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那夜凌晨,我成功在「鎖國」前離開了馬來西亞,台灣才是旅外的我們唯一的後盾

2020/03/27 , 評論
讀者投書
從馬國回台灣的班機上,滿是和我一樣逃難似的外國人。Photo Credit:大安區陳女士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國官方與民間對防疫的消極態度,讓在吉隆坡工作的外國人始終無法給予信心,因此在3月18日開始如同「鎖國」的全國行動管制令前離開,是照顧自己的最佳選擇。

文:大安區陳小姐(MBA出身,沾一點財經記者醬油,佐上時尚產業行銷配料,烘烤出爐成為一個在吉隆坡工作的台灣女子)

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在3月16日深夜時宣佈全國行動管制,全馬國人民必須在家隔離兩週。當接到這新聞消息的時候,身為台灣人的我頓時全身發抖的,當下我立馬買了一張隔天一早飛回台灣的班機,不管主管的勸阻或公司規定,我仍然執意離開馬國,我的直覺告訴我,身為外國工作者,非得離開此地不可,因為只有我可以保護自己,我已不信任這裏的政府,或公司層層分明的關卡與指令。

一開始馬來西亞的武漢肺炎疫情仍得到控制,後來的疫情爆發關鍵點是在2月底有上萬名穆斯林在吉隆坡的清真寺進行宗教集會,至今仍有許多與會者不聽取官方的勸告,到醫院進行採檢,成為馬國防疫的一大漏洞。

馬國3月初每天以一百多例的數字增加,演變到全國行動管制,在短短一個月內,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已突破2000例,23人死亡,70幾位醫護人員遭到感染(截至3月26日)。

馬國之所以瀕臨失控,不外乎是過去的防疫關鍵時刻,政客們忙著政變與政治鬥爭,罔顧人民的安全,還有最重要的,全民防疫資訊的不足,每一次政府宣導,都是以馬來文(國語)為主,外國工作者只能等待英文媒體與中文媒體翻譯後的第二手資料,本就慢了別人一拍。

因此當武漢肺炎開始有零星案例在馬國發生後,我就追蹤台灣疾管署消息,反而變成我老是走在公司與當地人前面,開始先戴口罩,開始先找乾洗手液,甚至反倒是馬國主管會追問我海外疫情的報導。3月中時,當我知道泰國、新加坡朋友都開始在家工作了,我就不斷向公司確認我們能否在家工作,卻碰了一身軟釘子。

接著,我追問公司有關外國工作者的保險涵蓋範圍,以及身體不適的話,我可以去哪裡就醫、病毒採檢的標準是什麼,從人資到公司管理層,沒有人能給予我正確的答案。公司唯一的行動,就是在辦公室入口處放上乾洗手液,呼籲大家保持社交距離外,就沒有其他作為了。

此外,我們在吉隆坡的辦公室總部,隨時會有分店人員每天進出。無奈的是,這些在零售第一現場的同事,無法戴口罩保護自己,公司管理階層給予他們的說法是:「口罩不會防止肺炎散播」。總部的同事也不佩戴口罩,不忌諱地到醫院拜訪住院的同仁。甚至公司還要如期舉辦媒體招待會,外面發生的風風雨雨,好像沒發生似的。

90850371_550413062258656_785662577869009
Photo Credit:大安區陳小姐

我相信許多台灣人,很不能諒解外國工作者或者留學生,像逃難似的搶著擠進台灣國門,因為隨著能掌的疫情資訊越多,這些不安跟焦慮,越是層層堆疊到必須採取行動。如果有看過「寄生上流」的話,就明白窮人家庭為了求生賺錢,為下頓飯掙扎而不擇手段。我能做的就是顧好自己,善良地遵守馬國公司的規矩不是首要考量,若我不替自己著想,誰來替我著想?

當16日馬國首相慕尤丁一宣布「鎖國」的消息後,我擔憂馬國政府政策說變就變,再不走就無法離開了。當時我的心情是,就算丟掉工作也無所謂,留著一條命在比較實際。

幾乎整夜沒睡的情況下,我在3月17日凌晨趕往吉隆坡國際機場。當時吉隆坡國際機場靜悄悄的,幾乎所有人都配戴口罩,疲憊之下,每個人展現出不想要打擾彼此的「默契」。出境時,我放眼一看,幾乎都是外國人在此時出境。 一直到真正登上飛機時,那種不安躁動的心情,才能真正放鬆下來。

在我的隔壁座,坐了一個馬國女生,她說馬國政府要禁止國民出境了,因此她才趕緊搭上這班機往北京,閒聊之後,我選擇到後面幾排座位坐下,不打擾彼此,整夜沒睡的疲憊,終於在飛機上好好補足。

下機後,在桃園機場接受採檢完畢後,我才順利搭防疫計程車回到住處。因為知道台灣獵巫氛圍,至今我依然低調不敢張揚,只有幾個近親好友知道我已經回台,而他們也為我能順利回台放心不少。這一切的一切,直到最近我的採檢結果為陰性,肺部X光一切正常,不會成為新聞上新的案例後,才能真正鬆一口氣。

在返台的這段期間,我仍然在關注馬國防疫的新聞,越看越覺得還好我選擇先回台,因為馬台航之間航班班次已漸漸減少,如果留在繼續馬國的話,生活可能更難過。我在新聞上看到,馬國首相慕尤丁喊話拜託大家待在家,也鼓勵出現疑似症狀的人民去採檢,相關檢測費用是免費的,儘管馬國衛生部也曾宣導外籍人士可做免費採檢,但首相慕尤丁卻曾主張外籍人士需付費。究竟外籍人士外國人究竟要付費與否?花費多少?一切資訊沒有統一標準,前後矛盾。

最近馬國政府開始出動軍隊協助防疫,以及宣布相對於「鎖國」的行動管制延長到4月14日(共一個月)。 接下來馬國疫情會怎麼發展,盡頭在哪?我們不得而知。唯一能確定的是,身處台灣事件很值得珍惜的事情,不用在外國無依無靠,身體不舒服時懼怕去醫院,或是懼怕發生急難事件或是醫療體系崩潰時,醫療單位選擇先拯救本地公民。

當然,也必須老話一句,我們這些常年在外工作的人返台後,不管是自主健康管理或是檢疫的,拜託都好好遵守台灣規定,好好愛惜台灣的資源與安全,因為台灣是我們唯一的退路與後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新冠肺炎衝擊在菲台人:我決定先回台灣,待疫情結束再回來看菲律賓展翅高飛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東南亞十國是中國的鄰國,無可避免地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影響,而流連在當地的台灣人、中國人,或是當地華人,在武漢肺炎引發的連串不安、歧視陰影下,如何與之共處,該離開還是留下,都值得被探討與記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