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YouTuber背後的「那群人」

做音樂不見得能賺錢,但搞平台可以——他如何打造亞洲最大「YouTuber王國」

2018/07/11 , 評論
羊正鈺(小羊)
Photo Credit: WebTVAsia
羊正鈺(小羊)
大家都叫他「小羊」 陰錯陽差之下念了四年化學,但其實主修籃球;發現對實驗室化學反應興趣缺缺後,懵懂進入中山MBA,認識很多一輩子的朋友;2008年共同創辦MBAtics,期許重新定義MBA的價值。 雖然人生走得似乎比別人慢,但是卻更充實且有意義;出發之前永遠是夢想,上路之後永遠是挑戰。2012-13年在非洲擔任志工,相信台灣能因為我們而變得更美好。

「做音樂能賺錢嗎?」這或許是在東方文化下,耳熟能詳的一句話,不過,對於44歲的WebTVAsia集團總裁張捷惟(Fred)來說,似乎不再是問題。

如今WebTVAsia在亞洲共12個據點,包括北京、日本、韓國、香港、台灣、泰國、馬來西亞、越南、印尼和新加坡擁有超過3000個以上熱門的YouTube頻道,累積月觀看次數也超過40億,每個月影響了1.5億的新一代年輕人,可說是全亞洲第一。

回到二十多年前,來到台灣的張捷惟熱愛音樂、喜歡創作,才18歲就賣了第一首歌給草蜢,後來像是陳慧琳、楊千嬅都曾唱過他的作品。但即便如此,大學讀工程的他,畢業時也反問過自己,「做一個音樂人、創作者到底吃不吃得飽?我還能繼續追夢嗎?」

後來,他轉換跑道去唸了一個「經營管理」碩士,張捷惟笑著說,他的畢業論文就是想找出發明(Invention)和創新(Innovation)的差別,後來發現十個發明家有九個賺不到錢,因為不懂得將發明的東西「變現」和「市場化」。

「我從那時候開始對自己說,如果還要繼續創作、做音樂或留在娛樂圈,我就要懂得將創作出來的東西變現,那時候,是1999年。」

二十年後的現在,WebTVAsia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怎麼創造IP(Intellectual Property),哪怕是一本書、一個人、一首歌還是一部電影,都要把它變成有商業價值的東西,這也是張捷惟一直堅持的事。

YouTuber不算「音樂人」,但更像是「創作者」

大多數人可能只知道WebTVAsia就像是個「網紅經紀公司」,旗下有很多知名「YouTuber」,像是打敗「蔡阿嘎」率先在台灣衝破200萬訂閱的「這群人」、最快達到100萬訂閱的「聖結石」以及許多年輕人耳熟能詳的Gino脖子、小玉、Joeman、在不瘋狂就等死、魚乾等。不過,曾以音樂人自許的張捷惟卻說道,「網紅不是音樂人」。

「網紅」是近年從中國流行到台灣的詞彙,通常是指某個人因為外貌或才藝或特殊事件在網路上爆紅,有意或無意受到網路世界的追捧,成為「網絡紅人」。又因為時下影音製作、傳播的普及,YouTube幾乎成了網紅中的網紅。

張捷惟進一步解釋,他認為這些YouTuber比較像是「內容創作者」,但不見得是音樂創作,「內容創作是,我坐在那邊化個妝也是內容創作(美妝網紅),這種比較危險,因為兩年前紅的,現在可能不知道人在哪裡了。」

他說的「危險」是指,現在的年輕人,嚮往的是「show time」,追求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要紅」或是「在最短的時間,賺最多錢」,也正因如此,多半很難長久。

「我那個年代的劉德華,仍然是劉德華,你明白嗎?」

他強調,當年的藝人,不太會突然就紅了,但又突然消失、被取代,「當有新的人出現,他們可以跟新的人比,比完後更上一層樓;然後再跟更新的人比,又再更上一層樓。」

也就是說,如果不想被取代,那就得要努力,要不斷的創新,要隨著時間不斷的學習、再進步,而這也是WebTVAsia核心價值的一部分。在台灣,就把YouTuber經營成全方位的藝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聖結石。

WebTVAsia的合作模式多元,其中「頻道約」是以協助創作者拍片、經營頻道為主,也有商案規劃與洽談。而「經紀約」除了幫忙影音外,還會幫YouTuber量身打造,不論是走電商、講師,或對音樂有夢想,集團內還有上行娛樂、LUVE、亞洲創作者學院(CAA)等資源都能派上用場,就算是想拍電影、進軍東南亞也不成問題。

WebTVAsia是2015年在台灣成立,當時的特色就是培育「網紅」,透過Facebook和YouTuber讓更多人知道。2016年,集團規劃了大型的演唱會和頒獎典禮「亞洲盛典」,把亞洲各地的創作者都集結起來。到了2017年,台灣開始把旗下的YouTuber帶上亞洲盛典,像是聖結石跟Rain同台演出,還幫谷阿莫發行了單曲、聖結石發行EP。

而今年,更發布了自己的原創影音平台「LUVE」,進一步把過去經營的內容創作和集團跨國資源串聯起來,把創作者、品牌商與觀眾建立成一個新的商業生態系統。

【LUVE】LUVE合作創作者(Creators)大合照
LUVE合作創作者(Creators)大合照|Photo Credit: WebTVAsia
台灣的「網紅」有什麼的優勢?

張捷惟說,2015年來台灣的時候他就發現,台灣有很多很棒的創作者,但大多是自己做自己的,沒有更多的支持和合作機會。沒想到,才一年多WebTVAsia台灣的成績就不輸泰國,變成泰國反而在跟台灣學習。

以YouTuber來說,台灣的成長是最快的,像是聖結石就在最短的時間(225天)破了百萬訂閱。WebTVAsia台灣企業發展經理Gloria進一步提到,台灣很紅的創作者都比較偏戲劇(實況劇)類,但其他國家的網紅則比較偏音樂類,也因為這樣,台灣很快就開始有自己的IP、自己的系列節目,讓其他國家開始仿效。

而馬來西亞出生,在台灣、新加坡都工作過,如今集團遍及亞洲各國的張捷惟更毫不諱言地說,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台灣是創作者的天堂,「台灣人可以比較開放,能很自然地發表意見、說自己的想法,這可能是因為台灣比較民主吧!」

他還指出,尤其因為台灣多年來,都是一個非常歡迎外來內容的國家,也就是說,台灣除了自己本土的東西強,對外來文化接受度也高,當台灣可以接受美國、接受馬來西亞又接受日本的文化,台灣的內容就會顯得更國際化、更多元。

「所以像是台灣的聖結石、這群人、谷阿莫都可以在馬來西亞被認同、在中國被認同、在香港被認同,很容易走出國際。但反觀中國的東西就太過本土,少了那種融合的味道。」

不過,張捷惟有點惋惜地說道,「只是我現在最希望的是,台灣主流媒體也願意接受他們。」

YouTuber和主流媒體的「瑜亮情結」

在張捷惟的想像中,「最好的雙贏」就是主流媒體的公司、藝人都願意和新媒體的YouTuber多交流,互相影響下找出新舊媒體之間的平衡點,「那樣的內容,才是未來的內容」。

而他口中的成功案例,就是馬來西亞的黃明志,是YouTuber也是演員,當導演拍電影也破了票房紀錄。不過,黃明志也並非就如此見容於大馬的主流媒體,這或許,也代表了目前WebTVAsia旗下「藝人們」的風格和現況吧。

Gloria就說,對於主流媒體、電視節目這類型傳播管道,大多數YouTuber的興趣都比較低,因為上電視頻道得為了收視率、節目本身的包袱等等作妥協,「但YouTuber想要的是擁有自己的創作空間,能自由地去嘗試各種新事物。」

另外,在娛樂圈打滾十多年,曾經帶過蘇打綠、蕭敬騰和林俊傑等主流藝人,如今是聖結石經紀人的Monica也分析,這其實不是主流媒體或YouTuber單方面的問題,「的確,有些YouTuber會把自己跟傳統媒體做區隔,會覺得自己才是走在時代最尖端,反而主流媒體才是跟著他們的內容、話題走的。」

「同樣的,我在主流媒體的朋友也會覺得,YouTuber就是一群小屁孩,雖然也會努力的想搭上新媒體,了解新媒體,但事實上主流的藝人依然可以賺錢,不管是戲劇、電影、廣告等,商機還是很大,尤其是中國市場,也沒有時間去管網路。」但Monica也認同,YouTuber的下一步或許就是能否轉型為「更全方位的藝人」。

現在的WebTVAsia除了繼續扮演著「培育創作者」的角色,更在努力擴大創作者的舞台,今年4月在台灣上線的跨國OTT平台「LUVE」就是為了打造除了Facebook和YouTube之外,一個擁有更嚴格把關、篩選機制,並以10分鐘的原創影片為主、對創作者和觀眾都更安全的App。

而這一切,似乎正呼應著採訪一開始張捷惟提到的,他二十年前的論文結論:不能只當創作者,而是要弄一個聚集優秀創作者的平台,關鍵是,為什麼創作者要留在他的平台上?

「我把它叫做3F,第一就是Fame,如果我想要紅,本來只有十萬觸及,你可以給我一百萬嗎?可以的話,我就跟你囉。第二就是Fortune,原本只能賺一千,你能夠幫我賺一萬嗎?可以的話,我就跟你囉。第三個,就是Freedom of Expression,我本來想去日本拍片,你能夠支持我更多地方嗎?能的話,我就跟定你囉。」

這麼多年了,他從來不是只想做音樂又天真的想賺大錢。但張捷惟依然熱愛音樂,喜歡娛樂圈,只是二十年後,他親手打造了一個自己的「YouTuber王國」。

核稿編輯:楊之瑜


YouTuber背後的「那群人」:

YouTube才問世還不滿15年,如今不只成了年輕人愛不釋手、新手爸媽膽戰心驚,國內外各大媒體新聞台不能沒有的平台,更是國高中生的「夢幻工作」。究竟這些YouTuber背後的「操盤手」是誰?YouTuber的下一步又是什麼?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