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與牠同行

獸醫的話:醫動物之餘,還要醫人心

2016/10/05 ,

新聞

周雪君

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周雪君

興趣太多 時間太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的寵物主人,老實說,蠻棘手的。他們會有一些莫名奇妙的概念,例如有人每天限制小狗吃30粒糧,為什麼?答案是:我不想牠長大得那麼都快。看著狗狗這麼飢餓又瘦弱,都仍然每天只給30粒糧⋯⋯你會以為這是常識,但原來很多人就是不知道。

成為獸醫的路其實沒什麼特別,我不是自小立志當獸醫,要到中學快畢業才想,讀什麼好呢?那些年的熱門科目,不是法律就是工商管理,我本身喜歡動物,又對醫學有興趣,覺得獸醫這個combination不錯,當年香港的大學沒有這個科目,就去了澳洲讀。

實習獸醫生涯

第一天上課嚇一跳,九成同學都是女生,沒想過會成了少數族群,後來知道,原來全世界讀獸醫都是女生佔多數。

這科難讀的,人的醫學只讀人,獸醫要學的是很多動物;同樣的時間,要修讀不同動物,不同的病、不同身體構造。要觀察入微,而且人有事會講,動物不能說話。

是常常要面對血肉模糊、把屎把尿的場面,我一開始就不怕。記得第一次幫一隻牛接生,是在澳洲一個農場。當地農夫接生好有經驗,為了省錢,一般會自己做,只有出了狀況才找獸醫,而且總是三更半夜、急風冷雨時分。

那時我未畢業,在實習。是個一兩度的寒夜,下著雨。小牛出不來,我同農夫合力去拉,血和羊水灑了一身一地還不止,母牛邊生產邊噴屎,全身就是牛屎和血水,但那一刻不覺得嘔心,反而是又狼狽又好笑,同時也為城市長大的自己感到驚訝:我竟然做到了。

cow-932372_1920
莊柏堅:如果連家畜的生活習慣基本認知都沒有,牠們生病時又怎能幫到呢?Photo Credit: tookapicCC0 public domain

城市人少接觸動物,讀書之餘,放假多數要去農場實習,要多觀察牠們。起初當然不習慣,很多同學趁長假期回家去,我沒錢回香港,就一直在實習。那兒的農莊都在偏遠地方,生活步伐要跟足農夫,早上4時起身擠牛奶,8時半左右睡覺,一定睡得著的,因為忙了一天,真的很累。

慶幸遇到一個好農莊,是朋友介紹的,他跟農夫提了一下有個學生找實習,然後著我打電話去,農夫就一口答應了。那兒不是什麼仙境桃園,都是很多草,時不時下起冷雨的地方,但我喜歡那種簡單純樸,往後一有空檔我就回去幫手。前兩個月我放假去探望他們,孩子都長大結婚了,農夫的日子依然艱難,十幾年前兩公升牛奶賣十幾塊錢,今天還是這個價錢。做農業的人愈來愈少,這樣一個艱苦回報又少的生涯,如果不是很愛,又怎能堅持下去?

醫動物+醫主人的心

獸醫讀5年,之後回來執業。初初上班最大感受是沒有助護不行,經驗豐富的助護是獸醫的左右手,會提點很多事情,有人提點當然遠勝自己撓圈子。

撞板事一定有的,從醫這麼多年總會有出事的時候,譬如麻醉動物的風險,第一次出事很驚,很難受,但總得面對寵物主人。現在每次做手術前都很長氣講解風險,要讓寵物主人有足夠心理準備,因為不可能零風險。

奇難雜症不時都有,無論多奇怪都好,也不會比主人的反應更難忘。這一行,醫治動物的同時,還要醫動物主人的心,而人心最難醫。無論醫術多高明,假如不能好好同主人溝通,不理解主人的心理反應,那不會是好醫生。

當然,也有些時候會是衷手無策,記得有個情緒激動的主人在診療室大叫大嚷:「你弄傷我的貓,我要斬死你!我有精神病,就算斬你都不用坐監。」那是半夜急症,診所只有我、助護、他和一隻受傷的貓,擠在小房間內,根本無處可逃。我唯有叫他出去冷靜,不要嚇怕貓咪,先讓我們處理好傷口再說。他甫出去我們就鎖門,之後他要報警,好激動。

IMG_1461
人的醫學分科很仔細,麻醉、內外科⋯⋯但獸醫是一腳踢,所需的醫療技術卻不比人低。 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香港寵物主人的迷思

香港的寵物主人是不是很難纏?老實說,蠻棘手的。常見的問題是他們會有一些莫名奇妙的概念,例如有人帶小狗來檢查打針,小狗瘦得可憐,問他每天餵糧的情況,對方會說,每天吃30粒。那為什麼不多餵一點呢?答案是:我不想牠長大得那麼快。

其實,狗同人一樣,成長期是大得快的,你讓牠餓著不代表能控制生長速度,只會很瘦。有時候想反問:你每天吃30粒飯行嗎?看著狗狗這麼飢餓又瘦弱,仍然堅持只給30粒糧⋯⋯你會以為這是常識,但原來很多人就是不知道。

又有些主人太寵愛毛孩,為狗狗烹調各式各樣美食,今天吃雞,明天牛腩,狗狗變得很「嘴刁」,當動物身體健康時已經這麼挑食,到生病時怎麼辦?

weimaraner-puppy-dog-snout-97082
莊柏堅:狗狗好聰明,不會餓壞自己,牠今天不吃,你就拿走,明天餓了牠自然會吃。其實,問題在於主人的心。Photo Credit: pixabay.comCC0 License

可幸這十多年情況明顯改善,這等事發生的次數減少了。以前的主人很少為寵物絕育,每個星期總有幾次乳腺瘤、子宮蓄膿的手術,但現在減少很多。

醫動物貴過醫人?

最後,我想為獸醫行業說一些話,很多人說,醫動物比醫人還貴,彷彿裡面有個假設:動物的生命比人賤很多,即使大多數人都這麼認為,你再看看獸醫的工作、涉及的醫療技術、手術(動物身體構造跟人不同,而且往往更細小)、儀器(X光、磁力共振等跟人用的基本一樣),種種成本不會比醫人便宜,但人有保險,政府也有部分補貼,動物沒有,於是買單時就覺得:怎會這麼貴?!如果沒有保險,沒有醫療補貼,人的手術費可以是十幾廿萬元,動物是幾萬元。希望大家能明白這個分別。

後記:

莊柏堅醫生執業十多年,第一份工是愛護動物協會,之後轉職到私營獸醫診所,2014年加入保護遺棄動物協會。他說,還是較喜歡在NGO工作,因為可以撥一點資源協助一些沒有主人的動物,例如在地盤、貨倉的狗狗或其他流浪動物。

更多動物議題:陪牠到最後,你一定不後悔

核稿編輯:歐嘉俊

專題下則文章:

上山下海獨行俠︰動物拯救隊的日常


與牠同行:

聖雄甘地說過:「一個國家的偉大與文明道德程度,端看其如何對待動物。」在香港,動物保護法例非常落後,但動物權益意識近年卻顯著提升,這一切有賴一群人默默為動物爭取、提供保護,希望他們的願景終有一天能實現。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