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五》財務取向的年金改革,找鬼開藥單?

2016/08/13 , 評論
吳 承紘
吳 承紘
寫字、拿相機的人。

上一篇:基金破產是精算報告惹的禍?

文:吳承紘/ 圖片製作:游承穎、褚勵穎

2012年勞保傳出破產引發一連串政治效應之際,也再度將考試院的公務人員退休制度改革議題推上火線。除了針對軍公教人員舉辦一百多場說明會,考試院也在網站上持續宣導改革進度,試圖讓更多人了解改革的具體內容。

然而,除了說明會流於形式,未如預期發揮溝通與凝聚共識的功能外,不僅社會大眾難以一窺改革方案全貌,就連軍公教本身也未必全盤理解,不但無助於形成社會對於改革的共識,且徒增勞工與軍公教的對立。

考試院的改革方案旋即於2013年4月出爐,並進入立法院展開攻防。民進黨因為沒預料到考試院的改革方案如此火速推出,措手不及之下只能緊急推出自己的方案。最後在兩黨對於部分法條的僵持之下,草案在2013年立院第三會期擱置至今,即使在2016年大選前的最後一個會期,仍未有任何進展

年金改革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

「如果要強調公平正義,那大家就要把話攤開來講,不對的事情就要改。」大直高中公民教師,同時也是「居住正義聯盟」理事長的黃益中,對於改革的議題直截了當地說。

身為現職教師,黃益中不反對軍公教退休制度的改革。但在改革欠缺溝通、制度複雜以及前途未定之下,身處其中的中小學老師近年來已經出現「搶退」風潮。

「我的同事搶著退,是他們怕哪一年政策又突然改變,因為政策這種東西就是會突然來一下,所以他們的立場一定就是搶退。」黃益中不諱言。

會造成中小學老師搶退,除了對改革普遍悲觀,教育人員仍在施行的「七五制」也是原因之一。

現行中小學教師的退休資格不同於公務員。公務員在2010年由立法院通過從「七五制」改成「八五制」後,服務年資必須滿25年才可在60歲退休(或年資30年55歲退休),教師則仍維持「七五制」,也就是服務年資滿25年,年齡滿50歲退休。如果教育人員未來改成八五制,在相同年資下,不但得現在晚10年退休,還會少領10年退休金,對於教育人員影響相當巨大

根據黃益中的觀察,以前許多具有服務熱誠的老師,寧可一直教到很老才退休。「但現在不是了,時間一到就立刻走。這樣的情況很嚴重,非常嚴重,」黃益中搖搖頭,顯得相當憂心。此外,他更明白地表示,以目前退休後可領九成或是八成五原薪資的月退金來看,就算是八成五都划算,「如果是八成五,是我的話我他馬的現在就退,不退我就不姓黃,八成我就落跑了。」黃益中話說得很白。

然而不管八五或七五制,或是月退可以到原本薪水的幾成,關鍵的問題點在於,教育人員的最低50歲即可退休這件事情。

「這很瞎,超瞎」,黃益中搖了搖頭,強烈地質疑。

活得越久,領得越多:不要輸在退休點上

黃益中的質疑其來有自。根據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監理委員會統計,公務人員的平均退休年齡,從新制施行隔年85年度的61.14歲,一路滑落到103年度的55.61歲;教育人員則是從86年度最高峰的58.01歲 (教育人員退休新制為1996年2月1日施行) ,降至103年度的54.05歲。近20年來,公教的平均退休年齡最多下降了5.53歲。

因此,中小學教師的搶退潮,不僅是對改革投下不信任票,同時也對基金財務產生「雙重負擔」的實質影響:在平均壽命不變的情況下,退休年齡提早一年,退休者便少繳一年的退撫金,另一方面,則是多領一年的退休金。也就是少了繳費的人,卻多了領退休金的人,在平均餘命延長的情況下,對基金的影響越來越巨大。

教師尚且如此,近年來因精實案不斷裁減員額的國軍,且最低只要服役滿三年即可領退伍金(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影響更為重大。而雷厲風行的精實案,更是在退撫基金規劃當時所沒有料見的事,讓軍職人員的退撫基金最先面臨財務考驗。

早退效應浮現?基金首見赤字

從基金帳面的數字可以看的更清楚。根據103年度軍公教退撫基金的統計年表,教育人員的基金出現4.69億台幣的赤字,軍人則是38億,公務人員的部份則有9.8億的盈餘,因此收支部分共短絀33億。但因為去年基金的總體投資收益達335.83億,因此基金期末仍有302億的進帳

雖然收支開始出現失衡,但靠著投資收益,退撫基金仍維持成長。「活得越久,領得越多」這句家喻戶曉的商業壽險廣告詞,正貼切地描述著退撫基金的現狀,以及逐漸被侵蝕的未來。所以儘管精算報告的編製過程與基金破產的結論受到李來希和部分專家學者質疑,譬如50年後公務人員的推估人數減少13萬9千人,教師卻只減少3834人等(第五次精算報告第261、271頁)奇怪現象,但精算報告仍是考試院改革的重要依據。

財務取向的年金改革 找鬼開藥單?

所以前考試院院長關中在2012年11月21日由前總統馬英九所召集的院長會議上表示,「退休制度的改進不是追求完美,而是確保財務健全」,將「經費不足」列為主要改革理由,希望能「減輕政府財政負擔」,也就不足為奇。

考試院不追求改革的「完美」,而是確保財務健全,姑且不論「基金破產」真相為何,是否有必要將財務列為改革的第一優先,不無疑問,遑論年金的社會保險功能,考試院似乎視而不見。考試院尚且如此,一直將年金改革視為重要政績的馬英九如何看待這個議題,答案也就昭然若揭。

軍公教退休制度的改革除了維持基金的財務健全,還必須符合社會正義,充分發揮社會保險的所得重分配與老年照顧等功能,否則與一般商業保險何異?

若只把重點放在財務之上,一味節流之下,除了無法充分照顧退休者的老年生活,還可能產生所得逆分配,富者恆富窮者恆窮的現象,不但無助於分配正義,恐讓年金改革造成更大的不正義,無異是找鬼開藥單。

1995年的退撫新制改革就是前車之鑑。因為制度設計的人為因素,不但讓部分退休人員的退休所得替代率超過百分之百,加上18%之後更是舉世無雙,然而新制推行後的新進人員卻不適用18%。且在這之前退休,真正需要照顧的早期退休人員,卻沒有得到任何幫助,18%因此背上罵名至今,前立委林濁水更痛斥為詐術

因此,當考試院於2013年再度以「改善財務」為主要規劃目的,提出退撫制度改革案,是否會重蹈1995年的覆轍,再次將軍公教的退撫制度帶往錯誤而不可知的方向?往前看18%與退撫新制改革的歷程,或許可以得到一些解答。接下來我們將一一探討。

下一篇:無盡的年金迷宮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你所不知道的真相之四》基金破產是精算報告惹的禍?

軍公教退休福利不正義?:

2015年6月,希臘即將破產的消息震撼全球,台灣也不例外。然而與其他關注此議題的國家不同的是,國內除了關心希臘的財務之外,「年金不改革,台灣將會希臘化」的標題不斷充斥各媒體版面,沒有檢討國家財政惡化的根本原因,而是劍指近年來不斷被檢討的退休年金財務,特別是近年來不斷被端上媒體版面的軍公教「退休金」。 到底軍公教的退休福利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從18%、基金破產到現在的「所得替代率」爭議,往往佔據許多新聞版面,也連帶讓社會充滿對立的氣氛?我們將以11篇文章的篇幅,層層掀開這埋藏在複雜而又難以理解的專有名詞與數據之後,你所不了解的真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