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為照顧家人與員工決定留在印尼的台商:回台與否無分對錯,因恐懼而離開是人之常情

2020/04/09 ,

評論

吳英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吳英傑

印尼經商,泗水大學任講師,印尼女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醫療水準不及台灣,少數人又聽到排華字眼,造成心理恐慌或擔心而想回台灣是很正常的人性表現。不管是充滿信心,擔心或恐慌,選擇回到台灣抗疫,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正常行為。

台灣駐印尼代表處在3月29號發出公文,呼籲在印尼的台灣公民,若無絕對必要待在這裡則請儘速返台躲避疫情,而各地的台商會也紛紛跟進發出通告,在各大小群組成為熱門議題,伴隨的同時也是惶恐的情緒,就怕面臨工廠的事宜安排和日益減少的班機而無法離開。許多台灣人互相詢問的就是:你何時走?

4月1號,台灣和印尼同時宣布延長外國人入境和轉機的禁令,日本和新加坡也紛紛跟進,採取半鎖國和關閉學校政府辦公室等不同措施。之後,中國再度傳出二度感染,病毒捲土重來,宣布關閉電影院,習近平等高階官員還是口罩不離臉,馬來西亞數萬名印尼移工要返回印尼過節,印尼政府除了明令禁止婚禮等超過30個人以上的聚會之外,還要求洗手消毒,保持社交距離和強制大家戴口罩出門,購物中心餐廳等主動關閉,同時每天傍晚公佈全國不斷攀升的確診人數,許多工廠公司已經停工,境外境內許多人也已經提早返鄉準備齋戒月和開齋節,人口的流動加速了病毒傳播,整個情況除了嚴峻灰暗之外,也令人看不到正向的發展。

白手起家的台商 無法說走就走

臉書上的朋友子女,紛紛從歐美澳洲返國避疫,面對台灣和美國政府都將印尼列為紅色警戒的國家,4月2號的離境班機也充滿了欲返鄉的台灣人,即使口中說著回家掃墓,可是大家也心照不宣,知道印尼疫情尚未大爆發,未來不定因素太高,這一返回台灣,返程機票也都是至少兩個月之後。台灣這個被全世界讚譽為抗疫領先全球的國家,彷彿成了世人最後的希望淨土,只要一踏上寶島土地,就可以確定得到最好的醫療保護,也不會被病毒感染,即使需要居家隔離14天,清明節前的國外返鄉人潮還是絡繹不絕。

能夠自己選擇何時從印尼回台的,大部分是台商企業主,一般的台幹還是要繼續上班和留守工廠,一樣留下來的還有部分企業主,以及定居在此的台灣人和台灣代表處的官員。當然也有志願選擇留在印尼一起照顧印尼家人和員工的,我個人和不少台灣朋友就是如此。

已經回到台灣的台商朋友在群組上詢問為何不回去,因為這次不管是台灣還是印尼,政府對疫情資訊的透明和即時,可以讓我們自己做出對自己最好的判斷,心裏有自己的判斷,雖然擔心,但也不至於恐慌。我個人也詢問了自己的家庭醫生,他也很有信心的說,照著政府公佈的防疫重點來做,戴口罩,勤洗手,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印尼可以挺過去的,就像SARS一樣,只是時間問題。素來景仰的醫師用專業的角度說出了這句話,著實讓我們心裡感覺好多了。

許多選擇留下來的台商主要是因為事業的關係,工廠正在運轉,訂單尚未完成,要趕在日益減少的船運班次前趕緊裝櫃,或在開齋節前完成出貨。面對自己雙手建立起來的公司工廠,在商業信譽和負責心態的狀況下,實在無法說走就走,能做的就是嚴格執行量測體溫,配戴口罩,消毒洗手等標準程序,一旦發現症狀就禁止員工進入工作場所,心裡祈禱員工不被確診,工廠在放假之前不被政府勒令關閉隔離,才能獲得貨款和發給員工一個月的開齋節獎金。這種壓力和煎熬,沒有親身經歷過的,實在很難體會,除了自己家人健康之外,還要擔心成千上百位員工的安危,而口罩和酒精等價格上揚和購買困難,更是讓人眉頭深鎖,加重了在肩膀上的負擔,選擇負責任的留下來和當地員工一起度過,這樣的心態讓我們在群組上互相打氣和敬重。

印尼台商支持台灣參與WH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印尼台商總會在2019年4月13日決議,籲請印尼政府與國會議員支持台灣參與2019的世界衛生大會(WHA)。

另一個選擇不回去的原因,則是我們經過理性的分析而得到的結論。

從印尼回去要出門到機場等公共場合,然後候機室等待至少一小時,再坐在飛機裡面約五小時,到了台灣下飛機,通關,領行李等,其實都讓自己暴露在病毒的感染之下。而回到家隔離之後,父母親若還健在的人,年齡也都屬於或接近武肺死亡率最高的族群,若因此感染了雙親而有任何損失,這樣的代價實在太大,讓我們無法理性的說服自己,冒著這樣的賭注回台灣。而且若是我們受到了感染,除了自己家人,還加重了台灣醫療系統的負擔,讓已經辛苦到幾近昏厥的醫護人員增加工作重擔,我們深愛台灣,但我們實在無法這樣做。

另一個原因則是武肺目前全球並沒有解藥或疫苗,不管在台灣或印尼,使用的藥物也都是奎寧或克流感類似的藥物,利用減輕症狀的被動療法來讓自身免疫力打敗病毒。這些藥物在印尼也已經進口,不需要回到台灣才能使用到這些藥物。對我們來講,印尼和台灣的條件是類似的。而另一項更令人振奮的消息是,全球武肺的致死率其實比很多疾病都還低,康復率更是高達98%上下,若不幸受到感染,我相信98比2有很大的勝算,而且不少醫生也都說,網路上看到的呼吸困難等是極端或少數案例,更多的是從感染到康復沒有症狀的帶原者。與其擔心受到感染而匆忙跑回台灣,對我們更好的辦法是一動不如一靜,不改變目前的生活環境和型態,小心保護自己,在家辦公或隔離。

許多印尼台商在台灣的家,包括我自己,都是30坪上下的公寓大樓,台北的人口密度也比印尼擁擠許多,其實在感染的機率上也高了許多,要不是台灣人的自律,不然密集的人口和發達的大眾運輸系統是很危險的病毒傳播媒介。而在印尼,大部分的台商住在大房子裡面,出入有自己的車子,口罩洗手液存量足夠,也能夠保持至少1.5公尺以上的社交距離,更能自己決定在家或到工廠公司辦公,而印尼人早睡,也不會每一區都有一個夜市讓人聚集,對保護自己來講,我們也認為印尼的條件其實比台北更適合。

在這個風聲鶴唳的期間,我也很樂觀的認為,印尼的乾季即將在下個月底來到,屆時氣溫升高,紫外線大增,情況在六月底應該會有改善,就像SARS在印尼造成的傷害讓人跌破眼鏡,至今找不出原因。雖然醫學上無法證明溫度高可以抑止病毒傳播,但既然沒有解藥,小心保護好自己,保持樂觀的心態,這也是我們自己能夠提供的最佳良方。

這一次的武肺,讓全球栽了跟頭,除了公共衛生之外,打擊的層面從心理到了經濟,企業因為訂單取消或看不到未來而紛紛裁員,讓許多印尼領日薪的社會底層難以度日,三餐無以為繼,也讓印尼醫護人員面臨短缺的醫療器材而逾時工作,造成自身免疫力下降,目前已經有近20位醫生感染死亡,著實令人不忍目睹。而整個亞洲,今年經濟還能成長的也只剩下印尼、印度和中國,換句話說,全部都陷入負成長或蕭條,武肺讓人賠上了性命,也讓人賠上了更好的生活和未來。

印尼武漢肺炎緊急醫院醫護人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政府近期緊急購買全套防護裝備,分送前線醫護人員。圖為一名印尼醫生3月23日在雅加達武漢肺炎緊急醫院指揮調度。

因恐慌而離開是能理解的

現在武肺新聞充滿了印尼傳統和社群媒體,其實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反省自己,病毒或疾病其實不會挑選種族,國界,國籍,性別,甚至動物也會受到感染。歐美許多人遷怒於中國流傳出來的病毒,而開始在網路上挑起種族議題,美國人購槍比例提高40%,倫敦一名新加坡學生被當成中國人而被毆打成重傷,暴徒喊著中國人中國病毒等污衊字眼。即使在印尼,我也看到中文媒體和少數台灣和中國人私訊說印尼很快又要排華了,因為病毒是中國來的,然後華人又在囤積物資。

多虧印尼政府提前部署,祭出限購令,並進口民生物資來平穩物價,目前印尼物資供應和社會情況實際上還很穩定,也見不到主流媒體說這件事,我們也沒有感受到懼怕或威脅。

在印尼醫療水準不及台灣,少數人又聽到排華字眼,造成心理恐慌或擔心而想回台灣是很正常的人性表現,就好像許多人懷孕的時候喜歡回到娘家自己熟悉的環境一樣,有熟悉的人和環境是心理安定的一大因素,而台灣醫療水準和性價比本來就是世界牛耳,許多台灣人都覺得很驕傲。不管是充滿信心,擔心或恐慌,選擇回到台灣抗疫,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正常行為。

昨天已經回到台灣的台商朋友發來訊息,問我為何還不回台灣?印尼看來都快爆發了,怎麼還不回去?到時候受到感染怎麼辦?

我看著日夜幫我賺錢的員工和服侍我的傭人司機,我無法在這個時候拋下他們自己離開,即使不幸被感染了,我也會坦然面對,因為我知道我有98%的康復機率,我擔心的反而是每年帶走印尼數千條人命的登革熱。

回不回台灣其實無分對錯,只是個人的選擇。

朋友的問題,我並沒有回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胡志明市內閉門深鎖的商店,闖入公園的市民,希望樂天的越南人不會因封城而墜入苦悶


我在武漢肺炎陰影下的東南亞:該留下,還是離開:

東南亞十國是中國的鄰國,無可避免地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影響,而流連在當地的台灣人、中國人,或是當地華人,在武漢肺炎引發的連串不安、歧視陰影下,如何與之共處,該離開還是留下,都值得被探討與記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