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

你知道「賣豬仔」嗎?被高薪廣告誘騙到柬埔寨的不只有台灣人,還有馬來西亞人

2022/07/21 ,

專訪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是一個從新聞時事出發,帶您認識東南亞政經和文化的網路廣播節目(Podcast),透過訪談耕耘東南亞各領域的來賓,聆聽他們的採訪故事、異國經驗和在地觀點。《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每週四透過Podcast向全球華語聽眾說聲「Apa Kabar」(你好),如果你有想聽的人物採訪,也歡迎留言或私訊告訴我們。本節目由關鍵評論網製作播出,主持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杜晉軒、人在美國的台灣編輯吳象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讀者們有注意到近幾個月台灣社會新聞的話,就發現有許多台灣年輕人被高薪廣告誘惑到柬埔寨工作,受害者到了當地才發現是犯罪集團要求他們進行網路詐騙,如果不從或工作能力不佳,還會被賣給另一個犯罪集團,而且受害者還得「賠款」給接手的犯罪集團。

文:杜晉軒

你聽過「殺豬盤」嗎?還有「賣豬仔」,這兩者又有什麼關聯呢?近半年來,這兩組關鍵字常出現在馬來西亞的中文媒體,有許多馬來西亞華人受海外高薪工作廣告的誘惑到柬埔寨工作,結果被迫淪為犯罪集團的成員,在網路上進行詐騙。由於他們無法離開柬埔寨,因此家屬向外求援的事情,在這半年屢屢上來新聞版面。

所謂的殺豬盤,是指指詐騙集團利用網路交友,誘導受害人投資、線上博弈的一種電信詐騙方式,受害者的資金往往有進無出被套牢,最終導致傾家蕩產。

那又是誰在背後操盤進行網路詐騙呢?根據許多誘騙到海外進行詐騙的受害者說法,在柬埔寨、緬甸、泰國,甚至遠至杜拜建立「基地」詐騙的,多是中國人。而在這些中國犯罪集團底下被迫賣命詐騙的馬來西亞華人,他們多自稱為「豬仔」。

「賣豬仔」這詞彙的來源,是指清末民初時期,被騙到南洋、美洲當苦力的中國華工,他們多被迫簽下不平等的勞動契約;由於他們出洋時多被擠在一艘船上,看起來就像是如豬等牲畜般被買賣。近半年來馬來西亞華人被賣豬仔到柬埔寨的事件頻傳,不禁讓許多馬來西亞華人感嘆,沒想到祖輩賣豬仔下南洋的光景,竟會在當代重演,只是這次是由南往北。

由受害者發起的全球反詐騙組織GASO

今年1月,《關鍵評論網》訪問了在菲律賓博弈產業工作的台灣、馬來西亞年輕人,當時受訪者提到,之所以有這麼多大馬華人自願到菲律賓線上博弈產業工作,是因為精通中英雙語的馬來西亞人「CP值」較高,可以用英語、中文進行客服工作,而台灣人英語能力也許稍弱,但台灣有工程人才,而多數從事技術職位,或當上管理階層。

由於在菲律賓的線上博弈產業工作台灣年輕人,因頻頻傳出在當地被綁架、刑求的新聞,使得到菲律賓工作的問題較受關注,如今這類問題,在今年卻開始轉爲發生在柬埔寨。

如果讀者們有注意到近幾個月台灣社會新聞的話,就發現有許多台灣年輕人被高薪廣告誘惑到柬埔寨工作,甚至也有台灣幫派介入其中進行人口販賣,受害者到了當地才發現是犯罪集團要求他們進行網路詐騙,如果不從或工作能力不佳,還會被賣給另一個犯罪集團,而且受害者還得「賠款」給接手的犯罪集團。

值得注意的是,這類型的人口販賣與網路詐騙,並不是發生在台灣人身上而已,也開始發生在東南亞,尤其受害者多爲馬來西亞華人。

受到疫情影響,馬來西亞近年經濟相當低迷,許多年輕華人受到海外高薪工作的廣告誘惑,當他們在海外發現受騙後,便想盡辦法向家人求助,這類新聞這半年充斥了當地媒體版面。接受訪問的馬來西亞人告訴我們,他們要脫身的話,必須得先還清給公司的債務,也就是被轉賣給另一公司的賠款,而這所謂的「賠款」的,他們俗稱「賠付」。

全球反詐騙組織(Global Anti Scam Organization,簡稱GASO)的馬來西亞代表Candy(化名)表示,馬來西亞華人之所以成了犯罪集團招攬的目標,是因為COVID-19全球爆發後,中國限制人民到海外工作,因此犯罪集團就將目標轉為招攬東南亞的華人。Candy透露,根據GASO統計,馬來西亞華人主要是被騙到柬埔寨,大約每20人就有15人在柬埔寨,而犯罪集團的招聘管道,主要在臉書、IG等社交媒體平台發布訊息,甚至在馬來西亞主流的合法求職網站JobStreet魚目混珠刊登不實廣告。

GASO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的網路犯罪受害者提供支援的組織,成立於2021年6月。GASO的成員,包括創辦人,都曾是網路詐騙的受害人。《報導者》報導,GASO的是來自新加坡的Xellos(化名),該組織約有50位核心成員,分別來自台灣、新加坡、泰國、澳洲、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國,都是沒有領薪的志工。

Candy也曾是網路詐騙的受害者,她在交友軟體上被騙進行網路投資,是殺豬盤的受害者。後來Candy認識了GASO的新加坡創辦人Xellos,當時Xellos正準備成立GASO的網站,因此Candy便自告奮勇協助中文的反詐騙資訊翻譯為英文。而Candy平時的工作,就是回覆求助者在官網live chat發送的訊息,協助他們查證網址的真偽、解釋如何分辨詐騙訊息、及協助報案。

Candy表示,今年發生了多起馬來西亞華人被騙到柬埔寨工作的事件,也有受害者找GASO協助。由於GASO人力有限,因此主要扮演協調者的角色,協助受害者、家屬收集資料,發給馬來西亞駐柬埔寨的大使館,讓大使館與家屬溝通的工作更有效率。

無論是馬來西亞或台灣的年輕人,GASO呼籲正在求職的年輕人要小心過濾這些高薪聘請的公司。Candy提到,如果馬來西亞人要確認廣告主是否為正規公司,可以詢問在當地的馬來西亞大使館,或多詢問家屬、朋友的意見,減低被騙的風險;至於台灣,由於台灣在柬埔寨沒大使館,發生事情了要救人很困難,因此Candy呼籲台灣民眾也要謹慎篩選公司。

目前馬來西亞的政黨,如馬華公會有在協助家屬救援在柬埔寨的親人,Candy認為馬來西亞官方對這些事件是相當關注的,而她希望教育部在未來可以把防範詐騙、人口販賣的課題放進中學教育課程,以免中學生畢業求職時不慎上鉤。

被騙到柬埔寨的阿輝

來自馬來西亞的阿輝,曾是「豬仔」之一,今年5月被騙到柬埔寨工作,最終在家人的協助下,兩個月後成功回到馬來西亞。

和許多到當地工作的馬來西亞華人一樣,阿輝也是為了追求更高的收入而遠赴柬埔寨,但與其他受害者不一樣的是,他並非受到網路高薪廣告的誘惑而去的。阿輝說,之所以想到柬埔寨,是因為知道當地人的中文、英文水平不是很高,也許他到當地後會有所作為吧。

阿輝有位朋友原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合法賭場工作,數年後回到馬來西亞。眼看這位朋友在柬埔寨發展的不錯,阿輝也請對方介紹工作機會,對方便聯繫了位仲介幫忙,卻沒想到這位仲介把阿輝帶到了詐騙集團。

阿輝相信,他朋友應該不清楚那位仲介是有問題的,因為對方已離開柬埔寨數年,朋友也不清楚這幾年當地博弈產業生態驟變。因為疫情的關係,柬埔寨當局關掉了一些賭場,有的業者轉而經營詐騙,阿輝稱過去是有聽說中國、菲律賓是有發生犯罪集團進行網路詐騙的事情,但對柬埔寨的情況一無所知。

誘騙他人投資虛擬貨幣

原本仲介承諾的工作內容,是人事、行政、招待顧客之類的工作,「看我會什麼就交給我做什麼」阿輝說。阿輝是今年5月到柬埔寨,他記得一到金邊的機場後,仲介儼然已打通好海關,他不必排隊和填表格,很快便入境了柬埔寨,而且被公司迅速安排上車到西哈努克港市(簡稱西港),當時他開始感到不對勁。

RTS37NS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一群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賭場博弈的中國遊客。照片攝於2019年5月18日。

很快地,阿輝發覺自己被騙了,公司實際給的薪資和原本答應的不一樣,從1500美元變1000美元,而且公司一直回答不了實質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因此阿輝便嚷著要回馬來西亞,結果公司代表要求阿輝收拾東西到另一家有東西可做的公司,阿輝沒想到這就是他被賣豬仔的開始,此後必須賠款給新公司。

阿輝提到,他在當地認識的另一個朋友,因為不願被送去另一個公司而被拷打,結果第二天就願意過去另一個公司了,他當下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如果不聽的話的下場就會如何。「我們被賣到另一邊後,開始要給賠付,要開價1萬1000美金」,阿輝被賣豬仔的賠款,相當於他原本工資的10倍。

第二個工作地方,工作環境雖然比上一個好,活動範圍比較大,但人身自由是被限制的。原本阿輝對在柬埔寨的工作環境想像,是類似馬來西亞唯一合法賭場公司雲頂集團那樣,大家是住在員工的宿舍,工作時間到了可自行走路去賭場工作,而在柬埔寨卻是處處被監控的狀態,辦公室門口有手持槍械的警衛看管,以免「豬仔們」逃跑。

對於自身在柬埔寨的實際工作內容,阿輝不諱言說,公司就是強迫他們欺騙歐美國人士的虛擬貨幣。阿輝解釋道,雖然當地的詐騙集團多是中國人經營的,但因為招募的中國員工英語程度不足,因此他們只能在境外對中國自己人下手詐騙,而被誘騙來工作的東南亞華人、台灣人,就負責歐美人士。

「通常叫受害者投資虛擬貨幣,進入公司網站後,這些錢通常只有進沒有出」、「公司不知道哪裡來的美國人個資,會給員工一批電話,要求騙取他們上鉤,跟對方聊天」…阿輝解釋,公司要求透過交友軟體聊天了解對方家庭背景、財力,在聊天中帶到投資虛擬貨幣的話題,進而騙他們到公司的網站入金投資虛擬貨幣。

阿輝進一步說,他們會把客戶分A、B、C級,A級就是年薪上百萬美元以上的,往下就是收入越少,也不會放更多力氣;如果對方是男性,他們就會假扮成女性與對方聊天,如果對方可以聊到30句以上,就表示對方可能對假扮成女性的自己有興趣了,可能有機會上鉤,阿輝解釋道。。

對於業績的要求,公司規定如果一天聊不到兩個人,就會想辦法來處罰。阿輝表示,他待過的公司還算比較好,主要是體罰,但他而樓下的另一家公司比較壞,「他們會關押員工,不允許回宿舍睡覺,沒業績的話關在公司,吃喝拉撒都在這裡」阿輝說。

在柬埔寨的兩個月裡,阿輝被轉賣了兩次,待了三個公司,最後一個公司是在七星海的長灣旅遊特區。阿輝說他在最後一個至少欣慰的是,在那裡起碼看到了更多的馬來西亞同鄉,前兩個比較少。

之所以有眾多馬來西亞華人被騙過來,一部分是被同鄉騙來的,阿輝指有的人在老闆的逼迫下害了更多同鄉,因為招不到人手的話,就會被殘忍對付,或被送到另一個公司,那當事人的賠款又更高了。

至於台灣人,阿輝稱他認識一個在那裡工作的台灣人,但對方不打算回台,似乎是因為在台灣犯罪而走投無路,寧願留在柬埔寨進行詐騙也不願回台灣被判刑15年不想回去。

家人協助逃離柬埔寨

最終阿輝是在今年7月初離開了柬埔寨,他之所以成功逃離,主要是靠家人的幫忙,他弟弟認識柬埔寨的有勢力人士。

「最終還是決定給賠付的方式離開,我弟弟朋友出錢給公司,公司才讓我離開…不是不信任柬埔寨的警察或大使館,而是有一定的風險,萬一回不到來更慘、被打到半死。我公司拿了賠付叫我趕快離開,擔心我弟朋友會把事情搞大。」阿輝說,而且他自己也寧願給錢了事,也不願意再繼續從事詐騙工作。

阿輝表示,他的賠款金額相當高,給了兩萬多美元,但他也慶幸自己最終沒被轉賣到泰緬邊境的犯罪集團,因為邊境地區更難救人,當地警方沒辦法進去。阿輝的弟弟也主張,還是由他柬埔寨友人處理比較好,畢竟對方是熟悉當地遊戲規則的人。

如今的阿輝選擇踏踏實實地在馬來西亞工作,慢慢償還那筆賠款給家人,就算在馬來西亞的日子過得不好,也不會比柬埔寨苦。

接下來,阿輝會協助GASO宣傳反詐騙的教育工作,以過來人的身份,到各中學演講,讓更多年輕人提防詐騙集團的高薪廣告陷阱。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柬錢眼開》主持人Agnes:打工陷阱頻傳,但柬埔寨的發展指日可待



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是一個從新聞時事出發,帶您認識東南亞政經和文化的網路廣播節目(Podcast),透過訪談耕耘東南亞各領域的來賓,聆聽他們的採訪故事、異國經驗和在地觀點。 《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每雙週一集,希望透過Podcast向全球華語聽眾說聲「Apa Kabar」,如果你有想聽的人物採訪,也歡迎留言或私訊告訴我們。 本節目由關鍵評論網製作播出,主持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杜晉軒。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