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華航罷工,為勞工的尊嚴起身而戰

別再對空服員說「不爽不要做」—— 想讓台灣勞工環境更好時,酸民做了什麼?

2016/06/10 ,

評論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航這樣有官方色彩的龐大組織,若能在這次活動後改善員工待遇,或許也能帶給台灣勞工一絲希望。

文:陳敏莉

「不爽不要做」、「你們的工資已經算不錯了」、「又沒有特殊專長」、「台灣九成勞工比你們更需要抗爭」,排山倒海的冷水往勇敢為自己發聲的華航空服員身上潑去。不能不讓人格外敬佩那些肯站出來的華航員工。

2014年九月,一群華航員工站出來抗議公司加開過多紅眼航班,結果遭到秋後算帳,受到停飛一個月的處份。而外界當時也是一樣潑冷水。在台灣這樣,資方姿態高到不可一世的地方,同樣是受薪階級的勞工們,還會彼此互咬。抗議「你的處境沒我的糟,你憑什麼站出來?」

這次的勞資爭議,華航員工的訴求主要有以下幾項:

  1. 反對勞基法84-1,把空服員也變成責任制,把總工時上限上調至220小時,遠比勞基法規定的還要多出46小時。
  2. 未經工會同意,不得變更報到地點及工時計算方式。
  3. 外站津貼應從每小時2元美金提高至5元美金。
  4. 國定假日依法給予雙倍工資
  5. 保證年休123天、月休8天、季休30天。

此文中,我只會討論前三項,而真正讓這班溫柔可人的空服員壓抑不住怒火的,便是上述的一與二。

一、所謂飛時,是指飛機離地起飛到飛機降落,機輪接觸地面為止。而工時則是含飛時在內加上報到及報離(也就是上下班打卡時間)的時間。

二、華航從6/1起,片面宣布要改往桃園總公司報到的做法,等於變相壓縮了工時,讓空服員能更被「物盡其用」,接下更多的航班。

若以舊制工時計算方式:起飛前140分鐘松山報到,落地後一小時報離。而新制是90分鐘前桃園總公司報到,落地30分鐘後報離。工時每一趟看起來立刻少了80分鐘。但不要忘記,空服員花在交通時間並不會因此減少。

所以少掉的80分鐘工時,等於由空服員的「休息時間」中扣以外,帳面上,每一趟旅程,空服員都少了80分鐘的工時。若一個月平均飛8個班,8乘8等於640分鐘,也就是大約帳面上空服員「輕鬆」了十個多小時,可以讓華航再多塞一趟日本來回班或一趟香港班給每位空服員呢!

但對空服員來說,不但準備工作沒減少、工作量還能被公司偷偷多塞一個班、短短的休時12小時中,要再分出2小時左右花在通勤上。也就是每次從飛機落地報離後,到下一次的出門上班,大約只有短短10小時。華航是認為每個空服員都有任意門呢,還是覺得每個人都剛好住桃園機場旁邊?

每份工作都有它辛苦的地方,這無可否認。比空服員辛苦的職業一定也比比皆是。但自己的工作環境自己爭取改善,到底有什麼不對?

為什麼要落井下石?只因為你自己更慘?如果你覺得自己更慘,為什麼不幫自己發聲呢?如果你沒有為自己發聲的勇氣,當別人這麼做了,為什麼不幫忙就算了,還要站在資方角度看事情呢?

所謂飛安,並不是一般人所想的,只和「墜不墜機」有關

如果你覺得,反正空服員是免洗的,「不爽不要做」;或者,「反正服務沒多好,我不需要服務,空服員省省吧」。可以。明白。完全合理。

所以,當飛機上出現醉漢或有攻擊傾向的人,沒關係,乘客們會一起把他制伏;當飛機上出現身體不適的乘客,不要緊,乘客會自發性的照顧他,幫忙找醫生,自行打開飛機上的醫藥箱進行急救。

飛機上的電子設備或者乘客的充電器若發生電線走火,不用怕,滅火器就在旁邊,一定人人會用。反正,這不是什麼專業技能。啊,順帶一提,這是最常見的機內起火事件。國際民航組織(ICAO)每年針對個人電子用品的機上充電與保存規定不斷檢討與更新,正是因為電子用品起火事件實在太頻繁。

如果有人在廁所偷吸菸,菸蒂沒熄滅就丟進垃圾桶,導致起火,沒關係的,小火,不要緊。不管它就會熄滅了。有乘客誤帶了危險物品上機,沒事的,反正賭賭運氣,放在行李箱內未必會爆炸,不需要空服員小題大作通報機師。

真的發生緊急狀況必須開啟逃生門時,還是那句話:不用怕。反正指示說明都在那,用英文或中文寫了警語,隨便一個人都能讀懂。乘客自己開就好。

以上這些狀況,就是空服員年度安全複訓的重點中的冰山一角。看起來杞人憂天,反正「我坐飛機從來沒遇到過,不用怕,空服員沒想像中重要」。

但很遺憾,就我過去五年的空服員生涯中,這些狀況我全遇過。

所謂飛安,並不是一般人所想的,只和墜不墜機有關。所以對於有些人不支持華航員工罷工,「因為只要機師和維修技師夠,就不怕飛安沒保障」。對於這種人,筆者除了羨慕他們的好運和無知以外,不得不嘆一句:「台灣人對於安全與專業的想像原來這麼侷限。」

China Airlines 華航
Photo Credit: Roberto Verzo @ Flickr CC BY 2.0

如果沒勇氣發聲,也不要強迫站出來的人跪下去

如果華航員工能藉由這次的罷工,爭取到為自己改善待遇的機會,對全國勞工而言,都將有示範性的作用。而華航這樣一個有官方色彩的龐大組織,若能在這次活動後改善員工待遇,那麼或許也能起到領頭羊的效果,帶給台灣勞工一絲希望,讓慣老闆們或許能思考一下自己還該不該過份苛刻員工。

猶記2015年香港的國泰航空工會計畫發起罷工,它對於大眾的情感訴求就是「國泰作為大企業,它的加薪幅度有指標作用,隨時影響全港打工仔女(員工)。」

香港當然也有反對聲浪,認為這班空服員貪得無厭。但更多的是支持,因為「自己的權益,自己不爭取,誰能替你爭?」這時不得不佩服香港人的工會文化。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香港的航空業和台灣的航空業要求的值勤規定其實沒有太大分別。但是兩者實際待遇、休假、工時和外站津貼,卻有天壤之別。這一切是因為香港的工會善於爭取權益,他們深知自己的待遇要自己爭取。

比方外站津貼應該要跟當地物價,並且應該以會用到的餐費、乾洗費來計算津貼。不然像華航一小時只有2美元,請問到了美國、澳洲那種高消費的國家,是該自己帶麵包去啃嗎?還是餐餐能吃麥當勞已經該謝主隆恩了?

或者一個長途航班回來後,華航員工只能在48小時內調完時差,48小時後又有新航班。但香港的國泰航空員工卻至少能休息72小時;每年的調薪幅度至少要緊追通膨比率等等⋯⋯。

這一點一點的累積與協商,都是由香港在地的工會,和無數個互相幫忙打氣的員工爭取與「願意理解」的社會大眾支持而來的。

請不要因為自己願意當猴子,就強迫別人也得和你一起吃香蕉。如果你覺得自己的工作環境也需要被改善,請站出來,但不要強迫站出來的人,像你一樣跪下去,低低地,永遠偷偷埋怨;然後有了機會到國外工作,卻又咒罵台灣是鬼島。

當有人想讓台灣變得更好,環境稍微友善一點,好讓他們能安心守在台灣時,酸民們又做了什麼呢?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鄒琪

專題下則文章:

三大工會聯合抗議後,華航空服員台北、高雄、桃園三地連續舉辦罷工投票



華航罷工,為勞工的尊嚴起身而戰:

「當員工權益完全遭到漠視,就有責任站起來推翻一切。」想擁有合理的休息時間,對今日的台灣勞工來說,到底有多困難?不再畏懼資本家蠻橫發言的華航員工起身而戰,台灣空服員史上第一場罷工就此展開。他們誓言揮別過勞時代的身影,由我們為你記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