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PTT為什麼都在罵「ㄈㄈ尺」?讓我們從五個hashtag一探究竟

2021/02/11 ,

評論

丁肇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丁肇九

資淺媒體人,習慣用對左派和右派的認同比例來判斷自己的年紀,倡議把媒體識讀納入國民教育。圈外人看我藍皮,圈內人笑我綠骨,但說的再多,大家的骨頭也還是白色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各種異國戀的組合中,以台灣女性與白人男性的搭配,最容易成為網路上攻擊的對象,我們整理出網路批評異國戀的五個詞彙,看看網路上針對異國戀者的污名,究竟是怎麼樣的狀況?

CCR、ㄈㄈ尺、異國戀,活在台灣的我們常會聽到這些名詞,但你可知道在這些名詞不同的意思之下,卻有些人會對異國戀的行為進行惡毒語言或行為歧視的「無差別攻擊」?

在各種異國戀的組合中,以台灣女性與白人男性的搭配,最容易成為網路上攻擊的對象,不論是在街上看到「台女白男」肩併著肩走,到網路論壇上異國戀情的抒發文,都會看到有人發文嘲弄,甚至群體亂版的現象。

這些「Hater」們在氣什麼?罵什麼?是什麼事情讓他們生氣?針對最早出現「ㄈㄈ尺」名詞的PTT論壇,關鍵評論網爬取了各版分別自2007年(男女版)、2008年(異國戀版)、2019年(八卦版)至2020年11月底的所有可閱讀文章,取出包含「CCR」、「ㄈㄈ尺」為標題的貼文與回文,進行逐篇分析。

以下是我們所整理關於CCR/ㄈㄈ尺網路批評的五個面向,由這幾個詞彙參透網路上針對異國戀者的污名現況。

1. #公開場合

在PTT上,「公開場合的親密行為」一直是「仇CCR者」們批評的重點之一。

相關討論的最高峰——也是日後發生類似事件時常被拿出來「溫習」的事件——就是2013年網友拍到台北捷運上有台灣女生橫坐在外籍人士腿上調情,疑似不慎露出臀部的影片。

當時有些人用「外國文化比較開放」做為相關行為的開脫之詞,但許多留言指出英國和美國的許多地區其實相對保守,就算是「更開放」的歐洲國家,在街上頂多也是摟摟抱抱,因為思想開放的定義,並不代表開放給別人看,在有些地方公然調情,甚至會被店家請出去。

PTT都在罵「ㄈㄈ尺」什麼_配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以此延伸,也有不少批評的網友將炮火轉至其他異國戀者的公開舉動,例如在路上大聲用英文講話,或發文時硬要穿插英文單字,讓人感覺是刻意想和旁人展示自己有個外國男友。

其中有網友做過耐人尋味的譬喻

一件事既然要公開出來,而且要惹人注意,不招到批評是很難,馬英九天天說他慢跑,慢跑本身無對錯,但高調就有人講話。

針對這些「談了CCR就變得高調」的指控,也有許多人表示這些舉動其實是少數人的行為,不該因此認定所有異國戀的行為舉止都相同。此外,也有女性網友指出街上也常會見到男女都是台籍的情侶摟摟抱抱,卻不見這些人批評,質疑批評者並不是對親密舉動反感,而是對異國戀者歧視。

2. #民族尊嚴

我們常聽過「搶錢、搶糧、搶娘們」這句話。確實,從獅子猴子基因到古早時代戰爭,雄性生物都充滿這種「領域性」的憂慮,擔心透過外來基因,讓自己成為矮人一階的被殖民對象。

雖然今日地球上大部分的地方都接軌高度文明,但這個來自遠古的「DNA」卻沒有因社會化而完全消去,仍有許多人覺得「女性崇拜洋男,就是貶低非洋男的自己」,喚起殖民的被剝奪記憶。

然而這類的思維也常被指控,為何同樣是異國搭配,若是在地男性搭配異國女性,在這些人心中就會變成一件正面的事?對此,就有文章整理出下列的歸納,解釋這樣的思維:

1. 女人跟男人上床,就是男人賺到,女的吃虧。

2. 個人的性行為不是個人問題,還是家族尊嚴、國家尊嚴的問題。

合併1.和2.,就可以得出:

3. 假如女人跟外國男人上床,那就是為母國帶來羞恥。假如男人上了外國女人,那就是為國爭光,代表本國比外國高上一截。所以女人理應乖乖的把身體留給本國男人上,才不會丟了本國的臉

延伸出這類偏向種族主義的討論,也有較為偏激的發文使用「相對於歐美和非洲人,東亞地區人就是比較瘦小」,但立刻就有人回應,這種「越大越強越好」的想法其實並不精確,更不能用性器官或性徵的大小來證明基因的好壞。

否則現在統治地球的生物應該是「鯨魚」或是「大象」。

PTT都在罵「ㄈㄈ尺」什麼_配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然,也有人批評這類「仇外」的想法,認為許多人抱著「得不到就要毀掉的心態」,因為一方面台灣的男性比女性多,加上工具人風氣下的文化劣勢,看到外國男性在台灣吃得開,而導致心理不平衡。

直到今天,PTT八卦版上仍流傳著「有過異國戀的女性,和台男交往時會隱瞞」的猜想討論,甚至還常出現「CCR多數都是被淘汰下不得不的選擇」等仇視的說法。

3. #只是玩玩

有一種說法,認為CCR所引發的爭議,包含獵豔、夜店、一夜情等行為,恰好都是非婚姻狀況下的型態。

這類論述的利基點,是雖然台女洋男戀在台灣蠻常見,但真正走入婚姻的比例卻很低的觀察,此一論者因此認為異國戀「不是因為與對方契合願意攜手陪伴照顧對方醫生而談,可能是為了虛榮心、性愛而談」。

而在「玩玩」和「長久」之間的轉換,PTT上的一大討論主軸就是包括生活習慣、語言溝通、個性等等的「文化背景」議題,在PTT上主要有兩派說法。

其中一派表示自己周遭「成功」的CCR女性,大都喝過洋墨水,或長時間在國外生活過,這些女生有較大機率和外國人士相處得宜,如果缺乏語言能力,連聊天都聊不來,自然也無法談心或討論深度話題,沒有辦法「Body language」一輩子,因此會「玩膩了就各自閃」。

然而也有貼文表示,只要願意溝通,語言其實不會是問題的主因,因為異國戀的交往常會先建立一個「對方來自不同文化」的心理,所以更願意慢慢溝通,更有緩衝的空間。

另也有居住在國外的人以「華人圈」為例,表示有許多興趣嗜好不同的人,只因為語言相同而在一起,反而常有劈腿或生活習慣不合的狀況發生,因此在語言之外,更該仔細想想「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怎麼樣的人」。

話雖如此,也有許多人提醒和「人種」相比,習慣性格其實和成長環境與教育的關係比較密切,不論台灣人、外國人,都有各種不同習慣性格的人,要直接定義「因為是哪國人,所以他們的個性是如何」,是不確實的。

PTT都在罵「ㄈㄈ尺」什麼_配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4. #壞男人

另一個令部分PTT網友仇視外國男性的原因,是看到「外籍壞男人」在台灣的所作所為後,產生的憤怒。

在2012年至2013年,台灣先發生英國籍商人林克穎(Zain Taj Dean)發生駕車撞死送報生之後棄保潛逃,之後又有土耳其籍交換學生王凱傑被指控性侵未遂,還在電腦中發現29名女子偷拍影片的事件。兩人對公權力的藐視與後續對媒體的激烈回應,點燃許多台灣人「仇外」的怒火。

當時PTT上就有網友批評,有些曾和王凱傑交往的台灣女性一直以為對方是加拿大人,可見他們連對方的國籍都沒確認過,還有人自己揹債為男方買車,甚至疾呼對方是「好男人」,為這些女生感到憤慨。

除了「壞」之外,部分來台外籍男性的「魯」也是一個論戰焦點,就有許多貼文批評有些白人男性在原本的國家可能大學死當,到了亞洲卻能教英文,甚至在台灣無業遊蕩,女方被受歧視的同時還要賺錢養他。

對此現象,PTT紅人「g6m3kimo (名為變態的神父)」就曾用一段故事描繪:

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航行到一個新的大陸,他在抵達的時候,部下已經非常的疲累,牙齒壞死,甚至產生了壞血病,當地的酋長給予協助,送上了柑橘和野鳳梨,並提供他們休憩的據點,他們對這未見過的白種高加索人,表示歡迎,熱切請他們參與各種宴會,並且成為朋友。

但是哥倫布休養生息以後,就大肆掠奪他們的村莊,並且抓住幾個人帶回船上成為了奴隸,然後竊取不屬於他的黃金和珠寶,帶回去告訴女王,他們發現了新大陸,並且能將那個地方成為西班牙的領土。

hey,brother,哥倫布真的發現了新大陸嗎?還是在佔據他人已存在許久的家園?  現在,憤怒的酋長將矛頭指向自己的村民,特別是那些曾經與哥倫布友好的人們。

hey,好像哪裡搞錯了吧?那些與哥倫布友好的人們,的確存在著對未知人物的美好想像,但是可惡的並不是她們呀?是她媽的哥倫布呀!哥倫布並不值得同情,但是一部分大老卻開始覺得哥倫布是無辜的,他只是來play一下而已,很多土著也很羨幕的說:「要是我也能成為哥倫布就好了。」這樣我就能吃很多野鳳梨,得到很多奴隸,因為在村莊裡,平凡的人們只能得到一串香蕉,被規定平等的對待自己的族人。

幹,喔,不,我是說god,搞錯了吧?

5. #瞎妹

PTT的CCR版,原本就是讓具異國戀經驗人士的分享和取暖之地,曾有版友表示,版上許多女生其實不是在炫耀自己的外籍另一半,而是因為女生聚在一起,感情就是聊天的一大主軸,因為周遭沒有朋友可以討論這類主題,只好聚在CCR版上。

但其中,也不乏出現對其他異國戀「瞎妹舉動」的批評。

例如曾有網友在CCR版分享故事,指出曾經帶法國客戶吃鼎泰豐,遇到鄰桌年輕台灣女性主動攀談,用英文問客戶像是「法國工作好找嗎」、「好想留在那裏」、「到巴黎可不可以和他聯絡」等等的問題。

我在旁邊聽著實在很想酸小妹妹們,如果有個外國人問你說台灣工作好找嗎?好想留在台灣喔,妳又能如何幫他找工作?

PTT都在罵「ㄈㄈ尺」什麼_配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另外也有貼文提到,有些台灣女性過於遷就外國人、隨便和外國人上床,讓來台灣的外國人覺得台灣女性「很容易」,甚至把部分台灣女性的行為擴展到「台灣男性應該很沒用很弱」的想法,這為這也是很多台灣男生不喜「崇洋媚外台灣女生」的原因。

有的時候,這些討論因為結合了情緒性發言,更造成正反兩方的激戰,其中一個就是「雙重標準」的指控,認為有些女性對台灣男性和外國男性的要求不成正比。例如有一則貼文指出,如果女生直接坦承「我就是特別喜歡白人」他也無所謂,但常有人編出一堆貶低台灣男生的理由。

老實承認,自己就是覺得白人男生比較帥因此一切都是美好的,還不會這麼惹人厭。

針對此論點,也有貼文指出,因為許多異國戀並不符合台灣主流的社會認知價值(例如男性高富帥),當刻板印象讓外國身分成為加分,就會在「高富帥程度」相差不遠或更具優勢的男性身上產生「挫敗感」,這樣的矛盾也成為了仇CCR的重要因素。

爭執的來源:用一小部分的人,當成整個群體的普遍特質

不管在世界何方,異國戀情下兩方的生活習慣和文化磨合,原本就不是件易事,而在「CCR」的汙名化下更加深了難處,綜觀上述五個主題,大部分爭議的來源都在於「以偏概全」:認為少數異國戀行為代表所有女性而反對、認為少數鄉民嘴臉代表所有男性而氣憤。

對於這樣的衝突,也有許多CCR版友提出見解。

例如針對PTT其他版對CCR版的敵意,就有人發文慰藉,表示許多酸民的邏輯「其實是價值觀選擇」——愛情之美其實在於人類能對一個無血緣、陌生的人完全信任、依賴、互相了解,到哪裡都會有反對CCR的人,永遠顧慮不完。但人不應該對他們抱持仇視態度,反而該了解這些否定別人的人為什麼不快樂,了解他們的「不平之鳴」。

也有一則貼文如此舉例:

有人跟我說台灣女生很公主,我說,那希望你找到不公主的台灣女生,或是在國外找到適合你的女生。我不會生氣。為什麼要生氣?因為我知道不是所有台灣女生都公主,統計上這是不可能的。也許是他身邊遇到的女生大部分都很公主,也許是他人際圈的問題,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會去否定他的經驗。

發文者也認為,雖然嘴巴上不說,但大部分對CCR有意見的人,內心其實都「潛在」認同某些預設立場,或至少覺得這些預設在大多數狀況是真實的,而那些預設,都是有損他利益或傷害到他的價值。

PTT都在罵「ㄈㄈ尺」什麼_配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話說回來,這些「特殊行為」為何會在許多人心中自動對應到「異國戀」這項標的,其實是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

例如針對土耳其人與英國商人的事件,就有人質疑為什麼「只因為他是外國人就要轉到本版(按:CCR版)來?」詢問讀者如果犯人戴眼鏡要不要轉到眼鏡版?如果犯人身高180,要不要轉到高個版?並提醒大家國籍、膚色只是一個人眾多特徵的其中之一,特別這些舉動在一般台灣男性甄上也很常發生。

不能因為鄉民講話酸,就認定全台灣男人都是渣,不能因為賓拉登很恐怖,就說阿富汗人是殺人魔。

以此延伸,其實不僅異國戀者的性質都不相同,「CCR仇視者」的心態也不容易捉摸,「仇CCR就是性別歧視」的論者和咬定「CCR就是破麻」的無差別歧視者,某方面來說思維的本質十分類似,而在兩群人不停用少數人的行為,決定一個想像群體的本質特徵時,當然會不斷加深兩方的衝突。

但在網路、鍵盤、暱稱帳號之外的真實世界,這些擁有異國戀經驗的人們,又是否曾感受到社會對他們的異樣眼光?如何回應各類的指控呢?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仇CCR情緒從何而來?厭女文化、求偶焦慮與受挫的陽剛氣概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國家間的界線越來越稀薄,「異國戀」早已不是奇怪的事,但在新聞和網路論壇,仍有許多「CCR」或「ㄈㄈ尺」的討論甚至咒罵。對此,《關鍵評論網》盤點了PTT上「仇CCR」的言論,並邀請曾有異國戀經驗的台灣人與外籍人士,親自發表對這些指控的看法,再輔以「仇外」這件事的文化研究,以及異國戀在南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他山之石對比。CCR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