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吳哥王朝隕落後的高棉,是如何走向今日的柬埔寨?

【吳哥隕落後】朕即國家:柬埔寨的親王父親—諾羅敦・西哈努克

2020/09/12 ,

評論

Double A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Double A

吾少也賤,畢業於公館大學雜食系,原本想當個象牙塔塔民,一輩子當隻蠹蟲,但卻意外墮入人間被煙火轟炸。以前當研究是吃飯工具,現在則是人生樂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遍步世界,讓數字超越數字,讓文字超越文字。作為數位漫遊者,曾在關鍵評論、故事、Readmoo、獨立評論、背包客棧發表過一些作品,現在於medium經營自己的部落格wander with idioc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西哈努克的一生也可以看到中、美、俄、法、日、越、泰20世紀初在中南半島的博弈;而從西哈努克所做的每一個斡旋,更可以看到一個弱小的國家為了維護自己的主權,是要如何周旋在每個列強之間

到柬埔寨的人應該對西哈努克(1922–2012)的頭像並不陌生,從瑞爾的圖案、金邊的西哈努克大道、到矗立在金邊市中心的西哈努克紀念雕像,就可以發現這一位前任國王幾乎無所不在,就像前泰皇蒲美蓬、緬甸的翁山蘇姬一樣。如果你走進一間柬國隨處可見的商店,也常常會看到牆壁上掛著的三個人物,現任國王西哈莫尼、皇太后,以及正中間的西哈努克國王。

這位國王可說是對近代柬埔寨影響最深的人物,但他究竟做了什麼事、有什麼樣的遭遇,對非柬國國民來說卻是所知甚少。

圖1、柬國瑞爾
Photo Credit: Double-A
柬國瑞爾

西哈努克是諾羅敦與西索瓦家族的共同體,這兩個家族緣出於安東(1796–1860)(見【吳哥隕落後】自己國家別人救:法屬印度支那時期的柬埔寨),彼此之間互相通婚但也互相忌憚。近親繁殖的結果,是柬國王室常被西方人覺得容易生出有殘疾的孩子,而這點也對幼年的西哈努克也造成陰影。

西哈在巴利文中是「獅子」的意思,替年幼的西哈努克取名的西索瓦國王,希望他能夠像「獅心王理查」中興英格蘭般地中興柬埔寨,而他的外祖母則希望他能夠成為柬埔寨的「阿育王」。

圖2、金邊王宮內諾羅敦雕像
Photo Credit: Double-A
金邊王宮內諾羅敦雕像

西哈努克高中被送到交趾支那(今日的胡志明市)念書,在那裡他酷愛藝術,接觸到了許多西方文化,也種下了他日後喜愛藝術的種子。在法國的支持下,柬國王室雖然被當作魁儡,但卻也過上一段舒心的日子,西哈努克的祖父天天帶整個家族的人看戲,而他的父親則是喜愛音樂、舞蹈等藝術鑑賞。其餘皇室成員除了玩樂之外,就是投入鑽研佛教經典的工作中。

圖3、_金邊西哈努克紀念碑
Photo Credit: Double-A
金邊西哈努克紀念碑

另一方面,雖然法國在二戰時被納粹德國入侵,但魁儡政府維琪法國卻仍有效地控制法屬印度支那。不過維琪法國也必須做出一些讓步,許多決策都必須考量到是否會引起日本干預,控管力道比以前小了許多。

圖4、_高棉傳統舞蹈
Photo Credit: Double-A
高棉傳統舞蹈

此時的泰國披汶(1897–1964)政府選擇與日本人合作,並趁著法國因二戰而節節敗退時與駐守法軍在1940年打了場第二次法泰戰爭,佔領控制暹粒跟馬德望。當時的法國為了避免泰國獅子大開口引起更多爭端,所以立即與泰國議和,割讓兩省給泰國。這點讓柬國王室視為奇恥大辱,也讓莫尼旺國王不再信任法國人。

圖5、_西哈努克紀念碑望出去的視野
Photo Credit: Double-A
西哈努克紀念碑望出去的視野

1945年柬埔寨脫離法國獨立

隨著二戰的戰線擴大,日本對柬國的干預也就越深。日本雖然也是東亞殖民大國,但卻同情被法國殖民的柬浦寨,明裡暗裡地支持金邊的許多遊行運動。許多的柬埔寨反殖民運動者也對日本抱有好感,這其中包括了後來擔任柬埔寨首相的山玉成。山玉成在越南出生,而後到法國念書,他認為可以結合越南的力量共同推翻法國殖民。但是在一次的遊行失敗後,山玉成先逃到了泰國,再到日本等待時機。

圖7、_山玉成
Photo Credit: Double-A
山玉成

1941年在法國人的支持下,西哈努克登上了王位。他的登基是法國人平衡兩個家族的結果,如此一來法國人可以拉攏兩個王室又可以相互制衡。不過就史學家錢德勒(David Chandler)看來,兩個家族的紛爭終究不過是「閒來無事所以吵鬧」,而選擇西哈努克的理由也不過是「法國人覺得他好操控」。

1945年3月在日本支持下,西哈努克宣布柬埔寨脫離法國獨立,而日本也順勢解除了法國在柬埔寨的軍備武力,在日本的保護之下,柬埔寨自15世紀開始第一次走向了自主,儘管只是個短暫的獨立。二戰結束後法國勢力想要回到印度支那,但今時不同往日,反抗最烈的莫過於越南,許多反殖民者以西貢為中心開始行動。此時西哈努克雖然想維持柬埔寨的獨立,但他更怕反王室的人。雖然法國人剝奪了柬國人民的許多權力,但他們也維持了王室的統治,可是反殖民者卻不一定,更何況有許多反殖民主義者打算與越南人聯手,殷鑑不遠,與越南聯手的慘痛經驗在柬國內部一直是個敏感議題,而合作這件事由「柬皮越骨」的山玉成提出,更使西哈努克擔憂。

當時許多保守主義者,如柬國王室的成員會希望法國人重返柬埔寨、重返印度支那,恢復原本的局面,但打完二戰的法國元氣大傷,已經無法像之前一樣控制中南半島,而隨著越南的反法運動風起雲湧與1945年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的開打,法國人只好下放更多勢力到各個殖民地。此時柬國也開始出現許多黨派與民主改革,比較激進的黨派都認為西哈努克與王室是法國人的魁儡。

圖8、金邊王宮
Photo Credit: Double-A
金邊王宮

錢德勒歸納在法國人離開後的柬國境內主要有三股政治勢力:

  1. 以民主黨派為主的舊時代反殖民人士,他們在1946年的選舉中獲得勝利,其中包括山玉成。
  2. 以反對民主黨派與反共為主的右派份子,他們支持君主制,也多受到西哈努克的青睞而後在柬國政府身居要職,包括前高棉共和國總統朗諾。
  3. 極端左傾主義者,例如柬埔寨共產黨,許多人加入紅色高棉,像是波布。

1950年代的西哈努克並沒有太多民主的概念,君權才是他最在乎的事情。可惜時不我與,當法國殖民勢力消散之後,昔日的反殖民主義者佔了上風,他們在柬國組織了許多的民主黨派,並在1946年贏得大選,掌握了制定憲法的主動權。他們在制憲的過程中削弱了西哈努克的權力,而隨著法國在印度支那戰爭中的節節敗退,加上中共在1949年「解放」大陸後對越共源源不絕的支持,法國人退出中南半島的局面大勢底定。

圖9、金邊王宮
Photo Credit: Double-A
金邊王宮

民主黨派曇花一現,西哈努克的「黃金十年」

但儘管民主黨派贏得大選,勝利卻宛如曇花一現。民主黨派的衰退可想而知,他們太低估柬國人民對王室的支持,他們在制憲會議中多次對西哈努克表達敵意,但卻引起民眾的反感。以山玉成為例,他在1952年離開金邊,在泰國人的支持下於柬北偏遠山區從事游擊工作,可惜離開金邊的他已是日暮西山,再也不成氣候。

另外一股勢力是極端左傾的共產黨。柬埔寨共產黨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印度支那共產黨,他們大量參考了越盟的經驗,也接受越南的支援,因此常被西哈努克與柬國的右派分子認為是「柬皮越骨」。但柬共內部其實也害怕被越南控制,他們理解柬國許多人對越南的陰影,也擔心自己被越南反噬。

圖10、獨立紀念碑
Photo Credit: Double-A
獨立紀念碑

1950年後的柬國政局被這三種勢力控制,但不論哪種勢力得勢,他們都與柬埔寨民族主義站在一起。每個黨派都高頌高棉的悠久文化,期待回復吳哥的榮光。他們都以吳哥那群璀璨的遺址為榮。為了從這三股勢力中脫穎而出,西哈努克在獲得西方國國家的支持後在1955年退位,改讓自己的父親擔任國家元首,自己則投入世俗政治與大選當中,並擔任首相。而柬國民眾因認為是西哈努克帶領他們走出獨立之路,稱西哈努克是「親王父親」。

整個50年代,西哈努克在柬國政治場上呼風喚雨,他推行「佛教社會主義」,維護王室利益。在政治系譜上他其實偏向左派,但他也打壓同樣為左派立場的民主黨派。為了避免柬共與背後的越共,他強調自己是社會主義者。雖然他害怕共產黨,但他卻與中共友好,他深知中越之間的面合心不合,必要時中共會支持他。面對另一個強敵泰國,他也選擇繼續與美國法國合作,希望就他們的力量來牽制。

西哈努克這種採取中立的平和作法,也替柬國在1960年代帶來了短暫的平和時光,這段期間也是柬國在近代的黃金發展時期。金邊湧入了大量的西方人,他們在金邊蒐集關於越南、寮國、泰國的各種情報,也讓金邊成為東方小巴黎。相比隔壁越南的動盪,柬埔寨反而歌舞昇平。

但黃金十年並沒有改變民主黨派對西哈努克的看法,許多激進份子轉入柬國偏遠山區進行游擊行動,甚至之後加入紅色高棉。

而在南越的吳廷琰(1901–1963)被美國暗殺之後,西哈努克對美國更心存忌憚。此時美國正與隔壁的越共打得火熱,儘管西哈努克一直聲稱柬國中立,但仍不免受到波及。吳廷琰死去後,西哈努克算準了北越一定會統一南越,因此他先與美國斷交,又與北越結盟,還允許北越使用西港作為物資的轉運站。

圖11、西哈努克港
Photo Credit: Double-A
西哈努克港

然而,西哈努克的轉變卻引起許多支持者的反對,其中包括他原本的政友朗諾(Lon Nol)。朗諾也出生在下高棉區,也是個名副其實的「柬皮越骨」,但與山玉成不同的是他十分認同君主政權在柬國的必要性,這也使得西哈努克早期選他為親密戰友,邀請他擔任政府、軍事要職。

但當西哈努克選擇與北越合作、遠離美國後,朗諾對這種政策並不認同,雙方開始發生了激烈衝突,朗諾對西哈努克的失望讓他轉而與他為敵,並且在1970年趁著西哈努克在外出訪的時候成立新的高棉共和國。

與「紅色高棉」的合作與下場,西哈努克的命懸一線

剛接到政變消息的西哈努克感到十分生氣,但直接回國顯然會面臨到棘手的政治問題,於是他繞道北京詢問周恩來的意見。周恩來有鑒於當時越戰的火熱化,加上西哈努克與北越共產黨的合作經驗,建議他乾脆與柬共合作,與此同時北越也會給予西哈努克必要的協助,幫他奪回政權。

圖12、中越友好紀念碑
Photo Credit: Double-A
中越友好紀念碑

自此開始,西哈努克表態他對柬埔寨共產黨的支持,也開始流亡中國的生涯。中共政府對西哈努克十分禮遇,給他吃好穿好住好用好,生活過得十分舒適。他居住在東交民巷前法國大使館裡,在流亡的歲月當中甚至還拍了幾部電影。而在此同時波布(Pol Pot, 1925–1998)紅色高棉也趁機擴張,利用西哈努克的支持,掌握柬埔寨的農村地區,一步步的逼近金邊,最後終於在1975年4月進入金邊,郎諾成立的高棉共和國滅亡,而朗諾本人也流亡美國。

當時的西哈努克人還在中國,他並不知道金邊所發生的事情,在紅色高棉的要求下,他只好回國。回國後他便發現紅色高棉並不如宣傳的那樣友善,甚至一度想將他廢黜,沒過多久西哈努克就開始被軟禁在金邊王宮,他的許多子孫也在紅色高棉統治時期消失,而如果沒有中國的護航,紅色高棉可能也會將西哈努克「就地正法」。

圖13、S21集中營紀念碑(吐斯連高中)
Photo Credit: Double-A
S21集中營紀念碑(吐斯連高中)

不過比起被紅色高棉殺掉的人,西哈努克算是幸運的了,他的苦難在1979年初先告結束,這點還得多虧他一直忌憚的越南人。在越共統一越南之後,波布意識到統一後的越南可能又再重複歷史輪迴,透過同盟的關係吞併柬埔寨,因此開始對越共保持敵對態度。另一方面,中國也不願意看到過於強大的越南,尤其在中蘇分裂之後,越南一直保持與蘇聯的友好關係,這點讓中國相當不滿意。也因此在1970年代中南半島越共與柬共這兩個代理人的戰爭,簡直可以看做是蘇共與中共的矛盾。

波布更開始血洗柬國東半部與越南接壤的地區,他稱那裡的高棉人都是「柬皮越骨」,不值得信任。但這些暴行流傳出去後,紅色高棉也引起許多的國際反對聲浪。為了替紅色高棉宣傳,波布只好放西哈努克出去,但沒多久時間,越軍就打進來侵佔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並成立魁儡政權柬埔寨人民共和國。魁儡政權的許多要角實際上是來自紅色高棉,他們之間許多人看不慣波布的屠殺政策,所以選擇投靠越南,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今日柬國政權的一把手洪森

圖14、總理府
Photo Credit: Double-A
總理府

逃到外面的西哈努克雖然恨透紅色高棉的所作所為,但他也很感冒越南人再度侵犯柬國的事實。然而在國際幾股勢力的斡旋下,他只好出來調停紅色高棉的殘部與魁儡政權的紛爭,並與洪森陣營合作。在洪森的主導下,柬國成為了君主立憲國家,而西哈努克也重新登基為虛位元首。

圖15、_華為、OPPO等大陸商品在柬國十分流行
Photo Credit: Double-A
華為、OPPO等大陸商品在柬國十分流行

西哈努克最後在2012年死於中國,晚年的他常常往來中柬之間。晚年的西哈努克儘管偶爾還參與現實政治,卻逐漸遠離權力中心,但也因為他與洪森政府保持著互利共生的關係,柬國王室仍留存至今並深受許多人愛戴。

圖16、西哈努克掛像
Photo Credit: Double-A
西哈努克掛像

從西哈努克的一生也可以看到中、美、俄、法、日、越、泰20世紀初在中南半島的博弈;而從西哈努克所做的每一個斡旋,更可以看到一個弱小的國家為了維護自己的主權,是要如何周旋在每個列強之間;從西哈努克在紅色高棉後一面倒的傾中,更可知道洪森為何在今年爆發新冠肺炎時,義無反顧的支持對岸。

西哈努克在每一個歷史階段做的任何一個選擇,也深深地影響了柬埔寨的未來。「朕即國家」用在他的身上,可謂是當之無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專題下則文章:

【吳哥殞落後】再見吳哥:微笑高棉之外的柬埔寨


吳哥王朝殞落後的高棉,是如何走向今日的柬埔寨?:

王朝殞落留下了吳哥窟遺址,在那之後的高棉土地上究竟經歷了什麼?從闍耶拔摩七世到紅色高棉的崛起,這中間長達六世紀的歷史又是如何演變?透過五篇文章,本專題將陳述「吳哥之後」的五段歷史進程:暹羅與吳哥王朝的對抗、越南與高棉之爭、法國殖民者入侵、西哈努克國王的人生經歷,以及今日柬埔寨被觀光客和中國因素形塑下的面貌,帶領讀者認識除了吳哥窟和大屠殺以外的柬埔寨印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