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東南亞脫口秀講什麼?

馬來西亞也有華語站立喜劇?來慢了但未缺席

2022/05/02 ,

評論

杜晉軒

圖為盧卡斯在進行站立喜劇表演。Photo Credit: 新聞爆爆看 BBK Network
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華僑」。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棟篤笑」這譯名的發明者,是知名香港喜劇演員黃子華,而深受香港流行文化薰陶的馬來西亞華人,最早對Stand-up comedy的認識,就是棟篤笑。至於所謂單口喜劇、站立喜劇的名詞概念,也是近幾年隨著台灣、中國的相關節目興起後才認知到的。

在上一篇文章中,介紹了馬來西亞站立喜劇界的幾位知名表演者,然而他們的表演語言都是英語,那在馬來西亞的華語圈子,是否有用華語講站立喜劇的表演者呢?

就在今年4月,馬國知名YouTuber盧卡斯,及其四名團隊成員,在馬來西亞雪蘭莪、柔佛、檳城等州屬,結束了九場受矚目的大型華語站立喜劇表演《噴屎嫉俗》(Shit On Everything)。

在他們開始巡演前,《關鍵評論網》訪問了盧卡斯與表演者陳劭康,他們號稱這應該是馬來西亞第一個大型華語站立喜劇專場表演。若要用一句話向台灣讀者介紹盧卡斯的話,那他可說馬來西亞版的台灣知名站立喜劇演員、薩泰爾娛樂創辦人曾博恩。

從模仿「眼球中央」到搞脫口秀

本名李瀚傑的盧卡斯,是馬來西亞知名的網紅,而他的出道歷程竟和台灣有關。

2018年1月,盧卡斯與友人陳宏耀受到台灣的《眼球中央電視台》啟發,推出《新聞爆爆看》這YouTube頻道。和《眼球中央電視台」一樣,《新聞爆爆看》的兩位主持人以戲謔調侃馬來西亞政治為賣點,而《新聞爆爆看》這名稱,是取自馬國另一新聞節目《新聞報報看》的諧音。

當時盧卡斯與陳宏耀仍是馬來亞大學三年級的大學生,也是該校的辯論選手。盧卡斯在創辦《新聞爆爆看》前,就已經營個人粉專「盧卡斯 Lucas」,及經營Youtube頻道與微博,主要是分享他對中國「說話達人」選秀節目《奇葩說》的內容解析。由此可見,在「兩岸」以外的東南亞華人社會,受台灣、中國的綜藝節目、流行文化影響匪淺。同樣地,近年台灣流行的《博恩夜夜秀》、中國流行的《脫口秀大會》與《吐槽大會》,在馬來西亞也有一批粉絲與觀眾。

不過,原本雙主持搭檔的《新聞爆爆看》,後來也因故在2019年11月停更停,在隔年初才轉型為「脫口秀」(talks show),由盧卡斯一人獨挑大樑評論與調侃時事課題,節目風格類似曾博恩的「新聞亂報」。同時,《新聞爆爆看》頻道也更名為「BBK Network」。

盧卡斯坦言,除了有他和陳宏耀各自生涯規劃的因素外,也有政局變化使然。「我們找不到一個方向,因為政治的議題沒有像以前那麼黑白分明…」盧卡斯指出,馬來西亞華人觀眾多喜歡看政治類的節目,未政權輪替前,執政多年的巫統明顯扮演「壞人」的角色,但當馬來西亞在2018年5月9日政權輪替,馬哈迪領導的希盟上台後,卻又顯得不那麼壁壘分明,從前參考《眼球中央電視台》風格的方式不再靈驗,故決定暫停節目以計劃轉型。

2020初,BBK Network旗下的《新聞爆爆看》,轉型為由盧卡斯單口評論新聞的脫口秀模式,被問到是否參考博恩時,他稱正確來說,他「抄」的對象,其實是美國喜劇演員Trevor Noah、Hassan Minhaj,因為他常看歐美的新聞脫口秀節目。

275683887_1022900351636454_6960417129907
Photo Credit:新聞爆爆看 BBK Network
圖為《憤屎嫉俗》宣傳海報。

早在2020年2月時,盧卡斯和團隊成員已在頻道宣布將舉辦脫口秀、辯論賽等線下活動,但COVID-19疫情卻讓這些活動停滯。同年3月16日,馬來西亞政府宣布為遏止COVID-19的傳播而實施「行動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簡稱MCO),全馬人民進入了長達數月的「封城」生活。馬來西亞在當年2月底經歷了「喜來登政變」,政治局勢混亂,嚴峻的疫情更讓民怨擴散。

盧卡斯指出,得益於當時華裔觀眾對時局的不滿,而正轉型為新聞脫口秀的《新聞爆爆看》可謂正處風頭上了,因為許多華裔觀眾被迫宅在家,點閱率的成效也比以前好,頻道的名氣更水漲船高,他直白地說「有點像是發政治上的災難財的感覺」。至於為何會在今年初宣布,會在馬來西亞各大城市辦線下的大型站立喜劇表演,是否受到近年台灣蓬勃的脫口秀文化影響?盧卡斯表示,純粹是因為馬來西亞政府在去年底開始,已逐步放寬防疫標準,人民的社交、經濟活動已逐漸回到疫情前的狀態,因此BBK Network才決定是時候辦線下活動了。

由於近年台灣、中國的華語站立喜劇節目當紅,許多馬來西亞華裔網民對BBK Network「也要」搞站立喜劇感到意外。對此,盧卡斯說「老實講,不應該對我們搞脫口秀感到意外,因為我們本來就在這樣做了,就像博恩以前也有在做《博恩夜夜秀》的「新聞亂報」」

最終在幾乎每場爆滿的情況下,盧卡斯和團隊順利在四月完成了全國9場的《噴屎嫉俗》站立喜劇表演,至於下一步為何,盧卡斯表示接下來要效仿國內英文界的站立喜劇圈,成立華語圈的站立喜劇酒吧(comedy bar)。他指出,華語圈的站立喜劇市場是需要培養的,為了讓圈內有更多表演者,除了成立站立喜劇酒吧,也會開設一系列課程。

以下的影片,是去年12月盧卡斯到英文圈的知名站立喜劇酒吧Crackhouse參與open mic演出。

常年關注馬來西亞英文界站立喜劇圈的陳劭康也分享道,畢竟目前還沒做出什麼成就出來,還不敢斷言是否會和英文圈有什麼合作,但他知道一些在英文圈的華裔表演者,也有些人是能說流利華語的,其實對於投入中文脫口秀圈是有興趣的,也願來open mic表演。「所以我們也提供了另一個平台(站立喜劇酒吧)讓英文圈的人發揮,也幫助我們提高我們中文圈的能見度」陳劭康說。

馬來西亞中文「脫口秀」的發展

流行於歐美的站立喜劇(Stand-up comedy),在台灣一般俗稱脫口秀。實際上,從英文"talk show"音譯過來的脫口秀,指的是訪談性節目,通常由一位主持人或與來賓一同討論特定的話題,如美國的《吉米今夜秀》。無論如何,語言的轉譯也會隨著不同地方文化而「入鄉隨俗」地發生改變,在台灣,無論是Stand-up comedy還是talk show,大家都已習慣稱之為脫口秀;至於香港,也有在地化的翻譯,那就是「棟篤笑」。

「棟篤笑」這譯名的發明者,是知名香港喜劇演員黃子華。黃子華是在1990年將西方的Stand-up comedy文化引入香港,由於當時沒有標準的中文譯名譯名,黃子華便翻譯為「棟篤笑」。因此,深受香港流行文化薰陶的馬來西亞華人,最早對Stand-up comedy的認識,就是棟篤笑,而且以棟篤笑為名辦演出的馬來西亞表演者,多是以粵語表演。至於所謂單口喜劇、站立喜劇的名詞概念,也是近幾年隨著台灣、中國的相關節目興起後才認知的。

由於黃子華的棟篤笑演出中,有許多嘲諷政治的段子,因此棟篤笑表演在馬來西亞興起之初,也和政治脫離不了關係。隨著2008年馬來西亞大選後,在野勢力興起,民間的「反風」興起,開始越來越多的政治集會、社會運動出現,政治人物也開始以棟篤笑的方式來「啟迪民智」。例如,曾是馬來西亞在野黨政治紅人的丘光耀,綽號「超人」,就曾為在野黨的政治集會、講座上,以說棟篤笑的方式站台。丘光耀以充滿幽默與煽動力的演講風格,吸引了大批華裔支持者,在野黨的各參選人也樂於找他來拉票站台。

截圖_2022-04-27_下午6_02_43
Photo Credit: Youtube截圖
圖為Youtube平台上能見到的丘光耀各場政治活動上的棟篤笑演出。

除了丘光耀是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前黨員的政治背景外,簡單分類馬來西亞華語站立喜劇演員背景,可分為兩種,一是有大學辯手的背景,二是廣播電台的主持人,簡而言之,都和聲音脫離不了關係。

馬來西亞華語辯論賽風氣盛,許多口才好的辯手也有機會成為公眾人物,有的成了政治人物,或媒體工作者,也有的人成為網紅,如馬大辯論隊背景的盧卡斯與陳劭康。而早在盧卡斯之前,也已經有辯手辦售票的脫口秀表演,但曇花一現,如數名明星辯手在2012年舉辦過一場「《那些年我們一起...》脫口秀」售票表演,其中一位演員凌國文和丘光耀一樣,也在政治活動上辦過個人的棟篤笑演出。

至於廣播電台DJ背景的中文站立喜劇演員,有台灣世新大學畢業的馬來西亞「愛FM」 DJ謝勁程,他曾在2017年辦過的一場個人脫口秀表演《亂水》,但之後就無新的演出了。而至今還在進行表演的,就是李欣怡。李欣怡在馬來西亞號稱「全民才女」,除曾是電台主持人,也是當地暢銷作家。2018年,李欣怡舉辦了數場以粵語為主的棟篤笑表演《全世界沙揦! 》(「沙揦」音譯自馬來語salah,是「錯了」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全世界沙揦! 》的其中一場表演,就在馬來西亞站立喜劇之父哈利夫(Harith Iskander)成立的comedy bar-“The Joke Factory”舉辦的。當年的《全世界沙揦! 》新聞發佈會上,哈利夫也為李欣怡站台,當時他告訴《訪問網》,他希望馬來西亞不僅會有講廣東話棟篤笑的市場,甚至還會有表演者能用福建話、客家話、華語(普通話)來表演,以擴大棟篤笑的圈子。

華語站立喜劇有市場?

今年1月,李欣怡完成了第二輪個人棟篤笑表演《全世界有距離》的三場演出,據悉她計畫年底會再展開新一輪的演出。也在同一個月,盧卡斯與團隊為準備4月的多場表演,而在各城市辦了幾場小型的open mic和粉絲見面會,以測試「笑果」如何。

無獨有偶,同樣在1月,一群馬來西亞華語脫口秀愛好者成立的「脫口秀Siao友會」臉書專頁上線,實際上他們早在2021年疫情期間就開始籌辦,並舉辦了數場「線上open mic」與課程,其中一位成員是《關鍵評論網》去年訪問過的旅台馬來西亞站立喜劇演員「AG 喜劇外來種」。

對於為何嘉義脫口秀開始被馬來西亞華人關注到,以及如何看接下來的發展,盧卡斯認為,確實目前許多華人觀眾也受到中國和台灣的站立喜劇影響,因此大家才有這契機去推動本土的站立喜劇脫口秀。

盧卡斯與陳劭康都認為,確實過去許多華裔受到丘光耀的影響,會把棟篤笑和政治話題掛鉤在一起,因此他們的表演段子,會嘗試跨足到馬來西亞的族群文化、宗教、社會議題上,希望讓當今的華裔觀眾對站立喜劇有更多想像。他們強調,政治的段子是有時效性的,而且有煽動性,但有關生活、刻板印象的段子,卻可以再利用。「因此大家是買票來看我們講笑話,不是政治,技術要求會高了。」盧卡斯說。

盧卡斯指出,馬來西亞華裔觀眾近年所關注到的話語站立喜劇演員,就是看中國的李誕、台灣的博恩,由於過往對站立喜劇的認知不多,因此對技術要求不高,但反觀英文圈的受眾,因為從小到大都在看歐美的站立喜劇表演,技術門檻要去會更高。陳劭康則說,馬來西亞英文圈的裡不同族群的受眾整體而言是更開放的,表演者的段子葷素不忌,種族、文化課題都可被接受。

這次訪問是在3月22日進行,距離《噴屎嫉俗》的第一場表演還有兩週,而當時的門票也快售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這是否意味著華語脫口秀在馬來西亞是有市場,是有「錢途」的?陳劭康認為本土的表演者還需要更多的舞台,他舉例中國的站立喜劇節目能紅起來,是有資本的投入,而在馬來西亞中文站立喜劇仍未受到傳統媒體、資本的青睞,因此只能靠自媒體、新媒體來經營。對此盧卡斯認為,確實這近年的經營下,《新聞爆爆看》累積了不少忠實觀眾,形成了「粉絲經濟」。

最後,盧卡斯表示,中文站立喜劇的市場仍有待考驗,儘管他們每場1700張(座位)的票,比馬來西亞英文圈知名站立喜劇演員Jason Leong在同一場地的賣票速度還快,但BBK Network才剛起步,而Jason Leong已「站」了很多年,且依然當紅,那BBK Network能否在站立喜劇的市場永續經營,仍有待考驗。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越南站立喜劇文化南北大不同:胡志明市用越語,河內本土與多國表演者用英語



東南亞脫口秀講什麼?:

近年台灣興起站立喜劇(又稱單口喜劇)的表演,許多人感受到了這類表演形式的魅力,那麼在東南亞的站立喜劇又是為何的呢?本專題將向讀者們介紹,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越南和菲律賓的站立喜劇文化。 流行於歐美的站立喜劇(Stand-up Comedy),在台灣一般俗稱脫口秀。實際上,從英文talk show音譯過來的脫口秀,指的是訪談性節目,通常由一位主持人或與來賓一同討論特定的話題,如美國的《吉米今夜秀》。為使讀者更方便閱讀與認識Stand-up Comedy的文化,本專題將統稱站立喜劇。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