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中美歷史上最有名的CCR配偶:「飛虎將軍」陳納德與「蛟龍夫人」陳香梅

2021/02/15 ,

評論

許劍虹(Samuel Hui)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碩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陳香梅早年暗中協助國民黨金援共和黨,還有日後其扮演尼克森與阮文紹,乃至於雷根和鄧小平特使的角色來看,她確實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物。尼克森甚至還以「蛟龍夫人」(Dragon Lady)外號稱呼陳香梅。

提到中美歷史上最有名的跨國配偶,筆者認為如果說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與陳香梅(Anna Chennault)夫婦排名第二,大概沒有其他配偶敢自稱第一。陳納德是有名的飛虎將軍,在二戰期間領導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美國陸軍第10航空軍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及第14航空軍奪回了同盟國在中國戰場上的制空權。

至於陳香梅,雖然看似知名度並不如陳納德,可實際上其政治影響力卻一點也不輸給丈夫。陳納德將軍情史豐富,其如牛仔般桀傲不遜的個性讓他在美中兩國都廣受女性歡迎,所以陳香梅既非陳納德將軍的第一任妻子,更不是陳納德將軍人生中唯一交往過的女性。然而年紀比陳納德將軍小30歲的陳香梅,卻要等到陳納德將軍在1958年過世後才真正有大放異彩的機會。

陳納德將軍固然創下了空戰史上的奇蹟,可是他的影響力從來沒有真正跨越出美中兩國的空軍圈子之外。而且事實上陳納德也因為他那桀傲不遜的個性,從來就沒有機會與自己的長官搞好關係,所以若非蔣中正夫婦還有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的力挺,他絕對無法創下二戰期間的輝煌成就。可陳香梅的情況,就與陳納德有很大的不同了。

不可否認「陳納德夫人」的稱謂,確實讓陳香梅在崇拜英雄的美國有了立足之地,然而如果從陳香梅在美國政治圈裡的表現,尤其是她在提升華裔美國人參政權以及扮演美國與海峽兩岸,乃至於其他東亞國家溝通橋樑的表現方面,其影響力比起陳納德將軍卻更為深遠。尤其陳香梅直到2018年3月30日才離開人世的緣故,她對世人的影響力足足比丈夫長了60年。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3_48
Photo Credit: 許劍虹
2011年3月16日,筆者在華府訪問陳香梅女士,這是筆者唯一一次採訪與陳香梅女士的會面

採訪飛虎將軍陳納德

陳香梅1923年6月23日出生於北洋政府統治下的北京,祖籍為廣東省南海市,父親陳應榮先後赴英國牛津大學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深造,長年效力中華民國外交部,擔任過駐緬甸領事、駐美國領事以及駐墨西哥公使等要職。其母親廖香詞為外交官廖鳳舒的二女兒,中國國民黨元老廖仲愷的姪女,這也讓廖仲愷日後成為中共大老的兒子廖承志,等於是陳香梅的舅父。

而廖鳳舒的六女兒廖承麓,下嫁的對象則是中國國民黨粵軍總司令許崇智的堂弟,前廣州國立中山大學校長許崇清。許崇智與許崇清根據筆者父親所言,都是我們許家的遠房親戚,而陳香梅論資排輩則要稱呼許崇清為三姨夫,所以筆者與陳香梅還能稱得上是廣義上的親人。光是從這點來看,筆者就沒有白研究陳納德將軍的歷史了。

對日抗戰爆發後,時任墨西哥公使的陳應榮擔心留在北平的妻女遭遇日軍毒手,便想方設法安排她們前往香港避難。廖香詞1938年去世後,陳香梅5個姊妹繼續留在香港受教,直到1941年12月爆發太平洋戰爭,她們才又因為日軍進攻港九逃難到重慶國民政府控制下的桂林。陳香梅於韶關完成嶺南大學文學系的學業後,於1944年經朋友介紹考入中央通訊社,成為中央社的首位女記者。

此刻對日抗戰已經進入尾聲,陳香梅在一次第14航空軍的記者會上結識了陳納德將軍。當時陳納德將軍還處於已婚狀態,妻子湯普遜(Nell Thompson)還在美國路易斯安納州,兩人共育有8名子女。個性本來就風流倜儻的陳納德將軍,在遠離妻子之後更是控制不了自己多情的個性,所以他在記者會結束後主動邀請還是小姑娘的陳香梅一起喝茶,揭開了這段跨國姻緣的序幕。

值得一提的是,陳納德與湯普遜的大兒子約翰(John S. Chennault)不只追隨父親的腳步成為美國陸軍航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而且還被從遙遠的阿拉斯加調來中國戰場,以第311戰鬥機大隊上校大隊長身份服務接受父親指揮。然而以P-51野馬機為主力的第311戰鬥機大隊駐紮於陝西省西安,距離陳納德將軍所處的昆明過於遙遠,因此約翰對父親的偷情行為即便知道恐怕也無能為力。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4_0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陳香梅寓所中,可看到大量陳納德將軍文物,雖然陳香梅本人經歷過的歷史已經超越了陳納德

成為「陳納德夫人」

無論陳納德好色與否,他在當年絕大多數中國人心中都是英雄中的英雄,對還是少女的陳香梅而言也有難以抵擋的吸引力。而陳香梅能在眾多中國籍的女友中脫穎而出,成為陳納德將軍認真追求的對象,也證明陳香梅的能耐非同小可。好在陳納德與陳香梅結婚前,他已先回美國辦理了與湯普遜的離婚手續,為自己的「渣男」行為畫下句點。

陳納德是在1947年12月21日於上海與陳香梅完婚的,此刻對日抗戰已經結束長達兩年之久,所以任何對這段歷史有認知的人,都應該知道陳香梅沒有親歷過任何與「飛虎隊」相關的歷史。不過極為有趣的一點,是陳納德與陳香梅用來切結婚蛋糕的武士刀,居然是由中共新4軍第5師的師長李先念所贈送,原來這是因為中共在抗戰末期營救過不少迫降淪陷區的第14航空軍飛行員所致。

顯見至少直到日本投降以前,中共一度與陳納德建立過緊密的合作關係。可是真正賦予陳納德舞台實踐其空戰理論的,終究還是蔣中正委員長,外加來自美國南方的陳納德本身就強烈反對蘇聯和共產主義,這導致他在日本投降後不可避免的成為了中華民國政府的頑強支持者。由陳納德所創立的民航空運隊(Civil Air Transport),在國共內戰期間曾經大力支持國軍的剿共行動。

1949年大陸淪陷後,伴隨著中國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投共,民航空運隊更成為唯一一家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的民航企業。陳納德對蔣中正的忠誠不僅於此,為了防止中國航空與中央航空留在香港啟德機場的飛機被移交給解放軍空軍用於轟炸台灣,他還以民航空運隊的名義與已經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英國打官司,將71架二手民航機通通買下送回美國。

儘管陳納德在男女感情上是個「渣男」無誤,可他對中華民國的忠貞卻是真真實實的通過了考驗。後來民航空運隊被賣給了中央情報局,用於支援朝鮮半島及中南半島上的特種作戰任務,陳納德則與陳香梅成為華府「中國遊說團」(China Lobby)的領銜人物,以呼籲美國行政部門支持中華民國「反攻大陸」國策為職責,直到他在1958年7月27日去世為止。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4_47
Photo Credit: 甘迺迪圖書館
靠著甘迺迪總統引薦,陳香梅成為第一位打入白宮的華人

打入美國政壇的第一位華人

50年代的美國,尚未脫離保守的種族隔離制度,尤其陳納德的故鄉路易斯安那州更是如此。路易斯安那州並不承認白種人與有色人種之間的婚姻,這意味著湯普遜女士和她的孩子們隨時能否定陳香梅「陳納德夫人」身分的合法性。為了保護自己的中國妻子,陳納德大多數的時間讓陳香梅與他們的女兒美華、美麗定居於台北,就算回美國看丈夫時也是住在沒有種族隔離制度的華府。

身為「渣男」與CCR的先鋒,陳納德倒是在過世前給自己兩任妻子還有她們的後代做出了合理公平的安排。他在中央情報局控制下的民航空運公司股份轉給湯普遜家族,不過絕大多數的金錢還是給了陳香梅。然而對陳香梅而言,最有用的資產顯然還是「陳納德夫人」這個跟了她一輩子的頭銜。畢竟陳納德將軍在那遙遠的50年代,可是維繫自由中國與美國合作關係的政治資產。

從中華民國的角度出發,陳納德的離世象徵著一個偉大世代的落幕,此後再也沒有一個美國人會如此熱衷於支持蔣中正反共復國的大業。所以蔣夫人選在1960年4月於台北新公園為陳納德將軍樹立了一尊銅像,象徵陳納德將軍將永遠為自由中國所懷念。不過陳香梅並不以「陳納德夫人」頭銜為滿足,也不想要把自己的活動舞台限制在小小台灣的範圍內。

陳香梅帶著兩個女兒遷居華府,希望能在美國這個更大的舞台發光發熱,而隨著華人移居美國的數量越來越大,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希望能將「陳納德夫人」納入自己麾下,以爭取華裔選民支持。根據陳香梅回憶,她在1959年加入共和黨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共和黨比民主黨支持中華民國,也不是因為陳納德將軍傾向共和黨,而是因為共和黨替她解決了車位問題。

原來在華府喬治城上班的她,車位曾經被一位白人下屬給搶走,讓陳香梅感到自己被歧視。所以陳香梅開了一個條件給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代表,只要誰能為他爭取到車位,她就參加哪一個黨。最後因為共和黨辦事比較有效率,給陳香梅爭取到車位,於是她就成為了共和黨員,並從1960年的選戰開始替共和黨參選人尼克森(Richard M. Nixon),拉開自己從政的序幕。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5_07
Photo Credit: 尼克森圖書館
陳香梅是尼克森瞭解亞洲的重要管道,卻受到尼克森對華政策大轉彎的影響而遭遇外交挫敗

挫敗的從政經驗

而陳香梅之所以賣力為共和黨助選,當然也與她的政治信仰有關,因為尼克森在當時非常支持蔣中正。尤其是八二三砲戰剛結束不久,代表民主黨參選的甘迺迪(John F. Kennedy)主張國軍應該撤離外島,但尼克森卻力主美軍應協防金門、馬祖。最終尼克森在1960年的大選中,敗給了年輕有為且更受美國人民歡迎的天主教徒甘迺迪,讓陳香梅嘗到了從政的第一次慘敗。

不過陳香梅並沒有被嚇倒,她反而妥善運用美國健全的民主體制,擴展和民主黨政治人物的私人關係,當中也包括甘迺迪。上台後的甘迺迪總統,並不像其前任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總統那般支持蔣中正,因為他從民主黨自由派的角度出發,認為蔣中正同樣是迫害人權的威權統治者。基於這樣的政治認知,甘迺迪不傾向繼續承認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

但是在艾森豪總統的告誡下,甘迺迪認知到逼迫中華民國放棄外島後可能產生的不良後果,同時亦瞭解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遠超過台灣的蔣中正父子。於是他很快與陳香梅結交為好友,並於1962年批准陳香梅在美國成立中國難民救濟總署(Chinese Refugees' Relief),與台北的大陸災胞救助總會聯手為逃出大陸的難民提供人道服務。

1963年,她又獲甘迺迪總統邀請進入白宮管理美國和東亞國家之間的進出口貿易,成為首位進入白宮工作的華人。陳香梅抗戰時的逃難體驗,讓她對大陸災胞深感同情,不過相較於只單純希望提供人道援助的甘迺迪,她認為從根本上解決難民問題的方式就是推翻共黨政權。所以在甘迺迪被刺殺後,陳香梅在1964年的總統大選中又替另外一位共和黨候選人高華德(Barry M. Goldwater)助選。

擔任亞利桑那州參議員的高華德,同樣是長年支持中華民國的反共友人,不過他受制於選票來為南部白人保守州的原因,對提倡族群平等的1964年《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持反對態度。最終高華德因跟不上美國的時代潮流而敗給了詹森(Lyndon B. Johnson),也讓本身為少數族裔的陳香梅陷入立場尷尬的處境。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5_22
Photo Credit: 尼克森圖書館
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陳香梅扮演尼克森與阮文紹的密使更傷害陳香梅形象的了

為尼克森背黑鍋

進入60年代,尤其1968年1月北越與越共聯手發動「農曆春節攻勢」(Tet Offensive)之後,越戰在美國越來越不受輿論歡迎,連帶也讓韓戰以來美國政府實施的反共國策遭到學術界及社會質疑。而美國對東亞的反共國策,向來是以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為核心的。拋棄反共國策,就意味著美國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

反共立場堅決的陳香梅,則堅決反對美國承認中共,同時也認為美國應該堅持把越戰打下去。因為放棄反共的越南共和國,只會重演1949年美國背棄中華民國的悲劇,給南越製造更多的難民。所以在196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她再度替尼克森助選,並相信共和黨的上台執政能夠避免台灣和南越被民主黨拋棄的命運。

可陳香梅長年往來華府與台北的行為,卻也讓她遭到美國自由派懷疑,認為她暗中在替共和黨收取來自國民黨的政治獻金。為了確保尼克森能夠上台,她甚至還被委派了一個遊走法律的任務,那就是遊說南越總統阮文紹抵制詹森總統在巴黎與北越、越共召開的和平談判。假若越戰在詹森手中光榮結束,意味著尼克森會再度失去上台執政的機會。

巴黎和談需要同時有美國、南越、北越與越共的代表參加才能開展,只要阮文紹拒絕出席就能導致談判破局。陳香梅靠著她的三寸不爛之舌,遊說阮文紹總統不要派代表前往巴黎,並指出只要南越不出席談判,美國就一定不會切斷對西貢的援助。阮文紹總統相信了陳香梅的承諾,果真沒派代表出席巴黎和談,臨門一腳的將尼克森給踢到總統寶座上。

然而令陳香梅跌破眼鏡的,是尼克森上台後一心想結束越戰,然而他結束越戰的手段並不是加強對南越的支持,而是拉攏已經與蘇聯鬧翻的中共對北越施壓。於是就有了1972年2月,尼克森前往北京與周恩來、毛澤東會談的歷史之旅。雖然尼克森沒有馬上與中華民國斷交,但美國和中共的「關係正常化」卻也成為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上台執政都無法扭轉的不歸路。

AP_78122805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失敗的反共戰爭

70年代對於陳香梅這些反共的美國人而言,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挫敗歲月。雖然在尼克森的保護下,聯邦調查局停止了對陳香梅阻礙巴黎和會活動的法律調查,可是美國卻沒有履行對阮文紹總統的承諾為南越戰鬥。北越領袖范文同不甩周恩來的外交壓力,將統一南越的戰爭推行到底。尼克森則設法在阻止北越武力統一南越的前提下,將美軍作戰部隊從越南撤出。

起初南越軍在尼克森提供的先進武器裝備,還有B-52對北越實施的戰略轟炸援助下,成功擊退了越南人民軍在1972年發起的復活節攻勢。可沒想到尼克森卻因水門案的爆發下台,讓南越政府失去了在美國行政部門裡的最後一個盟友。隨後美國國會切斷了一切對南越的空中、軍事以及經濟援助,終於導致西貢在1975年4月30日陷落。

阮文紹前總統帶著家人搭專機逃亡台北,陳香梅則接受福特(Gerald Ford)總統委派,來台告知阮文紹總統美國的政策。陳香梅表示,美國政府歡迎阮文紹的家人到美國流亡,卻不歡迎他本人定居美國。曾經協助尼克森上台執政,最後卻落得被共和黨政府拋棄的下場,讓阮文紹不得不當陳香梅的面批評道:

當美國的敵人容易,當美國的朋友困難。

南越的失敗引起了骨牌效應,隨後柬埔寨與寮國紛紛赤化,泰國也將美軍趕了出去。如果再把1979年的伊朗革命算進去,整個70年代可以稱之為自由世界的重大慘敗。而對陳香梅這樣心繫中華民國的反共華人而言,最大的挫敗毫無疑問是美國終於在民主黨卡特(Jimmy Carter)總統帶領下,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陳香梅曾經串聯包括高華德在內的美國友人,聲嘶力竭反對卡特總統即將與台灣斷交的政策。他們甚至還與陳納德將軍的老部下們合作,成立自由中國之友協會(Friends of Free China Association),阻止中共從中華民國手中奪走雙橡園。然而陳香梅對中華民國的感情,顯然沒有其已故的丈夫陳納德那般堅決,只因為她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中看到了新的機會。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5_49
Photo Credit: SCHLESINGER LIBRARY
1981年,雷根總統委派陳香梅擔任密使,前往北京舒通共和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兩岸的橋梁和密使

美國與中共「關係正常化」後的兩年,身為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特使的陳香梅首度造訪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並獲得鄧小平接見。她返回大陸的目的,無疑是修補美國共和黨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關係,因為雷根總統在參選時曾表示自己一旦當選美國總統,就要和中華民國恢復邦交。陳香梅拜訪鄧小平,就是為了要說明共和黨政府將延續卡特的「一個中國」政策。

其實陳香梅也好,高華德也罷,他們都不像陳納德那樣堅持美國應該承認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他們只是認為,美國在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新朋友的同時,應該維持好與台灣這個老朋友的關係。畢竟對此刻的美國而言,蘇聯才是頭號大敵,中共、日本與北約都是要拉攏的對象,不顧實際的只與台灣交往並不符合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共同利益。

畢竟從1945年以來,美國的政策只是避免台灣落入反美勢力的手中,並沒有反對中國的統一。而且維持中國領土主權的統一完整,從1899年以來就已經是美國既定的國策。所以在推動「一個中國」政策,照顧中共顏面的同時,維持兩岸實質上由「兩個中國政權」統治,才符合美國真正的戰略目標。假若兩岸能經由談判自行完成統一,對於卡特還有雷根而言都沒有絲毫反對的必要。

這次對大陸的訪問,尤其是在與鄧小平與廖承志接觸之後,陳香梅大幅調整了她對中共的觀點。她發現中共在鄧小平帶領下,不只成為美國遏制蘇聯擴張的盟友,還徹頭徹尾的擁抱起資本主義起來。既然中共已經脫離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路線,那麼她不只沒有必要反對中共,而且還要替海峽兩岸建立起經貿接觸甚至政治談判的橋樑,畢竟這也符合80年代的美國利益。

所以在拜會完鄧小平和自己的舅父之後,陳香梅火速來到台北與蔣經國總統會面,希望能推動兩岸的重新和解。當時在兩岸之間的擔任說客的,不是只有陳香梅,還有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這麼一位蔣經國的好朋友。蔣經國對陳香梅和李光耀倆人爭先替鄧小平遊說自己接受統一的行為相當失望,不過他沒有與兩位好朋友撕破臉,只是把他的「三不政策」推行下去。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6_05
許劍虹提供
否定毛澤東,肯定鄧小平以後的中共,陳香梅的態度其實比堅持漢賊不兩立的兩蔣更能反應今日多數台灣藍軍支持者的想法

走下歷史的舞台

除了替鄧小平和廖承志向蔣經國傳話外,還有另外一個突破口曾經為陳香梅所嘗試,那就是留在大陸的孫中山夫人宋慶齡與蔣夫人宋美齡這兩對姊妹。然而即便是宋美齡這個突破口,陳香梅也沒有成功突破,畢竟中國共產黨給蔣中正一家人帶來了太多尊嚴上的傷害。無論是來自美國的壓力,還是民族情感或者姊妹親情,都沒有辦法撼動蔣家反共的決心。

蔣經國雖然在死前開放了兩岸探親,卻沒有展開雷根、老布希與陳香梅所期待的海峽兩岸政治談判。相反的,蔣經國決定把兩岸未來的選擇權下放給台灣人民,因為他知道隨著民主化時代的到來,不會再有任何一個政黨或強人能在不得到台灣人民授權的情況下單方面決定台灣的未來。既然蔣家人自己放棄了與大陸重啟協商之路,陳香梅所能在政治上發揮的空間也就越來越小了。

1989年天安門事件爆發,西方國家對中國大陸展開經濟制裁。在台灣已無活動空間的陳香梅,反而開始率領台商造訪大陸,又搖身一變成為兩岸經濟交流的橋樑。顯見陳香梅在兩岸關係的歷史上,確實還是有她不可取代的地位。只是她在解放軍武力鎮壓民眾後給中共輸血的行為,還是很難不引起世人的非議,畢竟陳香梅早已歸化為美國公民,怎麼能如此踐踏民主價值?

顯見在美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陳香梅,對民主自由的堅持還不如蔣經國及宋美齡。李登輝總統並不反對兩岸交流,但是對陳香梅這種不跟台灣打招呼就率領台商大舉西進的行為十分厭惡。所以兩岸確實在李登輝帶領下,於1992年開始官方接觸,只是隨著蔣家退出台灣政壇,陳香梅能發揮的作用已接近於零。她造訪台灣的次數,也隨著台灣的日益本土化而逐漸減少。

截圖_2021-01-05_上午5_36_21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15年10月7日,馬英九總統邀請陳香梅來台,向陳納德頒發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這也是陳香梅過世前最後一次造訪台灣

充滿爭議但精采的人生

雖然來台灣的數量慢慢變少,不過陳香梅與海峽兩岸三大政黨都維持著緊密的接觸。即便是過去與陳香梅毫無淵源,甚至還在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把陳納德銅像從新公園移出的陳水扁上台後,也沒有打消她偶爾造訪台灣的興致。2006年8月12日,時任空軍第401聯隊聯隊長的田在勱將軍,將陳納德將軍銅像移入花蓮空軍基地隊史館,就曾特別邀請陳香梅女士來台見證。

筆者曾在台北駐美辦事處的朋友協助下,於2011年3月16日前往華府造訪時年88歲的陳香梅女士。在與她的交流之中,筆者確認她的中華認同仍相當強烈,不過基本上也贊同筆者的說法,即海峽兩岸應該盡可能維持現狀,等到大陸民主化以後再討論是否統一。同時對於台灣的命運,應該由2,300萬同胞決定這件事情,她也表達贊成之意。

不可否認,從陳香梅早年暗中協助國民黨金援共和黨,還有日後其扮演尼克森與阮文紹,乃至於雷根和鄧小平特使的角色來看,她確實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物。尼克森甚至還以「蛟龍夫人」(Dragon Lady)外號稱呼陳香梅,顯見她在政壇上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但是從華人在美國參政,還有協助美國與東亞各國交流的角度來看,陳香梅的典範地位又不是任何人所能輕易取代的。

毫無疑問的,她有一個不輸給丈夫的精采人生。如果超越軍事的角度,超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空維度來看,陳香梅在美國和海峽兩岸之間扮演的角色重要性或許還不輸給陳納德。當人們紛紛以「陳納德夫人」稱呼她的時候,我認為她的地位早就已經不是「陳納德夫人」這5個字可以簡單取代的了,雖然沒有這5個字,可能她不會有一開始的成功。

最讓筆者感到遺憾的是,2011年3月的那次見面是筆者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拜會這位重要人物。她是我研究對象的丈夫,也是我的遠房親戚,更是海峽兩岸在美國的共同友人。未來除了陳納德之外,筆者也會花更多時間向各位讀者介紹陳香梅的故事,還有她在美國、中共以及台灣三角關係之間扮演的角色,敬請期待。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遠嫁巴基斯坦20年,我體悟到伊斯蘭婚姻的不可思議,其實與異國戀無關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國家間的界線越來越稀薄,「異國戀」早已不是奇怪的事,但在新聞和網路論壇,仍有許多「CCR」或「ㄈㄈ尺」的討論甚至咒罵。對此,《關鍵評論網》盤點了PTT上「仇CCR」的言論,並邀請曾有異國戀經驗的台灣人與外籍人士,親自發表對這些指控的看法,再輔以「仇外」這件事的文化研究,以及異國戀在南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他山之石對比。CCR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