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與牠同行

香港「不殺」的曙光?

2016/10/21 ,

新聞

周雪君

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周雪君

興趣太多 時間太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動保法明年2月上路,卻面臨公私營收容所大爆滿、領養不足、獸醫系統不勝負荷等問題,香港從中可以學到什麼?

「香港行不殺,我覺得有曙光。」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創辦人El在動保界近廿個年頭,談到動物零安樂死這議題,強調的是樂觀但不要盲目。

「即時達到零安樂死是不可能,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不能一刀切。有很多人講完就當做了,完全漠視隨後會出現連串問題。」

還記得2013年,電影《十二夜》掀起動保熱潮,加上動保團體推廣,形成龐大公民壓力,不論藍綠陣型齊聲力撐下,台灣的《動物保護法》(動保法)極速過關,現在距離實施(2017年2月)進入最後倒數階段,卻頻頻傳出公立與私人動物收容所均有狗滿之患、獸醫系統不勝負荷等問題。有人甚至質疑《動保法》到底會否變成另一場噩夢。

回頭看香港,動物零安樂死這議題,惹火程度不遜於台灣,一班動保人士努力多年,動保法例卻只得寸進。

「寧願先做好準備才推行。台灣的不殺引出很多問題;收容所配套不足,很快就爆滿,絕育工作又趕不及,分分鐘可以引發嚴重生態問題。」

香港的動物保護法例非常落後,有的甚至停留在早期英國殖民時代。2010年,愛護動物協會與香港大學法律系合作,檢討現行香港的動物相關法例,並與其他法律先進程度相近的司法管轄區作比較。結論是號稱國際都會的香港,保護動物的法例並不完善,更遑論追上世界步伐。例如報告指出,香港對無牌幼犬及幼貓繁殖率的控制,其實與世界最差的司法管轄區無異。販賣動物者即使被法庭裁定動物虐待罪成,漁護署亦無權撤銷其牌照。同時,也沒有規定寵物店必須具備有效的獸醫護理服務協議書,以確保動物可及時得到獸醫診治。

20年來不同團體積極提倡改善動物福利相關的法例和政策,卻只得零星改進,一條法案由提出到政府確認受理,再到刊憲落實,動輒要七、八年。儘管如此,香港在動保意識及工作方面還是有明顯的改善,這一切得力於民間自發的力量。

spca2
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以前每年撲殺狗隻數目達七、八千,上萬隻也見過,現在大約是2000左右,這是動物義工近廿年來的工作成果︰逐條村去勸喻村民交狗隻出來做絕育手術。初期只能為母狗絕育,因為村民以為狗公絕育後就不看門口,尤其是男性村民,竟然大有感同身受的恐懼感,遠處看到義工來就轉身跑,花盡唇舌才讓他們明白絕育的好處,現在會有村民主動交狗隻出來讓我們做絕育工作。」

除了義工的努力,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於2015年取得政府同意,分別在離島和元朗區進行「捕捉、絕育、放回」(Trap, Neuter, Return ,簡稱TNR ) 試點計劃,為期三年,期間會進行兩次成效評估。有著貓隻領域護理計劃(貓隻進行TNR計劃)的成功例子,兩個協會希望更廣泛的狗隻TNR能有效管理狗隻數目。

為流浪動物絕育是源頭管理的重要一步,另一個目標是要讓收容所達到「收支平衡」,即收進來的動物與送出去(即送養/棄養)的數目大致平衡。這個無論在台灣或香港,暫時還是遙不可及。

「領養不足是個大問題,大量動物躋滿收容所等待老死,你不能不理牠們,不殺也要顧及牠們的生活質素,年紀大會生病,獸醫系統又是否負荷得來?」

saa1
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創辦人El。photo credit: Anita Chow|關鍵評論網

零安樂死引伸出來的動物老病問題的確會增加社會負擔,台灣政府過去每年的動保預算最少時是3000萬台幣,今年是1億。反觀香港,在目前不信任政府的風氣下,要調升動物福利開支應該是天方夜譚。那為什麼有曙光?「不是說中短期內達成,但香港的NGO、義工、動保團體一直努力朝這個方向走,這廿年來,市民的動保意識大大提升了,以前我們一天為三、四十隻貓狗做絕育手術,現在是一星期才三、四隻,數字一直跌。我年紀大,未必看到立法那天,但我覺得香港總會做得到的。」El堅定地說。

動物議題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tnlhk

專題下則文章:

中西合璧的動物治療



與牠同行:

聖雄甘地說過:「一個國家的偉大與文明道德程度,端看其如何對待動物。」在香港,動物保護法例非常落後,但動物權益意識近年卻顯著提升,這一切有賴一群人默默為動物爭取、提供保護,希望他們的願景終有一天能實現。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