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與牠同行

陪牠到最後,你一定不後悔

2016/09/29 ,

新聞

周雪君

photo credit: AnitaChow|關鍵評論網

周雪君

興趣太多 時間太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道別是一門學問,這門課在一生中以種種形式出現,要處理得好,首先是要迎接它,但有些人總是給看己種種理由去逃避。

寵物主人最大考驗,應該是陪牠到最後的一程。有人盡心盡力照顧心愛寵物走到最後,有人即使由細養到大,但一到老、病、臨終,就會選擇逃避。也有的是迫於無奈的別離。

「好記得有個case是一個阿婆,親人不多,她的遠房親戚有日打電話來說:阿婆年紀大,無人照顧,要入老人院,但她有隻貓,我哋搞唔掂。」

「有幾難搞呢?不就是送人或你哋養。」保護遺棄動物協會(SAA)創辦人El說。對方回答是例牌的「無時間,要搵食」,但阿婆好錫貓貓,除非知道牠有好歸宿,否則不肯進老人院。El答應去見阿婆。

「一入屋就明白點解阿婆咁唔捨得,原來貓貓是盲的,非常依賴阿婆,食飯飲水阿婆都很貼心照顧,相依為命。我應承佢,如果找不到人願意收養,必定照顧貓貓終老,她才讓我們接走貓貓。」

「接回來後,改名Lucky仔,最初很擔心,因為貓很有個性,有的一陷入depression(情緒低谷)可以不吃不喝獨個兒等死,一方面擔心Lucky仔不適應貓舍,一方面又擔心其他貓貓欺負牠,所以特別關顧。」

「總算沒改錯名,Lucky仔來了不久就適應環境,很親人,後來還有好人家收養了。這故事可以說是完美的。」

El後來嘗試聯絡阿婆的遠房親戚,想問候一下,順便告訴阿婆貓貓一切都好,但對方很冷淡,敷衍回應,始終無法知道阿婆是否得悉貓貓安好。

IMG_3424
Lucky仔早已有家,這是另一隻獲收容的盲眼貓貓。photo credit: AnitaChow|關鍵評論網

這場生離,讓El想到,一些長者面對與寵物分別時,可能不懂表達感受,獨個兒承受無助與哀痛。這個想法促成了SAA在十多年前辦了首個寵物離世分享會。

「原意是同寵物主人傾下計,讓他們抒發寵物離世後的情緒。但一觸碰這個議題就好沉重,而且涉及很多深層問題。」面對這些棘手問題,協會認為必須找社工、輔導人士携手處理,以往合作過的團體包括保良局、聖雅各福群會、贐明會等。

「有些牽涉婚姻,有些是情緒問題,有人在動物死後想自殺,但其實他本身就有自殺傾向,寵物在生時還有所牽繫,當牠死後,輕生的想法又浮出來。」

逝者已矣,最重要是解開生者內心的結。喪「寵」之痛可能造成長期困擾,有的是自責——認為一定是自己做錯什麼、照顧不夠好;有的是責他——懷疑獸醫疏忽、斷錯症。讓負面情緒沉澱、疏導,是不容忽視的一步。

道別是一門學問,這門課在一生中以種種形式出現,要處理好,首先是要面對,然而,總是有些人給自己種種理由去逃避。

IMG_3344
在SAA待了十個年頭的Fido,看見陌生人拿著相機站在前面都反應不大,是年老的淡然。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試過有人哭著打來說:我很不捨很不捨,但我還是要把牠交給你們,因為我信任你們。」那為什麼不陪牠走最後一程?「因為我不可以讓牠死在家。那對運程有不良影響。」

「聽到這些真喺好嬲,感覺荒謬至極。」原來說到底就是重利輕別離。

「牠一輩子愛你,但當牠老了,眼矇耳聾腳退化就急急送走,就是因為心裡怕?其實沒什麼好怕的,現在比起十多年前真是方便多了,有點錢的可以買架寵物車,讓牠還可以每天嗅嗅街上的味道。」

「在家可以舖墊,讓牠起身走動及躺下都較方便。長毛怕難打理就剃短一點,還有不同款式的動物用紙尿片、清潔劑⋯⋯」

「有人會問,若果有日放工回去,牠死了僵硬了那怎辦?不就是打個電話,找人上門來收,又或者用膠袋包好送到食環署的公眾垃圾收集站。」

「其實,只要肯做,是有很多方法解決所謂的困難,人同動物都會經歷老病死,接受是第一步。」

陪牠走最後一程,一定不會後悔,但選擇逃避的,追悔機會卻很大。

核稿編輯︰鄭家榆

專題下則文章:

獸醫的話:醫動物之餘,還要醫人心


與牠同行:

聖雄甘地說過:「一個國家的偉大與文明道德程度,端看其如何對待動物。」在香港,動物保護法例非常落後,但動物權益意識近年卻顯著提升,這一切有賴一群人默默為動物爭取、提供保護,希望他們的願景終有一天能實現。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