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八》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下)

2016/08/17 , 評論
吳 承紘
吳 承紘
寫字、拿相機的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世鑫認為,儘管台灣面臨少子化的問題,但隨收隨付制並不會受到少子化的影響,更不可能因此破產。因為隨收隨付制可以透過調整機制,比方費率、延後退休年齡等方式將問題減到最低。因此,德國、美國以及其他先進國家已陸續從完全準備制轉成隨收隨付制。

上一篇: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上)

文:吳承紘/圖片製作:游承穎、褚勵穎

儘管各方學者與專家背景殊異,理念也未必相同,但就年金改革的財務面而言,比較有聲量的不外是調降所得替代率、取消一次給付退休金與政府補貼、調整費率與延後退休等。

政策方面,則是反對三層年金制度,只需就現有的制度進行整合即可。此外,為了徹底解決多年來被詬病的「職業不平」現象,將勞保與勞退一同納入探討,也是選項之一。

「要談年金改革,首先應該取消一次給付退休金。因為全世界沒有一次給付的年金,只有台灣才有,」黃世鑫強調。

如本專題前言所述,「年金」是指給付的方式,也就是按月或按年給付退休金,因此才被稱為年金。黃世鑫表示,當年的18%就是因為怕一次給付退休金不夠退休生活所需,所以才利用18%加上本金成為「變形的」年金。而一次給付就會有所謂的「潛藏負債」,隨收隨付制(Pay as you go)則不會有這個問題。

隨收隨付制是基金的財務運作方式,顧名思義,每一期的支出是由保費的收入與準備金支付,各期收支平衡。這其實就是所謂的「養兒防老」模式,將撫養退休者的責任「分攤」到其他人身上。「就像是一邊注入水,一邊有水出去」,黃世鑫解釋道。相對於隨收隨付制,完全準備制則是「儲蓄養老」,退休給付來自自己保費所累積的準備金與投資收益,自己的退休金由自己準備。

黃世鑫認為,儘管台灣面臨少子化的問題,但隨收隨付制並不會受到少子化的影響,更不可能因此破產。因為隨收隨付制可以透過調整機制,比方費率、延後退休年齡等方式將問題減到最低。因此,德國、美國以及其他先進國家已陸續從完全準備制轉成隨收隨付制。

林向愷表示,全世界同樣都正在面臨少子化困境,但處理的方式不外調整費率或延後退休年齡等,也未見有任何先進國家的年金因此破產。

「要以一次給付來養老是不可能的。」黃世鑫進一步指出,因此社會保險風險分攤的功能就相當重要。由於每個人退休後的餘命並不相同,所以餘命較短的人所沒有領到的錢就分給餘命較久的人,這就是風險分攤保障老年經濟安全的基本功能。

改革莫忘社會保險核心價值

此外,許多人所關切的「世代分配正義」,為什麼正在工作的人得繳費給退休的人,但未來這些正在工作的人退休後,卻可能得面臨較少的退休金?

黃世鑫以其隨收隨付制的公式推導,說明這個問題只要從所得替代率下手進行調整即可,費率調整退休金就會跟著調整,就不會有所謂世代分配不正義的問題。同時,18%造成所得替代率過高所引起的爭議可以一併獲得解決。

接下來就是「所得重分配」的概念,而不只是單純地調降所得替代率而已。黃世鑫強調,高階人員的退休所得替代率應該要低,低階人員則要比較高,而不是一體適用。「我工作的時候可以允許所得差距大,但是退休之後大家都不工作了,大家都一樣,所以退休所得不應該差距太大」,黃世鑫認為。

除了這些問題之外,黃世鑫認為最大的問題還是在「退休年齡」上。

黃世鑫建議未來應該要將「請領退休金的年齡」和「退休年齡」脫勾,「改了之後財務立刻不一樣」。因為現階段的軍公教人員的退休年齡都太早,這是造成目前基金財務缺口的最大原因。黃世鑫解釋,「以前一次領的話跟你幾歲退休根本無關,但現在改成年金,假設你50歲退休,到65歲這樣等於你少繳15年保費,但多領15年退休金,這是double,雙倍喔!」

「所以改退休年齡不會影響很大,但是在財政上的影響就很大」,黃世鑫認為。

但延後退休年齡的問題,在軍公教人員如此廣泛的職業類別裡是否一體是用,可能也需要配套措施才能順利施行。比方前文所述的國小教師年紀較高因而受到學生或家長排斥,以及軍事、警務、消防等需要體力的職業,是否有足夠的職缺可以安排,也是需要考量的重點。

至於政府補貼保費,這不但造成政府的財務負擔,也是導致勞工階級與軍公教階級對立的原因之一。雖然政府是軍公教人員的雇主,補貼於理有據,但政府與勞工的雇主負擔程度不一,早被詬病多年。

林向愷補充道,「政府補貼公務人員一毛都不會少,但是勞工的補貼就要看你老闆,」取消所有補貼,「這樣才會真正的公平」。

因此,雖然軍公教每月所負擔的公保與退撫基金保費較勞工來得高,但取消包含勞保在內的所有補助,不但有利於國家財務,也能真正做到職業間的平等。而且未來如果要調高保費,也不容易受到資方以各種藉口反對。這也是選項之一。

但不管怎樣年金如何改革,財務與政策如何調整,黃世鑫與林向愷等學者認為,給予退休人員「適當」退休所得以及如何定義何謂「適當」,才是改革的重點。

否則,如果只是因為模糊的「領太多」概念,便將退休所得調整至僅能提供最低限度的生活所需,這樣便失去社會保險的意義。「除非你硬要讓公務員不要餓死就好,那我也沒有辦法。」黃世鑫說。

借鏡他山之石

關於各界對於年金改革的種種批評與建言,張哲琛強調,「大家都可以集思廣益嘛,如果你認為改的方向不對,認為有瑕疵,大家都可以討論。」

至於三層年金制所引發的爭議,張哲琛並未正面回應。他認為提出建言的學者都有其學養背景,彼此的看法也不見得一致,所以張哲琛認為台灣應該走出自己的年金制度,比如日本由厚生年金(類似我國的勞保)與共濟組合(類似公保)整合成的基礎年金再加上國民年金的規劃,以及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等。「日本光是厚生跟共濟組合這兩個基金的整合,就花了二、三十年,」張哲琛強調,「所以我現階段的基本想法,改革的方向就是分階段,緩和漸進的方式改革。」也就是整合年金之間的差異,然後再推行職業年金。

在改革的具體方法上,張哲琛與大部分的學者意見一致,他認為延後退休年齡是世界趨勢,再來就是調降最受爭議的所得替代率,並調整費率。

張哲琛表示,目前退休法規定所得替代率最高為八成,有些人嫌太高,有些人則認為砍太多,「這就必須要折衷」。目前是傾向減至八成或低於七成五,但考試院長關中提議七成五,張哲琛並不是很贊同。「我認為八成是比較合理的」,張哲琛說。

以其他先進國家所得替代率的趨勢來看,德國目前是71.75%,英國的新制Nuvos計畫最低是51.72%,法國為75%至80%,美國舊制公務人員退休制度(CSRS)最高為80%,至於新制的聯邦受僱者退休制度(FERS)約為30%至45%,另可加入聯邦節約儲蓄計畫,特定條件下提撥35年約有22.55%的所得替代率。日本則是高所得退休者50%以下,低所得退休者70%。總結來說,先進國家的所得替代率約在50%至80%之間。

至於「職業不平」的情形,張哲琛則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是把所得替代率與勞工拉平這樣簡單,如此一來反而會造成另一種不平等,應該是找出最適當的所得替代率再調整。

「所以,年金的改革不能只是針對軍公教,應該也要針對國民年金、農保勞保等制度做一個全方位的考量,這樣才能達到改革的目的。」張哲琛說。

唇亡齒寒:軍公教是勞工的先聲

2013年4月30日,前總統馬英九在勞動節前夕接見接見全國模範勞工時,針對年金議題信心喊話:「保費多繳一點點,月退少拿一點點,退休時間晚一點點,投保年資長一點點,基金獲利多一點點,政府撥補穩定一點點,這樣可讓大家安心30年,讓年金制度到2044年都不會有問題。」

馬英九的話看似簡單,而根據《今周刊》在2015年7月2日公布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高達82%的勞工以及79%的公務人員支持年金改革,但為何朝野與學界等各團體遲遲無法取得共識?

年金改革在其他國家同樣是艱鉅的政治工程。以歐盟為例,年金體系改革係經由政府、工會以及資方等三方透過對話才取得改革共識。瑞典在1994年的年金改革過程當中,是由國會主要政黨共同進行協商,同時納入社會不同團體的意見,歷時五年才完成立法,並於1999年施行,但先前的規劃亦超過十年時間。除非像智利皮諾契政府這樣的獨裁政權以政治力強推個人帳戶制,否則在民主政體下,各方團體的對話與協調無可避免,想要達到快速而有效率的改革幾乎不可能。比如台灣的鄰國日本,雖然年金制度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改革先例,但近年來因為諸如洩漏年金保戶資料等等醜聞,在選舉考量之下年金的前途仍在參議院吵的不可開交。

就如黃世鑫所感嘆的,退撫基金費率的調整根本是政治問題。

既然台灣不可能走回獨裁路,年金的改革自然需要透過不同團體間的對話與溝通,達到最大的共識後再進行。然而自2002年前總統陳水扁宣示改革18%以來,軍公教退休制度每到選舉便成為媒體炒作的議題,而某些官員的談話更如同火上加油,完全無益於凝聚共識,徒然加劇階級的撕裂與誤解。

尤其是2012年爆發勞保危機後到2015年8月希臘危機這段期間,軍公教已被徹底污名化成拖垮台灣財政與造成世代不正義的元兇,勞工與軍公教階級的對立已然不可收拾,卻未見政府導正視聽,反而不斷有官員釋放有待查證的訊息,放任雙方攻訐與謾罵。

綜觀世界各國年金制度的改革歷程,有哪個國家是從上而下針對特定族群的攻擊開始?軍公教人員同樣屬於受聘的身分,如果因此被鬥垮,勞工族群的處境如何發展,恐也將依循同樣的模式落入「狡兔死,走狗烹」的境地。

因此,牽動105萬在職與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年金改革,到底是要走出屬於台灣自己的路,還是東拼西湊出一部改革拼裝車,是憑一黨之力蠻橫獨行,還是朝野共同努力,眾人之事便是政治,改革恐怕終歸得回到「政治」二字之上。

下一篇:笨蛋!問題在政治!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七》拼裝上路,一場數字的拍賣遊戲(上)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2015年6月,希臘即將破產的消息震撼全球,台灣也不例外。然而與其他關注此議題的國家不同的是,國內除了關心希臘的財務之外,「年金不改革,台灣將會希臘化」的標題不斷充斥各媒體版面,沒有檢討國家財政惡化的根本原因,而是劍指近年來不斷被檢討的退休年金財務,特別是近年來不斷被端上媒體版面的軍公教「退休金」。 到底軍公教的退休福利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從18%、基金破產到現在的「所得替代率」爭議,往往佔據許多新聞版面,也連帶讓社會充滿對立的氣氛?我們將以11篇文章的篇幅,層層掀開這埋藏在複雜而又難以理解的專有名詞與數據之後,你所不了解的真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