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九》笨蛋!問題在政治!

2016/08/19 , 評論
吳 承紘
吳 承紘
寫字、拿相機的人。

上一篇: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下)

文:吳承紘/圖片製作:游承穎、褚勵穎

2015年5月30日,率先宣布投入2016總統大選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前往美國訪問,跨出總統大選的第一步,並且在洛杉磯當地台僑的晚宴上發表重要談話。在4890字的演講當中,她以「重整國家的財政,改革年金體系」14個字首度公開對年金改革表達立場。

這14個字在將近5000字的演講當中可說是滄海一粟,卻也隱隱透露出朝野政治人物對於年金制度改革的態度。沒有絕對把握,沒有人想輕易挑戰這總數達105萬的退休與在職軍公教人員,以及其龐大眷屬背後所代表的選票。一直到勝選之後的520就職典禮,蔡英文才在就職演說中將年金列為首要改革目標,明確宣示方向與立場。

軍公教退撫制度從1972年首次啟動改革以來,歷經40年共五任總統,以及1995年實施新制、民主轉型、政黨輪替等重大事件,似乎並沒有達成改革的任務。就算是2005年陳水扁總統接受電視訪問表明「不要選票也可以」,年金的改革也僅止於18%,「領多領少」的問題,一直到2012年10月爆發勞保破產危機,年金改革才算真正有所動作。

在兩黨僵持不下的狀況下,除去改革方案的諸多爭議,軍公教年金改革方案自2013年4月便被擱置在立法院,銓敘部因而遭到監察院在調查報告中指摘「失衡、失當」,也就不足為奇。

「因為選舉要到了雙方各有算計啦。」2015年5月,離大選還有8個月,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受訪時直言。

敵不動,我不動,通通不准動

「我們是兩年前的第三會期之後就停擺了。」尤美女說。

尤美女認為,前考試院長關中有改革的決心,也讓考試院的改革方案順利進入立法院審議。「當時已經改的差不多,但就是在所得替代率以及計算基準要以退休前幾年的薪資平均等問題,就這幾個部分僵持不下。」

「所以其實我認為國民黨年金的改革根本是玩假的,因為要選舉了,他們又不想去動,就是擺在那裡。」尤美女說。

尤美女進一步表示,另一個重點是國民黨堅持先改勞保,但尤美女認為勞保已經領的夠少了怎還要改勞保,應該是所有的保險一起檢視,要改就一起改。

尤美女分析,軍公教是國民黨的鐵票,所以能不動就不動,而勞工與年輕人是民進黨的主要票源,因此年金改革碰到大選,國民黨能不處理就盡量不處理。「但好不容易已經有初步共識,要儘快協商,」尤美女強調,而且行政院跟考試院與立法院三方要坐下來談,連同國防部一起協商,「不要各改各的。」

國民黨方面,前總統馬英九於2012年10月指示成立的「行政院年金改革小組」,早在2015年1月便已悄悄解散。立委則是從廖正井到爭取黨內總統大選提名的洪秀柱,以及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關鍵評論網2015年4、5月份約訪時紛紛以各種方式婉拒採訪,便可看出軍公教年金改革的敏感程度。因此,國民黨方面除了馬英九仍然保持其一貫的「永續經營」、「保證領取」、「世代公平」,並希望改革方案儘快通過的立場外,僅有成功出線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但後來又被國民黨臨時全國黨代表大會撤銷參選資格的洪秀柱,在希臘爆發債務危機後透過臉書針對年金改革表態。其後,蔡英文亦針對年金改革發表五點意見,則是她在訪美演說之後最具體的說明。

政壇冷民間熱,國是會議自己辦

洪秀柱在臉書上表示,改革方案正確,且將各黨、各當事人團體拉來對話,「改對,比快改更要緊」。其後,針對關鍵評網9月的書面提問,洪秀柱則進一步表示,考試院面對問題的勇氣值得肯定,但考試院的改革方案偏離退休設計「根本精神」,應該公平改革。此外,改革方案欠缺前瞻性,與其他職業退休制度存有差異,而且太複雜,沒有兼顧不同世代公平,也未能真正解決財務問題,這是目前的爭議所在。

儘管洪秀柱認為考試院的方案需要再進一步檢討,但她並未提出具體時程與規劃。在遭到黨中央逼退由朱立倫取代成為總統候選人,接著國民黨慘敗之後, 洪秀柱雖然成功選上國民黨黨主席,但選後的國民黨已失去年金改革的主導權,她的主張也已經無足輕重。

至於勝選的蔡英文則認為,「保障國人退休基本生活為首要目標」是年金改革的正確方向,且應拉近職業別並且各團體共同參與。 除此之外,蔡英文選前還拋出舉辦年金「國是會議」的想法。

其實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早在2013年便已自費籌辦「民間年金國是會議」。

全教總年金小組召集人吳忠泰表示,多年來全教總在年金改革過程中積極參與,除了提出自己的方案,為了解各個團體對於勞保、勞保、軍公教退撫基金等年金制度的想法,甚至還自己想辦法籌辦國是會議。

吳忠泰表示,全教總主張大選前不論是立委或是總統候選人,都不應該加碼任何一種津貼,且未來不管有沒有選上,都應該是未來四年優先的施政項目。最後,改革方案可以再議,但各個族群應該要出來對話,且公開透明。而這也就是全教總與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台灣勞工陣線等多個團體於選前9月發起的「年金改革大聯盟」的四個主要訴求。

「你不要扣我帽子說反改革,我也不要說你是要鬥爭我。這樣才有改革下去的可能。」面對現在的改革僵局,吳忠泰語重心長地說。 不過,全教總另外成立新基金、「補繳」退撫金且溯及既往的主張,已在教育界內部引起爭議。而軍公教團體計畫在今年9月3日上凱道抗議的活動,全教總也表達不支持的立場,讓紛擾不已的年金改革再添一筆爭議。

被精算的不是基金,而是政治

從大選前至大選後,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機構,專家和團體都了解年金改革需要對話,民意更是支持年金改革,但彼此之間就是無法整合與溝通。萬事具備只欠東風,說穿了,這東風其實就是「政治」。

政大社科院地方治理委員會主任許主峯便直言,在政治上,「擱置」也是一種手段,不一定要有實際的動作才叫處理。所以即使到了大選結束至今八個月,除了年金改革委員會成立,但兩邊陣營的年金改革具體方案仍未出爐。

2015年9月30日,蔡英文接見年金改革大聯盟,就年金改革議題再次提出看法。除了延續過往的主張,蔡英文在新聞稿中首度提到,「未來的國會產生之後,只要能夠團結更多進步力量,年金制度改革的工作,一定能夠具體推動」。

新聞稿進一步指出,除了讓「年輕族群參與年金改革」,「如果民進黨重返執政,我們會立即組成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就各種改革建議作成討論、提出方案,並且要求政府機關提出相關數據與資訊…」,於是,就任總統之後的蔡英文,的確按照承諾成立年金改革委員會,但年金改革委員會從一開始的委員資格問題便鬧的滿城風雨。先是有記者隱瞞身分進入委員會,再來是部分委員遭質疑和副召集人林萬億有裙帶關係。而每週四的例行會議,也常常是火藥味濃厚,少有具體共識,甚至第一次會議就有三名委員退席抗議但值得肯定的是,向來散佈在各部會,甚至不提供的軍公教退休給付相關的統計資料,如各退休基金財務、18%的人數與每月支領金額,以及軍公教勞等團體退休所得替代率甚至國家財政狀況等,全都逐漸攤在全民面前。

但改革方案不管怎麼改,最終仍需要立法院同意。所以前銓敘部長張哲琛認為,立法院是政治角力的場所,需要考慮到政治因素,「坦白講就是選票」,但年金改革不應該分黨派立場,因為這是以後台灣所要面臨的問題。陳登源則說的更直白,「如果沒有政治舞台,你的話都會是廢話。所以為了取得政治舞台,他就得去附和大部分的民意。」

政治不解套,年金改革勢將繼續紛擾

因此,不管將來軍公教年金改成三層年金還是個人帳戶制,採DB或者DC制,此次年金改革的癥結點既不在基金破產,也不在改革方案的複雜與否,改革過程是否黑箱,更不是勞工階級與軍公教之間的鬥爭,而是政治算計。傳統上軍公教人員被視為國民黨票倉,但2016年大選已經讓這個票倉開始鬆動,所產生的真空,多了政治上盤算的空間。

既然選前兩黨都已經有各自版本的軍公教年金改革方案,為什麼不是由相關的專家學者就這些改革方案進行討論,而是由不同領域的人在委員會內採表決進行年金的審視,甚至在民進黨全面掌握的立法院內公開辯論?更不用說目前的焦點幾乎集中在軍公教身上,而非勞工、農保和國民年金。如果單純是因為基金財務問題而需要改革,那麼目前已有共識的「調整費率」、「延後退休」為什麼遲遲無法進行,且基金的操作自2001年起委由民間優秀經理人操盤,但為什麼至今收益率平均僅有3%?此外,向財團傾斜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國家的財政紀律是否需要列入檢討之列?種種問題都在在需要進一步檢視,但截至目前為止,媒體甚至年金改革委員會部分成員仍在所得替代率、軍公教肥貓和18%議題上打轉。且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既然年金議題「攸關台灣未來發展」,為什麼蔡英文總統身兼原住民和司法改革委員會召集人,卻由副總統陳建仁擔任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不過,距離林萬億所承諾的「一年有所成果」目前只進行了八週,未來尚有四十四週,會如何發展仍是未定之數,現在下定論似乎言之過早。

「公務員支持改革,我們要合情合理的改革,承受的起的改革,不要民粹式、羞辱式的改革。大家共體時艱,我們願意配合,但要保住我們的尊嚴,退休要安全,這是極限了。」從2013年公開反對關中以來,一路衝撞當局的李來希面對諸多詆毀與爭議,打死不退的他繼續就年金改革與當局周旋,不但積極參與年金改革相關的活動,更多次在其個人臉書媒體發表意見,甚至在政論節目與名嘴辯論,成了公務員的異數。

「希望在我退休前改革可以平順地上路,不要過激。」李來希緩緩道出他的願望。

李來希的願望是否得以實現,軍公教年金改革是選票第一還是實質正義,歐盟等先進國家的經驗其實已經給了明確的方向。然而台灣是否會照著這個方向進行改革,不再訴諸民粹和算計,釋放模糊甚至錯誤的資訊打擊特定族群,不但考驗政治人物的智慧,更深深考驗著台灣的民主素質。

閱讀之前的篇章:
前言
不存在的科長:考試院放火鬥爭軍公教?
狼來了
基金破產是精算報告惹的禍?
財務取向的年金改革,找鬼開藥單?
無盡的年金迷宮
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上)
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下)

除了之前的八篇之外,另有兩篇外篇:
之一:五千萬科長的秘密
之二:看不見的18%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八》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下)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2015年6月,希臘即將破產的消息震撼全球,台灣也不例外。然而與其他關注此議題的國家不同的是,國內除了關心希臘的財務之外,「年金不改革,台灣將會希臘化」的標題不斷充斥各媒體版面,沒有檢討國家財政惡化的根本原因,而是劍指近年來不斷被檢討的退休年金財務,特別是近年來不斷被端上媒體版面的軍公教「退休金」。 到底軍公教的退休福利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從18%、基金破產到現在的「所得替代率」爭議,往往佔據許多新聞版面,也連帶讓社會充滿對立的氣氛?我們將以11篇文章的篇幅,層層掀開這埋藏在複雜而又難以理解的專有名詞與數據之後,你所不了解的真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