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東南亞啤酒喝什麼

中印半島上的法國啤酒——西貢、河內、老撾和吳哥啤酒的由來

2020/01/21 , 評論
彭成毅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彭成毅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學生。長期探究華裔青年的身份認同問題。視南洋為祖國,中華為故國,歐美為母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印半島上的寮國、柬埔寨、越南在歷史上受到法國殖民,因此當地的啤酒品牌在創辦歷史中,無不受到法國殖民宗主國的資本影響。

越南、寮國和柬埔寨在上世紀曾是法國殖民地,統稱法屬印度支那。三國的啤酒也是由法國酒商引進,其釀酒廠最早設立在西貢和河內,後來成為著名的西貢啤酒(Bia Sài Gòn)和河內啤酒(Bia Hà Nội)。寮國和柬埔寨的啤酒則在兩國獨立後,透過寮法、柬法合資的方式進入當地,成為今天的老撾啤酒(Beerlao)和吳哥啤酒(Angkor Beer)。

而探討東南亞啤酒市場,始終無法繞過越南一塊大餅。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越南是東南亞人平均飲酒量最高的國家,每人每年消耗8.7公升的啤酒,高於泰國、寮國、柬埔寨和菲律賓。在亞洲範圍內僅次於韓國,超越了中國和日本。

越南人如此「嗜酒」,很大原因是其酒價是東南亞最低的。日本管理諮詢公司Corporate Directions的數據告訴我們,越南一瓶500毫升啤酒僅售0.7美元,比菲律賓1美元和泰國1.7美元便宜,更遠低於印尼的2.3美元和馬來西亞的3美元。越南啤酒如此便宜,一來是生產成本很低(馬來西亞和印尼成本最高),二來是稅率只有41%,低於泰國42%、馬來西亞49%和菲律賓58%。

談及東南亞啤酒時不能忽視越南的原因,是越南的啤酒市場比其他國家多元。從Euromonitor對當地市場份額本外資比例的調查,泰國和菲律賓的啤酒市場基本上是本土企業壟斷,即生產勝獅啤酒(Singha)的Boon Rawd釀酒廠、生產象牌啤酒(Chang)的泰國釀酒(ThaiBev)和生力集團(San Miguel)。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則由外資企業壟斷,如荷蘭的海尼根(Heineken)和丹麥的嘉士伯(Carlsberg)。越南則是「本土」資本佔64%(生產西貢啤酒的Sabeco公司和生產河內啤酒的Habeco公司)和純外資36%(海尼根、嘉士伯、札幌、勝獅和百威英博)。有關越南本外釀酒廠如何形成今天的規模,我們可以從越南啤酒發展歷史看起。

1
越南最早的釀酒廠創立於西貢

當時由阮朝統治的越南(大南國)被法國殖民者切割為三個屬地——南部的殖民地交趾支那(Cochinchina)、中部的保護國安南(Annam)和北部的保護國東京(Tonkin)。西貢就是當時交趾支那的首都。

1875年法國人Victor Larue在西貢創立了第一家釀酒廠「印度支那冰廠與釀酒廠」(Les Brasseries et Glacières d'Indochine,簡稱BGI),坐落在今天的「阮志清街」(Nguyễn Chí Thanh),也就是「西貢啤酒公司」(Sabeco)的前身。這家又稱BGI的釀酒廠生產了Bière 33、Bière Royale、Bière Hommel和Bière Larue等當時知名的啤酒。其中以創辦人為名的Larue啤酒也稱為虎牌啤酒,早於新加坡國民品牌Tiger Beer成立。

BGI釀酒廠之後被法國實業家Denis Frères所接收。如同菲律賓的生力釀酒廠,BGI釀酒廠的生意從越南拓展到了國外(皆為法國殖民地),如摩洛哥釀酒廠喀麥隆釀酒廠(Brasseries du Cameroun)、尼日釀酒廠(Braniger)、貝南釀酒廠(Sobebra)、加彭釀酒廠(Sobraga)、查德釀酒廠(Brasseries du Tchad)、西非釀酒廠(Société des brasseries de l'Ouest africain)等,幾乎在西非和北非的啤酒市場一統天下。

當中最暢銷的跨國啤酒品牌是由越南BGI釀酒廠外銷至非洲各國(貝南、喀麥隆、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加彭等地)的33號啤酒(Bière 33 Export)。不過,33號啤酒在1975年南越政權易手後,改名為333號啤酒,以示與過往殖民統治有別。33號啤酒在越戰時期還深受美國大兵的喜愛,如今其在越南南部與「西貢啤酒」同為最受歡迎的本土啤酒。同樣地,南越政權易手後,西貢當地的BGI釀酒廠也於1977年被接收,改名為現在的「西貢啤酒公司」(Sabeco)。

Bottles of beer move along a production line of a Sabeco factory in Hanoi, Vietnam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BIa Saigon在河內的生產線
越南第二家釀酒廠於1890年在河內創立

此時的越南北部仍屬於法國「保護」下的東京(Tonkin),即北圻(Bắc Kỳ)。來自亞爾薩斯聖特拉斯堡的Alfred Hommel在現今的「黃花探街」(Hoàng Hoa Thám)設立了Hommel釀酒廠,即「河內啤酒公司」(Habeco)的前身。

Hommel設廠的用意是提供越南遠征軍、公務員和當地人新鮮的啤酒。當時他們只有30名員工,每天生產150公升啤酒。經過數十年發展,Hommel釀酒廠併入BGI釀酒廠,員工成長到300人,年產達到5百萬公升之多。直到1954年法國撤出北越,Hommel釀酒廠幾乎停止運作。

後來Hommel廠被北越政府接收,於1957年改名為「河內釀酒廠」。該廠生產了越南第一個「國產」啤酒——竹帛啤酒(Bia Trúc Bạch)。這與1975年被改名為333號啤酒的33號啤酒和改為「西貢釀酒公司」的BGI釀酒廠情況相似,都是外資企業「國有化」的產物。

雖然北方的Hommel和南方的BGI在北越政府接收後紛紛被「國有化」,但如今卻重新成為半外資和全外資品牌。生產333號啤酒和西貢啤酒的Sabeco於2018年被東南亞飲料巨頭「泰國釀酒」(ThaiBev)收購,後者在泰國生產與勝獅啤酒(Singha)並駕齊驅的象牌啤酒(Chang)。生產河內啤酒的Habeco則有17%股份由丹麥嘉士伯(Carlsberg)持有,而越南總理還呼籲嘉士伯增持Habeco的股權。

越南釀酒廠將版圖拓展至寮國,柬埔寨則與法國合資建設釀酒廠

BGI釀酒廠於1973年與寮王國當地人在首都永珍成立了「寮國釀酒公司」,又名「寮國冰廠與釀酒廠」(Brasseries et Glacières du Laos,簡稱BGL)。BGL銷售的產品為Larue啤酒和33號啤酒,每年產量為300萬公升。然而短短兩年後(1975年)共產主義組織「巴特寮」(Pathet Laos)擊垮了寮王國,BGL釀酒廠也隨即被國有化。

寮國釀酒公司開始生產「國產」的老撾啤酒(Beerlao),暢銷國內外。老撾啤酒在寮國國內市場份額達到95%。跟越南Sabeco和Habeco情況類似,寮國釀酒公司後來也將部分股權釋出市場,其中25%由丹麥嘉士伯持有,另25%則由泰國TCC國際持有。

柬埔寨方面,該國政府早在1965年便與法國投資者合作,成立「高棉釀酒廠」(Société Khmer des Distilleries,簡稱SKD)。該廠由柬埔寨王國國王施亞努(Norodom Sihanouk)親自開幕,並設立在港都施亞努市(Sihanoukville)。SKD釀酒廠開始生產吳哥啤酒(Angkor Beer),在當地受到歡迎。

SKD釀酒廠在1970年內戰爆發時受到影響,不幸於1975年赤柬上台後關閉。跟「巴特寮」不同,SKD釀酒廠沒有被改造符合政權需求,而是直接停止運作。因此,直到1991年生產虎牌啤酒的新加坡「亞太釀酒廠」(Asia-Pacific Breweries)才接收SKD釀酒廠,改造為「柬埔寨釀酒公司」(Cambrew),於隔年恢復生產吳哥啤酒。Cambrew後來跟越南Habeco和寮國Beerlao命運相同,也被丹麥嘉士伯收購了50%的股份。

6

從法國人到越南設立釀酒廠,歷經北越和巴特寮的「國有化」與施亞努的本外合資,再到回歸外資(嘉士伯和泰國釀酒)殊途同歸的命運,中印半島上的法國啤酒痕跡從未被抹去。當我們在大嘆清爽的西貢、河內、老撾和吳哥啤酒的時候,不妨回味一下這一杯啤酒中背後的法式風情吧。

關鍵評論網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東南亞啤酒喝什麼:

寒假要到了,各位讀者如果會到東南亞國家旅遊的話,相信會品嚐當地的啤酒吧?那在喝下清爽的啤酒的同時,各位是否又知道這些啤酒的歷史,是與東南亞各國的被殖民歷史有關的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