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CCR專訪2】有異國戀經驗的人,如何看待那些反「ㄈㄈ尺」的網路言論?

2021/02/13 ,

評論

TNL 編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TNL 編輯

TNL編輯部專用帳號,發表每天整理的新聞、重點新聞分析整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世界出入國簡單,和非本國籍的人交往明明是一件毫不奇特的事情,為何還會有人批評CCR?這些有過異國戀經驗的人遭遇過哪些歧視,又想給「hater」們什麼建議呢?

採訪:丁肇九、黃筱歡、李秉芳|撰文:丁肇九

PTT上批評異國戀的面向十分「多元」,從「公開場合親密行為」、對在台外籍人士的負面行為投射、只是玩玩的指控,到覺得「台灣女生就該和台灣男生交往」的民族意識型態,許多惡意的話語也會蔓延到相關甚至無關的新聞與討論區。

對此,我們實際訪問八位曾在台灣有過異國戀經驗的人,裏頭有些人仍在尋覓真愛、有些已修成正果、也有幾位外國男性的代表。這些聲音口中的「CCR」本人,是怎麼看待這些批評的?

「因為我們不同,」在台灣居住超過12年的S先生說,「這在文化多元的地方沒什麼差,但因為台灣還是台灣人比較多,對有些人說(台灣人和外國人的組合)是特別的現象,就會特別去關心。」

與德籍老公婚後定居在台灣的辛西亞也回憶道,2013和2014年那段時間,好像有不少人刻意一股腦去找外國人,其中很多是為了新鮮,這樣的心態也受到不少批評,「但那些人和一般的異國戀者本來就不一樣,覺得那些心態就是『全部的CCR』,其實不對。」

歧視大多發生在網路上,而且通常只針對女生

有趣的是,大部分受訪者很少在真實世界遇到負面的歧視行為。

嫁至美國的E小姐就表示沒有遇過太多不友善的經驗,大部分歧視案例都是在網路文章下面的留言看到,這些話語對自己而言就是看過、知道,但不會特別去想或是去談。

與法籍男友穩定交往中的W小姐和曾經歷數段異國戀情的Nikki是少數有遇過真實歧視行為的人。

如何看待那些反「ㄈㄈ尺」的網路言論_配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Nikki某年和一群外國朋友參加春吶時,遇到陌生的台灣男生說「你是不是喜歡被外國人幹」,因為當時只是一群朋友同行,當下非常傻眼,但因為不想惹事就裝作沒聽到離開。

W則是有次和男友逛夜市,三個台灣男生迎面走來,其中一位錯身而過時靠近他的耳邊說「吃美國屌」並戲謔的笑。W回憶當時愣住,生氣為何可以對不認識的人下定論,何況另一半也不是美國人。之後男友了解後也覺得女友被冒犯而憤怒,想衝回去找對方理論,後來自己把他拉住。

「蠻生氣的,只因為你伴侶是外國人,而且這些攻擊他們也不會跟男生講,就是在針對女生。」

但其他訪者在印象中都沒有遇過類似的惡言相向。久居台灣的法國男性D先生甚至表示,多數人好像蠻開心自己的太太和外國人結婚,包括太太的家人也喜歡聊法國和台灣不同的地方,進行文化交流,整體感覺其實蠻正向。

時常旅居國外的台灣女性Gin就覺得,網路上的「hating」其實是少部分聲音被放大,因為網路上很多人不對自己的言論負責,毫不保留的罵和評論,並不是大部分台灣人的縮影。曾有過異國戀經驗的小楸雖然不曾遇到真實世界的歧視事件,但也認為生活中有很多人「就只是想吵贏對方,想要有個東西可以洩恨」,因為周圍沒有類似的朋友,因此選擇CCR罵。

ㄈㄈ尺就是「很無聊的人,在電腦前面想出來的東西」嗎?

即便歧視只是少數人的行為,但他們的動機又是什麼呢?

本次受訪的兩位外籍人士,都表示在自己國家,異國戀並不是多特別的事情,在巴黎之類的大城市裡甚至十分普遍,D先生表示自己的父母就來自不同的國家,叔叔也和非法國人結婚。

所以那些具有歧視想法的台灣人,究竟是哪裡不一樣?

小楸覺得「自信」是一大原因,很跩很自大舉動的背後可能是自卑,加上少了異國文化的接觸而產生想像障礙,還有論壇同溫層的加油添柴,便出現那種「我不比白人好、我比東南亞人好」的心態,並用咒罵的行為把自己的重要度提高。

如何看待那些反「ㄈㄈ尺」的網路言論_配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D先生也覺得「仇外」是某些人創造出的理由,想證明女生不喜歡他們是種族因素而非他們自己的問題;辛西亞也覺得是因為對自己缺乏信心,才會出現「你為什麼要找和自己不同國人」的負面想法。

「如果自己很有自信,也可以交外國女友或很好的台灣女友,哪有空去歧視。」

某方面而言,W可以理解這樣的心態,因為他有那種只想找有錢外國人的「拜金型」朋友,這些人通常在社群上比較高調,W覺得批評的男生可能是出於一種「保護心態」,想讓大家知道台灣女生並非都是這樣。但W提醒「也有不想玩的外國人,或是玩很大的台灣人」,因為人就是人。

除了個人心態,辛西亞也點出部分媒體報導時,常會使用像是台女、洋男、崇洋媚外、吃洋腸這些負面又加強刻板印象的用詞,或是報導夜店、千人斬、性醜聞等等的負面新聞,這樣的報導框架也在為這種仇恨火上加油。

對於這些由男性發起的批評,D先生覺得那些想法其實非常父權,背後暗示感情和性的主動權都在男性那邊,反而凸顯這個社會沒有給女性做自己權力的機會。

外國人沒有一定比較好,台男也並不會不好

對於批評者,其實不少受訪者都流露出同情的心態,畢竟那些人看到有些外國人來到台灣,不會講這裡的語言、不想了解這裡的文化,卻得到比別人還好的待遇,好像明明同一個人,標準卻不一樣,有不平衡的感覺其實可以理解。

話雖如此,大部分的受訪者也都表示自己不會覺得「外國人一定比較好」。W小姐就表示自己也遇過非常棒的台灣男生和非常魯的外國人,價值觀、家庭教育、想法有沒有在同一個頻率上這些事,都比長相重要。

如何看待那些反「ㄈㄈ尺」的網路言論_配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Gin也覺得台灣男生如果能力夠好,又能把自己打理好,不可能交不到女朋友,而且一旦投入感情,根本沒有空管別人的交往,覺得很多批評的人是因為沒有自己的生活,只好管別人的生活。

法籍的D先生也覺得台灣男生某方面比法國男生還浪漫,因為法國人「浪漫」的表現方法可能是調情、誘惑、希望追求到對方,但台灣的浪漫是貼心和在乎承諾。然而D也說他遇過許多台灣女生抱怨和台灣男生交往時,另一半的支配權太大,好像一切都是男生做主,女生什麼都不必做。

「這很像我爸媽十幾年前的互動,女生有時也想獨立,不想什麼都依賴男生。」

對此,S先生則以「ABC(美籍華人)」舉例,他們外表是台灣人,但帶有外國文化的感覺,這些人有時候比純正的外國人還搶手,可見生理差異並不是大部分人的主要考量。

都2021年了,怎麼還會有人覺得CCR很怪?

回到「CCR汙名」這個題目本身,其實我們更該問自己的,是世界都已成為地球村,出入國簡單,各族群融合自然且正常,和非本國籍的人交往明明是一件毫不奇特的事情,為何還會有人批評這件事?

對此,Nikki覺得因為網路發達,讓許多不好的聲音有「變大聲」的感覺,但自己覺得現實生活中對異國戀情的接受程度,其實有變得越來越好。小楸則覺得因為近年女性的聲音增大,自主權提升,許多人更敢於說出自己的想法,因此引發更多的討論,負面論點也因此增多。

話雖如此,S先生卻覺得雖然台灣在過去十年改變很多,但異國戀的態度卻沒發生太多改變——以前有一群很喜歡找外國人的台灣女生,現在的狀況其實沒有變太多,而這種「一定要找外國人」的心態,也讓他們成為是最容易被批評的對象。

或許,討厭某個種族的人和只喜歡某個種族的人,嚴格來說都算是「種族主義者」吧。

如何看待那些反「ㄈㄈ尺」的網路言論_配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如果要給討厭異國戀的人一個建議,大部分受訪者都說「先交些外國朋友吧。」

Gin就指出,其實從文字定義,交朋友也是一種「CCR(Cross-cultural relationships,跨文化感情)」,如果有外國朋友,願意了解學習不同文化,通常就比較不會有這些仇恨言論。

小楸也覺得先認識外國文化的真實樣貌,知道他們的背景、在想些什麼,自然會了解「CCR」的心態,「因為會成為『hater(酸民)』多半是因為自己和對方沒有連結,只可惜他們或許根本不想接觸更多訊息,他們就只想生氣而已。」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CCR專訪1】有異國戀經驗的人,為什麼選擇外國籍的另一半在一起?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國家間的界線越來越稀薄,「異國戀」早已不是奇怪的事,但在新聞和網路論壇,仍有許多「CCR」或「ㄈㄈ尺」的討論甚至咒罵。對此,《關鍵評論網》盤點了PTT上「仇CCR」的言論,並邀請曾有異國戀經驗的台灣人與外籍人士,親自發表對這些指控的看法,再輔以「仇外」這件事的文化研究,以及異國戀在南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他山之石對比。CCR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