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華航罷工,為勞工的尊嚴起身而戰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的空姐,與「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地勤

2016/06/26 ,

評論

朱建豪

Photo Credit: EPA / 達志影像

朱建豪

被尼采(Nietzsche)鞭打的小奴隸;一頭在沙漠裡迷途的蠢駱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華航高層資方與華航底層勞方,甚至將勞方分為「揭竿起義」和「默默耕耘」二派的賽局中,勞方擁有對於「抗議」或是「不抗議」二者的優先選擇權,而在勞方選擇之後,就輪到資方選擇因應措施了。

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也曾經是一個渴望父愛的小孩。在我約莫5歲的時候,母親帶著我從桃園南下到高雄去尋找生父,那是我人生中首次親眼見到,幼稚園同學之間口耳相傳,那傳說中充滿父愛且有著厚實肩膀的「爸爸」。回想當時的我,抱著既期待卻又怕受傷害的心情,用我的手掌勾著生父的手指,三人傍著月色走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之中。

小孩,哭鬧通常也不是為別的:也許吵著要玩具,去確認容忍的底線;或者要零食,好確認容忍的沒底線。尤其對尚就讀幼稚園的我而言,亦不會例外。我依稀記得在當時,我哭鬧著想要多喝一杯珍珠奶茶,但生父無論如何就是不肯的時候。我哭哭啼啼地抓著他的大手,然後身體往後倒並拉扯著他,只希望他能夠兌現我那微不足道,卻又看似無理取鬧的小小願望。而劇情之後的發展呢?就是我被拖進夜市觀光路線外的其中一個分支暗巷,遭到生父的狠狠毆打。

當然,這幾乎是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過的童年經驗,唯一的差別在於你能不能夠及時地察言觀色,趁在被狠揍以前就懂得停止測試家長的底線,所以這麼具備普遍性的現象實在沒什麼好討論的。不過從那次事件開始,對我的性格便有了深遠的影響,除了之後我再也沒有親眼見過生父的臉龐以外,我的童年歲月亦沒有哭鬧著要過任何東西。但相對的,每當國小的我在百貨公司經過兒童玩具販賣部,不時看見其他年齡相仿甚至更幼小的孩童躺在地上吵著要買玩具的時候,我都會默默地、默默地走過,心想:「哭什麼哭?我得不到的,你也不應該得到!」,如果他的家長還真的買給他了,我甚至還會對於這種人稱「寵溺」的行為,背地裡進行各種偏激的謾罵與詛咒。

所以,比起已經獲得善意回應的華航空姐們,如今華航地勤人員對於空勤人員的各種恨意,我反而更能夠深刻地體會:你們不服氣,他們得了便宜還能夠賣乖,我也是;你們很不爽,為什麼你得不到的,他們卻可以,我也是;你們不情願,明明比他們更任勞任怨,最後的好處卻被他們整碗端走,我也是——我們與他們,被遺忘與被重視的,命不好的與命好的。他們在廣場上歡呼獲取甜蜜的果實時,我們仿若摔落更加冷冽的冰窖,這種命運般地極大諷刺與戲謔,耳邊彷彿悠悠地響起一首蔡秋鳳的〈金包銀〉。

可是,撇開這種已經根深蒂固在性格中所導致的童年陰影(Childhood Trauma)不談,持平地來講,正在進行高調抗爭的壞小孩,與低調付出的乖小孩,除了爭論誰比較有資格獲得褒獎以外,若我們以更加宏觀的角度來看,其實雙方都身處在賽局理論(Game theory)之中。

在華航高層資方與華航底層勞方,甚至將勞方分為「揭竿起義」和「默默耕耘」二派的賽局中,勞方擁有對於「抗議」或是「不抗議」二者的優先選擇權,而在勞方選擇之後,就輪到資方選擇因應措施了。其實大家都應該捫心自問,你的權衡考量除了先天或後天的性格使然外,是不是還會預測華航資方將會如何因應這次的「暴動」呢?而在進行抉擇的當下,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預期對手的下一步行為,所以從這個角度而言,華航勞方的兩派都有著平等的競爭機會。

其實《羅輯思維》節目的主持人羅振宇就認為,沒有經過經濟學思維訓練的普通人,容易把兩類判斷搞混:一類是「事實判斷」,另一類是「價值判斷」。事實判斷就是字面上意思的事實,可是許多人通常不愛聽事實,但如鋼鐵一般的事實會隨著你的主觀意志而轉移嗎?價值判斷就是進入人類思維或精神層面的舒適區,因為我們天天都是仰賴自我視角而建構起的世界而過活的,也就是所謂的這件事情應該怎麼樣發展、這件事情的底層應該要回饋我的心願。

以上二類的距離是很遙遠的,可是通常很容易被一般人混淆,那麼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這樣說,華航勞方的默默耕耘派,是不是就對華航勞方的揭竿起義派有了過多不切實際的「價值判斷」呢?所以華航勞方的二派,不但在賽局中有著平等的競爭機會,甚至在獲得華航資方的褒獎上也不存在著所謂的「資格論」。

不過話說回來,華航地勤人員終究是辛苦的,因為空姐們在抗議時,他們真的在機場受到了不少旅客的責難。關於這一點我們不得不強調,在這次事件中除了華航資方很可惡之外,旅客的態度也算非常糟糕!而華航的地勤人員真的有滿腹委屈難伸,甚至是被利用的感覺。當然,我不會像廣大輿論一樣屢次援引法國的工人臥軌事件,因為雙方國情不同、文化底蘊不同、公民素養不同。最重要的是凡事總有例外的,我不會天真地相信在電車上的乘客沒有一個是不趕時間的、沒有一個是不抱怨,然後在心裡瘋狂直呼「撞死他們」的。畢竟自私從來都是天生的、短視近利的特性,本來就是生物歷經漫長歲月演化而來的。

無可否認,華航地勤人員雖然抨擊華航空姐們的抗議行徑是「會吵的小孩有糖吃」,但心裡對於這種新待遇終歸是羨慕的,不然怎麼會爆出在華航服事36年的地勤人員哭了呢?華航的企業工會怎麼會宣布在下週一要召開常務理監事會議呢?所以如今華航地勤人員對華航空姐們的批判,終究是一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

不過即便如此,在童話故事中的狐狸仍然用這種手法,達至一種心理機制上的平衡乃至補償作用,這種「阿Q精神」對於自身仍是有所裨益的。但童話不比現實,面對現實時亦總會感嘆童話日遠,這種童話世界的精神勝利法的好處,在現實生活是行不通的,所以如果不想再整天用「天公疼憨人」來安慰自己 —— 如果華航的地勤人員們,真的希望可以受到更合理,乃至更好的待遇,那麼請就尾隨華航空姐為你們開闢的康莊大道而行吧!

我祝福你們,在6月27日可以得償所願,不再因為不平等而哭泣。

後記

1、本文是針對華航地勤人員6月25日的臉書貼文,有感而發倉促寫下:

2、我在第二段開頭的「小孩,哭鬧通常也不是為別的:也許吵著要玩具,去確認容忍的底線;或者要零食,好確認容忍的沒底線。」是借用台灣詩人林婉瑜於6月24日寫下的作品《不在》,參考其行文結構而仿寫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華航罷工,為勞工的尊嚴起身而戰:

「當員工權益完全遭到漠視,就有責任站起來推翻一切。」想擁有合理的休息時間,對今日的台灣勞工來說,到底有多困難?不再畏懼資本家蠻橫發言的華航員工起身而戰,台灣空服員史上第一場罷工就此展開。他們誓言揮別過勞時代的身影,由我們為你記錄。

看完整特別報導