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我在新冠肺炎下的越南:官方宣導「在家就是愛國」,抗疫神曲〈洗手歌〉還紅遍全球

2020/03/25 , 評論
郭大鑫
Photo Credit: 郭大鑫
郭大鑫
奧地利維也納大學音樂學博士生。這幾年誤打誤撞地踏進越南文化,卻未曾想過回頭。更因著大夥疼惜,持續筆耕關於越南音樂的二三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抗疫歌曲洗手歌的傳播,除了人們在商場與賣場上可以聽到此曲,它也帶動了越南抖音與Youtube上的舞蹈風潮。許多各行各業的人士都在自己的工作環境中跳上此曲,有軍人有護士有上班族。

3月23號這一日,越南政府決定禁止所有外國人及越僑入境。就在此日前幾天台灣將越南列為紅色警戒區時,我也曾想過離開河內,朋友一句「你放心,這次我們越南也派出最好最有擔當的副總理Vũ Đức Đam(武德儋)來掌控情勢」,於是我選擇相信越南政府並留在原地,也減少飛行時所帶來的風險。事後我才知道,比起在歐洲的台灣人急著回國,越南則是有更多台商與中商想盡辦法入境此地。因此,我在越南「鎖國」前留在河內反成了朋友羨慕的對象。

全民抗疫的古都河內

過去河內因著長期交通污染的原因,戴口罩這事已是當地人的生活日常,如說疫情下有何不同,則是讓那些平常較不願意戴口罩的越南男性也紛紛戴上。我回想從去年11月中抵達河內並開始執行研究計畫,其中我經歷過越南人瘋迷足球時的團結,而這股民族性似乎也延伸至對抗疫情的力量。

早至武漢爆發疫情之後,越南比起其他國家搶先關閉中國邊界與往來航班,使得許多中國人先入境柬埔寨隔離14天再搭機至越南。其中越南也曾一度誤解台灣是中國一部份而有短暫停航數小時,後來經由台灣外交人員溝通解緩。在過去三個月越南累積了16例感染者(已全部康復),加上封鎖北部的永福省平川縣山雷鄉長達21天後(也已解除),已有一小段時日都沒有再新增病例,直到3月6日的第17例出現。一個家境富裕的女孩從英國返回越南河內,她沒有好好的自我健康管理並拜訪了許多親友,在她檢驗出新冠狀病毒陽性之後,消息像是八卦一樣散播在網路各地與左鄰右舍,混著疫情狀況與家世背景,讓在河內人民的警覺心瞬間上升數倍。我也看見同樣是共產黨國家的越南,它其實鎖不住臉書跟Youtube的即時消息流通,更讓人放心待在此處。

於是人人開始戴上口罩,隔天開始出現超市囤貨潮,學校也繼續多月來的停課政策,許多城裡的人也立刻返回鄉下避難。商場出現了乾洗手,店家也開始用酒精消毒座位。自此之後,越南境外與境內感染人數持續增加至今,但同時越南政府展現魄力,無論是騰出軍營無償隔離入境者,或是追溯感染者的同班飛機乘客與其接觸親友,再加上封街封棟與居家檢疫的政策。如在越南居家檢疫的人士,政府也補償一人一日10萬越盾,折合新台幣130元的補助,相當於當地打工族4到5個小時的薪水。另外,如果有藥局或私人哄抬口罩價格,越南政府也一律嚴懲。

1

近來在網路上流傳的越南宣傳海報,以愛國為主題。標題:在家就是愛國

2
越南宣傳海報在疫情期間愛國。
嘿,小弟,你是哪裡人?

中國?支那?日本?韓國?這幾年在越南走跳,我每一次搭乘計程摩托車Grab(一種東南亞叫車的軟體名稱),不免俗都會被問我是從哪裡來的,怎麼會說越南語之類等問題。這樣善意的問候在疫情爆發後,突然變成一個識別你我健康狀況的問句。再加上許多當地人往往分不清楚中國跟台灣是兩個不同國家,而造成誤會。儘管越南人會知道台灣這個小島,但不一定會知道它們在政治上的差異。於是我的越南朋友告訴我,你就開始用日文偽裝你是日本人吧。直到日本的鑽石公主號事件與韓國大邱的群聚感染,我們這些東亞面孔說自己來自於哪裡,彷彿通通不是,通通都好像有帶病毒似的。

因當地人害怕而衍生的插曲,像是進餐廳就看到鄰桌吃得飛快有效率或是選擇換桌。以及我多次在不同店家購買商品時,老闆也會默默戴起口罩才願意跟我交談,或是朋友來到河內旅遊,被人當面噴灑酒精的惡劣行為。甚至有次在路邊茶水攤,我被酒醉的老闆指著說是中國武漢病毒,我那時用越語大力澄清自己來自於台灣,兩者不一樣。他瞬間才改口說「台灣好,台灣很可以。你請坐。」當下我感到難過的是,如果我不這麼說,人跟人之間的情誼是否就此消失?國籍將彼此畫了一道鴻溝。我只能說這些都是零星的瑣事,往後我愈住愈久,愈感受到願意善待你的越南人大於那些欺負自己的。

音樂如何加入抗疫

越南政府從在各地社區巷弄廣貼防疫文宣,或是幾乎雙日內傳送越南衛生部防疫的英文越文簡訊,再到最近爆紅的防疫神曲。2020年2月23日,越南政府改編越南偶像明星Khắc Hưng & Min & Erik有超過一億點閱率的〈嫉妒〉(Ghen)一曲,並與越南衛生部底下的環境與職業健康所(Viện Sức khỏe nghề nghiệp và Môi trường)合作,成了越南的抗疫神曲Ghen Cô Vy,又稱洗手歌。

歌詞大意為:「近期有一種很紅的病毒,它的名字是新冠。它從哪裡來?它的家鄉是武漢。好端端地突然闖出來,我們一定要提高警惕,別讓它擴散。我們一定要決心自覺,別讓疫情爆發,一起洗手搓擦均勻,別用手觸碰眼鼻口,限制來到人流聚集的地方,一同對抗新冠病毒。提高身體健康和周遭衛生,一起提高社會意識,共同對抗新冠病毒。」此曲更登上美國《上週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 with John Oliver)節目而紅至海外。

抗疫歌曲洗手歌的傳播,除了人們在商場與賣場上可以聽到此曲,它也帶動了越南抖音與Youtube上的舞蹈風潮。許多各行各業的人士都在自己的工作環境中跳上此曲,有軍人有護士有上班族。除此之外,透過新冠病毒為名的創作歌曲與短劇也不斷湧出,像是有素人歌手在情人節當天推出歌曲〈害怕新冠病毒還是孤獨〉(Sợ Corona Hay Cô Đơn Quá),或是饒舌歌曲〈新冠病毒,我討厭你〉(Corona Ghét Lắm Nha)。這些皆是他們在帶出創意的同時,也提高了越南人對於病毒的防範意識。

綜敘越南政府極力地推動防疫工作與人民高度的防疫意識,這成了讓人安心待在越南的理由,也成了一個良好機會來參與觀察這共產國家的抗疫國情。因它有別於歐洲的個人主義至上,讓人看到集體主義下的國家人民如何一起動員抗疫。但無論如何,只願疫情早日過去,大家能夠恢復到平日的寧靜生活。

4越南河內老城區的啤酒街在疫情前後的情況
Photo Credit: 郭大鑫
越南河內老城區的啤酒街在疫情前後的情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專題下則文章:

我在宿霧與「封島」中的呂宋島遙望著:留下來的人,能做的就是照顧好自己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東南亞十國是中國的鄰國,無可避免地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影響,而流連在當地的台灣人、中國人,或是當地華人,在武漢肺炎引發的連串不安、歧視陰影下,如何與之共處,該離開還是留下,都值得被探討與記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