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東南亞股市,是怎樣的存在?

曾被稱「亞洲最後一塊處女地」,如今緬甸股市前景因政變再添陰影

2021/05/14 ,

評論

Jack Huang

圖為緬甸的仰光證卷交易所。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Jack Huang

台北出生,倫敦求學,曾於曼谷工作,在聯合國擔任國際公務員,喜歡美食、旅遊、與人交談。自2020年中開始,返台創業,投入綠能、建築、金融領域的創新,目前暫居台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仰光證券交易所成立於2015年,如同柬埔寨一樣,緬甸並沒有實力獨自創建資本交易市場,於是便透過日本大和證券集團本社以及日本交易所集團與緬甸經濟銀行共同創立的,至今只有六家公司掛牌。

緬甸是亞洲最後的投資處女地?可能不少人聽過這類說法,但凡那些過去常年動盪(或獨裁統治)、發展落後,或遭受經貿制裁的地區,都可以被冠上這類吸睛的標題。話雖不錯,成熟的市場確實已建立了相對較高的進入門檻,而雁行理論也告訴我們,已開發國家的商業模式和發展路徑,往往能夠複製到發展中國家,資本操作亦是如此。也因此,即便法規制度尚未成熟,國內散戶也不熟悉資本市場運作的情況下,仍會有部分投資人,願意冒險搶進新興市場。

在東南亞,緬甸便是這麼一個地方。綜觀其過去的歷史,當代緬甸的政治經濟樣貌,約莫從1988年的民主運動後具備雛形,由於長年受軍事獨裁統治,發展程度在東南亞諸國中一直處在後段班,根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二戰後緬甸人均GDP還有7百多美元,但到了2004年,人均GDP卻掉到350多,顯示經濟在軍政府的統治下嚴重倒退。直到2011年開明派的總統登盛上台,實施經濟改革,改良稅制,放寬投資政策,同時透過使緬幣升值,加上經濟開始有顯著成長,終於讓人均GDP站上了1300美元左右。

也正因為經濟復甦有感,稅收逐漸穩定累積,緬甸政府有餘力開始投入基礎建設,例如斥資超過80億美元的土瓦經濟特區,以及特區內由日本投資興建的深水港,與中國合作的「中緬經濟走廊」,和其他與泰國政府預計合作打造的邊境工業區等。而在政治上,更顯著的影響,乃是2015年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取得勝選,改組了長年被軍方把持的政府。

全民盟政府執政後,雖說軍方僅僅「有條件」的讓出政權,實則仍保留了相當的政治權利,但當時至少向國際社會放出了一個重要訊號:緬甸正走在民主改革的路上,為「獎勵」這與西方價值相符的進步,美國率先解除了對緬長期的經貿制裁,進一步可望促使緬甸經濟的繁榮發展,也就有了文章一開頭,所謂「緬甸是亞洲最後的投資處女地」一說。不過,今年2月1日緬甸卻再次發生了軍事政變,未來緬甸的經濟狀況會如何,也許另有機會再以專文論述。

回到緬甸股市投資領域,緬甸是否還值得資本的進駐?不妨從緬甸的股票市場,以及僅有的六家上市公司來好好研究一下。

20210503-東南亞證券交易所YSX

仰光證券交易所(YSX),成立於2015年,應該屬於東南亞諸國中非常後段班,如同柬埔寨一樣,緬甸並沒有實力獨自創建資本交易市場,必須師法其他新進國家制度。於是,YSX便是透過日本大和證券集團本社,以及日本交易所集團與緬甸經濟銀行共同創立的。

YSX從創立至今(2021年初),總共也才六家公司掛牌,分別是:第一緬甸投資公司(FMI)、Myanmar Thilawa SEZ Holdings(MTSH)、Myanmar Citizens Bank(MCB)、 First Private Bank(FPB)、 TMH Telecom Public Co. Ltd(TMH) 以及 Ever Flow River Group Public Co. Ltd(EFR)。

YSX上市公司不多,且大多數為國營背景的壟斷事業,包含投資開發、金融、電信。自2012年時任總統的登盛(2011-2015)改組內閣,啟用改革派人士、特赦政治犯、且放寬投資限制等諸多政策下,經濟發展得到相當的成長,連帶推升國營企業的獲利能力。加上2015年底翁山蘇姬贏得大選,緬甸自此頗有換然一新的氣象,讓市場也迎來連續的多頭行情。從世界銀行公布的資料顯示,在2018年之前,緬甸連續多年經濟成長平均都在7%左右,唯2019掉到2.8%,推測與翁山蘇姬本人在處理羅興亞和族群議題不當,受國際輿論譴責,連帶影響到外資投入。至於2020年,受疫情影響,全世界的經濟表現都呈現衰退。

根據緬甸證券交易委員會(SECM),在2016-2017財年,YSX開開幕之時,每日的交易額約在1億緬幣左右(按當時1美元換1364緬幣的匯率,約為73500美金),交易者多為緬甸企業法人,或與外資合資的投資公司。但到了2017-2018財年,日均交易額掉到7000萬緬幣以下,到了2019年,YSX的總交易量為240萬股,交易值達133.9億緬幣(約新台幣2.41億元)。為了近一步刺激交易,緬甸政府與SECM開始積極舉辦各類宣傳活動,教育市場散戶,同時配合出台政策,鼓勵企業上次,並讓更多的機構投資者媒合投資機會。在2019-2020年,YSX更是出台了將股票交易撮合從之前的每日兩次,增加到每日4次,以提升買賣成交的頻率

不過,也正因為YSX是以緬幣作為交易貨幣,近年來受到市場的不確定性,政局不穩,特別是2021年出政變的影響,不僅讓股市單日大幅下挫,也造成緬幣波動大,且有持續走貶的趨勢。這也是投入資本市場需要考量的重點,否則,股票上賺到的獲利,很容易因為匯率變化又通通給賠了回去。

AP_33183923565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緬甸的仰光證劵交易所在2016年3月25日開幕。

至於,外國散戶投資者能否參與?答案是可以的。從2020年開始,SECM發布第 1/2020 號指令,允許外國人參與YSX並交易股票,此舉不外乎希望增加流動性,吸引更多投資者。透過當地的證券業者,具備居民資格的人,會由證券公司落實KYC後提供推薦函,幫投資人開設緬幣經常帳戶與緬幣證券帳戶(R-KAS),非居民資格的外國投資者,則需開設緬幣與外幣的經常帳戶與證券帳戶(N-KAS)。其他操作流程與交割作業,大抵與一般股票證券交易差不多,畢竟,YSX本就是參考日本交易所和大和證券集團的規章與機制而建立的。

雖說開放了外國人參與緬甸股票交易,不過,據常駐當地的台商朋友表示,無論是本地戶,居民,或非居民的投資人,都興趣缺缺。除了YSX可交易的股票太少,整體市值亦不高之外,在仍處開發中的緬甸,其實有太多的「另類投資」可以提供相對高額的報酬。隨便舉個低風險的例子,緬甸中央銀行公告的利率為10%,一般商業銀行的存款利率可以從8%-13%都有,言下之意,把錢放在「定存」的投資報酬率,都可以打趴一票成熟市場的大盤,更別說其他風險較高的項目/機會,能創造的風險溢酬也更吸引那些「真正」解當地市場,懂的找管道的投資客。

至於如果你只是「聽說」緬甸什麼什麼很好賺,身邊朋友都已經去賺一票之類的,你放心,輪到你跟風的時候,說明風頭早已過了,還是乖乖的把錢投放在自己熟悉的領域吧。

最後,基於開發甚晚,緬甸確實可謂一塊投資處女地,若能掌握商機,也不難創造豐厚的利潤。然而,因為軍事政變的關係,政局動盪,連帶影響自翁山蘇姬2015年上台以來的發展,以及西方強權紛紛祭出貿易制裁,讓原本就處於讓原本就相當脆弱的經濟,隨時可能打回原點,甚至倒退。故此,在實體產業都尚處於百廢待興的階段,金融與資本市場自然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具備足夠的規模與成熟的體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泰國歡迎外國人來買公寓,但要投入官方與外資主導的股海最好三思



東南亞股市,是怎樣的存在?:

這一年多來,開證卷戶、投入股海的台灣股民大增,那被視為未來區域重要市場的東南亞,當地的股市又是怎樣的存在呢? 在這次的東南亞專題,介紹了東南亞九個國家的股票市場概況。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東南亞各國允許外籍人士開戶購買股票,但本專題文章的內容僅供參考,因此各讀者們還是要謹記「謹慎理財,信用之上 」 的原則哦。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