖峰時段
Photo Credit: Double-A
胡志明市的尖峰時段

柬埔寨史學家錢德勒(David Chandler)曾歸結下高棉地區的失去對柬埔寨的影響。首先是波雷諾哥的失去就象徵著高棉族失去了參與海洋貿易的機會,更少商人、傳教士在航海時代深入柬國並留下寶貴紀錄來紀錄他們的歷史。至此之後,柬國有商業價值的深水港只剩下西哈奴克港,但後者的開發比波雷諾哥還要晚個數百年,而且更不具戰略意義。

圖17-2_胡志明市是季風亞洲貿易的重要港口_2
Photo Credit: Double-A
胡志明市是季風亞洲貿易的重要港口
圖17-1_胡志明市是季風亞洲貿易的重要港口_1
Photo Credit: Double-A
胡志明市

其次,失去下高棉地區的「國恥論」被柬國歷代政權不斷宣傳,因而埋下仇越的種子。也因為這層背景,當1978年底越南入侵柬埔寨擊敗了惡名昭彰的「紅色高棉」,雖然是解救了許多差點因種族屠殺而命喪黃泉的人,但越南的這輪入侵,也使「國恥論」再度復甦。紅色高棉的領導人波布(Pol Pot)就曾在民主柬埔寨時期稱東部省份的人是「柬皮越骨」,要特別小心。而這種仇越的心態更容易在柬國挑起。

不管如何,17-18世紀那段下高棉地區的失去與占婆政權滅亡的時期,讓柬埔寨終究失去了「勢力緩衝區」,必須直接面對東南亞兩大強權,更造成「親泰」或「親越」這兩個勢力在宮廷裡競爭。但另外一方面,也由於這兩個勢力的對決,當對方涉入太多柬國事務時,另一個死對頭都會出兵相救原本搖搖欲墜的柬國王室,使得柬國王室留存至今,讓柬埔寨保有了間接的獨立性。

王室仍舊存在,而泰越兩國都沒有能力直接統治高棉這個勢力緩衝帶,這大概是這一連串不幸的事件當中,比較值得慶幸的事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專題下則文章:

【吳哥殞落後】自己的國家別人救:法屬印度支那時期的柬埔寨



吳哥王朝殞落後的高棉,是如何走向今日的柬埔寨?:

王朝殞落留下了吳哥窟遺址,在那之後的高棉土地上究竟經歷了什麼?從闍耶拔摩七世到紅色高棉的崛起,這中間長達六世紀的歷史又是如何演變?透過五篇文章,本專題將陳述「吳哥之後」的五段歷史進程:暹羅與吳哥王朝的對抗、越南與高棉之爭、法國殖民者入侵、西哈努克國王的人生經歷,以及今日柬埔寨被觀光客和中國因素形塑下的面貌,帶領讀者認識除了吳哥窟和大屠殺以外的柬埔寨印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