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在印度的異國戀,CCR的「R」可能代表的是「宗教」

2021/02/16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異國戀都非常辛苦,但是後來經由長時間交往過程,以及在印度工作三年的經驗,結識其他許多同樣跟印度伴侶交往的華人後,我發現華人跟印度人交往的惶惶感其來有自,因為大部分印度家庭面對「CCR」的考量和衝突,可能大過你的想像。

文:Bibi Cheng

「聽說妳交了一位外國男友,妳的男朋友是哪裡人?」「他是印度人。」

跟印度前男友交往六年多期間,生活中遇過許多問句,我也習以為常,後來也很期待在我說出答案後,他人的反應是如何?我的運氣很好,大多數人會覺得很驚奇,然後好奇我們認識的經過;但偶而也會有長輩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後小小驚呼「怎麼會是印度人…」

戀愛之所以迷人,就是源自許多不確定性所帶來的吸引力;很多時候是愛情找上了人,而人只能被動地接受,沒有選擇的餘地。平平都是異國戀,跟印度人交往的過程真的有特別難搞嗎?私以為異國戀都非常辛苦,但是後來經由長時間交往過程中、在印度工作三年的經驗,以及結識其他許多同樣跟印度伴侶交往的華人後,我發現華人跟印度人交往的惶惶感其來有自。

相比於是不是外國人,許多印度家庭更關心「是不是家族要的人」

不同於歐美常見的「約會不交往」模式,印度伴侶則是可以在相戀後進入穩定交往狀態,但是卻遲遲不將交往對象介紹給家人認識,可能是隱藏這個人、或者是謊稱只是一般朋友、同事等等。又或者是早早跟另一半說「我們之間沒有未來」,因為印度家人將會為他安排婚配對象、抑或是斷言家人不會同意他自由選擇戀愛對象等。

種種「不認真交往」的跡象,讓習慣自由戀愛、通常交往就是要結婚的華人感到錯愕,不僅讓我們這些伴侶急得要死、又懷疑彼此的感情,也難怪很多人總是懷疑我們的印度伴侶:「是不是要來騙你的?」

曾與台灣女友交往數年,追愛來到台灣生活的印度男性友人B認為,目前印度社會的婚姻觀仍然被社會觀感綁架,其中幾個主要原因是宗教差異、種姓不對等以及強烈的守舊觀念。

印度配圖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由於印度社會中有強烈的宗教界限,人從一出生就被決定這輩子的信仰,不同信仰之間的家庭非常難以融合;就算是同樣信仰印度教,文化蘊涵中的種姓制度仍隱隱地畫出深刻的鴻溝,無論是由低攀高或是由高躍下,都是讓兩方家庭蒙羞的、不可抹滅的一道傷痕。

而印度糾纏的家庭觀與社會性,讓他們與親戚和鄰居的生活都十分緊密,許多父執輩為了不想讓別人看笑話、維持自己在社會上的尊嚴與地位,會固執且輕易地否決許多所謂創新改革,甚至只是「不一樣」的人事物;印度社會上時有駭人聽聞的「榮譽處死」(Honor killing),就是為了保有家族尊嚴,選擇殺害他們認為給家族帶來羞恥的家庭成員的極端例子。

B也不諱言,因為個人的需求被擺在家族之後,所以部分無法決定婚姻大事的印度人,會選擇在婚前與人秘密戀愛交往,最後結婚時又是回歸家庭選擇,而且有時來的快而匆促,讓原本的交往對象措手不及、痛心疾首。「而這跟對象是不是外國人沒有關係」,他補充,「只是對象是不是家族要的人,如此而已。」

每一場異國婚姻,可能都歷經一片腥風血雨

印度男性友人L的家族則是相對開放的例子,L曾與年長他十幾歲的北歐女性交往過兩年,家人跟朋友都知道女友的存在,也表示祝福。L來自包容性高的錫克教家庭,家族內也有親戚跟印度教、基督徒伴侶結婚的案例;但也有親戚堅持子女只能跟來自同個邦的對象結婚。這類堅持不因身分、地位、學歷、城鄉差距有明顯區別,但筆者觀察大城市的多樣性高,人群生活稍微離散,比起封閉的城鎮相對開放一點。

時至今日,印度人與外籍伴侶通婚不再是新鮮事,以我身邊的例子來看,就不乏十多對印度與華人伴侶結婚的案例,大多為印男外女的搭配,也有幾對台男印女的夫妻檔。

與印籍丈夫在台相識相戀十餘年、走入婚姻六七年的友人N告訴我,當時她跟先生論及婚嫁之時,兩方的家庭都有激烈的反對聲浪,女方的母親常常以淚洗面,擔心女兒嫁到未知的遠方,前途未卜;男方家庭位居民風保守的鄉下,加上又是長子,家人不能理解為何他要娶一個外國妻子,也怕這個媳婦無法滿足家族的要求。在這樣的壓力下,兩人一度分手;但是男方選擇跟家人正面對抗,堅持與她完婚,最終才獲得了首肯。

N說的自然,我則是恣意想像三言兩語中曾經有過多少腥風血雨,又是多大的勇氣與堅持,才換來今日的雲淡風輕。

友人D的經歷似乎稍微平順一些,同樣在台結識印籍丈夫,交往期間男友從未對家人提起過女友的存在;不過自己也對家人保密,覺得影響不大。出乎意料的是,男友在印度家人二次訪台期間,面對家人以年紀為由逼婚,突然一不作二不休地攤牌自己早有台灣女友,最終在印度家人回家後就敲定了婚事。

D笑著回憶說有點像是被趕鴨子上架,原本只是趁著來台期間介紹雙方家長認識,結果對方好像覺得見了女方家長就是要結婚,因此加速兩人結婚的程序,還來不及革命就已經衝到終點線了。

印度配圖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對於大部分的小鎮女孩,接受外國男性追求從不是人生的選項

友人C與印籍妻子E在印度相識相戀三年,去年底在印度完婚,選擇在台灣定居生活。E的家鄉有97%的人信仰基督教,另外3%多是印度教徒,當地與外國伴侶通婚的人並不少見,只是比較常聽到與美國人結婚的例子。相較起異國戀,她說當地比較介意異宗教的結合,雖然基督教文化中沒有種姓制度的概念,但是偶而聽過有基督徒與印度教徒結婚,「那樣的家庭比較難在當地生活下去,因為大家都會投以異樣眼光或者對他們差別待遇。」

E與C的結合源自於兩人的相同信仰,E堅定表示,如果當初先生跟她信仰不同,她也就不會開始這段關係。同時間,她的傳教士父親也是秉著同樣信念,當E告知父親想與C結婚的念頭,父親並未多加反對,認為女兒已經深思熟慮過,對方同時也是神的子民,只叮囑女兒妳想清楚就好,只是信仰裡不允許離婚,「爸爸說如果離婚的話就不要回來了」,E如是說。現在兩人周日會一起參與全英語教會的活動,讓遠在他鄉的E也逐漸找到生活重心。

同樣勇敢遠嫁台灣的還有印度友人R,夫妻倆都是我前公司的同事,兩人當時低調談著辦公室戀愛,決定結婚後才公開消息,引起公司一陣轟動,也是公司建廠十年來第一對修成正果的台印戀夫妻檔。R笑說,她的家風嚴謹,別說外國男朋友,就連印度男友都沒有交過,但是當時先生以結婚為前提做追求,她花了幾個月相處並認真思考,最終認定「他就是我想相處一輩子的人」,兩人遂開始向女方家庭展開溝通磨合的過程。

這決定並不容易,因為我曾問過工廠其他印度女同事,如果今天她們站在R的立場,是否會願意接受外國男性的追求?她們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這對於原生於小鎮的女孩,似乎從來不是人生的選項。

同樣的,R的父母起初並不接受,很大一部分是源自對外國人的不信任感,以及擔心親戚間的閒言閒語。幸虧先生很殷勤不懈地持續拜訪,甚至開始學習當地語言、從不進廚房的他也開始學做菜,極力拉攏女方家人,這才慢慢卸下對方的心防,認可了未來的女婿。

在辦公室中的特殊案例,難免會受到過多關注與檢視,我不只一次聽過華人同事跟我咬耳朵,為何條件那麼好的男同事,會選上一個其貌不揚的印度女同事?還有點輕蔑地說「他大可以選個更漂亮的」,聽在當時也跟印度男友交往的我耳中特別刺耳,那時的我選擇愛情,他們也是,沒想過總是嘲笑印度婚姻市場的華人,竟也成為看熱鬧的挑貨人。

我問R有沒有遇過別人出言攻擊她或訕笑她,R說沒有,又說不記得了,但認真地告訴我「就算有,我也不在乎」。

印度配圖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跟印籍先生育有一子的友人Y曾告訴我,有次她與其他同嫁印籍丈夫的太太們閒聊,如果可以重來,是否願意再選擇跟枕邊人相戀成婚?當時好幾個太太都說這段歷程太辛苦,雖然另一半很好,但是不想要再經歷一次難熬的磨合過程。Y的婚姻生活有酸有苦,定居在印度的日子更是讓她絞盡腦汁,如何才能同時滿足育兒理念跟不適應的印度大環境,但是對她而言,如果可以重來,她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再選擇現在的先生。

找到世界上最特別的那個人,或許才是異國戀酸甜苦辣背後的真實盼望。

作者簡介

Bibi Cheng,政大新聞系畢業,曾在澳洲居住過一年。25歲那年踏上印度後生命徹底被掰彎,七年來往返台灣印度數十次,是背包客、也是旅印台幹,現居德里地區。喜歡印度,有時罵著罵著便笑了,喝一口奶茶後繼續氣定神閒地生活。喜歡寶萊塢電影,經營南亞戀社群,另有粉專《印度怪奇物語》。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中美歷史上最有名的CCR配偶:「飛虎將軍」陳納德與「蛟龍夫人」陳香梅


台女、洋腸、ㄈㄈ尺:你其實沒那麼懂CCR:

國家間的界線越來越稀薄,「異國戀」早已不是奇怪的事,但在新聞和網路論壇,仍有許多「CCR」或「ㄈㄈ尺」的討論甚至咒罵。對此,《關鍵評論網》盤點了PTT上「仇CCR」的言論,並邀請曾有異國戀經驗的台灣人與外籍人士,親自發表對這些指控的看法,再輔以「仇外」這件事的文化研究,以及異國戀在南亞與伊斯蘭文化的他山之石對比。CCR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