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仇CCR情緒從何而來?厭女文化、求偶焦慮與受挫的陽剛氣概

2021/02/10 ,

評論

游家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游家權

讀心理學和社會學,也喜歡人類學。希望人生與社會的多元面貌能不被消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台灣女性與白人男性的相關新聞和PTT文章下,常會有「哈洋腸」、「台女很EZ」、「性生活混亂」等揶揄?而且CCR、ㄈㄈ尺這些標籤通常只針對「台女白男」這個組合?為何台女白男=崇洋媚外,台男白女=台灣之光?

每當有白人男性與台灣女性同時被提及的新聞出現,常會看到許多人對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跨文化/跨國戀情)進行嘲諷和貶低。例如2020年12月底,曾與染疫紐籍機師(案765)密切往來的廣明女員工(案771)確診,打破台灣兩百多天零本土確診的紀錄,新聞留言和PTT八卦版便湧現大量批評CCR的言論,包括:「栽在CCR吃西餐」、「ㄈㄈ尺誤國」、「台女不意外 垃圾CCR」、「3x歲的台女 連6x歲的CCR也吃得下」等等。

CCR原意包含各種異國戀的可能,但為何「台灣女性+白人男性」(以下簡稱台女白男)這個組合最受抨擊,甚至被貶稱為崇洋媚外的「ㄈㄈ尺」?以下從性別與國族等角度進行解釋。

仇CCR情緒從何而來?受挫的陽剛氣概與求偶焦慮

點開PTT上關於台女白男的文章,常會看到鄉民寫下「哈洋腸」、「吃白屌」、「白屌大勝小黃屌」這類與陽具和種族有關的詞彙,試圖藉此反諷台女白男的CCR。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

張德瑩(2009: 32-33)的研究指出,這是因為仇視CCR者將自身的陽剛氣概建立在陽具尺寸上,且預設女性慾望較大的陽具。但是亞洲男性長期被建構為性能力弱且相對陰柔,因此容易懷有尺寸和魅力不如洋男的自卑,並且對這個種族上的生理差異無能為力,進而引發求偶不利的焦慮。於是一些自認受挫的男性在匿名的隱身下,便在網路上對台女白男進行發洩。

[問卦] 所以洋屌來台真的可以吃很多台女哦?〉這篇PTT文章裡即充滿這類推文:「洋屌連沒露臉都可以騙到台女匯錢了」、「洋槍洋大炮,台男魯蛇悲歌」、「種族優勢」;〈[問卦] CCR都是台女配洋男,很少台男配洋女?〉中亦有不少悲嘆:「台男小懶叫 洋女怎麼會要」、「洋男能頂到肺啊」、「黃男是所有族群不受異性青睞最底層,跟黑女差不多」、「白女看我們,就像台女看越男一樣,雖然可以當朋友,但交往會有障礙,也很怕被笑」。

台女很easy、CCR性生活混亂⋯⋯解析針對台女白男的性汙名論述

台女白男們通常還會被貼上哪些標籤?張德瑩(2009: 30)從其論文訪談與PTT的CCR版(亦稱真愛無國界版)中統整如下:

1

除了上圖提及的穿著暴露、性慾強、哈洋屌、不專情等標籤外,針對台女白男的常見負面描述還包括:喜歡濫交、「台女很EZ」(Taiwanese girls are easy.)、「不少去夜店的台女 會回收白色魯蛇」等,指責某些台灣女生會到夜店主動貼洋男並發生一夜情,是崇洋媚外且隨便的「無腦台女」。

綜觀這些網路上對CCR、ㄈㄈ尺的主要批評,大多是對其「性態度」過於開放進行道德譴責。但是,假如一對台女白男的私人關係不會影響他人,為什麼還會被外人指指點點呢?

這是因為在父權社會與國族邏輯下,女性的身體被視為國族建構的重要界線標誌,帶有繁衍國族下一代的責任(Yuval-Davis & Anthias 1989 引自藍佩嘉 2007: 241),且預設為國內男性所擁有。所以一旦女性選擇了外國男性,便可能涉及「叛國」。如果CCR對象是白人男性,則會被蔑稱為哈洋屌的ㄈㄈ尺。若女方還被揭露是小三或一夜情等違背父權規範的關係,更會淪為不自愛的「蕩婦」、「壞女人」。

而這種男性為國族界線擴張者、女性則負責替國人生育的邏輯,反映在CCR議題時,最顯而易見的對比與矛盾就是:台女白男=崇洋媚外、喪權辱國,台男白女=台灣之光、為國爭光(姜貞吟,2019)。

此外,唯有進入傳統婚家關係的CCR,才有機會赦免於前述的「蕩婦羞辱」。V太太的臉書文提到,如果一對CCR能證明彼此是真愛,進而投入婚姻,才可以勉強獲得輿論的原諒。陳宛萱的評論認為,這跟台灣社會普遍保守的性態度有關──純愛可以,性愛不行。余貞誼(2019)則指出,這種厭女行動透過行使父權社會的評價箝制女性,且鞏固了不平等的性別權力階序。

3_大家出版
Photo Credit: 余貞誼,2019,〈我說妳是妳就是:PTT「母豬教」中的厭女與性別挑釁〉。收錄於《這是愛女,也是厭女》。 大家出版。
此圖為PTT八卦板內提及「母豬」一詞的文章中,會一起出現的關鍵詞。

看見父權體制的多重壓迫

從上述分析能發現,CCR議題呈現出父權體制對於不同性別皆產生壓迫。它一方面賦予男性比拚配偶與傳宗接代的壓力,並使自認陽剛氣概和吸引力不如洋男的台灣男性感到自卑焦慮,另一方面則加重了網友仇女、反CCR的文化,像是嘲諷ㄈㄈ尺「張開腿就有伴」,哀嘆洋男搶走了可能的婚配對象,並認為由於台女眼光太高,使得一些台灣男性只能被迫往東南亞、中國等地尋伴(張德瑩 2009: 33)。

然而,嘲弄ㄈㄈ尺的作為無法為前述的求偶焦慮解套,僅有抒發個人情緒的效果,且會將原先涵蓋甚廣的CCR一概掃進ㄈㄈ尺的羞辱範圍內,並回頭強化了「高富白帥才是好」的嚴苛擇偶與審美文化。因此,本文透過梳理台女白男常會面對的性汙名論述,呈現出國族與父權結合下的多重傷害,希望能點出問題所在,也藉此削減CCR的汙名。

參考資料

  1. Vivian Wu評論案771、765與CCR議題的臉書文
  2. 女性主義有事嗎,2018,〈跨國戀愛「CCR」在台灣社會所面臨的歧視與壓迫〉。關鍵評論網。
  3. 王亘筑,2020,〈網路世代的仇女現象〉。《喀報》。
  4. 余貞誼,2019,〈我說妳是妳就是:PTT「母豬教」中的厭女與性別挑釁〉。頁29-55,收錄於王曉丹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如何看穿這世界拉攏與懲戒女人的兩手策略?》。大家出版。
  5. 姜貞吟,2019,〈必須「賢淑」──五種父權家庭拒斥的女性〉。收錄於王曉丹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如何看穿這世界拉攏與懲戒女人的兩手策略?》。大家出版。
  6. 海苔熊,2013,〈台灣女孩愛白男?跨國戀情的真面目〉。泛科學。
  7. 陳宛萱,2015,〈ㄈㄈ尺、洋腸與臭婊子:歧視語言下的自卑、恐懼與失語症〉。鳴人堂。
  8. 張德瑩,2009,《"White"男人惹人愛?後殖民觀點的台灣女性主體經驗》。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碩士論文。
  9. 董冠怡,2016,《愛吃西餐有錯嗎?─分析台灣人的愛情「預設值」現象》。台北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10. 藍佩嘉,2007,〈性別與跨國遷移〉。頁225-248,收錄於黃淑玲、游美惠編,《性別向度與台灣社會》。巨流圖書。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國家間的界線越來越稀薄,「異國戀」早已不是奇怪的事,但在新聞和網路論壇,仍有許多「CCR」或「ㄈㄈ尺」的討論甚至咒罵。對此,《關鍵評論網》盤點了PTT上「仇CCR」的言論,並邀請曾有異國戀經驗的台灣人與外籍人士,親自發表對這些指控的看法,再輔以「仇外」這件事的文化研究,以及異國戀在南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他山之石對比。CCR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